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霍先生,有个小子请签收!

第219章 迷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是……”婆婆还想什么,我打断了她的话:“更何况要不了多久就开学了,小美也该上小学了,一直让你们带着等上学后,她会不习惯的。”

    程影求之不得,赶紧地:“对啊妈,你总不能在附近随便给小美找个学校吧?”

    她是这么讨厌她这个嫂子,讨厌到毫不遮掩的地步,我真想逆了她的意跟婆婆搬回去住,让她空欢喜一场,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被狗咬了,哪能有再咬回去的道理?

    我唯一难过的是,程诚不肯来看我。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身体哪里都疼,半夜根本睡不好,亲戚同事都来看过我,那么多人的关心,却填不满因为一个人而空掉的心。

    三姐来看我的同时,还得兼顾着小美以及她家里的那两个小孩子,所以能够来陪我的时间很少,大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做梦梦到程铭,他死前我最后一次在医院里看到他,他就那么躺在冰冷的地方,不肯再看我一眼。梦里惊醒的时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想吐。

    早上八点灰色的天空,快下雨的样子,穿了衣服趁没人的时候偷偷出了医院,去花店买花的时候,店员看到我,担心地问:“xiao jie你没事吧?”

    也许,在她看来,我更像个死人的样子,我对着她笑了笑,“我没事,谢谢。”

    去墓地的途中下了雨,我打着伞站在他面前,听着雨水的声音,看着冰冷的墓碑上他的笑容竟然觉得伤口不那么痛……

    我知道我病了,病得很严重,为了一个已经离去的人,彻底磨掉了自己生的意志。

    程诚来的时候,我正在墓地出来不远处的亭子里,因为没有车,所以回不了家。

    出来的时候我没带手机,也没打电话给他,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从车上下来的他,身着黑色的衬衫,整个人看上去冷漠而严肃,他走到我面前来,冷冰冰地道:“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站起身,在他眼里里看到的那个我,无比的狼狈。

    他生硬地回答我的问题,“因为我知道,为了他,你已经疯了。”

    我望着他,笑了下,不想去遮掩自己内心的想法,坦诚了跟他:“我来找他,是因为你不在,我见不到你。”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吗?”他轻笑了下,“你太天真了林以深,你把我当成替身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要离开你,但并不表示我愿意看着你因为他不在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活着。”

    我没有话。

    他:“上车,我送你回去。”

    完全一副不想跟我扯上关系的态度。

    我才知道,自己这些天以来对他的期待,有多可笑。

    “好了,回去吧!”这一次换我来。

    我已经想通了:只不过是被姓方的那条狗恶心到了,就算要报复,也是去报复他,而不是在这边报复社会。

    上车后,他没有开车,静静地打量了一下我之后,问:“冷吗?”

    “有点。”

    答完,他没话。我睁开刚刚因为难受闭上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开车吧!不用管我。我没事,死不了。”

    他拿了外套过来给我,嘲讽道:“对于一心想死的人所的话,我可不敢认同。”

    回去被医生骂了一顿自然不必,输液的时候我听到他在打电话,不过是离开一小半天,便弄得所有人都知道我失踪了,全部都在找我。程诚打完电话回来,站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我倒是想知道,等会儿见到他们,你那老脸该往哪里放。”

    “那也是我的事,跟你有多大关系啊?”想起他跟许瑜打电话时温柔的样子,我的心就闷闷的透不过气。虽然过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可生病的时候却还是希望他在身边。

    他坐到床边,望着我插着针管的手背,轻轻握了握我的手,然后帮我理了下有些凌乱的额发,声音没带任何感情却很轻柔,“等会儿许瑜过来,我会跟她一起回去,你不要趁没人的时候又偷偷跑了。你又不是小孩子,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谁该为你的任性买单。”

    这一刻的他,很温柔。

    我的心有过瞬间的凝滞,不过很快,就有人打断了这一幕,从外面风风火火跑进来的,不是许瑜,不是我的三姐,不是任何关心我的人,而是,程影。她一进来就狠瞪着我,劈头盖脸对着我狂吼,“你神经病啊你!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啊?弄得全世界都在找你……”

    不带任何的关心,纯属发泄。

    跟着她进来的唐靖拉住她,却完全阻止不了继续下去的她,“你以为谁每天闲着陪你玩这种duo mao mao的游戏?你知道程诚有多忙啊!还得抽出时间来找你这个神经病!”

