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348章 爱尔兰(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爱尔兰的酒吧里,看见一群肌肉男在女装。他们不是表演的人,只是顾客而已,喝的有点hgh。

    然后他们在对着一个女人在做女舞者的动作。

    注:就是那种人肉上没有什么纺织物布料遮盖的舞

    他们具体穿的有点像跳天鹅湖的那种裙子,大露背,露大腿。

    裙摆不像芭蕾舞裙那样蓬,是垂下的,粉色。

    顾淼感觉有点上头,感觉到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

    沙蓓蓓混在麻木的看客里,跟着鼓掌吹口哨:“身材真好!”

    爱尔兰不愧是腐国亲戚,够浪。

    “明天还要起早,回去睡觉吧。”顾淼拉着沙蓓蓓回房去了。

    爱尔兰的北部有贝尔法斯特,最出名的是巨人之路,也就是柱状纹理的玄武岩形成的如同六角形地砖模样的石头,绵延数千米的堤道一直伸向大海。

    传说中,那是苏格兰巨人芬麦库尔去找另一个爱尔兰巨人盖尔,打架而建成的路。

    还有另一个故事是说芬麦库尔是去找另一个巨人姑娘玩妖精打架而建成的路。

    总之就是巨人的路,真的就叫巨人之路。

    相同的石质,顾淼在冰岛的黑沙滩见过,他向沙蓓蓓介绍这这那那,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沙蓓蓓微笑点头,然后问他:“南京的**有个柱子山你去过么?就是这样的,不过没这么壮观。”

    说来惭愧,顾淼每次去**不是吃蟹黄汤包,就是吃猪头肉……至于柱子山,那是什么?

    熟悉的地方没风景。

    北爱尔兰还是英国的地盘,而爱尔兰则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

    “为什么到处都挂着掉色的意大利国旗?”这是沙蓓蓓刚到都柏林时问的一个傻问题。

    意大利国旗是绿白红,爱尔兰国旗是绿白桔黄,那个桔黄吧……在夜晚的灯光下,看起来就好像是旧旧的、掉了色的红。

    欧洲的国旗们非常的两极分化:巨无聊很弱智的类型,不是竖条条,就是横条条,要么就是十字,或者是叉叉,不小心挂倒了兴许就成了另一个国家。放眼望去,辨识度最高的也就是英国的米字旗了。

    还有非常不弱智,凡人徒手画不出来的,比如西班牙的国旗。

    这种带有皇家纹章的旗旗,一般来说都是悬在各自城堡上的,代表各位领主的权力和意志。

    最近爱尔兰在选举,到处都是候选人的标语,头像配竞选口号,以及“为了xxx,我需要你的一票”之类的话。

    “你走哪儿,哪儿就政局动荡的buff要开始灵验了吗?”沙蓓蓓很愉快。

    顾淼不满:“什么动荡!人家是正常的换届好不好!拉票多正常的操作啊!”

    话音刚落,沙蓓蓓收到第一条新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明天要辞职。

    “你想说点啥?”沙蓓蓓嘿嘿一笑。

    顾淼拍桌:“她是辞职!辞职!这年头,还不许人辞职了吗?卡梅伦也是辞职的,再说,辞职而已,能跟尼泊尔皇室全家被杀,整个尼泊尔王国都没有了比吗!这也叫事?!”

    接着收到第二条新闻:警察包围唐宁街10号,因为发生了安全事件。

    沙蓓蓓看着顾淼,大笑:“你再说点啥吧?”

    “哎,起码得爆个炸吧!警察去一趟,万一是因为特雷莎没结清水电费呢?要是在有国际刑警总部的里昂bao zha,那算新闻。”

    这是顾淼最后的倔强。

    沙蓓蓓随手一翻,第三条新闻接踵而至:新华社巴黎5月24日电据法国媒体报道,法国东南部城市里昂市中心一广场附近24日下午发生bao zha,造成至少13人受伤。

    “你……还是闭嘴吧……”沙蓓蓓再也不敢挑衅顾淼的buff。

    顾淼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认真的查看去爱尔兰西南部的路线。

    来都来了……对吧?

    怎么能只去一个北爱!

