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奋斗吧,反派

第二百零二章 记忆传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不曾化形的草木妖,修为可还能够增长?”

    “自然是能的,妖兽化形失败,变成蛮兽,修为不也照样增长么。”

    王学窈看着地上的小人,感慨道:“除了太过小小,我觉得它现在跟化形没什么两样啊。”

    “那能一样么,化成灵族,不说修为大增,有了自保之力。

    便是人形,在隐匿这方面来说,也是极为方便的。

    可它现在这般模样,一看便知其根底。

    加之被人催生,实力恐怕差强人意,又哪来的自保之力。

    若是它成为灵族,凭它这般稀少以及体内的空间,在灵族的地位不说绝顶,那也绝对不低就是了。”

    王学窈将小人双手捧起,上下打量了一眼,听见此话,随口道:“为何一定要化作灵族呢?它的本体不能生长么?

    你看,它的本体与人类没什么两样,待它长大,除了头顶的花叶,其它地方与灵族还不是一样。”

    祝祷:……无语的看着王学窈:“不是所有草木之妖的本体都可以无限生长。

    像它就不可以,它的五颗果实一旦成熟,体内空间开启,随着它修为晋升而增长。

    但它的本体却不会再长,就如同,它不会再长出果子一般。

    除非…找到天地灵物打破它自身界限,否则,它的本体不可能再生长。

    可这又谈何容易,不说它本身便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地宝,便是天地灵物也不好寻,更何况还要比它更为高级,属性与它相合的。”

    王学窈:……额,那还是这般好了,小小的,更可爱。

    那么:“你将它救也救了,打算拿它怎么办?”

    看祝祷这模样,显然不可能救个半途而废,就像它说的,这会子,将这域婴参放出去,不过是让它再遭受一番苦楚,丢掉性命罢了。

    祝祷:……“当然是让它跟在你身边。”

    “跟在我身边当然欢迎,不说我的修为能增长的这般快,是托了它的福,便是它本身,也值得我留下,很何况,它的样子还那般可爱。

    不过,这种事并不是我愿意就行,还要看它愿不愿意。”

    “它有什么不愿意的,要知道,我可是它的救命恩猪。”

    王学窈看祝祷理所应当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暗道:“虽然是救它,但救得方式……让它生出感激之心怕是不易。更何况,救它的是你,不是我。”

    但说出口的话却是:“它变成这般模样,皆是人为,它岂能不憎恨人类。

    现在便是一个至纯至善之人,它都不一定会跟随,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曾经也对它有企图知心的人了。

    若你是它,你愿意么?”

    祝祷不说话了。

    沉默了片刻,祝祷才道:“若它实在不愿意,就放它离开吧,我想让它跟着你,本也只是因为它没什么自保之力,跟着你,总归是有人护着。”

    王学窈:……合着她成了收容所了。

    不过,若域婴参执意离开,王学窈虽然眼馋它的空间,却也不会强求。

    她倒不是圣母。

    而是,这域婴参除了小了一点,长的跟婴孩没什么两样,又生了灵智。

    便是让王学窈对她如何,下不去手不说,祝祷怕是也不会让她对它动手。

    留,这小东西若是不答应。以王学窈的心性,也不屑去强留。

    除了放它走,还能如何。

    王学窈想着这些,便没有开口。

    祝祷却以为王学窈是不愿意,怕她舍不得放手,一改之前为域婴参说好话的模样道:“其实,它现在无法化形,也帮不上你什么。

    你看,它虽说先前能增长修为,但那是只是因为它快要成熟之时,散发的香气所致,她现在却是做不到了……”

    它还没说完,便听王学窈道:“哦~这一点,你之前好像没说?”

