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猎户家的小悍妻

第119章 救人,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墨胭脂嗷呜了几声,小爪子胡乱的比划着,墨玉珩也看不懂,他碰了碰墨胭脂的头顶,望着墨胭脂那立着的耳朵,发呆。

    脑海里浮现出了以前在家里时,顾南乔总是喜欢、摸、墨胭脂的耳朵,每次墨胭脂都不乐意,可依旧最后还是顾南乔赢了。

    他的手下意识的触碰到了墨胭脂的耳朵。

    墨胭脂嗷呜了一声,显然很是不乐意,你心情不好,本公主心情也不好,凭啥你要、碰、我耳朵?

    知不知道头可断血可流,就是耳朵不能碰?

    可惜它就是一只狼,没人权,所以墨玉珩压根不怕它,反倒是它很怕墨玉珩。

    以前顾南乔在家的时候,顾南乔会护着它,现在顾南乔不在,墨胭脂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这样的墨叔叔实在是太吓人了!

    “墨胭脂,你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吗?”面对眼前杂乱的一切,墨玉珩却觉得,顾南乔一定还活着,因为地上除了死蜜蜂以外,并没有打斗痕迹,也没有血迹。

    只是她到底在哪里?

    墨胭脂轻巧的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在地上嗅了嗅,随后又走了几步,最后看向了密林。

    “嗷呜~”墨胭脂激动的比划着小爪子,看它那激动的小模样,墨玉珩沉闷的情绪也消散了几分。

    他试探性的道:“你是说我们要去山林里找?”

    墨胭脂摇了摇头,用爪子努力的比划着。

    “你是说她从这里离开了?”墨玉珩继续问。

    墨胭脂激动的点头。

    墨玉珩无语,这跟他刚才说的不也一样吗?还是得去山里找。

    不过有目标总比没有目标强。

    墨玉珩也不知道为什么,墨胭脂说什么他都相信,所以在确定之后,墨玉珩抬脚就往山林里走去。

    墨胭脂嗷呜了一声,很是委屈的跟了上去,墨叔叔实在是太不可爱了,居然敢无视它这个大功臣!

    山里漆黑一片,墨玉珩点了火把,靠着这微弱的火光在树林里穿梭着。

    而墨胭脂一路走,一路嗷呜个不停,也不知道它嗷呜个什么,总之现在墨玉珩心烦气躁,也不管墨胭脂,随它去。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双双碧蓝色的眼睛,墨胭脂则是兴奋的嗷呜了一声,跑了过去。

    墨玉珩定睛一看,这不是墨胭脂它未来相公的家属么。

    怎么全都跑来了这里?

    墨胭脂兴奋不已,觉得头狼跟自己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要知道蒲家村离这里可远了,而它也不知道顾南乔到底在哪里失踪,所以刚刚跑去跟头狼商量的时候,也只是跟它说召集人手来县城帮它!

    谁知道它这么快就赶来了!

    墨胭脂对着头狼就是一顿夸赞,当然了,这些声音落在墨玉珩耳中,就是一声声嗷呜。

    都说有人好办事,有狼也同样如此。

    头狼经常跑来墨家找墨胭脂,顾南乔对它就跟对墨胭脂没什么两样,甚至因为它常年生活在山里,顾南乔还特别的心疼它,所以每次它来,顾南乔都会给它做好吃的。

    头狼对顾南乔好感度很高,在它心里,顾南乔可不仅仅是墨胭脂的家人,也是它的朋友。

    所以一群狼在山里快速的往一个地方奔去,墨玉珩靠走着根本就跟上不上,最后只能用轻功。

    不知跑了多久,月亮已经消失了,漫天的星星也已经入睡了,天上和地上完全变成了一个颜色。

    黑色!

    墨玉珩知道快要天亮了,这就是天亮前的最后一抹黑暗。

    就在此时一直都在奔跑的狼群也停下了脚步,目视前方,墨玉珩视力不错,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个小村子。

    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家家大门紧闭,只是走近后,墨玉珩才察觉出其中的不寻常。

    太安静了。

    就算是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子,也不应该这么安静,特别是这个村子还在深山,这里野兽众多,就算住在山里,有许多人家也会养几只狗或者养些鸡鸭。

    可这个村子,似乎连个人都没有!

