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133章 刷一波存在感(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皇室家宴,地点定在长安宫。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涮着牛羊肉。

    刘诏爱吃肉,不爱吃菜,他吃得分外过瘾,满头大汗。

    顾玖叫他多吃素菜,他一脸嫌弃。

    “你现在都不让朕吃肉,你可真狠心。”

    三个孩子低头偷笑。

    类似的场面,三兄妹从小看到大。内心都想吐槽,这么多年父皇母后竟然都不腻。

    顾玖翻了个白眼,戏精上身吗?

    “多吃蔬果,有利健康。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

    刘诏认怂,一脸勉为其难,“朕就勉强吃一点。”

    真的是非常勉强的吃了点蔬菜水果。

    顾玖嫌弃他。

    当着孩子们的面,又不好继续落他的面子。

    只能看着他大快朵颐,一半的牛羊肉都进了他肚子。

    酒足饭饱,生活美滋滋。

    皇帝刘诏往软塌上一坐,挺着肚子,喝着解油腻的茶水,真舒服啊!

    三兄妹各一张圆凳,坐得规规矩矩。

    顾玖开头,“今儿叫你们进宫,是为了最近朝堂上流传的各种别有用心的传言。”

    “父皇和母后是担心儿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会和大哥争储吗?”鲁王刘衠直接问出来。

    顾玖笑了笑,“老三,你想争储吗?”

    鲁王刘衠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最后摇头,“不想争储,太麻烦!”

    顾玖又朝荣王刘衡看去。

    刘衡轻描淡写地说道:“儿子早就决定扎根海外,京城是是非非同儿子没关系。那个位置,是大哥的,他也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儿子不会和他抢。除非有一天,大哥失去了坐上那个位置的资格,或许儿子会站出来,彰显一下存在感。”

    顾玖微微点头,“本宫不担心你们会参与争储,也不怕你们争储!本宫唯独担心你们身边人不甘心平庸,撺掇你们去争去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荣王刘衡直接说道:“儿子身边不安分的人,儿子会提前打发他们前往海外。”

    鲁王刘衠则说道:“凡是术数比不上儿子的人,说的话儿子全都当做放屁。”

    “那如果有人术数比你强,又想让你去争储,你怎么办?”顾玖问老三。

    鲁王刘衠想了想,“儿子会用一仓库的账本,让他闭嘴。”

    闻言,一家人全都笑了起来。

    刘诏凑趣,“要是一仓库的账本不够,朕再提供两仓库的账本!”

    “谢父皇!”鲁王刘衠喜笑颜开。

    他是真的喜欢术数,真的喜欢拿着算盘算算算。

    他喜欢将任何事情量化。

    顾玖内心欣慰,但她还是强调道:“你们的想法,本宫都知道了!本宫和你们父皇经过商量,不会立太子,不会公开定储君。但是,你们猜得没错,不出意外老大就是储君,只是不公开!

    之所以叫你们进宫,一来是正式通知你们这件事。二来,本宫想告诫你们,你们想要什么,可以直接和本宫说。本宫不希望你们私下里争抢,坏了兄弟情分。

    即便内心深处想和老大争一争,向往你们父皇的位置,不必害怕,可以私下里偷偷告诉本宫。人有欲望是正常的事情,在本宫这里,不会有不该存在的欲望,只能和能力不匹配的欲望。”

    荣王刘衡突然说道:“如果儿子说,想和大哥争一争,父皇和母后怎么处置儿子?”

    顾玖同刘诏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她说道:“那么你只能放弃开诸侯国的想法,留在京城,和你大哥堂堂正正竞争。如果竞争失败,你不仅得不到皇位,同时失去去海外开诸侯国的资格。本宫会在海外划分几个城池给你,仅此而已。”

    “如果大哥竞争失败,会怎么样?”

    “同样会被打发到海外!”顾玖掷地有声。

    汝阳公主蹙眉盯着荣王刘衡,“二哥,你真想和大哥争?”

    荣王笑了笑,摇头说道:“不想和他争。我只想知道父皇和母后的心意!”

    刘诏挑眉,目光冷冽,“你认为朕偏心老大,苛待你们三兄妹?”

    “有一点!”刘衡倒也诚实。

    刘诏哼了一声,“西域是什么情况,不用朕解释,你们都清楚。将老大派往西域,其中凶险不计其数。你们坚持认为这是偏心?一群蠢货!”

    顾玖握住刘诏的手,示意他别那么凶。

    他一凶,孩子们就不肯说实话。

    她对他使眼色,叫他暂时避开。

    刘诏哼哼两声,有点不满。

    顾玖眼睛一瞪,刘诏立马认怂。

    避开就避开!

