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第268章 打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世柳感觉庆幸,幸好自己没去,不然这会儿丢脸的就是自己了。

    果然,那个何常在自从那次之后,皇上就似乎忘记了有这号人了。

    紫葵懊悔了几天后,又带来了新消息,那就贿赂皇上身边的红人小福子,每次选侍寝的时候,小福子会把贿赂他的人排在第一或是第二去,并且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成功案例就是许贵人和蓉良人等,这些人都是贿赂了小福子的。

    沉世柳闻言却还是摇摇头,就算皇上,那选女人的事情也不可能被一个奴才给左右了。

    说不定是皇上故意后宫的女人的。

    有时候,沉世柳觉得这位皇上做事的态度真的耐人寻味,每次都像是被人左右了一般,但是每次却又霸道、冷酷的很。

    而且,沉世柳觉得能手沾亲兄弟的鲜血,定然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紫葵花了不少的银子才贿赂到了小福子,没想到又泡汤了,她心里不忿。

    虽然,选主子的事情不是她能决定的,但是主子若是过的好,那她在宫中也能有些脸面。

    可是,已经接二连三的帮着自己的主子打听了这么多个机会,眼前这个主子却没有半点的觉悟。

    而且,紫葵知道沉世柳不过是一个县令之女,即使有再多的银子也经不住这样花。

    沉世柳也明白紫葵的心思,她轻笑道;“这段时间让你去看看皇上每天午休完后去哪里?你可查出来了?”

    不为意的撇了撇嘴,皇上一直都有个习惯,那就是午休后都会去藏书阁转转,虽然很多宫妃都想进去,可是皇上下了命令,不予许让任何人打扰他。

    所以,这个地方完全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沉世柳知道自己被遗忘了两个多月了,对于皇上来说早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这段日子里有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但是也有再次被遗忘的,也有被盛皇后打压的。

    所以,最后也所剩无几,不过被打压的大多数是后台不够硬的。

    沉世柳知道要想要后台硬除了皇上外,还有就是巴结一些有权有势的妃子,这些比皇上得到恩宠更重要。

    沉世柳让紫葵帮她找了一套合身的宫女服侍,这样是有些冒险,但是也只有这么一搏才能让吸引皇上的目光。

    紫葵不知道沉世柳卖的什么葫芦,问了沉世柳也只是神秘的一笑。

    正午用完膳后,沉世柳就换上了一身宫女服,让紫葵给她梳了宫女头,

    她这样做有点违背了后宫的规矩,但是不搏一搏又如何知道胜算是多少。

    沉世柳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她不怕,只是她不喜欢欠人情。

    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只是个七、八岁的小乞丐,一直被人欺负,她的前世也不过是一个孤儿,被人欺辱到最后只有含恨而死。

    后来被沉县令收养,虽然,沉县令是利用她,但是,对于她来说,只要有人能疼爱她,保护她,那她就很开心了。

    至于是不是假惺惺的,沉世柳也不介意,因为前世,那些人连假惺惺都不愿给她。

    所以,她没有一丝的反抗,也没有像其他穿越者一般听到进宫,就想方设法的逃离。

    沉世柳换好装后,便独自去了藏书阁。

    现在离皇上去藏书阁还有一些时辰,所以外面的门卫也守的很松散,根本就没发现有人闯进了藏书阁。

    进了藏书阁,沉世柳算了算时辰,还需要一个多时辰皇上才会来,所以这段时间她很自在。

    沉世柳选了一本关于大秦的史书,玄皇王是第二任皇上,名叫秦明。

    很普通的名字,小名应该就是小明吧。沉世柳看着史书腹诽。

    然后又翻了一页,才发现原来这大秦的半壁江山都是玄皇王打的。

    沉世柳穿越过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跟着一群小乞丐混,所以只知道这个世界和她所认知的不一样。