    “二姐。”程诚拽住了这个女人,“你再这样,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弟弟。”

    他的话很有份量,只一句话,便让程影停下了。

    她看着他,:“我这还不是替你着急。她是我们的大嫂,可你看她哪里有一点大嫂的样子?”

    程诚没有继续跟她讨论这个问题,而是看向唐靖,“姐夫,你们先回去吧!”

    一向话不多的唐先生拽住了老婆就往外走,也不得不佩服他,能够忍下程影这样个性的女人。

    “你很忙?”我望着程诚。

    他淡然道:“不忙,只不过正陪市长大人吃饭的时候,就接到电话你不在了。”

    他得好像是什么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事情,却叫我这个平民老百姓给愣了半天。

    才知道,我看低了他,也看低了自己跟他之间的差距。

    “如果你忙的话,可以不必管我。”

    程诚很配合地回答我的话,“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了你这么一个女人,不值得。”

    话就话,可他竟然轻视我,我只好:“你不来看我,我想死想活都没有人管我, 得很。”

    他一点都不急,也不气,“没关系,到时候我结婚了,会收留你家小美,然后呢,我这个三叔会大发慈悲,帮她找个好人家,帮他找一个大她三十岁的老男人怎么样?现在不都流行忘年恋吗?”

    我气得眼睛都绿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你不是人。”

    “所以啊,”他悠悠地跟我:“你得好好活着,一旦你离开,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关心你的女儿会不会幸福,就拿你三姐来吧,我们都知道她是个好人,可她自己两个孩子多不容易,你忍心再往她身上压个担子?反正你要死了,我帮你预想的这些,就会有发生的可能性。到时候你还想见我哥?做梦吧你,不好好对他女儿,就算你见到他他也要把你休了。”

    我,“……你狠。”

    他笑了下,“不狠能治得了你?”

    没多久,许瑜来了,跟我了几句话,程诚送她回去了。离开的时候,娇小的身影在他身边,微笑着对我:“嫂子,再见。”

    “嗯,再见。”每次看到她和他,就像看到很久以前的我跟程铭。可是流走的时光,逝去的人,却怎么找也找不回来。

    三姐来的时候,带了小美过来看我,小妮子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我以为妈妈你不要我了。”

    三姐安抚她,“不会了,小美,以后你妈妈再这样,我就帮你揍她。”

    我无比愧疚地开始解释,“我只是一个人去了外面走走,忘了带手机,你们以为我干什么? sha啊?”

    唐继敏女士盯着我,“你别她,我发现你不在,又找不到你的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我甚至怀疑,你这车祸也是自己弄的,以深,你是有女儿的人,你再这样以后我真的不管你了。”

    深深的自责压得我透不过气,我只好跟她道歉,“我真没有。我要真想死,也等不到这一天。”

    带小美离开的时候三姐愁肠百结地跟我:“你要真不想嫁,以后我就不逼你了,随便你吧!”

    许是因为她发现了,我的伤口从两年前到现在,就从未愈合过。

    一个人在病房里看书,可是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程诚。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让我想要去爱,那么,只会是他。

    可是,这唯一的一个人,却不是属于我的。

    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那张令我纠结了一晚上的脸出现了,我有些意外,还以为他不会过来了。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他低下头来亲了一下愣神的我,“看到我,很意外吗?”

    “你,不是该跟许瑜在一起吗?”

