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旺夫小哑妻

229、给你揉揉肚子(1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家和程家有参与煤矿案的嫌疑,宋巍是从驸马嘴里听说的,昨天去翰林院交接,也确实发现去年跟他一届高中状元的那位已经被迫停职待勘。

    跟苏家扯上关系,就意味着温婉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这一路上,他免不了被暗杀,只不过,杀他的人不会出自公主府,而是出自丞相府。

    事实也证明,带上温婉是最明智的抉择。

    头一天上路,半道上路就被炸毁,过石桥到一半,桥直接塌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温婉预感到的内容。

    真相却是,宋巍吩咐暂停休息,让人先去查探路况。

    锦衣卫的领头人姓魏,军职百户。

    听到探子来报前路被炸毁要改道,他皱皱眉,让改道。

    改道以后又被告知石桥有问题。

    魏百户不蠢,已经想到是谁的手笔,幽幽的目光中带着冷笑,“一群蠢货!”

    温婉也觉得苏家人是真蠢,杀了一个宋巍,只要案子没结,皇帝就会不停地安排人来宁州,后面还有李巍、王巍……那么多的钦差大臣,杀得过来吗?

    ……

    真蠢的那位,并不是苏相,也不是苏仪,这俩都是有脑子的人,不至于宋巍人都还没到宁州就开始痛下杀手。

    派人捣乱的,是苏尧均的生父,苏相他三弟,苏桦。

    眼下正被苏相让人拎来几个窝心脚踹跪在地上。

    苏桦低着头,一声没敢吭。

    苏相足足骂了他有半个时辰,说他选婆娘的时候眼睛就瞎,结果生了个净给家族惹祸的孽畜,一家子蠢货!

    苏桦吸吸鼻子,看向他哥,“我就是个歪锅,能娶到啥好灶?”

    “……”苏相险些没背过气去。

    苏桦数次暗算宋巍没得逞,再加上被他哥狠狠训斥一顿伤到自尊,回到院里就叫了两个美妾来疗伤。

    苏相得知以后,心一横,让人趁着苏桦情/欲正浓在他房门前放了几个大爆竹,直接把人给吓萎,两个小妾拖出去乱棍打死,再把苏桦绑到祠堂罚跪。

    事态脱离掌控,苏仪有些不安,寻了机会回娘家,进门就见大哥在发火,她忙上前问,“这是怎么了?”

    苏相这会儿一看到她就烦躁,“你还有脸来?”

    苏仪也知道自己办了件糊涂事,不该私自篡改证据被人看出破绽。

    可事到如今,娄子已经捅大了,怨谁都没用,最关键的还是要想办法解决。

    “大哥,都这会儿了,您也别光顾着生气,咱坐下来好好想想办法,必须得让尧均那小子脱身,否则苏家必然受到牵连。”

    苏相冷哼,面色还是难看,“我倒是想收买宋巍,可惜他身边全是锦衣卫,一旦让他们逮到给我来个先斩后奏,到时候我乌纱难保。”

    苏仪道:“不管怎么说,先把三房给除族踢出去,以防事情闹大发咱们没法儿收场。”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这么着了。

    ——

    有温婉在,宋巍一路顺利到达宁州,他是皇帝亲自任命的钦差大臣,途中每次经过驿馆,都有各级地方官员设宴迎接。

    来了宁州也不意外,先是知府、通判。等到了平江县,当年那位卢县令还没升迁。

    听说朝廷派了钦差大臣来,他急急忙忙扶正官帽挺着圆底锅肚提前带人去驿馆等。

    煤矿案一事,虽然京城百姓已经闹腾开,官方却并未传出任何确切的消息。

    因此远在宁州的卢县令并不知道这位钦差大臣是来办什么差的,他只知道,京城来的都比他官大,都能压死他,更何况这位是皇帝亲自派遣,甭管之前官居几品,一旦差事办成,回去就得升。

    这么一想,就更得把钦差大人当祖宗供着了。

    这厢卢县令还在琢磨怎么把祖宗捧高兴,宋巍一行人已经过来了。

    卢县令抬眼一瞅,见打马走在前头的人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一个赛一个的威风凛凛。

    他再蠢,也看出来那是天子爪牙锦衣卫,当即傻眼。

    如果护送的人都是锦衣卫,那么被簇拥在最中间那辆马车里坐的,得是多大官?