    后来,被沉县令捡回去后,每天都是教她琴棋书画,但是政治上的事对于沉世柳来说还是一片空白。

    沉世柳一直以为玄皇王是个荒淫无道的人,又是弑兄之人,定是兄弟打了半壁江山,最后他渔翁得利。

    而且,得了江山后知道在各个美人之间游走,还常常和一些得宠的妃子夜夜笙歌。

    当然,这些都和沉世柳无关,所以,她看到这个后也只是半信半疑。

    或许是史官怕死所以都是编了一些不够普的丰功伟绩。

    虽然,沉世柳见皇上的次数不多,但是有过一次肌肤之亲,所以她觉得玄皇王是长的很俊美,是她见过的男子中最完美的一个。

    也许是长的太过柔美,所以,沉世柳觉得玄皇王不可能在战场上厮杀。

    不过,沉世柳觉得一定是个阴险之人,不然也不会弑兄。

    沉世柳把史书一扔,又是一个瞎编骗人的故事。

    然后,又选了一本《谭晗梦游记》,没想到这本写的极好,让沉世柳一下就陷了进去。

    沉世柳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等她把全部的书看完后,还在细细的回味书中的地方,这些地方她前世就想去,可是因为身上一直没有钱,又找不到工作。

    所以,一直都没有实现,这一世又关在这种地方,看样子活了两世的沉世柳还是没办法完成愿望。

    沉世柳惆怅了一会儿,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进藏书阁可不是为了看书的,她感觉拿出沙漏看了下,皇上就快来了!

    完了

    沉世柳看着自己身边一片狼藉,已经来不及收拾了。

    正在沉世柳不知该如何处理时,吱呀一声,门开了。

    沉世柳僵在原地,不该如何是好。

    玄皇王看到沉世柳也是一愣,四目双对沉世柳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半响后,才急忙跪倒在地上:“皇上万福,奴婢该死。”

    沉世柳心中暗骂自己,贪看既然忘了正事。

    藏书阁很安静,让沉世柳一颗心提在嗓子里,头都快触到地上了,冷汗也早已经布满了额头。

    沉世柳现在后悔了,为什么偏偏要走这种的险棋。

    吱呀一声关上了。

    沉世柳忍不住抬起头一看,眼前只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明huang se的龙袍,沉世柳又迅速低下头。

    “奴婢该死!”沉世柳心已经全乱了,只知道说这两句了。

    “你是哪个宫的?”

    “宝和宫的!”沉世柳本来也没想过要隐瞒身份。

    “哦?那里住着都是一些宫位低等的嫔妃,你是伺候哪个嫔妃的?”

    不以为意的口气让沉世柳觉得有一丝的不悦,幸好她低着头,玄皇王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奴婢只是想来借点书看,没想到误了时辰。”

    “哪个嫔妃的?”带着一丝的不悦和霸道。

    “奴婢就是沉选待。”沉世柳手心已经全湿了,刚才玄皇王已经有了怒意。

    “哼……一个选待既然敢穿成宫女的服侍……”玄皇王也蹲了下来,然后捡起刚才沉世柳一时慌张丢掉的书,旁边还倒着一本刚才沉世柳不屑的史记。

    “你既然把这种书和大秦的史记混为一谈?”玄皇王语气里很不满,和透心般地冰凉,让沉世柳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奴婢不是故意的。”

    “这两本哪一本更有趣?”玄皇王的语气仍然有些冰凉,但是却投着一丝的玩味。

    沉世柳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实话:“奴婢觉得史书是记载每个朝代的荣誉,那本《谭晗梦游记》却带着更多的梦幻,让人更加的向往。”

    “哼,果然是妇人之见。”

    沉世柳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抬起头来给朕看下。”

    沉世柳轻吸一口气,让自己看上去自在一些,待自己抬起头时却看到玄皇王坐在龙椅上,正百般无聊的翻看着《谭晗梦游记》。

    四目再次相对,沉世柳忘了坐在上座的是皇上,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

    现在,她才发现原来玄皇王也有刚性的一面,刚毅的脸庞和黝黑的皮肤,确实有点像是去过战场的人。

    为何,第一次见面时却没有这种感觉呢?