    “谁的?”他淡淡地撇嘴,“虽然她比你小,可不会像你一样总让人担心。”

    “别得我跟小孩子似的。”我不安地低下头,因为这一刻的他,像极了程铭。

    我总是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将他当成程铭,到时侯,他又要生气吧?

    这个男人极度敏感,你在心底想什么他都能够感觉得出来,导致我跟他话的时候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他也不固执地什么,只是笑了笑,陪了我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离开。

    这之后他有空都会来看我,有时候是跟许瑜一起来,可大多时候还是一个人。

    虽然心底因为对不起许瑜而觉得愧疚,可是,在他面前却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情,我是自私的女人,能够时常看到他,这就够了。

    出院那天,程诚来接我,从医院出来,上了车我忍不住埋怨他,“你就不怕被爸妈和你姐他们知道啊!程诚,你这样太明显了,会被人闲话的。”

    他帮我系好安全带才抬起头来看我,“你怕被人闲话吗?”

    我想“怕”,可一个字梗在喉咙里怎么也没出来。别看他温柔的样子,不定,哪一句话就惹到了他。我握住了他的手,慎重地:“我怕,怕会因为我毁了你,怕我会害得你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我们家并不富有,也没有强大的后台与背景,他能奔到今天,很不容易,如果让人知道他跟我有关系,那么别人会怎么看他?

    他笑了笑,“没事,以后我会小心点。”

    “许瑜呢?”

    “回去了,被苏景良绑回去的。”到这里他的神色中有那么一些隐隐的不易被人察觉的疲惫,“其实,跟她的家人打交道很累。”

    “他们不喜欢你?”

    初见许瑜的时候好像听她过她的爸妈要程诚在这边做出成绩,家世显赫的人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要不然,在他们看来,没有家世背景的程诚,不努力做出点什么,哪配得上他们的千金宝贝。

    他笑道:“倒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要求太高,做什么总有他们挑刺的地方。”

    到这里他握住了我的手,深不见底的眼睛望着我,“跟你在一起就很好……”

    “那么以后,我再也不赶你走了。”本是藏在心底的话,却因为他这无法抗拒的目光,一不小心就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之后随即嘲讽:“你倒是很会妄想。”

    “呃……”好吧!又是我自作多情了。

    直到现在,他可从来没过要重新跟我好或者是原谅我什么的。

    “不过,”将我打击得体无完肤之后,他温暖的掌心却突然捧住了我的一边脸,“如果你以后别再做让我不高兴的事情,这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早上,许瑜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程诚还在睡觉。昨晚他应酬到很晚才过来的,一进门便直接倒在我身上了,害我折腾了半天,才逼着他洗完澡再将他弄到了床上。

    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将他的手机调到了无声。

    虽然我知道这样有些对不起许瑜,但我只是不希望她打扰到程诚。

    当然,也许,在我心底最自私的想法,是不希望他到她身边去,只是,我却从来不愿承认我是如此的自私。

    小美不在家里,昨天下午三姐过来的时候将她带过去了,比起程影家的远辉,她倒是更喜欢跟三姐家两小孩一起玩。又因为都在一个学校上学,所以,除了表亲的身份,也多了校友这一层。

    起床去做早餐,一个人呆在厨房里,却发现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自程铭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尝试过为自己心爱的人做着早餐等他醒来的感觉。

    他起来了,抱住我亲了一把,才笑道:“这么早就起来了?”

    “刚刚许瑜给你打了电话。”眼前这张好看的脸,让人不禁深深的迷恋。

    每次我都想,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许瑜也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该多好啊?

    吃早餐的时候他坐在我对面:“以深,许瑜打电话让我陪她回家一趟,她她妈妈病了,对不起,我吃完饭就得走。”

    “你去吧!我也有自己的事。”他不是我的人,所以每次他要去见别人的时候,我都没有立场反对,不过,这些,习惯了就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