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356章 金色阿富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离挺进大西北还早呢。

    在顾淼反复对比睡袋、帐篷、防潮垫、背包、防水袜、防寒帽的性能,以及火车对于携带气罐、菜刀、牛排刀、水果刀的限制时。

    沙蓓蓓则买了:人鱼装、坦领襦裙、齐胸襦裙、发簪两套、耳环两套、璎络两套。

    “……你……”顾淼默默的看着沙蓓蓓兴高采烈的拆包裹。

    “这些我都要带去,在乌孙古道的天堂湖穿!好不容易有马背行李,我一定要造作一次!”

    顾淼摸了摸鼻子,啥也没说。

    虽然他很想说:“别作死了,那是冰川雪水,冷的一p,你得多早起来化妆、做发型啊!里面穿裙子,外面套速干裤冲锋衣多难受啊……”

    但是,道理是一回事,直接说出来是另外一回事。

    自诩心直口快,说不中听的话,还能有女朋友的男人,要么潘,要么驴,要么邓,要么小。

    何况宋某基都能跟宋某乔离婚了,潘都没啥用处的样子。

    等快出发了,称称行李再说话,沙蓓蓓的大脑还是清醒的,不会为了造作的衣服而放弃必要的衣服。

    在看沙蓓蓓兴高采烈换衣服的时候,顾淼闲着刷手机,无意中看见南京博物院的一条推送:金色阿富汗,历史的十字路口特展将于七月九日开始。

    对这堆不幸的国宝,顾淼还是认识的,它们自2006年开始,因为战乱而在全球瞎蹿,本来2019年3月在湖南省博物馆就是最后一站,下一站去美帝,结果不知咋滴,又跑到南京来了。

    2019年7月9日到10月9日,门票五十块,然后下一站是香港。

    所以,南京是真的,在大陆的最后一站。

    来都来了,不如再刷一刷,忽然,顾淼发现,在7月8日,有开幕式,邀请200人免费参加开幕式并参观特展。

    余票显示,还有2张。

    顾淼的心里很不以为然,饥饿营销嘛,说是还剩2张,其实不知道还剩多少呢。

    他随手点了申请2张,然后再退回去,居然真的显示已抢光。

    忽然有种随手接住了一个馅饼的感觉。

    再往下翻,发现还有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亲自上台的讲座。

    真真切切的已抢光。

    沙蓓蓓换完衣服出来,问他在干什么,顾淼把博物馆的活动给她看。

    “咦咦咦?还有学做瓷器和学习修复纸质文物的活动吗?”沙蓓蓓第一次知道原来南京博物院还有这么多玩法。

    “第一,抢光了。第二,你看,这是少年夏令营。”顾淼同情的看着沙蓓蓓气鼓鼓的抱着双膝坐在沙发上,虽然很同情,但还是觉得她鼓着腮好像河豚一样的特别好玩,伸手戳了戳她的脸。

    沙蓓蓓漏气了……

    到时间出发,在场馆门口先领一个不干胶贴,做为识别。

    开幕式,必须有领导讲话,没有领导讲话还叫什么式。

    一楼的座位早早被人抢光,几十个人都站着,第一排和第二排的空着。

    “前面都没人坐哎,我们过去吧。”沙蓓蓓拉着顾淼要过去。

    顾淼又对她说了一遍,关于熟透了的李子树长在路边还没有人采的故事。

    “万一是大家都不好意思呢?”沙蓓蓓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然后,有一家三口走过去,刚要坐下,被保安请了起来:“前两排是嘉宾坐的。”

    不一会儿,来了许多人,省对外友好协会、国对外友好协会、博物馆长、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阿富汗驻华大使、以及……一个海关的小姐姐。

    “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告诉大家这些国宝不是偷渡来的?”顾淼陷入沉思。

    领导讲话永远都是那么的无趣,手里拿着纸,bbbb。

    两位阿富汗的同志发言,还是逐字逐句的翻译。

    然而,也没啥好翻译的,发言是打印在纸上的,翻译也在直接照纸读。

    顾淼拉着沙蓓蓓直接上楼,到展厅门口守着,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一位曾经在2017年去过阿富汗的男人。

