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步步为谋:皇妃倾天下!

第287章 你,可还认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已经害死了康嫔,还不满足吗?”

    “那算什么,我早就告诉过你,皇上只能属于我,大凌朝的下一任皇帝只能由我的儿子来做。”

    “子颜,你不要一错再错了。”

    “我没错,这就是王宫,适者生存。”竹子颜走至门口时又回望着竹笙舞,冷声道:“姐姐,你等着看好了,明年的今天,我必是大凌朝的guo mu。”说完,傲然而去。

    竹笙舞跌座在凳上,只觉浑身无力,她的妹妹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的人了呢?而做为姐姐自己却压根没有任何的办法阻止妹妹的一切,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忍,而害了妹妹啊,只是竹笙舞不知道,她的命运,就是因为她的不忍而一败涂地。

    宫灯无处不在,距离虽远,但总能照亮眼前的路子。

    “秋儿怎么还不回来呢?”御道上,时不时的有值夜的宫奴或是侍卫军而过,而身后又有着二名宫女陪伴,另一方面怀雪自己也常告诉自己胆子要大些,因此这一路走来,她倒也不觉得害怕。

    “秋儿姐姐都去好长时间了,”木儿也有些奇怪,转身对着小宫女道:“小香,你去内府务看看秋儿姐姐回来了没?”

    “娘娘,奴婢不想去。”被叫做小香的小宫女苦着脸哀求的望着怀雪,道:“奴婢怕走黑路。”

    “那我去吧。”木儿道。

    “不用去了,秋儿可能是有事耽搁了。”怀雪淡淡的一笑,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是秋儿在陪伴着自己,秋儿不在身边,有点不习惯吧,怀雪轻抚了抚憋闷的胸口,“我们先去‘正钦殿’。”

    木儿点点头,责怪的望了小香一眼,小香委屈的低下了头。

    月光的银丝华丽的穿插在王宫各处,也将怀雪三人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

    ‘正钦殿’的大门此刻依然敞开着,远处望去,能见到里面人儿的匆忙走动,怀雪心中担忧着萧姿儿的情况,脚下也走得飞快。

    突然,一道人影从她的面前掠过,怀雪的心陡的一跳,停下了脚步。

    “娘娘,怎么了?”见主子突然停下,小香与木儿奇怪的问。

    怀雪摇摇头,“没什么。”是自己的错觉吧?

    此时,一陈冷笑从怀雪的耳旁如风般的吹过,怀雪的身子一僵,强忍着尖叫的yu wang,转头望着木儿,道:“你们刚才可听到什么了?”

    木儿与小香互望了一眼,摇摇头。

    怀雪纂紧了拳头,但双手已然害怕的抖动,突然间,一个重物从上而落,摔在了怀雪的面前。

    冗长的一声‘咚――’,声音刚落,怀雪只觉自己的脸上,身上溅上了什么东西,一股血腥味随风而起。

    怀雪的瞳孔突然间收缩,这声音让她想起了清晨在‘正钦殿’时那宫女撞柱的场面,二个声音如出一撤。

    ‘啊――’二声尖叫从怀雪的身后传来,紧接着‘碰碰――’的二声,之后又归于沉寂。

    时间过得很快,或许是那二声尖叫引来了附近的值夜宫奴与御lin jun,怀雪眨了眨眼,觉得脸上有点痒,随手摸了一下,手竟变得湿粘粘的。

    “这是什么?”怀雪望着满手的红,目光终是下移,望向那一堆重物,她手上的鲜红就是那一个重物里射出来的。

    木儿与小香一声尖叫之后便昏倒在了地上,这声尖叫使她们受到的惊吓与恐惧都发泄了出来。

    而怀雪,她只是望着地上的那个重物――秋儿,收缩的瞳孔突的放大,越来越大。

    御lin jun与正钦殿的人赶到之时,见到的便是怀雪如此的模样,身上,脸上都沾满了鲜血,铜铃大般的双眼望着秋儿的尸体,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快去禀报皇上。”不知道是谁喊了声。

    寂静的人群才开始sao luan。

    “福妃娘娘?”随后赶来的语儿望着怀雪的模样,指尖透凉,“不,娘娘,不要看。”

    怀雪依旧望着底下,仿佛外界的一切对她而言全都不存在。

    “快叫御医――”语儿突然喊道。

    “是。”一宫奴匆匆赶回‘正钦殿’。

    “奴才们叩见皇上。”

    一时,御道上又哑雀无声。

    风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凌飞的脸已然铁青,伸出的手赫然竟在颤抖。

    “怀雪。”皇帝的手刚一碰到怀雪,怀雪的身子便倒向了地面。

    “御医――”夜空,是皇帝撕裂的大喊。

    半个月后。

    从二天前开始,这天就阴雨连绵,细雨下个不停。

    “走开,走开。”

