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妙笔田园小福后

【125】你这是死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得到了鼓励的东方亦玄,一时间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怎样才能尽快的成为皇帝呢?自然是干掉现在的皇帝,但现在的皇帝龙体康健,而且还是他的父亲,还真不好说干掉就干掉,但如果不干掉的话,想让仁忠帝禅位给他,却也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情,毕竟从小到大,他这位好父亲就从未看重过他,哪怕给了他权利,也不过是看在他命不久矣,好掌控的情分上!

    “想什么呢?脸色这么难看?”宁云兮见东方亦玄突然就不说话了,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东方亦玄眉头微皱,表情有些纠结,用词委婉道:“皇帝身体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退位。”

    “……所以呢?”

    “我暂时可能没办法当皇帝了。”除非他真的弑父弑君。

    “哦。”宁云兮也不在意,倒是看着东方亦玄有些委屈,好笑道:“其实身体好也可以提前退位,这两点并不矛盾。”

    “……他不会退位的。”那是一个十分在意权利的皇帝,怎么可能会在壮年时期退位呢。

    “未必。”宁云兮却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冷光,不过她很快就换了语气,“其实你还小,也不用着急。”

    东方亦玄看了宁云兮一眼,眼神中带着一抹深意,他想说,他是不着急,但他就是看不得宁云兮受委屈!

    “好了,你快回去吧,早睡早起,我没事的。”

    东方亦玄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宁云兮总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有皇帝和皇后的命令,接下来几天也没有人再来打扰宁云兮,直到约定好的第八日,宁云兮拿着两本书再次去了御书房。

    “参见皇上,这是您要的书,写好了,我可以回家了吗?”宁云兮将书呈上去之后,立刻就开了口要求回家。

    “朕看过之后再说吧。”仁忠帝一边低头翻书,一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副撵人走的样子。

    宁云兮眯眼,十分不客气的走上前去,在宫人和侍卫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巴掌拍在了书上,直接挡住了仁忠帝的视线。

    “放肆,你这是在做什么?”仁忠帝猛地抬头,低声呵斥了一句。

    宁云兮却是不说话,直接抢过了那两本书,就在刚刚,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书是写好了,但只有面前这两本,若是给了皇上,她回去还得重写,实在是太麻烦了。

    “还请皇帝让人将这两部书抄写一遍,我带着原稿走,抄写后的留给皇帝你看。”宁云兮说道。

    仁忠帝皱眉,这丫头虽然口中说着请,但那意思可一点都没有请的感觉,“朕本来是想答应你那两个请求的,但你如此冒犯于朕,朕就决定让你将功补过了。”

    仁忠帝其实还算大度,被宁云兮多次冒犯,也没有真的治罪于她的意思,但罪责可免,功劳却也是没有的了。

    “好,那这书,皇上也就不用看了。”宁云兮说完转身就走,这皇帝也真是讨厌,动不动的就是放肆,就是功过,哪里来的那么多事,真是让人烦透了。

    宁云兮想走,但皇帝显然不可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啊,当即便大喝一声,“放肆,拦住她!”

    侍卫们立刻挡住了宁云兮的去路,但宁云兮一个闪身,便越过了守门的侍卫,继续慢悠悠的向前走去,侍卫们大惊失色又有些莫名其妙,连忙追了上去,宁云兮见到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回头看向了仁忠帝。

    “你确定要动武吗?”宁云兮的声音冷飕飕的,原谅她无法真的敬畏皇权,毕竟无论是现代,还是末世,皇权都不值一提。

    皇帝同样在看着宁云兮,神色微怒,是真的生气了。

    “将她抓起来!”一个小丫头也敢如此放肆,不教训一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玄十五一直隐藏在暗处,见到这一幕,立刻就想冲出来,却是被宁云兮用手势阻止了,然后下一刻,宁云兮就动了!

