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天门帝国

第1472章 地狱叙事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都的天幕下,只看到一辆地铁犹如一条长龙般的升腾起来,随即车头朝着血舞站立的那块地方,狠狠的冲刺下来,所携带的滚滚暴风和恐怖的力量,让血舞周围地面的灰尘都在大幅度的扬起,地面更是“咔咔咔”的碎裂开一条条的缝隙。

    破晓、斩命、破魂三把剑全部都被盗侠御猫装进了神愁袋里面,厄运剑在跟随着御猫。

    此时此刻血舞的手中只剩下一把绝杀剑,他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双漂亮的眼眸依然是那样的波澜不惊,随着地面冲刺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二十米左右的时候,血舞握紧绝杀剑的剑柄,顷刻间,剑刃通体变得赤红,仿佛是被淋上一片血粼粼的地狱之血般,一股股滚烫的白色烟雾也在剑刃的周围不断的扩散出去。

    巨大的地铁冲锋下来与血舞只剩下不到十米距离的瞬间,血舞冲天而起。

    血影一闪,他已经和地铁近在咫尺,手中渺小的绝杀剑朝着前方凶猛的冲刺过去。

    “穿透系剑气圣灵冲刺。”

    猩红的剑刃与钢铁猛兽般的地铁车头狠狠的冲击到一起的时候,巨大的地铁突然在天空中直接停顿住了。

    随后只看到一圈圈剑气“嗖嗖嗖…嗖嗖嗖…”变成一个个的圆圈不断的缠绕在地铁上面,从前到后直接将整艘地铁完全包裹的瞬间,“嘭”下一刻从地铁的中心处,一股恐怖的剑锋直接凶猛的将整艘地铁彻底的贯穿,一抹赤色的剑锋从地铁的尾部完全穿刺的瞬间,血舞的绝剑杀轻轻的一个切割。

    夜幕之下,天门蝴蝶剑圣之前,一辆巨大的地铁先被穿刺、接着被直接劈成了两段。

    血舞站在被分割开的地铁的残骸上面,眺望着前方乘着降落伞缓缓降落的御猫,下一刻身后的蝴蝶翅膀一个劲猛的舒展,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恐怖的血影后,将前方的厄运剑直接抓住,随后朝着御猫的方向飞速的移动过去,那御猫一边用降落伞降落一边打电话汇报道“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这家伙的穿透系剑气比想象中的还要强悍,连地铁那样的庞然大物对他来说应付的都是轻轻松松的,而且…”

    御猫的嘴角出现了一道释怀的笑容“他已经到我面前来了。”

    话音刚落,一股血色的残影从天而降,血舞直接冲刺到御猫的面前,双剑冲刺,“咚咚…”御猫的胸腔上面顿时被两股剑气直接穿透,两个猩红的血红出现的时候,御猫控制不住的“呃”的一声惨叫,下一刻血舞直接将降落伞上面的绳索全部都斩断,御猫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迅速的降落。

    他在降落的过程中被血舞一把抓住。

    夜都,黑水河径流处的一处高架桥上面,血舞抓着御猫站在桥栏上面,假意的一个松手,吓得御猫顿时脸色惨白,手舞足蹈在天空中不断的游动“我…我…我宁愿被摔死都不想要被淹死,不要让我当水鬼,我不想要死在黑水河里面。”,看着他如此的惧怕,血舞抓紧他的后背问道“夜都的王者在哪里?”

    “并非是我危言耸听,如果你现在去找夜都王者的话,结果只有死路一条,我知道你剑术高超,还能够掌控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穿透系剑气,但是实话实说,如果你要跟王者战斗的话,你肯定会吃尽苦头。”,御猫的话,让血舞不得不冷静下来思考,他并不是一个勇往无前的莽夫,很多事情他都会去冷静的对待,这一点跟零在战斗中很相似。

    他将御猫丢在高架桥上面,自己则是站在桥栏上面问道“为什么说我会吃尽苦头?”