    跟在墨玉珩身后的墨胭脂和头狼在四周转了转,突然墨胭脂跑了过来,叼着墨玉珩的衣摆,拉着他往一旁走去。

    墨玉珩知道,墨胭脂应该是有所发现了,所以才会带着他走,跟着墨胭脂,最后停在了一口枯井前面。

    “墨胭脂,你是说你姐姐她在这里?”墨玉珩若有所思的问道。

    “嗷呜~”墨胭脂叫唤了一声,尾巴摇的很是欢乐。

    没错,姐姐在这里出现过,它闻到了姐姐身上的药香味。

    墨玉珩见它这样,心里有了肯定的答案,围绕着枯井走了半圈,他看到井口的边缘处,有一个凸出来的小方块,毫不犹豫按了下去,很快靠山的院墙就发出了一声闷响,墙壁缓缓打开了。

    墨玉珩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墨胭脂和头狼带领了一部分的狼群进去,还有一部分则是守在了小村子周围,戒备的看着四周。

    这是一条密道,密道里脚步凌乱,隐隐中还听到了前面不远处传来了吵吵囔囔的声音。

    墨玉珩更急了,大步往前跑去,墨胭脂和头狼对视一眼,也快速跟了上去。

    密道很长,听着那些声音就在耳边,可他却一直都没法靠近。

    墨玉珩有些心急了,就在他耐心即将耗尽了时候,突然看到了前面乌泱泱的人群,最高处的高台上,站着一个一袭白衣摇着桃花扇的男子,他还抱着一个纤弱的女子。

    “裴长泾,别以为你是天下首富,老子就怕你,你在邻水县算个屁,老子可不怕你。”许爷放狠话,话是这么说,可他脸上流淌下的汗珠,也能看出他很紧张。

    裴长泾一袭白衣,悠哉悠哉的摇着桃花扇,压根没有把许爷的话放在耳里,他懒洋洋的看了许爷一眼:“好吵!”

    放狠话有什么用?

    有种就别吵吵,动手打架啊!反正他最近闲得慌,刚好能活动活动筋骨!

    可惜许爷没这个胆子。

    别看他手下人多,平日里在邻水县也算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可他还真不敢拿裴长泾如何,大家都知道,裴长泾背后势力错综复杂,财富更是天下第一。

    得罪不起!

    “裴长泾,你到底想干什么?”许爷道:“路过就还请你路过,别多管闲事!”

    裴长泾挑眉道:“多管闲事?本公子这叫英雄救美,你们不是号称邻水县第一英雄帮吗?怎么还管起了人家小姑娘之间的事情?”

    “这样看来,你也算不上英雄,顶多就是个狗熊!”

    许爷被气了个半死:“她跟我之间有私人恩怨。”

    “你说谎话还真是张口就来。”裴长泾显然已经把事情打听清楚了,压根不会被许爷给蒙骗:“蓝家那个女人不就是你女人吗?为自己女人出口气大家都理解,不过嘛,你知道她是谁不?”

    许爷一愣,看向顾南乔,眸色沉沉。

    顾南乔是谁,许爷当然知道,在行动以前,他就把顾南乔的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了,也知道她是个一没背景二没靠山的丫头片子。

    可现在听到裴长泾的话,许爷心思百转,难不成顾南乔还真是个大人物不成?

    “她可是本公子罩着的人,你要是敢伤她一根汗毛,你这地下赌场也别开了,我相信县令大人对你这地下赌场早已经好奇已久,我要是提供一个线索给他们,你说,你不仅这赌场开不成了,怕是你偷偷屯粮的事情也怕是会被抖出来。”

    裴长泾云淡风轻的话家常,只是他说出的话,却让许爷额头上的汗水,一层一层的往下落。

    赌场保不住不要紧,可要是让人知道他私底下屯粮,然后把粮食送去了辽国,这要是被上头的人知道了,他怕是就会被冠以通敌叛国的罪名给砍了。

    说实在话,许爷一开始还真不想跟裴长泾撕破脸皮,可现在听到了裴长泾的威胁,许爷眼里掠过一抹狠意,无毒不丈夫,为了自己将来的荣华富贵,裴长泾是不能留了。

    管他身后有多大的势力,这个男人留着,就是一个隐患,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出卖了他?

    “给我杀了他,不顾一切杀了他。”许爷双眼赤红道,狠狠的盯着裴长泾!