    马车停下时,卢县令双腿已经开始发软,脊背冷汗涔涔,险些忘了过去行礼。

    车帘子被个书童打扮的人掀开,正是女扮男装的温婉。

    她骨架小,个儿也不算太高,再加上那张脸显嫩,扮起未成年的书童来简直毫无违和感。

    紧跟着,钦差大人宋巍踩着书童弯腰摆放好的脚蹬子下来。

    卢县令疾步上前来,拱手躬身,“下官平江县县令卢钊,见过钦差大人。”

    宋巍看了眼这位对自己低头哈腰的平江县父母官,想到四年前案发后他来敲鸣冤鼓时对方的态度。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白身,头上无功名,手无半分权,别说斗县令,他想为自己亲人讨个公道都有心无力。

    那个时候,卢县令是这地方的天,一句话能把一场惊天矿难遮掩过去,十两银子能堵住所有人的嘴,还让人对他感激涕零。

    如今风水轮流转,这位自以为能在平江县一手遮天的县级官员见到他这位京官,竟然好似乌龟看青天,缩头又缩脑。

    想到这儿,宋巍淡笑了下,腔调是从未变过的平稳,“卢大人,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不管是当官前还是当官后,宋巍从不会因为身份有所改变而放出凌厉的气势压人。

    反而是这份一成不变的稳重,让他这个人,以及他说出来的话更加有分量。

    卢县令一听这声音有点耳熟,他抬起头来,看到好不容易盼来的祖宗,正是当年名动平江县的大才子宋巍。

    虽然因为煤矿案发生了些不愉快,不过后来宋巍还是主动低头了,否则不会冒充盐商张老爷家亲戚来帮他们牵线。

    当年那事儿的真相,卢县令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想着宋巍只是隐瞒了身份,并没有做别的,反而帮了他一把,他也就没计较,况且宋巍高中探花郎,他再没眼力劲,也不会跟自己的前程过不去。

    眼下见着宋巍以钦差的身份回到平江县,卢县令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惊喜。

    好啊,太好了!

    自己在这个位置上熬了那么多年一直上不去,如今只消跟宋巍处拢关系,请他随便动动嘴皮子,下一次考核升迁就不是问题。

    见是熟人,卢县令心头的紧张感很快退去,笑容更为热情,再次拱手:“原来是宋大人,几年不见,您都得皇上器重委派来地方办差了,可喜可贺呀!”

    宋巍回了句,“几年不见,卢大人竟然还能记起宋某来,是我之幸。”

    “宋大人当年可是咱们县人尽皆知的大才子,下官亲眼看着您从县考案首考到京城国子监去的,怎能忘?”

    这话,是在提醒宋巍能有今天,少不了他的功劳,也是暗示宋巍做人不能忘本,要懂得知恩图报。

    温婉适时道:“钦差大人一路舟车劳顿,需要休息,还望卢县令多多包容包容。”

    卢县令看向温婉。

    宋巍简单介绍,“本官的书童,名唤侍书。”

    卢县令马上又是一脸的热情如火,“宋大人里面请。”

    驿馆也设了宴席,不过宋巍向来不喜这种虚与委蛇的场合,直接以身子不适为由给推了。

    卢县令哪能就这么轻易错过傍上钦差的好机会,亲自来探望,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漂亮话,临走前才问到了重点上。

    “宋大人此来宁州,所为何事?”

    宋巍淡淡看他一眼,“为了一桩案子,到时候,只怕要卢大人多多配合。”

    卢县令满心满眼都是升官发财,压根儿就没联想到四年前那桩足以轰动天下的矿难案上,只笑眯眯地让宋大人好好休息,案子的事儿,改天再议,到时候,他这个父母官一定倾尽所能帮着宋大人查案。

    “如此甚好。”

    宋巍云淡风轻地颔首,让书童送客。

    “不用送,不用送,下官自己走。”

    等人离开,宋巍马上去找了魏百户,让他安排人监视住卢县令的一举一动,千万不能让卢县令听到风声突然跑路。

    素来不苟言笑的魏百户看了宋巍一眼,忍不住出言打趣,“怎么老感觉宋大人舍不得让你那位书童跑腿呢?”

    否则这么点事儿,使唤书童来说一声就是了,哪犯得着他亲跑一趟?

    宋巍莞尔,“书童年幼,一路跟来累得不轻,本官已经让她歇下了。”

    魏百户笑笑,“能跟到你这么个体贴下人的主子,他也算是好福分。”

    宋巍回到房间,温婉的确已经躺在床上。

    没有外人,她不必再刻意伪装,乌黑长发松散开来。

    宋巍见到她的时候,她蜷着身子,面色有些白。

    “婉婉,是不是还疼?我去给你请大夫。”宋巍坐下来,摸了摸她正在出虚汗的额头,有些凉。

    温婉来了月事,大概是太久没这么舟车劳顿过,有些痛经。

    “不用。”温婉撑开眼皮,对他笑笑,“熬过这一阵就好了,咱们的处境本来就危险,请大夫容易暴露身份,还是小心谨慎为上。”

    宋巍叹气,“那我给你揉揉肚子。”

    “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