    “我是一个人去的。”男人说。

    他的话让沙蓓蓓又激动的搓起了手手。

    “女人一个人走阿富汗很艰难,就连拿签证,也比男人要难。”

    一句话让沙蓓蓓又漏气了。

    “当时我是从巴基斯坦过去的,那里一直有军队和边境警察在看守。他们不让我过去,说曾经有中国旅行者在部落区被bang jia,,只有阿富汗人和巴基斯坦人才可以进去,跟taban人没什么好聊的,他们一不高兴就boom,谁也不知道他们图个啥。”

    男人看着身穿阿富汗传统服饰的博物馆男女工作人员:“看他们穿得多鲜亮,真在阿富汗,个个都灰头土脸的,女人穿的也是最朴素的黑袍和蓝袍,从头盖到脚,哪里有这些亮闪闪的东西。”

    顾淼默默点头:“是啊是啊,现在全中国卡的最严的也就是新疆了,别处还是到处能看到一块黑,从头盖到脚的。”

    楼下领导们的发言还没有结束,男人在他们官样化的发言里继续说:“当时他们向我要noc通行证,我哪办得下来。办那玩意儿,没20天下不来。”

    “那你就没去吗?”沙蓓蓓问道。

    男人笑笑:“那怎么行,我本来想从奎达过去,结果听说我要去奎达,人家说了,就算有noc通行证就不可以,外国人不许入内。最后我买了从天上过去的通行证,直接落到喀布尔。”

    “去了之后,你看到什么了?”

    “战乱。装甲车坦克满街都是,喀布尔是首都啊!你能想像北京的街上到处都是碉堡,满街跑着装甲车和坦克,没有警察,全是军队?所有的军事设施都不可以拍照,被发现就被要求删掉。还好我是个外国人,一看就不是taban成员,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阿富汗住宿都是个问题,不能住好的酒店,那里住的都是白人,因此是taban的首要攻击目标,每一个星级宾馆都被轰过。后来情况严重,连阿富汗当地人住的旅馆,也出现了自杀式bao zha。最安全的反而是沙发客,住在当地人家里。

    但是沙发客的主人也是要仔细挑挑的,万一那家主人是taban份子呢?所以,后来我又住了几天红姐的饭店。她是一个中国女人,在那里开客栈,50美元一天,包三顿饭。”

    沙蓓蓓陷入沉思:“红姐?中国女人?在阿富汗?”

    “是的,这一点也很厉害,中国人在哪儿都能开得了客栈饭店。我认识一个在阿富汗工作的人,说他公司旁边的一个客栈,taban打了过来,客栈保安先上,然后政府军赶到,三边噼哩啪啦的打了起来。如果taban赢了,那就是进房间什么也不说,挨个扫射。”

    这么刺激的吗?

    就算是顾淼,去的乱七八糟的国家,也都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国家的经济来源是游客,敌对双方绝不会对游客下手。

    但是,像阿富汗、索马里、叙利亚这样的地方,国家就跟假的一样,或者说,像中国的五胡乱华时期、军阀混战时期一样,说起来有一个正经的政府,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最后说起被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为难的时候,是一个阿富汗议员出手相助,又让这危机重重的旅途,增加一抹愉快的亮色。

    这个男人与阿富汗的某位人员似乎认识,与顾淼和沙蓓蓓挥手告别之后,就匆匆离去,找人去了。

    “真刺激。”沙蓓蓓叹为观止。

    顾淼笑道:“说明你还很年轻。”

    “虽然你夸我很年轻,我很高兴,但是……这两者有什么逻辑联系?”沙蓓蓓不是一个随便夸两句就能满足的女人。

    顾淼解释:“年轻人、浑不吝,不怕死。很多人山野徒步,也就是二十出头时候做的事。越到年纪大,就越怕死,上个两千米,都担心自己会不会高原反应,还担心自己每天走路去倒垃圾,会不会运动强度过大,导致横纹肌溶解。”

    沙蓓蓓忍不住笑起来:“我们全家都不怕死,遗传吧。”