    “娘娘,吃药了。”

    “不要碰我,坏蛋,走开。”‘碰――’的一声,语儿手上的药碗被怀雪打翻。

    “娘娘。”语儿哽咽,望着怀雪披头散发的模样,忍不住又掉眼泪,半个月了,自那晚开始,怀雪xiao jie便连续发了三天三夜的烧,可等烧好了,她就变成了这等模样,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怀雪裹着被子缩在床角,戒备的望着语儿,见语儿一个尽的掉着眼泪,弯头打量半响,飞快的站了起来移至床另外一个角落躲着。

    “娘娘,乖,吃药了,语儿是不会害你的。“语儿擦干了眼泪,又从桌上拿了碗药汁,强挤出个笑意望着怀雪,这已经是第七碗了,每天,御医都会命宫女都会熬个十来碗药汁放置在桌上,以防福妃娘娘打翻。

    “怕怕,秋儿……坏蛋。”怀雪咬着被角,无意识的喃语着。

    “皇上驾到――”

    “奴婢见过皇上。”

    “起来吧。”

    “谢皇上,皇上,娘娘她不肯吃药。”语儿吸吸鼻子,又是掉泪,她的xiao jie与怀雪xiao jie何辜?到底是谁下了这样的手?

    “你回‘正钦殿’吧,皇后那边也少不了你。”凌飞望着床角的怀雪,原本俊美的脸已削瘦了很多,没有了平常的阴冷与傲气,只有疲惫与心疼。

    “可福妃娘娘?”

    “这里有我。”

    “是。”语儿福了福,望了怀雪一眼,便出了永平宫。

    指尖已然深深的掐进了肉里,但凌飞并未觉得痛,他的心早被后悔与自责塞满。

    “怀雪,过来,我们吃药了。”凌飞柔声道。

    怀雪侧头望着他,突然拿起一旁的枕头抛了过去,“坏蛋。”说完,玩起自己的手指头来。

    凌飞脸色一沉,最终只是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怀雪,我不是坏蛋,我不会伤害你,来,吃药了。”说完上了床。

    “啊――”怀雪发出一声尖叫,身子突然不安的动起来,也不管什么,见了东西都往凌飞身上丢。

    “该死的,你若不吃药,病又怎会好。”凌飞一把抓住了怀雪乱动的手,就把她拖了出来。

    “走开,走开,坏蛋,坏蛋。”突然,‘撕――’的一声,凌飞只觉脸上一陈吃痛,脸上便出现了五条深深的指痕。

    “你?”凌飞正欲发怒,却见怀雪害怕的望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形,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尽管那笑容看起来很是僵硬,“怀雪,乖,吃药了。”

    怀雪眨眨眼,身子往凌飞移去。

    凌飞心中一喜,哪知怀雪刚一近他的身了,突然将身上的被子扔向了他,又回了角落,警惕的望着凌飞。

    “怀雪?”明明应该生气,凌飞却只觉伤感,不再多说什么,上了床,出手便点了怀雪的穴位,令她无法动弹。

    “坏蛋,坏蛋。”怀雪恐惧的望着凌飞。

    “喝药。”扣住怀雪的下巴,凌飞无情的将苦药罐进了怀雪的嘴里。

    “唔,苦,咕噜噜,好苦,咕噜噜。”怀雪虽拒绝喝下,但药汁还是大部分入了她的嘴里。

    五天后,天终于放晴,虽冷了些,但明媚的阳光多少驱走了皇宫连日来的阴沉。

    “娘娘,您别跑啊,小心跌着。”休养了二十来天,木儿与小香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精神,虽然那天已然将她们的三魂葬送了二个半,可比起她们的娘娘来,真是不知道要好出多少,望着前头一蹦一跳的主子,二人心里一酸。

    怀雪并不理身后二宫女的叫唤,只是边跑边采着后花园路旁的花儿,那小孩模样很难与以前秀雅的福妃娘娘联系在一起,此时,怀雪停下了脚步,认真的打量起前方来。

    “娘娘,您在看什么?”小香朝怀雪所视望去,只见一抹雪白的身影翩翩而来,竟是煜王爷。

    “奴婢见过煜王爷。”小香与木儿行礼。

    凌煜点点头,见怀雪弯着脑袋迷茫的望着自己,心中不禁疼惜万分,但他与眼前的二个宫女并不熟络,毕竟他认了怀雪为义妹之事宫中知道的人不多,因此也只能站在离怀雪二步之距,问木儿:“娘娘的身子还没好吗?”