    但是,西南部也是一个公共交通不发达的地方。

    啊,爱尔兰公交不发达!

    只好参团了。

    随便找了一个评价比较好的团,扫了一眼行程,还行吧,就报了。

    这个团的吃喝是不管的,管住宿,分为穷鬼经济型住宿和稍微有点钱的住宿。

    本质上来说,就是青旅的床位和b&b{bed&breakfast}的区别而已,并不会安排去五星级酒店。

    不要小看了爱尔兰,随便一个普通的周六的六人间,床位单价是可以到将近人民币六百元。

    六百!在国内可以住二线城市的五星级洲际、凯悦酒店了好不好!{公司协议价的前提下}

    穷鬼型是389欧元。

    稍微有点钱型是489欧元。

    如果是单身狗,想要住稍微有点钱型,还要付单房差,差不多要付五百二十多欧元。

    就这个价格来说,也没啥特别不满的了。

    这里是欧洲。

    爱尔兰做为一个主权国家,是有自己的语言爱尔兰语的。

    不过爱尔兰人自己都不说,他们平时说英语。

    顾淼就记住了一句爱尔兰语:再见salon。

    沙蓓蓓比他出息多了一点,多记住了一个单词:警察garda。

    高威galway,据说是爱尔兰第三大城市,其实人口也就十几万。旅游车一路从最东头的都柏林出发,驶向最西边的高威,感觉怎么也得开上个两三天,其实两三小时就到了。

    大概把爱尔兰地图当成江苏地图就行,看形状也挺像的。

    一路上深深浅浅的绿色,天气在阴云滚滚与阳光灿烂之间瞬间无缝交替切换。

    以前上地理课的时候,没学过为什么英伦三岛的天气如此阴郁,仿佛不能单纯的用海岛气候来解释,泥轰也是海岛,怎么就没这么多雨,台湾、海南、普吉岛的阳光也明显比英伦三岛多。

    现在顾淼觉得不能在沙蓓蓓面前大谈特谈,全身都不舒服。

    就好像雄孔雀少了几根尾羽,开屏的时候怎么开都不得劲。

    沙蓓蓓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咦,莫赫悬崖,拍《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地方!!!哈利波特和邓布利多就这么站在一块岩石上,然后飞向莫赫悬崖上一个与世隔绝的岩洞。”

    “哦,混血王子,斯内普吗?”顾淼依稀有这么一个印象。

    沙蓓蓓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是小天狼星。他先是食死徒,然后背叛了伏地魔,一直默默的为巫师解放事业而斗争,到死都是地下战线工作者,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我虽然没看过,但是我感觉你在骗我。”顾淼听着咋这么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呢?

    对于一个完全没有看过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人,顾淼只能就悬崖本身进行评价。

    “是个跳崖的好地方。”悬崖笔直笔直的,最高处离海平面有200米,跳下去,有很大的机率保证是被海水拍死的,而不是摔在石头上撞死。

    顾淼的大脑又转向了另一件事:听说离水面到一定的高度,人跳下去,碰着水面,跟碰着水泥地没什么区别。

    那么,是多高呢……

    当他已经思考到,人和铁球是否能同时落海的时候,忽然发现,沙蓓蓓不见了!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游客,就是没有沙蓓蓓。

    他心里猛地提起,现在雨天路滑,还有人站在崖边拍照。

    别是……

    不会的,不会的,要是有人掉下去,这么多游客,怎么着也能有人看见,发出惊呼吧?

    难道是上厕所去了?

    还是迷路了?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赫然发现沙蓓蓓正在崖边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往海里看。

    吓得他赶紧冲上去,抓住沙蓓蓓的衣服,往边上拖。

    “你想干什么?”顾淼着实被沙蓓蓓吓着了,脸色都有些发白。

    要是她刚才脚下一滑,要是刚才有个不长眼的撞了她一下……

    “我想看看哈利波特飞进去的洞在哪里。”

    “说不定根本就没有那个洞!他们进的不是洞,是绿布!”顾淼深吸一口气:“乐山大佛的膝上也没有凌云洞,更没有火麒麟,也没有雪饮狂刀。假的,都是假的。你别玩悬的行吗?!”