    祝祷:……

    吭吭哧哧半晌,才道:“我…我…先前不是怕你不收留它么……”

    王学窈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这会子,又怕我不让它离开……啧啧……你这四条腿怕是已经拐出天际了罢。”

    就在二人商量的时间,王学窈手掌中那小小的小人眼睛颤了颤,睁了开来。

    王学窈感觉到手中的动静,下意识的便看了过去。

    她淡蓝的眼眸一下子便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眸子。

    出乎她的意料,那双眸中并没有什么憎恨之色。

    原本她以为这域婴参醒来,看见人类即便受实力所限,不敢吵闹谩骂,以它自身的情况,浑身也该散发出颓废、厌憎等等情绪才是。

    但,实际上,人家在她掌中醒来,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便不再搭理,撑着小手,在她双掌之中坐了起来。

    看向祝祷,视线在祝祷那圆圆的嘴巴停留了一霎,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扭曲了一瞬。

    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罢了,若不是王学窈见小小一团,在她掌心动来动去实在可爱,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怕是也发现不了。

    小人在她掌中对着祝祷似模似样的拱手道:“多谢…相救。”许是不知道怎么称呼祝祷,道谢的时候中间打了个磕巴,让它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

    王学窈见此直接在心底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太可爱了,天啊,怎么这么可爱。想捏。”手指头动了动,到底是按耐了下来。

    但她面上的神情却是再正经不过了。下意识的稍稍催动了体内的木灵力,让周身的气息更加温和。

    祝祷倒是没什么感觉,因它本身与小人差不多大,都是巴掌大小。平日里不方便至极,实在觉不出小小的身子哪里可爱。

    见到域婴参醒来,甚至还向它道谢,眼中闪过一丝高兴满意的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当下两个前蹄也对了对:“哈哈…不谢…不谢……谁让我们情形极为相似呢。”

    王学窈:……她好像没让它吃过什么大苦头吧。

    一参一猪才不管王学窈如何想。

    祝祷干脆也跳上王学窈的手掌,一手一只,虽然有掉下去的危险。但为了交朋友,这些都是小事了。

    闲聊两句,王学窈当背景板的同时,两只手也成了祝祷与域婴参的座驾。

    也不知是不是默契的缘故,一猪一参一致忽略了王学窈,兀自聊的欢乐。

    王学窈也不介意,耳朵里听着域婴参向祝祷讲述她为何落到如今的地步。

    这个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

    农夫自然是域婴参,而那条蛇不用说便是被困山腹四人的先祖了。

    当时域婴参初生灵智,因一直在这等灵气稀薄之地生长,有些‘营养不良’,自然是不敢渡化形雷劫。

    因此,它只敢在它的诞生之地活动,久了,难免对外界心生好奇。

    这一好奇,便坏了事。

    一日,一个浑身血迹之人不止怎地闯进了它所在的山谷之中。

    按理来说,不明来路之人闯进它的家,它那时尚无多少自保之力,应该躲起来才是,可偏偏它从未见过外人亦不知人心险恶。

    显了身形,一直到此人醒来。

    祝祷听到这里,满脸恨铁不成钢。

    “你怎么这么……”蠢字还没说出来,便看到域婴参泪花闪闪的模样,说不出口了……怪可怜的。

    只是过了片刻,祝祷想起什么一般,对域婴参道:“不对啊,你没有传承记忆么?”

    “传承记忆?那是什么?”域婴参懵懵懂懂的抬起头看着祝祷。

    祝祷:……

    “不会吧,你可是域婴参,你怎么可能没有传承记忆……”

    要知道凡事开启灵智的妖族或是灵族,或多或少都会接受到先辈留下的记忆传承。

    里面有种族功法,以及各位先辈的记忆,不过这些记忆却不会对接受传承的妖有什么影响。

    只会让妖从旁观看,而不会将妖的神魂拉进去感受经历。

    就如王学窈前世看电影是一个道理。可想而知这有多重要。

    只不过不同的是,妖族的传承乃是血脉传承。能够接受多少传承,以血脉浓度而定。

    而灵族的传承乃是神灵传承,毕竟灵族开启灵智需要漫长岁月,便更需要这些传承帮助。

    只要稍稍有一丝启智,那么相应的传承便会出现在草木妖的神魂之中。

    王学窈听到这里,心中也是一惊。

    这小家伙若是没有接受到记忆传承,那般大胆救人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当时它初生灵智,什么都不懂,就像一张白纸。

    听到祝祷质疑,域婴参急了:“可我就是没有什么传承记忆啊。”

    “那你是怎么会讲话的?”没有传承记忆怎么会讲话?