    他敢开赌场,还能称霸一方,手底下武功高强的人自然不少,否则的话,他在邻水县也没法混的如日中天。

    刚刚不过是因为不想惹麻烦,裴长泾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热,所以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

    可现在裴长泾显然是知道了他的所有秘密据点和事情,这个人绝对不能留!

    许爷话音刚落,他身后就飞出了十来个武功高手,十个人直接扑向裴长泾。

    面对生死瞬间,裴长泾依旧是不慌不忙,桃花扇扇的是风生水起,就在他们离他还有两步之遥的时候,突然间意外发生了。

    桃花扇突然飞向了他们,同时扇子里还飞出了一整排的针,这些针又快又准,跟皮肤一接触,皮肤就发黑,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人就倒了一大片。

    包括前面那些高手,也没能逃脱。

    许爷站在后面,倒是没有受伤,不是他运气好,而是他前面站了不少人,把他挡在了后面。

    “暴雨梨花针?”许爷也算是半个江湖人,毕竟开赌场的人,黑白两道都混得开。

    “还算有见识。”裴长泾傲娇的扬着头:“你这里的人还真是不经打,不就是一点点毒么,怎么全都倒地了?”

    语气很是嫌弃,神情就更嫌弃了。

    许爷嘴角微抽搐,这裴长泾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呢?

    暴雨梨花针本来就很吓人了,当上面的针还含有毒药的时候,更是没有人能逃得过,裴长泾说这话实在是让他气不顺!

    更让他气不顺的还有就是自己手底下二十多号高手,今儿算是全部都折了。

    先前在那处宅院,被一群蜜蜂攻击,虽然他们都顺利跑了出来,但是那几个人全都被蛰成了筛子,一个个全身发肿。

    大夫也说了,那些蜜蜂带有毒性,要是解不了毒,他们那十几号人也就活不下来。

    可他请来的大夫也只是普通的大夫,完全对蜂毒束手无措,最后他才想着问一问顾南乔,毕竟听说这个小姑娘是个医术高手。

    否则的话,现在顾南乔就不在这里了,早被他送去给蓝天欣。

    可是他刚提审顾南乔,顾南乔倒是很配合,最后不知道怎么弄的,顾南乔还晕死了过去。

    他正要过去看一看顾南乔,看看她是装死还真是真的晕死了,谁知道裴长泾就凭空出现,把顾南乔护在了身后,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你跟前朝皇室有关系?”慌乱过后,许爷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你是前朝皇室后人?”

    暴雨梨花针是前朝皇室的一位皇子研究出来的,这个技术并没有流传到民间,虽然暴雨梨花针名气极大,但是大家都没见过。

    可裴长泾不仅会用,看他那娴熟的样子,定然还会做这样的机关才对!

    裴长泾笑着看着他,摇了摇头:“我可没有这个荣幸。”

    这么说他不是,但是从他话里,许爷也能猜出一二,裴长泾虽然不是前朝后人,但是他绝对认识前朝后人。

    毕竟前朝国破的时候,皇室众人全都自尽而亡,只有一位三岁的小太子被人秘密送走。

    从那以后,这位小太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现在大齐、辽国、楚国都以立国百年之久,三国皇室也都时刻关注着前朝后裔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小太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许爷很想弄死裴长泾,可也知道今天怕是不成了,谁也不知道裴长泾还有多少秘密武器,别看他一个人,刚刚一出手就让他这边损失惨重,死了三十多号人。

    余下的人也不多,许爷觉得不能无知的往上撞,只能呆站在原地,两方对峙了起来。

    顾南乔虽然不重,但是长时间抱着她,裴长泾还是觉得手有点酸,他丢下扇子,换了一只手,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许爷突然一声令下:“冲上去,杀了他!”

    裴长泾勾唇一笑,冲着许爷身后大喊:“你再不出手,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许爷大吃一惊,难不成裴长泾还有帮手,他转过身,看到的就是一群碧蓝色的眼睛。

    狼,这是狼的眼睛。

    许爷吓得不轻,这些狼是怎么跑来这里的?

    常年呆在地下赌场的打手,对于狼自然是不陌生,但是那也是见过一两只而已,这样大规模出现还真是第一次。

    大家都吓得不轻,有几个人甚至尿裤子。

    狼群后面,墨玉珩凭空飞起,直接飞到了裴长泾身边,看到他抱着顾南乔,眉头微蹙。

    裴长泾一看,顿时心里发毛,连忙把顾南乔塞给了墨玉珩:“你的人,你自己抱着。”

    别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着他,他胆小!

