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第368章:真会坑亲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含泪带笑,却说谢他,白玉染哑着声开口,“华音......”

    “还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魏华音笑望着他,小四和她双双陷入生死险境,要救她,要保小四,她又昏迷十几天,还有四个孩子,够他受的了!

    “不要跟我说谢谢那两个字!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白玉染红着眼轻抚她的脸。

    魏华音看着他笑,伸手擦掉他眼角的水光,“我又饿了!”

    “我......我去给你拿吃的!我去!”白玉染慌忙忙的起来,又把怀里的孩子放下,走了两步,又回来问她,“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想吃什么都可以!”

    “都行。”魏华音微笑。

    “好!我这就去!你等一会,就一小会!”白玉染说完,深吸口气,快步到厨房去忙活给她做吃的。

    家里吃食一直没有断,又是夏日里,各种食材新鲜丰富。从她醒来,厨房就没熄过的火,随时都能做吃的来。

    看了下锅上蒸着糕点,又泡发的海参和燕窝,白玉染仔细的处理了食材,做了四个菜,一个汤,外加一盅燕窝。

    魏华音身边围着四个孩子,摸摸绵绵,又抱抱另外三个。

    因为这次怀孕,她食欲一直不好,能吃的东西也不太多,虽然很注重调养,却一下子怀了三个,也导致三胞胎个头都有点小,尤其是小四,当真娇弱弱的一小团子。

    “娘!小妹啥时候会长大?长得和我一样大?”绵绵趴在襁褓跟前,看看吧唧小嘴的妹妹,抬头问。

    魏华音笑着解释,“你现在几岁了?”

    “我三岁快三个月了!”绵绵伸着小手回答。

    “那小妹长得和你现在一样大,也需要三岁三个月!”魏华音笑着回她。

    绵绵明白的点点头,“乳娘说她现在只能吃奶,那等她长大了,我就疼她!给她吃好吃的!”

    魏华音摸摸她的头,“那弟弟呢?”

    小奶包脸色一变,理所当然的说,“爹说弟弟是臭小子!生来就是挨打的!等他们长大了就挨打!我和小妹打他们!”

    魏华音睁大眼,愣了愣,神色顿时有些不好,“你爹还有空教你这个!?”

    绵绵一脸认真的点头,“爹说的可认真了!”

    “还说了什么?”魏华音问。

    小家伙想了想,掰着手指头,“爹说娘要是醒不过来,我和弟弟还有小妹,和他一块去找娘!爹说娘去另一个世界了!爹说,都怪弟弟妹妹,你要不醒,就把弟弟和小妹一块埋了!还说,坑他都挖好了!”

    她想起一句是一句。

    等白玉染端着吃的过来,就见刚才还笑的释然幸福的人,一张小脸黑沉沉的,眼神幽幽的盯着他。心里一咯噔,“音宝儿!怎么了?”

    小奶包一看,知道那些话都不是啥好话,她又告了状,偷偷溜出去,“我也要吃的!我去找乳娘!”

    白玉染看着她溜之大吉的小模样,临走还瞥他个眼神,明显又告状了,“你别听绵绵瞎说!我一直守着你,啥都没有干过!”

    “儿子生来是挨打的?”魏华音斜他。

    白玉染咽了下气,解释,“小子嘛,天生就该抗造啊!不然以后怎么保护绵绵和小妹!?是吧?”

    “我要不醒过来,你就把三个孩子都埋了?”魏华音又问。

    “没有!这个真没有!”白玉染坚决不承认。小东西,真会坑亲爹!

    魏华音揭穿他,“坑都挖好了!”

    “胡说的!你又不知道,那小东西才多大!她懂个屁啊!”白玉染立马凑过来,哄着她吃饭。

    “手?”魏华音很是民主的问他。

    白玉染气鼓着脸,委屈的看着她,“好嘛好嘛!给你!”伸出手给她。

    魏华音抓过他的手,卷起袖子就要咬,才发现他手臂上几个牙印格外明显,顿时愣了下,“你......”

    白玉染一看立马抽回手,笑嘻嘻道,“换一个!这个!”卷起袖子,给她换了另一个伸过来。

    魏华音拉过他另一个手臂,轻抚上面的伤痕,“十几天了还没好,你上的什么药?”

