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游诸天万界

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遭厄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方奇转头一看,只见孙婆婆朝他们这里倒着飞来,似乎受了重伤,此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纵身而起接住了孙婆婆。

    只见孙婆婆嘴角溢血,看来受伤不轻,再一看,只见一个满头白发乱糟糟,脸上鬓髯胡须犹如刺猬,一看就是个疯子的老头追了过来。

    方奇心中一动就猜到此人是那西毒欧阳锋,不知怎么跑来了终南山,老子又不是你义子,你跑来终南山干什么。

    不过此时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方奇低头一看,小龙女已然被劲风刮起的草叶惊着了,额头满是汗水,接着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方奇此时也顾不上仔细探查她受伤的情况,他现在可不是欧阳锋的对手,而且孙婆婆和小龙女都受了伤,当然是治疗伤势重要。

    于是方奇飞速将白衣披在小龙女身上,遮住她的身体,然后一手抱着小龙女,一手抱着孙婆婆就飞速往古墓方向而去。

    那疯子欧阳锋却紧追不舍,虽然方奇此时的轻功高妙无比,但是抱着孙婆婆和小龙女两个大活人,纵有绝世轻功也有几分迟滞。

    很快方奇就被那欧阳锋追上,那欧阳锋挥掌就劈了过来。

    可是那欧阳锋虽然变成了疯子,却不改阴狠毒辣的风格,那雄浑凌厉的掌风没有劈向方奇,而是劈向了小龙女。

    方奇抱着小龙女躲避不及,只能身子一转,用他的后背挡住了那一掌。

    噗,方奇被打得吐了一口血,不过并没有摔倒,他稳住脚步就立刻将孙婆婆和小龙女放在了一旁的草丛中。

    然后就掉转身子看着又扑过来的欧阳锋,看来不将欧阳锋打发了,别想平安回古墓了,方奇心念电转,就有了办法。

    只听方奇突然喊道:“郭靖和黄蓉来了!”

    那欧阳锋果然愣住了,嘀咕着:“我不要见他们。”

    与此同时,方奇突然射出三枚玉蜂针,那欧阳锋虽然疯了,但是依旧敏锐竟然躲过了一枚玉蜂针。

    不过中了两枚玉蜂针后,欧阳锋只感觉奇痒无比,他曾经吃过玉蜂针的亏,此时又中,自然心智更乱,叫嚷着:“我不要见他们,就跑了。”

    见欧阳锋跑远,方奇立刻抱着孙婆婆和小龙女快速返回了古墓之中。

    将小龙女和孙婆婆放置在孙婆婆居住的石室中,方奇就探手检查孙婆婆和小龙女的伤势,两人伤势都奇重。

    这时小龙女醒了,刚要说话,便噗的一声,又吐了一口鲜血,她喘息了一会儿,才道:“你快去放下墓门的断龙石。”

    方奇已经在古墓中居住半年多,小龙女已经将怎么开关墓门、怎么放下断龙石等一些机关的使用告诉了他。

    不过方奇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放下断龙石,那欧阳锋已经跑了,暂时应该没有危险了。

    他却不知在他抱着小龙女和孙婆婆躲避欧阳锋追逐的时候,小龙女短暂地清醒过一会儿,一见欧阳锋的样子就认出他是害死师父的凶手。

    四年前,师姐李莫愁招惹了那个疯子,将那疯子引到古墓附近,师父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好不容易制住了那疯子,却被李莫愁解开穴道,让那疯子意外伤了师父,只怕师姐李莫愁和那疯子是一伙的。

    因此小龙女一见到那疯子,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欧阳锋,但是立刻就想到了她师姐李莫愁。

    方奇一转身,就听到一娇媚女子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师妹,好久不见,你说的太迟了。”

    接着就见一位靓丽的道姑手持拂尘站在门口。

    方奇见她杏眼桃腮,眉目中透着阴狠之色,嘴边却似笑非笑,便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赤练仙子李莫愁。

    原来李莫愁去嘉兴陆家庄杀陆展元夫妇等人,在追杀陆无双和程英的时候遇到了郭靖和黄蓉,只得败退离开。

    却不巧又遇到疯子欧阳修,那疯子欧阳修原本就与李莫愁有仇,自然对她紧追不放。

    李莫愁打不过郭靖和黄蓉,又打不过疯子欧阳修,更加渴望得到古墓派的绝顶武功,yuxin jing。

    李莫愁见摆脱不了欧阳锋,就将欧阳锋引到了终南山活死人墓附近,好施展那驱虎吞狼之计。

    不料,她还没有引导,那欧阳锋就将在荒谷xiu lian的三人给重伤了。

    小龙女抓着方奇的胳膊勉力坐起,叫了声:“师姐!”然后便又咳血。

    李莫愁看着眼前的三人,老弱病残,并没有放在心上,指着方奇冷冷道:“这臭小子是谁?祖师婆婆遗训,古墓派不准臭男人踏进一步。你怎可容他在此?”

