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第292章 言不由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洛采人竟是小洛。

    意外过后是惊讶、不信、然更多的却是迷惑、不解。

    “xiao jie,奴婢对不起您。”小洛跪在我面前,轻声哭泣。

    “哭什么呀,”丽妃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过桌上的果子啃着吃,恶意道:“主朴又相遇了,不是该高兴吗?不过你们这对主仆也奇怪,主子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就让婢女来勾引皇上,上梁不正下梁歪。”说完,起身拍拍手上的果屑,冷冷道:“臣妾就不打扰皇后娘娘的叙旧了,先行告退。”

    烛火摇曳,整个锦华宫安静得吓人。

    只有小洛的哭泣着,以及烛火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望着眼前从小伴我长大的小洛,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洛的突然进宫本就让人奇怪,这会她成为了洛采人,心头似乎有些明白了。

    “xiao jie,你打我骂我都好,别不出声啊。”小洛抬起头来望我,布满泪痕的面颜更显几分憔容。

    别过了脸,在心里轻叹。

    “奴婢不是故意的,xiao jie,你相信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你会回宫,要是知道,要是知道,奴婢,奴婢……”小洛泣不成声。

    “什么时候的事?”开口问。

    小洛一怔,刹时明白我言下之意,嚅嚅的不说话。

    “到底什么时候的事?”声音重了些。

    小洛轻咬下唇,面色如纸般白。

    “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吗?”我苦笑。

    一咬牙,小洛道:“是在xiao jie大婚那天,奴婢见到皇上时就,就喜欢上了皇上。还有那天xiao jie进那个大花圃时,皇上,皇上亲了奴婢。”

    “大花圃?皇上与青楼女子所嬉戏的那个大花圃吗?”

    “是。”

    是了,那天小洛回来时确是衣杉不整:“你当时为什么不说?”

    “奴婢不知道该怎么说。”小洛哽咽得更厉害:“奴婢真的不知道xiao jie会再进宫,若是知道,一定不会背叛xiao jie的。xiao jie,你要相信奴婢。”

    “起来吧。”只觉无力。

    “知道xiao jie不会原谅奴婢,就让奴婢这样跪着吧。”

    “你这样,不是变相的对我施压让我原谅你吗?”心里突然烦躁了起来。

    “奴婢不敢。”

    “不敢?我就在这里入寝,你就跪在这里,你不敢什么?不就是让我看着吗?”声音严厉了起来。

    “奴婢……”

    “我的小洛若真觉得对不起我,是不会这样与我说话的。她不会多做解释,事实就是事实。”

    小洛的面色一白。

    “起来吧,虽然难以置信,但我并没有怪你。只是难受,一入宫门深似海,但愿你不要后悔。”向来视小洛为亲人,向来认为自己是小洛最亲的人,呵,是有些被背叛的感觉,但这感觉也只是因为她没有把这些事与我说。

    “xiao jie真没有怪奴婢吗?”

    面对她眼底的忐忑,我苦笑:“虽不怪,但一时之间也难以接受,很晚了,先回你自己的寝宫吧。”

    “xiao jie?”

    “既成为了采人,你就不再是侍女,以前的称呼自是不能用。”

    “不,xiao jie永远是奴婢的xiao jie。”

    “回吧,我累了。”突然感觉很累,对着站在边角的宫人道:“送洛采人回去。”

    “是。”宫人走了过来,将哭个不止的小洛搀扶着离开。

    窗外,夜色更浓。

    朝宫人们挥挥手,示意她们全都下去。

    想一个人静静。

    无所谓背叛,也无所谓原谅,尽管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小洛成为了殷玉的女人,却还是让我心底不自在。

    无关于情爱,只压抑的难受。

    在镜前将头上的所有累赘卸下,进入了屏风后,将外衣脱下,只着了件绸内杉出来。

    “怎么,这么迫不急待的在等着朕了?”冰冷低沉的声音。

    吃了一惊,望着一步步朝我走来的殷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皇上怎么来了?”对于他的逼近,我牵强一笑。

    “朕向来宠爱皇后,皇后大病初愈,自然是要侍寝的。”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这才发现,这个少年君王似乎又长高了不少。

    胸膛也变得更为宽阔。

    “是宠爱皇后,还是为了压制群臣的不满?”将视线移开,望向窗边的花盆。

    方才还敞开着的木窗此时已被关上,我想事有这般入神吗?

    “你知道了什么?”