    他也不想啊,谁让他刚刚没办法呢,总不能把人丢在地上吧?

    再怎么说,顾南乔也算是被他救回来了,不然依照许爷的手段,他又没出现,小姑娘定然受伤严重。

    墨玉珩不感激他就算了,居然还瞪他,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有了狼群的加入,战局一下子就明朗化了,人们惧狼,自然是不敢靠近它,所以狼群一步步逼近,大部分都抱头投降,只有一小部分,为许爷拼出了一条血路,让他顺利逃了出去。

    “啊喂,你就这样放他走?这等于是放虎归山哦!”特别是许爷现在已经知道他跟前朝皇室后人所有关联,到时候怕是会给他带来麻烦!

    裴长泾皱眉,如果这个消息让三国皇室知道了,他的生意还做不做啊!

    比起裴长泾的万般担心,墨玉珩倒是很淡定,他看了裴长泾一眼,很是不满:“你知道她落入了许爷手里,怎么不早点把她救出来?”

    “冤枉啊,我这不是不小心遇到了么?你说说你,七月份就要去抢湘江王的生意,咱们现在手里虽然不缺钱,但是缺粮食啊,我这不是想跟许爷借一借么?”裴长泾道。

    说是借,其实就是有借无还。

    碰到顾南乔还真是意外,他认识顾南乔,但是顾南乔不认识他,毕竟他早就从于一舟嘴里知道了墨玉珩养了一个小姑娘。

    在武宁州府的时候也见过顾南乔了,还特意利用了那次机会,送给了小姑娘一把剑。

    虽然最后这把剑到达了墨玉珩手里,那也算是他给的见面礼。

    “你找到他的存粮地点了?”墨玉珩问。

    “小爷出马,哪有事情办不成的?不仅找到了他的存粮,我还找到了他跟辽国之间的通信,这要是上交,那可就是通敌叛国的大罪!”裴长泾得瑟道。

    “嗯。”对于这个结果,墨玉珩一点也不意外,这点小事裴长泾要是都完不成,也实在是辜负他的盛名了。

    “让你放走他干什么?咱们直接灭了他,一了百了。”裴长泾不耻下问。

    墨玉珩看了他一眼,揉了揉眉头:“许爷在邻水县经营了三十多年,你觉得他的财富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些吗?那不过是一小部分,他还有一部分的财富隐藏在深处,你让于一舟几人盯紧了,看看他会去哪里。”

    裴长泾诧异道:“难不成他还留有后手?”

    “可以称之为狡兔三窟。”没有人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墨玉珩如此,裴长泾如此,许爷当然也如此!

    裴长泾点头:“我这就去办,对了,你家这位不知道她给自己吃了什么,都昏迷了快两个时辰了,要不是我突然出现,她怕是都被许爷给弄死了。”

    “你这是邀功请赏?”墨玉珩挑眉:“也没见你如何保护她。”

    天地良心,他还要怎么保护?裴长泾吐血,墨玉珩实在是太没人性了,他不跟这样的疯子计较!

    心里这么安慰自己,裴长泾还是觉得很委屈,为毛最后受伤的人总是他?

    不过吐槽归吐槽,事情还是要办的,所以当裴长泾走出了赌场,到达了外面的时候,差点没被外面的场景给吓死。

    天啊,外面也还有这么多狼。

    狼群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一步一步靠近,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咬死他。

    看地上斑斓的血迹,裴长泾也能猜出一二,许爷刚刚才被人护着出来,想必又是经历了一场血战!

    好在后面墨玉珩跟着出来了,那些狼群看到墨玉珩,倒是冷静了下来,没有攻击他们。

    裴长泾跟在墨玉珩身边,胆颤心惊的看着这一幕,最后结结巴巴道:“你什么时候学会驭狼术了?”

    这个太厉害了,一群狼跟着走,实在是太威风了!