    小龙女又忍不住咳血,伤势愈重,自然无法答话。

    方奇冷冷看着眼前这个靓丽女子,这女子心如蛇蝎,心狠手辣,一手冰魄银针让江湖人士闻风丧胆。

    前世有人胡编小龙女是欧阳锋的女儿,简直是无稽之谈,要他说,欧阳锋是老毒物,李莫愁是小毒女,他们也许是父女才差不多。

    不过方奇并没有立刻出手灭了李莫愁,他虽然挨了欧阳锋一掌,但是受伤并太重,收拾李莫愁还是能做到的,不过他要演一出苦情戏,好破了小龙女终身不得下终南山的誓言。

    方奇挡在小龙女身前,抹了嘴角的血渍,淡淡道:“想必你就是李师姐了,师父已经将你逐出了古墓派,你还是离开古墓吧。”

    李莫愁奇道:“怎么可能?师父怎么可能收你一个臭小子做徒弟。”

    小龙女此时开口道:“师姐,你一直说师父偏心,可是当初师父为了你,竟然破例同意陆展元拜入古墓派中,只是他自己不愿意一生一世呆在古墓,才会一去不复返,你怎么能怪怨师父。”

    “师父最是慈祥不过,如果知道方奇师弟身世可怜,也会像孙婆婆一样留他在古墓中的。”

    方奇听小龙女如此说,大为讶异,原来小龙女练那玉女养生功压制七情六欲,这本是逆天之事,此番突然身受重伤,内力溃散,自然难以心静如水,又目睹了方奇替她挨那一掌,难免情绪激动。

    李莫愁一听却是怒了,喝道:“我曾发过誓,谁敢在我面前提那负心汉的名字,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师妹,拿命来。”

    方奇护在小龙女身前道:“想要杀我龙师姐,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李莫愁愣了一下,将挥出的拂尘收回,指着方奇恶狠狠道:“臭小子,你真的心甘情愿为她而死?”

    方奇朗声道:“不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伤我龙师姐一根汗毛。”

    李莫愁身影一闪,突然拿了石室中的一柄宝剑,然后指住方奇的喉咙,厉声道:“今日你和你的龙师姐只能活一个,你选吧,你死,还是她死。”

    方奇淡淡道:“你不用在这里挑不离间,就算我们死了,你也休想得到yuxin jing,要不是我们今日突遭一个疯子的暗算,哪容你在这里嚣张。”

    李莫愁狠厉道:“我再问一遍,你死,还是她死?”

    方奇转头看了一眼身受重伤的小龙女,淡淡道:“既然今日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如果你杀了我以后,能放了龙师姐,我就阿弥陀佛了。”

    李莫愁却突然转过身长叹一声,说道:“师妹,你的誓言破了。”

    如此良机,方奇怎么会错过,他飞速出手,一指点在李莫愁背后的风门穴,然后手指连点,制住李莫愁的周身大穴,让她动弹不得。

    李莫愁狠狠地瞪着方奇,只怪自己一时心神失守,被那臭小子得了手。

    方奇不想在小龙女面前杀李莫愁,只好抱起小龙女和孙婆婆去了另外一间石室。

    等方奇安置好孙婆婆和小龙女,小龙女却突然问道:“师弟,你刚刚为什么愿意为我而死。”

    方奇理所当然道:“这世上,只有孙婆婆和你待我好,我当然愿意为你们而死了。”

    小龙女哦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方奇见小龙女不说话,就道:“师姐,我传你九阴真经中的疗伤篇,我们还是先恢复伤势再说。”

    小龙女虽然有许多话想问,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在方奇的指导下练功疗伤。

    方奇则扶着孙婆婆为她运功疗伤。

    一个时辰后,孙婆婆终于醒了,他看着方奇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缓缓开口道:“好孩子,别为我浪费内力了,只怕我快不行了。”

    方奇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笑道:“婆婆,没事,幸好您没有伤着内脏,只是您的左臂只怕不能动弹了。”

    检查过孙婆婆的伤势后,方奇发现孙婆婆幸好只是左肩挨了一掌,内腑被震伤了,如果是当胸挨这一掌只怕性命不保。

    不过即使这样,孙婆婆整个左臂也废了,而且这伤要修养很久才能好。

    方奇取了玉蜂浆喂孙婆婆喝下,让她休息,然后才去看小龙女,只见小龙女正在运功疗伤,想到李莫愁还没处理,墓门也没关就走了出去。

    来到孙婆婆原来居住的石室,只见李莫愁依旧一动不动,方奇探手检查了一下,穴道没有松动的迹象,看来她并不会解穴秘法。

    想了一下,方奇就知道该怎么处理李莫愁了。

    这女魔头为情所困,说也是可怜人,但是她心太毒了,留她在世上也是徒留祸患,既然师父给她留了一副石棺,就将她葬在石棺中吧。

    然后方奇抱起李莫愁就往墓葬厅而去。

    李莫愁三十岁了,依旧是处子之身,即使与陆展元痴恋,也不过只是牵过手罢了,后来行走江湖,更是未被男子动过一个指头。

    现在却被方奇抱在怀中,羞愤至极,可是穴位被点,她也无可奈何。

    很快李莫愁就被方奇抱到了墓葬厅,然后方奇就淡淡道:“这里是埋葬祖师婆婆和师父的地方。”

    “师父在这里给你留了一副石棺,我就好心将你安置在这里,你就在石棺中好好睡吧。”

    李莫愁被点周身大穴,虽然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可是耳朵却能听,目中自然流露出恐惧的目光。

    方奇虽然心有不忍,但是为免日后麻烦,还是狠心走到第五具石棺前,推开棺盖,将李莫愁放了进去。

    李莫愁恐惧极了,眼中满是乞求,竟然还流泪了。

    方奇此时却铁了心肠,只是给李莫愁念了她最喜欢的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

    念完诗后,方奇抓住石棺棺盖一拉,将石棺一盖,只听喀咔一声响,棺盖与石棺的榫头相接,盖得一丝细缝都不留,而且也很难打开了。2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