    楼下的领导们终于bb完了,展览开幕,进门第一样物品就是镇展之宝,金冠。

    冠上顶着五个树形金饰,除了正中间的树,其他四棵树一模一样,顶上还站着张着翅膀的大鸟,金色的片片一晃一晃,如同唐代的金步摇,是标准的游牧民族人民热爱的款式。

    “内蒙古的匈奴墓里也出了一个带鹰的金冠饰,战国时代的。这个是中国东汉时代的。”

    阿富汗的地理位置相当牛逼,那会儿它是贵霜帝国的地盘,被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印度的孔雀王朝的夹着,西汉通了丝绸之路之后,与汉唐的往来也不少。

    “当时不仅是中国出口丝绸和瓷器,也会进口一些罗马和中东各国的货物。”顾淼对沙蓓蓓说,“东汉的时候,中国曾经从罗马帝国进口海丝。那是一种贝壳的唾液与海水相结合,变成的角质蛋白,来来回回潜一百次水,也就只能凑足三十克足丝,那是记载在圣经上的一种东西,现在只有一个意大利女人有资格去采丝和制作了,别人被政府禁止下水去捞丝。”

    “中国还要从外国进口丝绸?”沙蓓蓓不敢相信。

    “嗯,那是海丝,中国没有,在阳光下会自己发出金色的光芒。而且,就算是蚕吐的丝,现在的高档面料,也是从意大利进口的,无论是垂坠度、光泽度,或是色彩固定的程度,都是进口面料好,并且,拿着人家的成品,国内连仿都仿不出来,说设备不行。”

    两人站在金冠前面正聊着,忽然听见从门口传来一阵喧哗,一个中东脸的男人在前呼后拥下,站在金冠面前,开始bbbb,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看着这张脸,就知道不是凡人。

    本来想往下一个展品去的顾淼拉住了沙蓓蓓,听一旁的翻译介绍,他就是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馆长拉希姆,是他,从阿富汗乱七八糟的鬼地方把文物捞出来之后,提出让文物开始满世界瞎蹿,避开战火。

    在中国的每一站的开幕式,他都会亲自讲解,虽然并不是对每一个都仔细解释到位,不过,冲着“国家博物馆馆长”的名号,他的身旁自然不会少了人。

    并且他乐于解答各种问题,翻译小姐姐也很认真的把不会英语的人的问题翻译过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沙蓓蓓很快就与翻译小姐姐愉快的聊天,两个女人,看着人家阿富汗国宝上的青金石、绿松石、红宝石,眼睛都在冒绿光。

    嘴里什么tiffany,什么梵克雅宝同款,什么“我买过好几套。”“好巧,我也是,我有一个跟这个很像的……”

    这种可怕的女人话题,顾淼决定不参与。

    他认真的听着馆长的讲解,一堆金子做的盆盆罐罐的制作时间,是中国那个至今都没找着门路的夏朝。

    由于阿富汗的地理位置过于复杂,于是也产生了许多过于复杂的人物形象。

    比如,说好了是罗马爱神阿佛罗狄,也就是希腊神话里的维纳斯,额头上点了一个印度女人才会有的吉祥痣,身上还长着一对肥肥的小翅膀,这就是出土地区的本地风格。

    比如,abo风格的华丽刀鞘上,镶着两条中国的龙。

    来都来了,一个都别落下。

    还有丝绸之路上的海淘活动:来自印度的象牙,来自地中海的珍珠,来自伊朗的绿松石,来自阿富汗本地的青金石,来自斯里兰卡的红宝石,串成了一个小小的项链坠。

    “看人家这个来自天南海北的东西做成一样,多厉害。”沙蓓蓓看着首饰就迈不动腿。

    顾淼说:“不用羡慕别人,你早就有了啊。”

    “有什么?”

    “来自景德镇的杯子、来自英国的银勺,来自斯里兰卡的红茶,来自新西兰的牛奶,来自日本的蛋糕,不就是你前天的下午茶吗?”