    御猫拍拍屁股站起身,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冷笑“夜都的王者叫做云烟,是很特殊的二字名,按照黑暗世界的规矩来说,所有的王者都必须是四字名,就算你本来不叫这个名字,但是姜叔也都会给你赐予一个名字,但是云烟王者,是可以唯一一个保持自己真实姓名的人,而且是获得姜叔许可的,能够的到姜叔的认可,就说明我们老大的实力非同小可,他可是超能力跟自身的实力都已经锻炼到登峰造极的人,而且每一天都在训练,是黑暗世界里面,最刻苦的男人。”

    每天都在训练,这说明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喽?这一点倒是让血舞非常感兴趣。

    “你还不知道吧,血舞,能够当上黑暗世界王者们的家伙,都非常都不简单,要么就是实力强悍,要么就是超能力强悍,但是像我们老大这样完美的家伙,当真能够算得上这个!”,御猫翘起大拇指,一步步的后退着。

    在他诡谲一笑一个翻滚冲天而起的时候,“嘭…”一个的空气炮突然朝着血舞释放过来。

    这一下粹不及防,但是幸好的是血舞的身体上面有着武装系域气的血蝴蝶形态。

    虽然被空气炮直接正面击中,武装系域气全部都粉碎,但是血舞本人仍旧是毫发无伤,他朝着前方看去。

    “御猫,你这个混账家伙,如果不是我的黄金虎王号登场的如此的及时,你可能就直接魂飞魄散了。”,只看到在一个巨大的高达二十米米的巨型老虎形态的机甲里面的中心胸腔处,一个操控着机甲的男人用扩音器大声的骂道,那御猫一边捂着身体上面的伤口一边飞速的逃进了副驾驶里面。

    “这家伙的穿透系剑气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得让老大赶紧过来。”,御猫一边上药一边喊道。

    “强悍?再怎么强悍,能够有我的老虎强悍?”,那人长得五大三粗一身腱子肉,同样他行驶的机甲是一个涂满了黑黄条纹颜色的巨型老虎,胸膛处是一个巨大的虎头,虎头里面还有着两把锋利的战刀,似乎是獠牙般的突兀出来,刚刚的空气炮就是从这里释放出来。

    夜都三侠战侠御虎。

    “御虎你不要轻敌大意,那家伙可是连地铁…都一剑能够突刺的男人。”,御猫提醒道。

    “且看我怎么收拾他。”,那黄金虎王号两只巨大的机械手臂从虎口里面将两把巨型的战刀抽取出来,在高架桥颤抖之中,双手握着巨型大刀杀气腾腾的从前方奔腾过来,一股劲风扫过的瞬间,两把战刀从天而降。

    “嗖…”的一声血舞闪避刀锋冲天而起。

    刀刃落地,将地面直接斩裂出两条深深的缝隙。

    冲天而起的血舞踩踏在虎王号两条巨型的机械手臂上面,风一样的朝着驾驶室里面移动过去,“滋滋滋…滋滋滋…”握着的两把剑在手臂上面拖拉出一股股刺眼的火星中,血舞双剑齐齐的斩杀,剑锋之下,虎王号的一条手臂直接被整整齐齐的切断,“啊?”,看着血舞一个照面就给自己如此的重伤,御虎脸上出现震撼之色。

    “快给老大打电话。”,他一边催动虎王号上面的qiang筒扫射血舞一边焦急的喊道。

    其实不用他说,御猫的电话早就已经打出去了,但是迟迟都没接。

    此时此刻夜都最高的大厦的顶层,这里没有任何的装修,还是一个土胚房,强劲的风浪吹拂过来让窗户缝隙里面的塑料袋在不断的猎猎作响,这里没有通电,在夜幕的遮掩下是黑漆漆的一片,所以让那根放在四方长桌上面的蜡烛光芒显得格外的耀眼,烛火在风中摇曳着,上面一个被绑着的男人嘴巴上面黏贴着一个黑色胶布,正在剧烈的挣扎着。

    四方长桌的旁边,一个黑影正在拿着刮胡刀一点点给他把腿毛剃干净。

    “你在现实世界是不是侵犯了一个女性呢?”,那黑影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从他剧烈的摇头就能够看出来他在强力的掩饰着,但是随着腿毛剃干净,用毛巾擦拭后,那黑影握着一把尖刀走过来的时候,他又开始剧烈的点头,那黑影摇晃着手中的尖刀说道“正是因为现实世界法律的不健全,才让你们这些人渣逍遥法外,但是没关系,我是黑暗世界的执法者,让我来消除你们这些社会的毒瘤和渣滓。”

    他将尖刀刺入他的腿中,在鲜血的溅洒和男人闷吼的声音中,他将一块腿肉拿出来。

    尖刀挂着肉,被黑影放在一个烧烤架上面。

    随后他任由肉在烧烤架上面煎烤,自己则是用湿巾用心的擦了擦两只手,然后坐在一架钢琴面前,掀开钢琴盖问道“如果想要听一首的钢琴曲的话,你最喜欢听那首曲子?《月光奏鸣曲》还是《夜的钢琴曲》呢?”