    他也好想学。

    墨玉珩道:“我不会,不过它们的头狼,是我家女婿。”说到这里,墨玉珩唇边溢出了一抹浅笑。

    今儿还真是多亏了墨胭脂,要不然他也没法这么快跟了过来,想到此,墨玉珩又有些生气了。

    “你见到了她,怎么没给我发信号弹?”墨玉珩问,让他担心了一个晚上。

    他委屈,裴长泾就更委屈了:“我也就是出来探探底,谁知道就碰上你家姑娘了。”

    光顾着救人,还真是没有多想。

    “行吧,你去办事,记住了,这件事要办得漂亮,还有那些算计小阿乔的人,你也一并收拾了。”墨玉珩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裴长泾也很有眼色,知道这位爷心情不好,他也不想留在这里,只能道:“你就没想过从自己人手里调一个人安排在她身边?山雨欲来,咱们可得时刻保持警惕。”

    还有一些话,裴长泾没说,顾南乔有能力,现在不过是小出风头,就惹来了这么多麻烦,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呢,她又不会武功,虽然医术毒术极高,但是也没有办法护自己周全。

    “等姚冰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你让她过来吧!”墨玉珩道,他手下也只有姚冰是女孩子,而且她武功高,也值得信赖。

    裴长泾没所谓道:“行,我等会儿就去通知她,那我先走了,等事情办妥了,定会给你消息。”

    墨玉珩点头,裴长泾脚尖一点,腾空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了这方天地。

    找到了顾南乔,墨玉珩心定了,扫尾的事情有裴长泾负责,他也不担心,抱着顾南乔他离开了这个小山村,找了一个山洞,暂时住了下来。

    找食物的事情完全不用墨玉珩操心,狼群自发的去找食物,还有一部分则守在山洞门口,戒备的看着四周。

    倒是墨胭脂一直嗷呜个不停,围绕着顾南乔打转转,看到顾南乔一直没醒,墨胭脂有些着急的用小爪子拍了拍她。

    肿么就睡得这么沉?墨胭脂看着她,无声的吐槽着,比本公主都还能睡!

    墨玉珩看着墨胭脂着急的小模样,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几分:“胭脂,你在这里守着你姐姐,我去去就回!”

    “嗷呜~”放心吧,本公主定把这个任务圆满完成!

    墨玉珩笑了笑,出了山洞。

    这片山实在是没有小溪流,找了许久,墨玉珩才找到了一处滴水的石壁,他摘了一片野芋头的叶子,卷了起来,放在滴水处,接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从东边升起,先露出了一点点光,到最后整个金色圆球都挂在了天空,墨玉珩不知疲倦,眼睛一直盯着水,直到水都快溢出来了,他才小心翼翼的捧着水,回了山洞。

    顾南乔是制毒高手,自然也是用毒高手,墨玉珩却从来没有想过,顾南乔会对自己使毒,这药怎么解毒,他不知道,但是见顾南乔面色红润,呼吸均匀也知道没什么大碍。

    他拿了水回来,小心翼翼的给顾南乔喂了一些,而后又拿着珍贵的水给顾南乔洗脸。

    一番折腾下来,依旧是没点效用,墨玉珩也无法了,只能坐在一边等着。

    等顾南乔醒来的时候,墨玉珩也没有闲着,那些狼群很是喜欢墨玉珩烤的食物,所以早就自发的猎到了一大堆的山鸡、野兔、甚至还有野鹿。

    柴火也捡了一大堆回来。

    面对狼群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眸,墨玉珩还真的是说不出一个不字。

    更和宽它们昨晚还帮了他忙,总不能过河拆桥,所以他拿着一把匕首,快速的处理了起来,又去砍了不少的竹子,把所有的肉都挂在了火堆上烤着。

    有些狼还受伤了,墨玉珩看到了,连忙拿出了金疮药,给它们包扎。

    伺候着这一群狼,墨玉珩彻彻底底变成了老妈子!

    顾南乔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她睁开眼睛,入眼就是墨胭脂。

    看到墨胭脂,顾南乔一愣,她莫不是做梦,怎么会看见墨胭脂呢?

    “嗷呜~”你醒了啊,都睡了好久了,终于醒了,墨胭脂看到她醒过来,兴奋的叫唤着,又冲着她摇了摇尾巴,最后还用舌头舔了舔她的手。

    还真是墨胭脂啊!

    顾南乔激动了,连忙坐了起来,一把抱起了墨胭脂,使劲的揉捻它:“墨胭脂,你怎么跑来了这里?是你救我出来的吗?”

    在顾南乔最后的记忆中,就是墨高披了她一掌,等她醒过来以后就是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周围摆满了各种的刑具。

    而她前面,坐着一个油腻大叔,说是只要她给那十几个被蜜蜂蛰了的人解毒,就给她一条生路。

    顾南乔又不是傻子,人家千辛万苦的把她抓来,难不成就是为了解毒?