    沙蓓蓓鼓着腮,低着脑袋向顾淼蹭过来,伸手捏捏他垂着的嘴角:“对不起嘛,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见他还僵着身子不动,沙蓓蓓搂着他的腰,企图把他抱起来。

    “别闹,小心闪着腰。”顾淼怕她发力不当受伤,提了一口气配合,被沙蓓蓓抱离了地面几公分。

    沙蓓蓓松手放开他:“都举过高高了,不生气了吧?”

    “下次别这样了,我会担心,刚才没看见你,我都快被吓出心脏病了。”顾淼无奈地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被沙蓓蓓扑在怀里:“嗯。”

    行程里除了登上莫赫悬崖,还有坐船,据说海上有海豚出没。

    之前在苏格兰,说有海豹出没的时候,顾淼心如止水。

    在南极,见过太多的海豹了,各种品种。

    在北大西洋的浪头上晃了一个多小时,除了看见一只跃起的海豚脊背,众看客激动的尖叫不已。

    顾淼依旧心如止水,十几条虎鲸围着船又蹦又跳又追杀企鹅海豹都见过了。

    总体来说,爱尔兰的风光,总让顾淼有一种谜之熟悉的感觉。

    时而神似新疆北部、时而与四川西部一模一样、时而像云南怒江地区……

    去的地方太多,见的东西太多,顾淼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了《环游地球八十天》第一章里男主角的人生。

    路上偶尔遇到有玩大疆无人机的外国人,不知系统出了什么问题,蹲在路边发愁,顾淼凭着丰富的炸机经验帮了他们一把。

    正巧晚上住在一个地方,大家相约去看爱尔兰踢踏舞。

    在看表演前,先一起吃饭。

    虽然大家坐一桌,不过吃饭是各点各,各付各的。

    顾淼一时糊涂,以为爱尔兰也是用英镑的,于是一点欧元现金都没换,开始旅程之后,都在荒郊野地里混,基本上都能刷卡,所以一时也没有感受到什么不方便。

    现在吃饭要分账单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

    外国友人拿出现金,他们几个一共57欧元的账单,他们拿出了60欧元给顾淼。

    顾淼和沙蓓蓓吃了31欧元。

    账单总价88欧元,很吉利的数字。

    顾淼拿着现金和银行卡去收银台付账。

    本来只要付88欧元就行了,但是想着还欠了国际友人3欧元,虽然可能对他们来说3欧元跟3块钱人民币差不多。

    于是,顾淼的计划是对收银员说:57欧元付现金,31欧元刷卡。

    事实上是可以这么操作的。

    收银员愉快的拿过顾淼的卡,刷了57欧元……

    然后他问顾淼剩下的31欧怎么付。

    顾淼被他这一通猛如虎的操作给弄懵了。

    他的梦想是让对方把57欧元退回卡里,再重新走一遍流程。

    然而,不知道收银员听成了什么,接过了他手中的60欧元,又找了他15.5欧元。

    并且,很愉快的好像已经完成了所有操作,准备走了???

    顾淼写了一个算式:

    57101.5

    然后又指着账单上的88,

    示意收银员收错了。

    收银员开始语速飞快的叭啦啦啦啦的说了一大堆,文盲顾淼一个单词都没听懂。

    他只能反复的用非常垃圾的英语说:cardsths。说着,在57上画了一个圈。

    接着,又说:cashsths。说着,在60上画了一个圈。

    “now,gvemeths。”把手上的15.5欧元挥了挥。

    收银员又开始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

    顾淼仿佛领悟到,他说的是现金没给60。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准备从头再来。

    此时,一位国际友人发现顾淼“携款潜逃”,连女朋友都不要了。

    于是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当她明白来龙去脉之后,她也一通操作猛如虎,叽里哇啦说了一堆。

    收银员把60欧元的现金退给顾淼了。

    然后,他就走了。

    顾淼一脸懵逼的跟着国际友人们也离开了餐厅。

    沙蓓蓓问他怎么在那里站了那么久,顾淼把整个故事说了一遍。

    沙蓓蓓陷入沉思。

    “所以,我们俩等于白吃白喝了?”

    “好像是。”

    “还赚了三欧元?”