    “方才在御花园,见到了几位大人。”毫不隐瞒。

    殷玉的脸沉了下来,漆黑的眸底是难言的复杂:“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他们跟我说‘现在娘娘出来了,是稳定了众大臣的心,大臣们都怕皇上要清除华相旧部,看来是多虑了,皇上对娘娘还是宠爱有加啊,这样的话,对我们这些臣子也应该不会赶尽杀绝才是。这几个月来,罢朝的臣子越来越多,不出一个月,皇上定会请华相回宫的’”殷玉的脸越来越沉,我恍若不见,淡淡道:“他们还跟我说‘娘娘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你可真是老实啊。”殷玉握紧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隐隐凸起,看来是气极。

    “老实不好吗?”望着他由黑转青的面容,我又在心里一叹。

    今天的叹气似乎多了些啊。

    呵呵,被利用的人是我,处于劣势的也是我,生气的人却是他。

    唯有叹气才能形容我此刻心情。

    “很好,朕的皇后可真是让朕喜欢得紧啊。”

    淡然一笑,“皇上不是耳目众多吗?即是如此,臣妾还是老实本份些好。”

    他眯起了眼,眸底的怒气更甚。

    “皇上还是去别处安寝吧,对着一个你所防备的人怎么睡得着呢?宠爱的戏份我自会做足了的。”

    “朕可不这么想,皇后既然这般诚实,朕自然也该让群臣安了心才是。”

    没有过多的情绪,越发淡然:“皇上是要在锦华殿过夜吗?”

    “不错。”

    “那就让臣妾侍候皇上更衣吧。”说完,双手摸上了他的衣领,镇定的解开颈上的衣扣。

    就在我将他的外杉脱落时,他突然扯过了我双手,盛怒的眸子像是一道火焰:“朕说过,讨厌你理智清冷的跟朕说话。”

    “那我该怎么跟皇上说话呢?”不愠不火的问。

    目光对视着,我是真的心平气和,已看到了事实,再多挣扎也是枉然。

    眼前的这个少年天子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又怎会管我心情如何?

    如此的话,还不如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碰――’

    他一挥手,窗边的花盆被打翻在地。

    “皇上?”我惊呼,不解的望着他。

    他竟然摔东西?

    “你这般清冷,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朕,是不是?”他恨恨盯着我,“你若在乎朕便不会一副事不关心的模样。”

    迷惑的望着他,不解他所说的在乎为何意?他是说让我去在乎他吗?

    在这种时候,不觉得他的话很让人觉得荒谬吗?

    然而我眼底所表露出来的迷惑似乎让他更为恼火。

    下一刻,他欺上了我的唇。

    没有任何的抗拒,也没有迎合着他。

    当他抱起我走向床。

    所有的愤怒隐藏在了他闭上的黑眸之中。

    他似乎极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直到我沉入梦乡时,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的拥紧我。

    这个怀抱并不会让我感觉到温暖,更无安全感可言,但我必须去习惯它。

    不是吗?

    既然大病初愈,自然是要向太后去请安的。

    当我到‘慈祥宫’时,只有施姑姑一人,就连平常端茶侍候的宫人也无。

    “来了,坐吧。”未待施礼,太后冷淡的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我依言坐下。

    施姑姑便上了茶。

    “宫外的生活很自在吧?”太后杏眸微敛,打量着我的目光如那花刺,虽不会蛰人至痛,也是极为难过:“这人可比在宫里时精神多了。”

    “母后想说什么?”毫不避讳她深究的目光,我直视的笑问。

    “皇上当初本想废了你,但碍于废后无益,留你在宫中又怕你与你父亲暗中联手兴风作浪,才赶你出了宫。只没想你父亲的势力竟这般盘根错节,弄得朝堂不和。”

    “母后这般向臣妾言明,应该是有什么话想与臣妾说吧?”知道是一回事,但由太后口中道出,再怎么的想保持淡然心境,心里还是沉重。

    拉开她们,眼眶也是一热,强克制着:“别哭,没事了,别的回了锦华宫再说。”