    那男人用可怜的眼神望着他,不断的摇头,似乎是在祈求他能够放过自己。

    “算了,像你这样的庸人,怎么能够听得懂钢琴这么品味高端的东西,我就弹奏一首《地狱叙事诗》给你吧。”,说完他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一双灵活的双手在琴键上面奏响出一曲美妙的钢琴曲出来,烤肉的声音听起来也是那样的焦嫩,放在旁边的电话是无声状态,他也一直没有接通。

    虎王号里面,一边打一边后退的御虎大声的催促着,御猫喊道“老大不接电话啊,怎么办?”

    “给皇副打,让暗夜猎手过来,御猫,你说的没错,单单靠着我们,根本就不是血舞的对手。”

    黑暗世界,老国王府邸,就在老国王即将动身出发前,他突然定在了原地。

    然后他的一张脸旁顿时变得格外的严肃起来,好像是在听着什么声音一样,随后他朝着四周说道“稍等我几分钟的时间,我要立刻神游出去。”,他要神游谁也不敢过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只看到老国王慢慢的闭上眼睛,陆玄雨他们几个在他的身边保护他的周全,免得又发生上一次那种尴尬和不愉快的事情。

    欧洲,某处,圣剑骑士团,会议室。

    一个站在会议室门口好像在等待着老国王上身的普通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推开门走进去。

    会议室的圆桌象征着平等,虽然只有寥寥几人,但是老国王知道,里面的人谁跺跺脚整个世界都要颤抖三分,尤其是是有一个神级级别的圣剑骑士,那可是很久很久没有露面的家伙呀,而且资历方面比自己还要老练,就连老国王的替身走进去都是主动的朝着他走去,那人也是热情的站起身,热情和老国王手握手在一起。

    “灵座大哥,我们两兄弟可是真的有好多日子没有见面了。”

    “姜,虽然看不到你的本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你我都已经老了。”,被称之为灵座的男人亲切的拍了拍姜叔的后背,这是对一种后辈的关怀,老国王感叹岁月不饶人的时候也入座,朝着其他人一边看一边缓缓的点头,当他看到殿长变成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儿的时候,他也是无奈的笑了笑“都多大的年龄了,居然还玩心不改。”

    那小男孩儿很老练的抽着烟说“我这次是顺手过来奉还兵器的,也想要听听。”

    这次圣剑骑士团召集过来的人叫做吕震瑾,是当年蛮荒之地四大圣骑士吕水仙的父亲,他先是站起身对于老国王的到来表达感谢,这让老国王笑道“连灵座大哥这种‘五重靠山神座’级别的人都出来迎接了,别太客气,直接有什么事情就说什么事情吧。”,,吕震瑾的身后站着另外两名圣骑士,一个光头讲究,一个忧郁帅气,他们应该就是落焱和寒雨了,老国王这样想着。

    吕震瑾说道“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说,我们也在时时刻刻关注着亚马逊森林的战斗,目前战斗应该已经进行到黑暗都市和武士之间的事情了,通过财之都和花之都能够判断,您好像并没有杀掉武士的想法,或者说您手下的王者们并没有这种想法,当然,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肯定是无权插手这件事情的,但是我们想要恳求您老国王,能否对一名武士进行抹杀。”

    恳求和命令是两回事,对方言语赔着小心也怕得罪老国王,这让他问道“哪一位武士?”

    “血舞!”,吕震瑾回答道。

    “是否抹杀这肯定是我跟我孩子们的事情,你们参与不太合适。”,老国王说道“黑暗世界有黑暗世界的铁律。”

    “必然。”,吕震瑾连忙说道,然后拍拍手,寒雨走到老国王面前,递上至尊屠兽qiang

    老国王也没看几眼便正色看着吕震瑾“你们跟血舞有仇?”

    “不…”,吕震瑾摇摇头“这是,皇室的意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