    “好像是。”

    不仅如此,信用卡还有海外消费满50美元返5美元的活动。

    于是……

    莫名其妙的就赚了一笔。

    爱尔兰的歌舞表演,看的人还是很多的。

    踢踏舞在力度上有些像西班牙的弗拉明戈,但是手部动作几乎没有,特别是女舞者,不是双手像站军姿那样笔直的垂着,手贴裤缝……哦,没有裤缝,是贴着大腿,就是双手叉腰。

    全靠腿部动作。

    相对于舞蹈,顾淼更喜欢爱尔兰的音乐。

    爱尔兰竖笛的声音,配上小提琴和手鼓,瞬间让人好像身在奇幻世界的小酒馆里。

    风雨交加的夜晚,疲惫的战士推开小酒馆的沉重木门,欢快的音乐飘进夜色,暖意融融的壁炉中跳跃着火苗,将裹挟着战士的寒气留在门外。

    手中持着魔杖的沉默法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酒馆的一角,喝着漂亮女招待送来的酒。

    雇佣兵们吵闹着争夺长长木桌上放着的烤肉,大声的吹嘘今天如何干掉了一条盘踞在城堡里的恶龙。

    姑娘与小伙子拉手搭肩,脚下踩出响亮的节奏。

    战士的长剑放在手边,大口的喝着泡沫丰富的啤酒,他的目光投向红发的沉默法师手中古老而残破的羊皮地图。

    一段奇幻之旅,又将开始。

    趁着幕间休息的时候,顾淼把自己的感觉说给沙蓓蓓听,沙蓓蓓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此时法师应该转头对战士说:你瞅啥?龙破斩!”

    “……整个国家都没了……”

    整个爱尔兰的行程里,对沙蓓蓓来说,比较有出息的当属大搞封建迷信的布拉尼城堡。

    里面有巧言石blarneystone,传说中只要亲吻那个石头,就会能言善辩,骗死人不偿命,想成哪个妹子的"qng ren"就能成,想当大臣就能当大臣。

    据说邱吉尔本来是个演讲渣渣,亲过那石头之后,就变得特别能bb,把英国人忽悠的愿意跟**对着干。

    不知道另外几位著名能bb的人,比如戈培尔、元首、还有那位国王的演讲主角,他们是不是也亲过。

    “那不就是会变成漫威里的lok?银舌头。”沙蓓蓓捧着脸。

    “算……是吧……”

    blarney石在城堡的最顶端,本以为就是那么一大块石头放在地上,没想到,它是一堵墙的一部分,那堵墙是凌空砌的,想要亲吻到那块石头,人要平躺,然后将半截身子悬空在悬崖上,头倒着探向那块石头,再亲吻。

    眼睛可以看见几十米之下的地面,对恐高的人来说不是很友好。

    当地政府已经做的挺到位了,装了铁制的扶手,还安排了一个专人负责把游客拉扯住。

    这位专人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很多年,快要退休了。

    据说他特别能说,而且说的还很有意思。

    文盲二人组无法领悟到他的厉害,只能听英语国家的人民哈哈大笑。

    除了巧言石之外,还有另一个搞迷信的地方:wshngstep,愿望台阶。

    传说中只要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愿望,走下台阶,再走上台阶,就能在今年能完成这个心愿。

    “我要长高十公分,再瘦十斤。”沙蓓蓓搓着手。

    顾淼苦恼的抓抓头:“你就不能许一个简单点的愿望吗?”

    “那……成为全球首富?或者是世界和平?别再审查文字?中美贸易战马上结束?”

    顾淼无力的挥挥手:“你还是许愿瘦十斤吧……”

    “我为什么要许一个凭我自己的能力就能做到的愿望!”沙蓓蓓不满。

    她想了又想,最终做出决定,闭着眼睛飞快的跑下楼梯,又跑上楼梯:“好了!”

    “你许了什么愿?”

    “说了就不灵了。”

    “爱尔兰的神灵也有这个讲究?”

    “可能本来没有,然后他们与中国的神灵交流了一下,觉得此法可行呢?”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顾淼放弃与沙蓓蓓讨论这个问题。

    看她笑的那么贼兮兮的,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m....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