    二人点点头,一路上,始终紧握着我的手,不曾放开。

    这一夜,殷玉没来锦华宫,也没去别的嫔妃那。

    隔天,他下了诏,开科举。

    此科举与以往都不同,竟然是公开选拔官吏,甚至还将各官职摆放在考子面前。

    凡是合格的考子,各自填报自己想要升当的官职,取前三名,一经御笔钦点,立即上任。

    这一诏,无疑会在朝廷和民间掀起轩然da bo。

    第二天,罢朝的群臣迫不急待的上了朝,他们都在怕自己的位置会给莫明其妙冒出来的人代替了,父亲的事比起他们自身利益来,自然轻得多。

    哄睡了依旧未安下心来的妹妹们,我也疲惫万分。

    进了殿,就在廊上瞧见了殷玉,他背负双手,正仰望着明月。

    月光悄然无息的照在他身上,不知道是月光清冷,还是他身上所散发着的孤漠,只觉得周围都是如夜一般的气息。

    正要进殿时,他转过了身。

    目光在半空相遇,隔着夜的黑,看不清他眸底的色彩,只觉得声音异常的冷清:“燕国又在侵犯我国边境了,烧杀抢掠比以往的更为恶劣,更是失去了二城,朕打算让老将军和君子堂带兵出战。”

    一愣,瞬间蹙眉,君子堂一旦出兵打仗,只怕双儿在君家会很难过。

    他又说:“若想你的妹妹,就宣她进宫陪你些日子吧。”

    好半响才明白他在说双儿,一怔,他怎么知道我在担心双儿?

    动动有些干燥的唇,一时不知说什么,最终我还是福了福:“谢皇上。”

    “今天,少了些折子。”他又望向明白,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群臣虽已然上朝,却故意将一些重要的折子撤了下去,若不然,也不会失了二座城池。朕,真的很恨你们华家啊。”

    “皇上认为,这是我父亲暗中所为?”想装淡然,但失了二座城池是何等的重要,声音里还是难掩忧愁,忧愁什么?却不想细想。

    “除了他还有谁能驱得动群臣呢?呵,”他冷笑。

    “华家的四个女儿皆在皇上手中,皇上还担心什么呢?”

    “女儿不比儿子,对你父亲有用吗?”

    怔了怔。

    “你以为朕让你的妹妹住在宫里,是为了挟制华相?”他夜凉的声音满是讥讽,却也有着无奈。

    本想问‘难道不是吗?’可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了。

    他说得对,女儿不比儿子,父亲就算担心妹妹们的性命,也不会受制于殷玉,女儿对他来说只不过是cheng ren脉的……

    那他为何要将妹妹们留在宫里?

    是为了我吗?

    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时,随即否定。

    见我沉默,殷玉亦沉默,只那目光越来越暗,不一会,离开了‘锦华宫’。

    月光清如镜,夜风凉如水。

    静静的坐在床沿,想到方才的对话,心底莫明的沉重起来,我与他本该是这个世上最为亲密的人。

    如今却是天与地的距离,每说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动作,都带了猜忌与不信。

    “禀皇后娘娘,洛采人在宫外跪见。”宫人打断了我的发怔。

    “告诉她本宫累了,有事以后再说吧。”疲惫的道。

    宫人期期艾艾:“洛采人说,皇后若是不见,就会一直跪着不起。”

    跪着不起?苦笑

    小洛,这是何必呢?便道:“让她进来吧。”

    小洛一进殿,便重重的跪在了我面前。

    她比先前更为瘦弱了,清秀面庞的双颊削似的尖了下去。

    有些心疼,只一想起她的事,心里就仿若生了刺似的,总是不自在。

    我想,还是需要些时间来磨去吧。

    “xiao jie,奴婢知道您心里还没有原谅奴婢,奴婢知错了,奴婢什么也不想,只求xiao jie能让奴婢像以往一样来服侍xiao jie。”小洛哭得双眼已红肿,看模样该是哭了很久。

    “你现在已贵为采人,也是一屋之主了,怎么还能像以前那样呢?”淡淡道。

    “自进宫来,奴婢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这些日子奴婢想通了,是奴婢错了,求xiao jie再收了奴婢吧。”

    错了?说到底,她又有何错呢?只不过她的主人刚好是母仪天下的皇后罢了:“我不能。”

    小洛的面色刷的变白,慌慌的望着我:“xiao jie,小洛真的知道错了。”

    心中不忍,但若再接受小洛,怕心里会堵得慌:“小洛,回去吧。”

    话刚说完,小洛就蹭的站了起来,抹去眼中的泪珠,沙哑的道:“xiao jie曾说过并没有怪小洛,根本就是在撒谎,现在说的一切话不都是在怪小洛吗?这么的言不由衷,还不如当初把话说得狠些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