    域婴参这次沉默片刻,那双绿眸中闪过一丝孺慕、怀念、以及刻骨的恨意道:“我会讲话还是那人教我的,其实救他之后,初时,他待我还是极好的。

    教我说话,教我处事,还会弹琴与我听,他还告诉我,还好救得是他,若是旁人,我定会被人害了。

    就这般相处了一百年,待他伤势大好,他便离开了。

    他走以后,我极不习惯,整个山谷都变的静悄悄的。无人再与我说话,也无人会弹琴与我听。孤单极了。

    这个时候我也知道当日救它之举是多大胆的事,我自然不可能再找人来陪伴我。

    因此,我便打算培育出和我一样的草木妖来与我玩耍。

    可惜,不管我放出多少灵息,那些灵草灵木只会不停地生长,完全没有开启灵智的意思。”王学窈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难怪这幻牙林从前,幻牙甚多,约莫都是这域婴参催生而出。

    她在这边想,那边域婴参却是没有停下嘴里的话:“……我以为再见那也是极为久远的事了。

    没曾想,只是这般过了两百年,在我习惯了孤单的时候,他再次来到了山谷。

    我高兴极了,只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变了。变得让我有点害怕。

    常常低估什么家族落败之势已不可挽。

    整天念叨着说都是他的错,他要弥补之类的。

    当时,我看他虽然不对,但鉴于之前,他待我极好,后来他突然对我出手,我自然是不曾防备。

    若我有了防备,那座山谷,乃是我的诞生之地,天生便被我掌控,保护与我,又怎会让他得逞。”说到这里,恨意勃发。

    可王学窈觉得,说它是恨,可它的恨意中却有一丝委屈,以及茫然。

    王学窈摇摇头,看它的模样,怕是至今都不知晓那人为何对它出手。

    其实不只是它,王学窈也想不明白。

    若那人初时当真对它那般好,按理说便是要复兴家族,哪里舍得对它出手。

    强行催熟域婴参以及用它来养邪器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毕竟,强行催熟域婴参耗时不短他又用不到。

    难道,是为了给他的后人留下?

    除此之外……王学窈想起那蜂窝空间中那些诸多的通道,总觉得有一丝违和。

    便是为了留下退路,那也不用费这般大的功夫。

    算了…此时追究这些没什么意义。

    不过……“你可知晓他的家族是什么姓氏?”

    王学窈突然说话,到是将两小惊了一惊,不过虽然域婴参对人类有些意见。

    但,王学窈算起来也是它的救命恩人,不说话时还可以忽略,这会儿主动问起它到不好视而不见了。

    当下满脸不情愿的小小声道:“我听他提过一嘴,说什么罗有凤翅,周有宝典,吴有符册,复兴家族是早晚之事,但他柳家的灵璧已毁,无法再做传承之用,只能另寻他法。”

    “罗有凤翅…周有宝典…吴有符册…柳有灵璧……听他的意思,这些家族都免不了败落,但其他三家都有传承底气,而他柳家的灵璧毁了。无法再传承,可这跟伤害你有什么关系?

    这些传承之法一看就很有来历,我倒是很感兴趣,可惜,这些姓氏实在太过大众,想凭姓氏找人,就不要想了。

    不过,其它三家一点影子都摸不到,但这这柳家嘛……”想起在通道中,几人着急却总也是在原地转圈的影像,王学窈露出了迷之微笑。

    哎…可惜,没时间再去找他们了,只能留待以后了。

    她想的多,但实际上这些也不过是转念之间的事。22...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