    这一次宁云兮也不向外走了,她直接就向着仁忠帝冲了过去,眼神中尽是毫无畏惧的冷意,气势汹汹的,让人有种被死神盯住了的感觉,仁忠帝大惊失色,毛骨悚然的向后退了两步。

    “护驾!”元泰公公惊慌的挡在了仁忠帝面前,御书房内外瞬间乱成了一片!

    众人都有些慌乱,唯独宁云兮一脸的淡定冷凝,她直直的向着仁忠帝冲了过去,挡在他们之间的侍卫和奴仆,全部都被宁云兮躲了过去,她的身姿极为灵活,片刻间便已经到了仁忠帝面前!

    “我要回家了!”宁云兮并没有碰触仁忠帝,只是站在他的面前,语气极为冷淡的说道。

    仁忠帝站在原地,皇帝的尊严不容许他此时后退,他告诉自己,面前的人不过就是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但理智却同时告诉他,这个小丫头绝对不若表面上那么无害,如若……如若他真的做出伤害她的事,那么下一刻死的人就不知道是谁了!

    “你这是死罪!”仁忠帝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宁云兮歪头,形态状似无知顽童,说出来的话却十分诛心,“我长命百岁,想要弄死我的人,都死在了我前面。”

    仁忠帝动了动嘴唇,侍卫们此时已经靠了过来,但却无人敢上前攻击,因为宁云兮距离仁忠帝实在是太近了,而皇帝也没有下令!

    “你在威胁朕?”仁忠帝并不想退步,他是皇帝,皇帝的尊严不容侵犯!

    “当一个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时,他的每一个命令都是威胁,若是旁人不从,便会取人性命。”宁云兮似乎是在讲道理,也似乎是在解释,“所以当一个人拥有了无人能及的武力时,他做的许多事自然而然的也就是威胁,旁人若是不从,他便可以用武力压迫,殊途同归罢了。”

    “好一个殊途同归,好一个宁云兮……”如此浅显的比较,仁忠帝不会不明白,他这话绝对不是夸赞,而是气急而言!

    多少年了,他不曾被如此讽刺,甚至是威胁过了!

    “多谢皇上夸赞,小女子离家多日,就不再耽搁了,皇上莫送,小女子告辞!”宁云兮说话的时候一直用着她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仁忠帝,里面没有任何情绪,却看得仁忠帝全身发寒。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冷酷的,麻木的,让人不寒而栗的……仁忠帝无法形容,直觉却告诉他,若是再强硬下去,事情也许就真的要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但就这般让他妥协,他也无法做到!

    “你们都退下去,朕有话要与宁姑娘说!”侍卫们犹豫了一瞬间,便都在仁忠帝冰冷的视线撤退了出去,诺大的御书房,只留下了仁忠帝和宁云兮两人。

    宁云兮看了仁忠帝一眼,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说道:“皇上有何话要说?”

    “你对朕有意见?”这话其实也就是句废话,宁云兮表现得已经很明显了。

    “重要吗?您不是一向不在意旁人意见的吗?”宁云兮讽刺的问了一句,若是在意旁人的意见,又怎么会做出那么多强人所难的事情。

    仁忠帝深呼吸了一下,压下心底的怒气,这个丫头太气人,他还是想将人拉出去砍了!

    “为何?只是因为朕让你在宫中写书?”仁忠帝自然知道不止如此,他这是引着宁云兮说话呢。

    宁云兮有话想说吗?那自然是有的!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以前没见过,自然也没什么想法,但现在见了,有些反感,应该是很正常的吧?”宁云兮说完,不等仁忠帝回答,又继续说道:“皇帝找我来,最初说是要为玄王报恩,但几句话下来,报恩就有了附加条件,请问,是我求着你让你报恩的吗?”

    “你一道圣旨,一句戏言,一个想法,就能改变无数人的命运,哪怕是连救命之恩这种事,也能被忽略不计,我就疑惑了,玄王殿下在您心中,到底有多少重量?”