    沙蓓蓓怔了怔:“给你这么一说,忽然感觉好像昨天下午干了一件逼格很高的事。”

    “对啊!而且大多数还是同一个朝贡使带来的。”那些东西,除了蛋糕是一位朋友出差带回来的、牛奶是网上超市买的之外,其他的都是顾淼的旅游纪念品。

    “花鸟使干得漂亮!”沙蓓蓓拍了拍顾淼的肩膀,以示嘉奖。

    “花鸟使……马上就要变成花石纲了,然后就上梁山!”

    “我好像听见有人要zao fan。”

    “没有没有,最后还不都招安了吗?”顾淼决定假装世上没有金圣叹这个人,《水浒》不曾被腰斩过。

    馆长正在说着,忽然一个老头子从斜刺里冒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一支笔,请馆长大人签个名,留个言。

    老头子谢过之后,又蹿去找大使签名留念。

    此举顿时提醒了顾淼和沙蓓蓓。

    两人当机立断,马上奔去文创那里买了本子和笔,再回来,就发现,已经有许多机智的人民群众手里拿着本子和笔,虎视眈眈的等着馆长。

    最过份的一个人,手里拿了六个本子。

    “买这么多啊,六十八一本,还是挺贵的。”沙蓓蓓凑过去问。

    那个姑娘笑着指了指另一个方向:“展馆里有卖本子的,才三十八一本。”

    沙蓓蓓的心碎了!

    展馆里不仅是三十八一本,而且,买两本还送一个文件夹,你说气不气吧。

    虽然从明天开始,特展门票要50块钱一张,可以理解,馆里和馆外不同的价格,但是今天大家都是免费的,沙蓓蓓顿时就感受到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

    “往好处想,如果你跑去那边买,就堵不到大使了。”顾淼努了努嘴,示意沙蓓蓓向另一个方向看,果然,大使消失了。

    刚刚大使先生与沙蓓蓓聊巴米扬大佛聊得很开心,表示如果沙蓓蓓要去阿富汗,绝对不会在签证上为难她。

    馆长同志和大使同志,有效的拉动了南京博物院文创产品的销售。

    大家都是冲着馆长和大使的签名,才会狂奔着去买本子和笔。

    等gdp拉动完了,馆长和大使也离开了,顾淼和沙蓓蓓再慢慢的看。

    “这是雅典娜?这么妖娆的吗?”沙蓓蓓指着一个长得像雅典娜,但是扭着s形,还叉着腰的雕刻。

    顾淼解释道:“这是印度的犍陀罗风格。”

    接下来就是顾淼的发挥时间,他旁征博引,对比同时代的中国与埃及的文明,顺便再次吐槽了南美洲人民。

    很快,他的身边又聚集起了一些人。

    可惜,五点闭馆,很快馆内工作人员就开始赶人了。

    “离开南京之后,下一站去哪里?”沙蓓蓓又遇到了愉快畅谈首饰的小姐姐。

    “香港吧。”

    “然后呢?要是美国再不收,就真的要回阿富汗了吗?”

    “不知道呢,如果中国人民强烈要求的话,再回来也不是不行的。”小姐姐笑道。

    围观群众都很期待它能多留一会儿,只不过……南京博物院下手也太重了。

    门票要五十块。

    在长沙是三十块。

    在国博和成都博物馆是免费的。

    差距啊。

    就这么一转身的功夫,沙蓓蓓又勾搭上一位志愿者小姐姐,志愿者也表示很希望这批宝物能多待一会儿:

    “中国人对阿富汗的国宝,除了是对金银珠宝的欣赏之外,还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都是在战乱中曾经失散了很多国宝,看着自家的好东西不是在大英博物馆,就是在法国美国,很痛心啊。”

    顾淼很赞同这种观点,脑中莫名的跳出……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就在大脑一抽的功夫,沙蓓蓓竟然正在加另一个小姐姐的微信:“明天的讲座,我的傻男人没有约到票,就拜托你了!”

    “好的,没问题!”

    顾淼陷入沉思。

    沙蓓蓓挽着他的胳膊:“放心,你永远是正宫。”

    “哦,这么一说,我放心多了。哎,等等,啥玩意儿?”

    2...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