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第一百六十八章 再次出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被窝以外都是远方。

    偏偏马如月睡不着觉。

    她就觉得昨天烤火的时候要是在火堆边放几个红薯,烤熟了是不是很香?

    要吃红薯也不是没有,让如青从马家背一些来就行了。

    可是,她今天就想吃。

    马如月承认自己很嘴馋,想吃的东西就会巴心巴肝的想入迷,越想越睡不着。

    干脆出山去看看。

    保管室里可是有上千斤的红薯留着喂猪呢。

    两头猪已经杀了,也不分红薯,马如月想着江家人大约是想留着烂吧。

    与其烂了,不如吃了。

    马如月翻身爬了起来,穿得厚厚的,还拖了一个密背篼挂在身上。

    “吱”的一声大门响与此同时,后面就有人喊:“大嫂。”

    “跟上!”啥也不说了,这人一定是属猫的,半夜不用睡觉,专侯着自己出动呢。

    “大嫂,我看不见。”江智远说这话的时候理直气壮:“大嫂,我需要牵着你的手。”

    都说读书人讲礼仪,小叔子牵大嫂的手天经地义?

    也是天黑,马如月都不想和他计较,她有时候真想看看这个小叔子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那空时间不如搞点吃的。

    摸黑走到保管室的时候,马如月抬头望天空,看出已是两更天的时辰了。

    这会儿估计都睡得香,没人会出动了。

    马如月依然将江智远安置在坟堆边等着。

    这家伙说是放哨,那就让他放哨吧。

    走路都看不见的人,还想在这黑夜里看见鬼影子,马如月就没有抱过半分这样的希望。

    到保管室,看着一把大锁当关,想着九婶说有人拿着钥匙去偷。

    一把铜锁而已,还难不到自己。

    马如月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铁丝,插进锁孔里捅了捅。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可是跟着小偷学过几招的。

    “嗒”的一声,铜锁一下就开了。

    马如月推了门进去,一间屋子的角落里,堆放着好大一堆的红薯。

    马如月也没有客气,直接用背篼去装了一背。

    直到装不下了,临走的时候还再摸了一把,一只拿一个也不算多。

    结果,手上一不小心摸着了软软的一团子东西,一股臭味传了出来。

    什么玩意儿!

    马如月原以为是烂红薯,闻着臭味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仔细看时,气得吐血:那是一堆屎。

    保管室的房门是锁着的,猫猫狗狗进不来,这是人拉的无疑。

    世上最恶心的事就是有人得不到吃,有人却连拉屎都能选择在吃食上面进行。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马如月觉得这个混蛋一定是江飞远,只有他不会按常理出牌。

    也就是说,这个保管室的大铜锁能锁住的只是江氏族人的普通人,而族里那几房人时不时的都会来取点粮食。

    不分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方便偷吃。

    马如月气恼不已,强忍着恶心背了背篼出来,锁上铜锁,然后跑到了坟堆边。

    “大嫂。”听着熟悉的声音江智远伸出了手一把抓住她的手:“咦,大嫂,你手上有什么,好滑,好……”臭字没有说出来。

    “你……”马如月又好气又好笑,让你眼不行手还快:“恭喜你,抓住了一团屎……”

    什么?

    关键是,某人就算是知道了是这玩意儿也没有将手拿开。

    依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

    马如月笑得不行,偏偏又不敢笑出声,浑身颤抖不止,差点憋成内伤!

    摸黑走到山沟边。

    “放了吧,我是受不了了,我要洗一洗。”马如月就奇怪了,听到这话他居然没有将自己的手丢开,这是怀疑?还是想要表达什么?

    无论遇上什么都不离不弃么?

    “蹲下,你也洗一洗吧。”马如月将他牵到了水沟边:“你难道没闻着味道?”

    “大嫂,那里面怎么会有……”说出来都让他感到恶寒,一边洗一边不解的问道:“是猫猫狗狗拉的吗?”

    “是人拉的。”马如月想起来就恶心,手洗了后干脆又在水沟边抓了一把泥土来揉,恨不能将那泥土揉进肉里去才能将那污秽洗净。

    什么?

    这简直颠覆了江智远的想象。

    “什么人做贼能这样不慌不忙?”马如月叹口气道:“还敢在里面解决大问题,你想想看,江家六百亩土地还有必要这样继续下去吗?”

    “可是我们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江智远觉得自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明明是不合理却假装看不见。

    “是啊,忍吧。”马如月站起身来道:“明天记得叫如青背一些红薯来。”

    不仅要背,还要多背一点,更要让江家大族的人都知道大房有马家送来的红薯吃。

    羡慕嫉妒恨。

    “马家这么有钱有粮吗?”云氏在饭桌上好奇的问着江二老太爷。

    “有钱就不会卖姑娘了。”江二老太爷没好气的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就走了狗屎运,这两三年发展起来了。”

    “爷爷,我可是听说了,是马家分了家,还是那个女人在娘家指手划脚按她的说法干才发展起来的。”又是修房子又是买山林建园子养鸡什么的:“还有,江智荣那几兄弟没少帮忙。”

    “那几兄弟也没少吃她家的粮。”江二老太爷瞪了他一眼:“看问题只看着表面,没出息!”

    不看表面看内里?

    真实情况又是怎么的?

    “姓马的那个女人厉害。”江二老太爷看了一眼旁边作乖巧状的兰思佳,心道幸好不是搅家精,不过,比起马如月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他呷了一口酒道:“你们以后都少惹她,吃过几次亏还不能学乖的话我不会再给你们扫尾了。”

    一桌子的人齐齐愣住了。

    老太爷可是很少夸赞人的,这马如月居然入了他的眼?

    “江家大房,防不胜防。”江二老太爷轻轻的叹了口气:“也只有大房发展起来了,这六百亩田土才真正是江家人的。”

    “爷爷,您觉得大房能发展起来吗?”兰思佳其实想问江智远能考上状元吗,但她顾忌江飞远的惩罚,只片面的问道。

    “我说他能就能,我说他不能就不能。”江二老太爷冷哼一声:“能与不能,全在于我的一句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