    看她心疼,白玉染笑容宠溺,“过不几天就好了!你养好身子,我比你好的快!快把饭吃了!等会要凉了!”

    魏华音抓着他的手,没有说话。

    白玉染握紧她的手,“华音!你吓到我了!”

    魏华音闭上眼,靠在他手臂上。

    “以后,不许再这样,我经不起吓!”白玉染揽住她。

    “好!”魏华音应声。

    祝妈妈端着热水进来,“少奶奶!喝点红糖水润润吧!”

    “先把汤喝了!”白玉染要求。

    魏华音已经吃了一盅的燕窝,又喝了半碗汤,不少的菜,等会还有药,当真是吃的撑,还都是汤汤水水。

    但这次真是吓坏了众人,没有一个人帮衬她说话的,每日里进补和药都不能少。

    还是沈风息说了话,屋里用点冰降温,有助于她睡眠,修养的更快,这才给屋里用上了冰,还仅限于不是热的冒汗的程度。

    好在家里四个娃,三个不会说,会咿咿呀呀,作为姐姐的小奶包,一会一个心眼儿坑爹。还有萧沅也自诩福将,他一来魏华音就醒过来了,还叫的他名字。

    白玉染又赶不走他,他跟着沈风息,而沈风息还要留下给魏华音继续调养些天。

    魏华玉也每天带着俩儿子过来,樊氏和柳王氏。

    每天不鸡飞狗跳,也热热闹闹,这个月子坐的倒是无比充实。

    整个月子里,白玉染磨着魏华音,要把三胞胎的名字定下,哥哥弟弟就叫白无极,白无尽,妹妹白希。

    魏华音想反驳他,可是自己就起名废,总不能还春夏秋冬的起一个随便叫着。闺女的名字还好,但是看着吃手的俩儿子,才一个月的小奶团子,就叫无极,无尽的。一听就像后面还有一群弟弟妹妹一样。

    “不行!换别的!”她怎么听,都觉的这名字不中用的感觉。

    魏华玉是小妹说的都是对的!直接站在她一边,“还是重新再起吧!这名字太大了!无极无尽的!”

    于文泽刚想说话,被她睨了一眼,笑着不说话。

    最后白玉染屈服,最后给哥哥换成白长沨,弟弟换成白长流。

    白玉染缠了魏华音几天,最后柳满仓发了话,说无极无尽名字太大,怕孩子压不住,长流长沨就好。把名字给定下来。

    就是为了给她找事做,不让她一个人干闲着,看把孩子名字定下来,她也坐满四十天的月子,白玉染开始准备满月酒。

    之前只说怀的双生子,都猜着是生儿子还是生女儿,结果一下子三胞胎,不仅两个儿子,还有个小女儿。这一下子两子两女,儿女齐全,一双好字!可是羡煞多少人!

    关键是三个孩子都保住了,魏华音也救了回来。这满月酒,可是要大摆三天流水席!

    白老三得知满月酒的日子,立马跑回去告诉白方氏和白承祖,商量着一块都过去,“之前不让进去,不让见,这可是个机会!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去,那小王爷都走了!”

    萧沅跟随沈风息出宫,他赶过来救治魏华音,萧沅也就跟着过来了。在宁安县待了将近俩月。

    别人不认识他,但白家的人见过他,见他出门,认出他来。

    堂堂齐南王,白玉染都辞官致仕了,他竟然还过来宁安县,就算不是看望的,那也是有关系的,不然不会住下就那么久。

    白老三一直都在想着要见上面,拉上关系!

    白方氏还让丁氏捎信给白三郎,叫他回来,和萧沅见见,能巴结上,入了他的眼,以后前途无限!

    只是白三郎没应,以学业繁重,专心备考明年秋闱为名推却了。就算真是齐南王,既是跟着沈风息来找白玉染和魏华音,那就肯定轮不到他去巴结!只会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一无所获!