    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她表面上还是答应了,给那几个人把了脉,随后又说了要什么药材,让他们给准备。

    等他们把药材端上来时,顾南乔直接调配了一种迷药,自己直接闻了闻,晕了过去。

    她会这样做,倒不是她不把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完全是因为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而这个香味她记得,裴长泾身上就有这样的香味。

    虽然没看见裴长泾出现,但是不知为何,顾南乔觉得他就在附近。

    想到上次裴长泾给她露出了一个笑容,顾南乔觉得自己要是昏睡过去了,裴长泾会不会来救她?

    她不知道,但是她没犹豫,就给自己用了药,谁知道醒过来以后,看到的就是墨胭脂。

    转过头,看到坐在山洞门口的熟悉身影,顾南乔突然眼眶一红,立刻跑了过去。

    “小阿乔?”墨玉珩蹙眉:“你醒了。”

    “嗯,墨哥哥,还能见到你,真好。”顾南乔有些后怕的说道。

    虽然这一趟下来,她并什么受伤,但是惊吓却不少,脖子也很痛,显然是被墨高打伤了。

    “饿不饿?渴不渴?”墨玉珩关心的问着,声音一如既往,只有墨玉珩清楚,他心里的紧张。

    顾南乔想说不饿,可是肚子此时却不配合的咕咕叫唤,她羞赧一笑:“还真是有点饿了。”

    “空腹吃东西不好,我去给你打点水,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墨玉珩有些颤抖的转过身,顾南乔正对着他笑容灿烂。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墨玉珩先回过了神:“我先去给你找水,你在这里等我,它们在这里,不会有野兽过来。”

    这里有狼群,就算是老虎和熊瞎子来了,也要掂量一二,更不要说人了,顾南乔留在这里,很安全。

    顾南乔点头,墨玉珩这才转身离开。

    等他捧着水回来时,看到的就是顾南乔正在跟墨胭脂头狼说笑着,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望着她的笑靥如花的脸,这一刻,墨玉珩觉得很开心。

    其实从昨天开始,墨玉珩的神经就一直都紧绷着,不敢松懈半分。

    没见到她的时候,担心她的安全,生怕她有生命危险,见到她以后,顾南乔又一睡不醒,要不是他相信裴长泾,知道有裴长泾在,顾南乔绝对不会出现大意外,否则他早就急死了。

    而在等顾南乔醒来时,墨玉珩也好好的反思了自己。

    他不笨也不蠢,从昨天知道顾南乔的事情开始,一直到现在,他的心理变化极大,他可以骗别人说,他是把顾南乔当成自己的晚辈、妹妹照顾。

    可他骗不了自己,昨天她不在,知道她有危险,墨玉珩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要杀人的冲动。

    他昨晚一直在反复的问自己,要是顾南乔真的不见了,他该怎么办?

    他生来就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也知道那些老家伙对他的期望。

    可他不想过那种被安排的人生,他还记得,小时候娘亲跟他说过,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勉强自己去过不想过的生活。

    以前在深山里的生活是他喜欢的吗?

    不是。

    以后没了顾南乔的日子,他会开心吗?

    答案是否定的。

    前面二十六年,他生活在一片黑暗的沼泽之中,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未来,更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快乐。

    这些都是顾南乔教会了他。

    每次看到顾南乔满足的吃着美食,墨玉珩就很羡慕她,顾南乔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唯独他,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可现在,他知道了,他想要把顾南乔留在身边,不是当她晚辈,而是当他的妻子。

    虽然他们之间年龄相差巨大,虽然顾南乔还没有及笄,虽然他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就想要她陪在自己身边。

    他可以放弃一切,唯独不能没有她!