    他一走,书房里的气氛,明显轻松下来。

    顾玖端着茶杯,“这几天变天,你们父皇身上的陈年旧伤又开始发作,以至于他脾气有些暴躁。”

    “儿子明白!”鲁王刘衠说道。

    “父皇的身体要紧吗?”汝阳很担心。

    顾玖斟酌道:“能控制,但是不能根治。随着年龄增加,陈年旧伤引发的疼痛会越来越严重,脾气也会越来越暴躁。”

    “难道就没办法缓解吗?”汝阳再次问道。

    “需要到温暖的地方,长期静养!目前的情况,你们父皇没办法长期静养。”

    汝阳说道:“父皇太辛苦了,整日为国事操劳。不如将大哥叫回来,让大哥替父皇分忧。”

    躲在隔壁偷听的刘诏,一脸欣慰。还是闺女心疼她。

    闺女乖巧,又会关心人。他当然要加倍宠爱闺女。

    顾玖说道:“老大何时回京再讨论。今儿,我们坦诚布公,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老二,本宫知道你有很多想法,不妨说一说。”

    荣王刘衡说道:“儿子扎根海外的想法不会变。之前说想和大哥争一争,也是实话。儿子之所以去海外,一来避开和大哥的竞争,二来是想证明自己不比大哥差!儿子在海外做诸侯王,凡事自己做主,不受朝廷管束,也不用在大哥手底下听差,儿子自在!

    儿子不想有一天,面对大哥,自称臣弟。我就是我,他就是他,他始终是大哥,我始终是二弟。我们之间,没有君臣之分。只有地盘区分。”

    汝阳调侃他,“二哥的意思是,听调不听宣?”

    鲁王刘衠补刀,“二哥分明是不服气大哥,所以不想自称臣弟。我就没这想法,大哥也好,皇兄也罢,不就是一个称呼。”

    “称呼的转变,代表着身份上的转变。老三,你别研究术数研究傻了!”荣王刘衡吐槽回去。

    鲁王刘衠翻了个白眼,“你分明就是死要面子。你就是不想低大哥一头,你就是不服气。你甚至认为自己比大哥强。”

    “做文章,我肯定比不大哥。”刘衡正儿八经地说道:“但是比起开疆拓土,经营一方土地,我自认为不输给他。”

    呵呵!

    刘衠继续翻白眼。

    顾玖哈哈一笑,“老二有信心是好事!你在海外,从一穷二白,到今天的规模,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是比起大局观,比起对民生的了解,你还是输老大一筹。”

    刘衡明显不服。

    顾玖拍拍手,吩咐宫人:“将齐王近几年的文章已经调查报告翻出来。另外将齐王的工作日记也找出来。”

    “大哥还记工作日记?”汝阳暗暗咋舌,“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竟然还有时间做工作日记,大哥真了不起。”

    汝阳满心佩服,刘衡则是一脸好奇。

    很快,宫人提着一箩筐的资料走进书房。

    顾玖指着箩筐,对老二刘衡说道:“拿回去仔细翻阅,你就会明白,这些年你在海外不曾懈怠,老大同样没有懈怠过。老大不在京城,本宫要亲自替他正名,这些年他有很多建树。

    并没有过着你们以为的每日当当差,余下时间就琢磨着怎么上位的日子。老大是个很有想法的人。老二,本宫希望你能认真看一看这里面的内容,对你会有所启发!”

    ……

    孩子们已经离去!

    刘诏从里间钻出来,“你说孩子们能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吗?今日这番谈话,有用吗?”

    “肯定有用!”顾玖笃定地说道:“我的孩子我了解!他们是茁壮成长的树木,没有长歪。他们终有一天,都会长成苍天大树。”

    刘诏有感而发,“老大也是可怜,人在京城的时候,天天被朝臣们挑刺。人不在京城,依旧被人挑刺。依着朕看,都是闲的,统统拉到城外挖沟渠去。”

    “别小看老大,他的承受力没你想的那么弱。他自小就比别人承受了更多的压力和重担,他懂得如何自我调节!”

    顾玖对大儿子刘御很有信心。

    她亲自教导出来的孩子,能顶住任何压力,坦然面对任何质疑。

    就算老二刘衡想和他竞争,他也不惧。

    “你说老二是怎么想的?”刘诏一直琢磨这件事。

    顾玖笑了起来,“还能怎么回事,就和小时候两兄弟抢同一块糕点一个道理。两兄弟年岁相差不大,自小一起长大,习惯了抢来抢去,不抢一抢,刷一刷存在感,他心头就不舒坦。”

    “你的意思是,他不是真的想和老大抢储君的位置?”

    “他当然不是真的想和老大争储!他就是习惯使然,想给老大找点麻烦!你瞧着吧,等他看完那一箩筐的文书资料,他自己就没了想法。”

    几个孩子的脾气,顾玖一清二楚。

    老二就是想刷一波存在感,就这么简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