    李氏也和白老大商量,想要去。从魏华音生产的消息传出来,听她血崩,听孩子有一个不太好,就一直提心吊胆,想要去看,却被拒之门外。

    白老大心里清楚,越是趁着这样场面的机会硬过去,硬是和她们走动往来,越是招她们嫌恶,“还是让大郎去问问吧!我们把东西送了也就是,没有必要非得过去!二郎说以后都不来往,你这样硬要过去,硬要来往,只会让她们为难!”

    “可是......他是我的儿子啊!”李氏捂着胸口,眼泪不止。

    白大郎听了,直接就说下话,“不用去!我去送东西二郎都不收!硬要过去,只会让她们嫌恶!二郎要的是不打扰,就别让他更烦了!不然,她们一家搬走了,以后再不回来,连远远的一面都见不上了!”

    李氏失声痛哭。她心里,始终还是想让二儿子再回来!

    白方氏那边同意下来,让白老大和李氏带头一块去。

    白老大直接拒绝,“你们要见齐南王小王爷,他已经随着沈大夫走了!至于孩子的满月酒,也不用过去找打脸!”

    白方氏气的阴着脸,“老大你现在,是一点都不把我这个娘放在眼里了是吧?”

    “没有!只是二郎已经和家里断绝关系,再贴上去,等于找事儿,再闹起来,有害无益!”白老大看着她。

    白老三上来就想训他几句,“大哥!你这是一点不往好的想,只想事情恶化下去啊!你还是长子呢!现在说话干啥都忤逆着娘来!娘还不是为了家里和睦!为了二郎她们好?”

    “找你自己的儿子就行了!”白老大看他一眼,抿着嘴说完,转身就去忙自己的。

    “娘你看看!你看大哥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心里眼里都没有这个家了!”白老三拉着白方氏的胳膊就当面告状。

    白方氏气的咬着牙。

    满月酒如期举行,魏华音还很是虚弱,补了一个多月,脸上没有多少血色,但总算比之前好了。换洗干净,起来。

    三个小团子也喂胖了不少,总算不是刚出生时,瘦瘦小小,像养不活一样,慢慢的白起来,看着活力起来。

    众人纷纷赶过来,拿点鸡蛋都能来吃顿流水席,恭贺一下。最重要的是,沾沾喜气和福气!三胞胎!一下子儿女双全!这等福气,可是万里无一!即便不留下吃席,也要挤过来看看,沾一下福气,乐此不疲!

    白玉染敞开大门,迎接四面八方来客,来者不拒,也算是让众人都来吃席,为儿女聚集一份福气!

    李红莲远远看着,魏华音一身红色绣花烟云纱裙,新金打制的赤金步摇镶着水汪汪的翡翠,面带笑容的出来送客。一旁的白玉染也是同色系的长衫,两人仿佛又一次新婚一样。看的她恨意难平!

    魏华音一抬眼,远远看到她,冷冷一笑。

    白玉染拉着她的手,睨过去一眼,“回去!今儿个累到够呛了!”

    “少奶奶都让沈大夫给她闺女诊治了,也配药调养了。她这丝毫不知感恩,还不怀好意的样子!”露珠噘着嘴,气的一脸不愤。

    春喜拍她一下,让她少说几句,“那个人就不可能会变好,防备着就是!”

    露珠用力的点头,“嗯!咱们肯定防备着!”

    李红莲在等家里决定好来满月酒,她也要跟着过去看看,那个贱人都快死了,竟然又让她又醒了过来!一口气生了三个,跟猪狗下崽子一样!还都养活了!

    现在多少人都在明里暗里骂白家,当初休魏华音就是一场阴谋,是占家产没占到,封诰命没封上,心生恶意,才休魏华音,只因为嫉恨!为了发泄!

    白承祖成了笑柄,哪还会露面。看白方氏和三房待不住的架势,又想找事儿,冷眼看着。只要他不同意,老大两口子把着,就算当真自己过去,二郎那边也会直接怼回去!

    满月酒后。

    魏华音继续调养身子,照看四个孩子。

    她自己将将捡回一条命,想要自己喂奶是没可能了,三个乳娘各带一个。

    除了晚上睡觉,白玉染为让她好好睡觉,夜里不允许孩子留在她们房间,只许她白天弄孩子。

    仨小的,一个大的,魏华音一下子陷入孩子窝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