    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墨玉珩对顾南乔的态度,自然跟以前有所不同,他没喜欢过人,也不知道如何跟恋人相处,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对顾南乔好。

    要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捧到顾南乔面前,她需不需要,墨玉珩不管,但是他的态度一定要鲜明。

    所以他捧着水回来,顾南乔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喝了几口水,饿了差不多一天一夜,她手都颤抖了,拿东西拿不稳。

    墨玉珩见状,很是贴心的给她喂食。

    “别着急,这里还有很多烤肉呢,足够你吃了。”墨玉珩见她吃的急,呛到了,连忙说道。

    “嗯。”顾南乔笑眯眯的看着他,吃得很是开心。

    等吃了七分饱,顾南乔便摇了摇头,墨玉珩这才开始开吃。

    看到墨玉珩不嫌弃的吃着她剩下的那些边边角角,顾南乔心里触动很大,墨哥哥一直都是这样,好吃的东西总是留着给她吃,反倒是自己,每次都是吃她的剩饭剩菜。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等墨玉珩吃完,又给那些狼群烤了不少的烤肉,大家都吃饱喝足了,这才开始往回走。

    墨玉珩心疼顾南乔,执意要背着她走,顾南乔拒绝了两次,最后看着他很是坚持,无奈同意了。

    “墨哥哥,你眼眶里都是血丝,说明你很久都没休息了,你不困吗?不累吗?”顾南乔靠在他背上,心疼不已。

    墨玉珩摇头:“我是男子汉,三天不睡觉也没事。”

    他有内力护体,倒是不觉得没精神,眼睛里有血丝也不过是因为担心上火所致。

    没什么大碍。

    顾南乔则不同,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可不能跟他一样在山林里这样奔走。

    “那咱们现在在哪里啊?”顾南乔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去了哪里,“还有咱们家的那个墨高怕是被人给换了。”

    墨高是顾南乔买回来的,他是什么样的人,顾南乔很清楚,想到她被打晕时的那一幕,墨高冷漠的眼眸,看着她就像是看陌生人,那样的眼神绝对不会是墨高。

    这一点,顾南乔很肯定。

    “嗯,你说的没错,真正的墨高昨天晚上才回家,我们也是见到他,才知道你出事了,好在最后你安全的被人救出来了,不然......”后面的话墨玉珩没说,但是顾南乔懂,她靠在墨玉珩背上,眼眸弯弯。

    从这里到县城很远,昨晚墨玉珩是使用轻功过来,现在回去,自然不可能用轻功,索性就在路上把所有的事情经过都跟顾南乔说了一遍。

    狼群在他们周围护着,远远望去,这一幕,温馨、幸福,让人动容。

    比起顾南乔这里的岁月静好,另一边的蓝家则是乱成一团。

    蓝家姐弟包括林蔚都被蜜蜂蛰了,而且今天还肿了起来。

    蓝叔请了邻水县最有名的陈大夫来给他们解毒,可依旧是没什么效果,虽然毒素暂时是压制住了,但是他们几个人肿着的皮肤却没有消退下去。

    再次喝了一大碗的苦药子汤,蓝天欣这才问道:“许爷有没有把顾南乔送过来?”

    蓝叔摇头:“还没有消息。”

    “骗子,这一个个都靠不住。”蓝天欣发飙,昨天她本来就是想直接带走顾南乔,谁知道成群结队的蜜蜂出现,直接蛰得他们全都晕死在了原地,要不是许爷有远见,把探子换进了墨家,还顺利让探子跟了出来,怕是昨天顾南乔还真能全身而退。

    现在顾南乔落入了许爷手中,蓝天欣却有些惴惴不安,许爷就是一个大猪蹄子,喜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顾南乔虽然年龄小,但是容貌不俗,许爷要是看到了,喜欢上了她可怎么办?

    到时候别说吧顾南乔交给她处置了,怕是还会站在她那边收拾她吧?

    想到这里,蓝天欣心情更不好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响动,有小厮来禀告说是官爷来了。

    蓝天欣一愣,她一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怎么官爷会来她家?

    顾不上浑身疼痛,也顾不得肿成了猪头的脸,她换了一身衣裳,连忙去大厅见官爷。

    这次来的人是县令大人最倚重的师爷,一看到蓝天欣,问了两句话,师爷就让人把她扣押下去。

    蓝天欣不解道:“官爷,您是不是弄错了?小女子这是犯了何罪?”

    师爷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蓝姑娘,你背地里做了什么,可需要我给你一一阐述?我倒是小看你了,本以为你就是个安安分分的生意人,没想到啊,你居然跟许爷勾结在一起,通敌叛国!”

    “官爷,您误会了,小女子什么时候跟许爷勾结在一起了?”蓝天欣大喊冤枉,她是靠着许爷这棵大树好乘凉,但是绝对不敢做犯法的事情。

    更不要说通敌叛国了。

    直到师爷说了一个地点,蓝天欣直接懵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