    或许是因为灯光太昏暗了,所以让沉世柳一直没有记住。

    “你一个选待,为何穿成这样。成何体统!”玄皇王看沉世柳毫不掩饰的盯着自己瞧,心中虽有怒火,却又觉得眼前这名女子已其他人不同。

    精致的脸蛋,弯弯的柳眉,还有一双如墨玉般的眼眸,干净清澈让人见了难忘。

    只是,后宫中的女人都是用尽了各种手段接近自己,跪在地上的女人也不过是想用这种别出心裁的方法,来吸引自己。

    想到这,玄皇wang gang才压下去的怒气又冒了起来,薄唇轻抿着,冷傲的看着沉世柳:“你可知这是宫中大忌。”

    冰凉的语气让沉世柳一怔,她知道这是一步险棋子,搞不好人头落地。

    沉世柳立刻低下头,暗暗骂自己bai chi,什么路不走,偏偏走这种最险的。

    她后悔了。

    “怎么不说话?”目光里带着一丝的冷峻和让人不能忽视的霸气。

    沉世柳微微一怔,不敢再抬头:“没……没,是奴婢该死。”

    她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只有这两句“该死”。

    玄皇王眉头微蹙,语气依然是冰冷:“既然如此那就拉下去斩首示众吧!”

    只是,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一丝的玩意,他每天忙于朝政还得应付后宫的众多女人,只有这个藏书阁是能给他一个安静的地方。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让他觉得有些恼意,但是,看着跪在地上故作一脸惊慌,那双如墨玉般的眸子却带着一丝的自信,让他觉得好奇。

    后宫女子众多,像这样想出各种方法得到他青睐的也不少,但从来没有人敢用这一招。

    难道她真的不怕死?

    还是想早点死?

    不管是怎么样,玄皇王都觉得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沉世柳闻言猛的抬起头,她倒没想过玄皇王既然如此无情。

    “怎么不求饶吗?”

    这一双清澈如墨的眸中只有失望,却没有惊恐和无措,更没有大声求饶。

    沉世柳轻轻咬了咬唇,没了刚才的慌张,也没了刚才的后悔,或许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迟迟等不到沉世柳的答案,玄皇王有些着急,更加的有些恼怒,他恼怒是因为既然会因为眼前这人不求饶而着急。

    一言快马一鞭,何况他还是帝王。

    “臣妾……犯了宫规,皇上罚臣妾也是应该的!”以退为进,沉世柳突然想起了沉县令。

    她的恩没报完,那她也不能就这么的丧命。

    只有沉县令,让活了两世的沉世柳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父爱。

    或许,那是假的,但是最起码沉县令给了沉世柳从前不曾有过的。

    王没有看到那双清澈的眼眸闪过一丝的狡黠,居高临下冷傲的看着故意穿着一身宫女服饰混进这藏书阁的女人,他的薄唇轻抿,带着一丝的孤傲。

    用力一拉就把沉世柳拉入了他的怀抱中,只觉得怀中的女子有一股悠然的清香,让自己心旷神怡。

    沉世柳没想到玄皇王既然会有如此,因为不适挣扎了几下,但是随即又觉得这样做有些矫情,她本来就是玄皇王的女人。

    玄皇王见怀中的小人儿没再挣扎,心中鄙夷,果然和其他宫妃一样。

    虽然,沉世柳停止的挣扎,但还是第一次那么清晰的近距离和玄皇王接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轻轻退后两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玄皇王用力的捏住沉世柳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直视自己,毫不掩饰他的鄙夷,看着她像是再看一件令人厌恶的东西一般:“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这样吗?怎么又退缩了?”

    这是在羞辱她吗?

    这样的羞辱对于沉世柳来说,真的是微不足道,这些恶言她从小就已经麻木了。

    若是普通女子怕早就已经羞愧的低声抽泣,可是,眼前这名女子的眸中就只有一丝的轻蔑。

    “皇上,臣妾不过是一名选待,欲擒故纵又如何玩的起!”沉世柳强忍着不适,轻声道。

    这样的女子在后宫极其少见,也激起了玄皇王的兴趣。

    放下沉世柳的下巴,邪魅的双眸冷傲的看着她,神情带着些嘲讽:“你既然穿成这样,那就在一旁伺候着吧!“

    沉世柳闻言微愣,没想到他既然这样轻易的放过了自己,心里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谢皇上开恩。“沉世柳忍着下巴传来的痛意,俯着身子道。

    藏书阁很安静,除了玄皇王翻书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沉世柳只站在玄皇王的身边,不敢出声。

    玄皇王不停的翻着手中的书,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偶尔打量着安静立在他身边的女子。

    他知道这名选待为何穿成这样而来,后宫的女人常用这些把戏,却没人敢独闯进他的藏书阁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