    “你……”仁忠帝想说话,但宁云兮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玄王是您的儿子,亲生骨肉,呃……应该是亲生的吧?”

    “你!”

    “哦,看您这反应,应该就是了,那么既然是亲生的,您却连亲生儿子都护不住,让他尚未出生,就活在各种阴谋诡计之中,乃至出生之后,体弱多病,却仍旧要面对各方算计,甚至是追杀!”

    宁云兮将杀字咬得极重,语气已经变得极为凌厉,“试问,你这样的父亲,又有什么资格做父亲,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又怎么能护得住这大夏江山!”

    宁云兮一直都憋着一股气,气皇上一道圣旨就打破了自己宁静的生活;气这人口口声声要为子报恩,却一直在做勉强她的事,将恩情当做是一个玩笑;更气这人亏待东方亦玄,根本就不配做个父亲,甚至不配做一个皇帝!

    “你,口出妄言,放肆,太放肆了!”仁忠帝拍案而起,周身怒气已然化为实质。

    “哦,我哪句话说错了,您指出来,我想想。”宁云兮浑然不怕,拍个桌子而已,就这样的老头,她一个人能打七八十个!

    仁忠帝的眼神有些阴翳,但阴翳中却又多了一抹颓然,哪句话说错了?

    “朕是个好皇帝,大夏国国泰民安,都是朕的功劳。”至于是不是一个好父亲,作为皇帝,有舍有得,他又怎么可能面面俱到呢!

    仁忠帝是不是一个好皇帝,暂且不说,但他绝对是一个好面子,且十分多疑的皇帝,在诸多皇子之中,实际上他忌惮最浅的便是东方亦玄了,谁让东方亦玄的身体不好,是最不可能成为下一任皇帝的皇子呢!

    “呵呵呵……说不定换个皇帝,大夏国比现在更好呢!”宁云兮十分不客气的嘲讽道。

    “放肆,朕要诛你九族!”仁忠帝指着宁云兮,他快被这个臭丫头气死了!

    “哼,我现在就能让皇帝陛下去与九族相见!”什么东西,动不动就威胁她,她是被威胁大的吗?

    一个不负责任,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的父亲!宁云兮只要想到这一点,就半分面子都不想给皇帝留,也半步都不想退让!

    仁忠帝和宁云兮针锋相对,谁也不想退让,仁忠帝是丢不起这个人,又忌惮宁云兮的武力,而宁云兮却是拿仁忠帝有些没有办法……这人毕竟是东方亦玄的父亲,而且还是一国的帝王,她就算是再恼怒,也不可能将人杀了吧!

    “还有事没事,没事我就走了!”短暂的静默过后,宁云兮率先开口说道。

    “朕让你嫁给亦玄如何?”仁忠帝冷着脸开了口,其实他更想下令将宁云兮拉出去砍了,但这种操作风险太大,就算没有宁云兮的武力威胁,他也要顾忌天下百姓的悠悠众口!

    皇帝是拥有无上权利,但却也不是毫无顾忌,不然,他也不会娶了不爱的女人,伤了自己的儿子,甚至被一个臭丫头指着鼻子骂,也要忍着脾气去忍耐!

    “不如何,我自己的事,不劳旁人费心!”宁云兮毫不犹豫的便拒绝了,婚姻大事,启容旁人做主。

    对于宁云兮来说,若是自己的婚姻都无法做主,那一个人活着得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只是可惜,在这个年代,许多人都活得那么悲哀,她无法改变,也没想过去改变,但自己却绝对不会随波逐流!

    “朕是亦玄的父亲,朕有权利为他的婚事做主,你现在拒绝了,是不想嫁给他吗?”仁忠帝一直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些什么不同,一个肆意张扬,一个尽力护着,看似只有救命之恩的关系,但实际上,以他对这两人的了解,总觉得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作为一个父亲,护不住自己儿子的安全,却偏偏要干涉他的人生,皇帝陛下,您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些……我想您并不想从我口中,再听到什么不好听的言语了吧?”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