    “是,御医说娘娘被吓得失了神智,若好也得等上一年半载的。”木儿回答。

    凌煜点点头,“好心照料着娘娘。”

    “是。”

    凌煜深望了怀雪一眼,不再说什么,擦身而过,哪知怀雪的小手竟在此时抓住了他的袖口。

    “娘娘?”小香在一旁低叫了一声。

    木子忙上前欲将怀雪的手拉开,却被凌煜摇头制止,低望着怀雪依旧迷茫的脸,凌煜微笑的正欲开口,哪知怀雪突然又松了手,转身一蹦一跳的走了。

    “娘娘――”木儿和小香赶紧朝凌煜福了福,追主子而去,留下凌煜苦笑在原地,半响,他沉下了脸,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凌飞,你该死!

    夜,阴沉。

    此时,在‘景兰宫’,只听得‘乒乓~’的几声,几个珍贵的宫烧瓷便被摔了个粉碎,碎片划过了一旁下跪在地的宫女们,在她们的手上脸上划出一道道血痕来。

    “娘娘――”宫女害怕的瑟瑟发抖。

    ‘啪~’的一声,一名宫女的脸上挨了个耳光,但宫女却不敢坑声,更是不敢哭出声来。

    “滚,都给我滚出去。”竹子颜几近咆哮。

    “是。”

    直到殿内只剩下了竹子颜一人,竹子颜才恨恨的咬牙切齿的道:“福妃,你可是因祸得福了。”自福妃疯了后,这皇帝是整夜都在‘永平宫’待着,二十天来,别说蹋进‘丽轩殿’,就连影子她也没见着半个,竹子颜心中的恨可想而知。

    杀意浮上竹子颜的脸面,望着窗外,今夜不见一点光芒,正是动手的好时机,竹子颜二话不说,从床下拿出了夜行衣穿上。

    “不许去。”就在竹子颜正欲打开门时,竹笙舞从外走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

    “我来阻止你做傻事。”痛心的望着妹妹,竹笙舞苦笑,福妃虽疯,但皇帝对福妃的宠爱却更甚了,如此一来,妹妹势必会做不住,没想到,果真如她所料。

    “我的事不用你管。”

    “皇上在哪,宫里的高手自也在哪,你这一去万一失败了呢?你可有考虑过后果?”她不能让妹妹再犯错,就算妹妹再想怎么引起皇上的注意与宠爱,她也不能她泯灭良心做事,这些天,她思来想去,唯一能阻止妹妹做傻事的办法,便是让她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那又如何?以我的武功还怕他们不成?”竹子颜冷笑。

    竹笙舞并不正面回答,“那你经得起失败吗?”

    “我不会失败。”竹子颜傲然的道。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在这个世上,你并不是最强的,皇宫里卧虎藏怀,你又何必以身涉险?”见妹妹脸上有些松动,竹笙舞知道自己的说词已然让妹妹犹豫,又道:“我们从长计议,可好?”

    “我们?”

    竹笙舞点点头。

    “你愿意助我铲除福妃?”

    知道自己若答应的太快,妹妹是不会相信的,竹笙舞详装想了想,才点点头,无奈的道:“是,虽然我不愿,但我更不愿看到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涉险。”

    “那……”竹子颜轻咬下唇,目光一动,冷声道:“你以后也不许跟我抢皇上。”

    竹笙舞苦笑,“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

    一听姐姐如此说,竹子颜的脸上闪过丝诡异。

    这是楚浪第二次站在怀雪的面前,只可惜她不知道。

    望着床上那张美丽无邪的睡脸,楚浪目光凝重,他回帮处理帮事才半个月而已,他一心想保护的人竟疯了,轻抚上怀雪光滑的面颊,楚浪心中是深深的爱怜与疼惜,然而,一想起那夜怀雪所受的惊吓,楚浪心中充满了自责,如果他当时在场,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会是谁呢?楚浪想起了‘景兰宫’的那位主子,是那女人吗?看来,今夜他是要前往一探了。

    ‘唔~’怀雪一个翻身,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半睁开了眼。

    楚浪心中一惊,收回了手,正欲闪身,哪知怀雪见了他竟不惊也不叫,只是眨着倦意的双眸迷糊的望着他。

    楚浪索性不再躲闪,回望着怀雪,苦涩的道:“你,可还认得我?”

    打了个不雅的哈欠,怀雪蒙胧的看了楚浪二眼,便转过身继续睡觉,显是没醒。

    楚浪嘴角的苦涩更浓了,突的,他眉峰一动,身形一闪,跃出了窗外,上了对面的殿顶,就在楚浪刚一离开,屋内便出现了二个身穿白衣的翩翩美男子,其中一人竟是凌煜,而另一个,其貌比起凌煜来则更为俊俏,双眉似剑,目如朗星,嘴角之上挂着一丝懒散的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洒脱随意,如阳光般的亲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