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345章 腐国第六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格兰有出息的地方,不仅仅是首府爱丁堡,嗯……自由的小精灵苏格兰人民一定希望它会变成首都。

    最有出息的应该是苏格兰高地,比如天空岛。

    天空岛,其实不叫sky岛,而是skye,正经应该翻译为“斯凯岛”,现在谷歌地图还是叫这个名字。

    在挪威语里,skye岛的意思是被迷雾覆盖的岛屿。

    这操作让顾淼感到很熟悉,云南的雨崩村不也是这样吗,常年的云山雾罩,就算住的很近的西当村民,都不知道那里有一个村子。

    站在科学的角度看,那不就是那地方常年不见太阳,基本没有晴天,才会这样吗。

    后来不知怎的,就翻译成了天空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宫崎峻的《天空之城》那种范儿。

    在网上,天空岛被追捧的很厉害,顾淼查看过前人的攻略之后觉得不会比挪威强到哪里去的。

    同一纬度,又同是海岛气候,能有什么区别。

    女人啊,会被“限量”“te gong”“特别版”“稀有”吸引全部的注意力。

    男人其实也一样,只是顾淼几乎已经算得上看遍全球的人了,被吸引的概率已经暴跌到正常人看见北京学区房的房价时的心态:“啊,就这样吧,反正也就这么回事。”

    但是架不住沙蓓蓓哭着喊着:“来都来了。”

    去天空岛,正常人只会从两条路中选一条:自驾或是报当地团。

    自驾,顾淼看了一下路况,首先英国是靠左行驶,不知道能不能搞定。其次,许多路是独行道。

    也就是说,只有一辆车的宽度,但是可以容双向车辆行驶,司机们自有一套让路的规则,如果不懂规则,该让的时候不让,可能会出现国际纠纷。

    不正常的人也有使用公共交通去的,但是公共交通实在是艰辛,网上资料不多,仅有的一些资料也说车辆非常少,要是不幸错过了一趟,下趟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唯今之计,只有跟团。

    于是,五月份的行程,顾淼在二月的时候就已经订下来了,因为听说如果订迟了,会被安排住的很远,到时候干啥都不方便。

    早上从爱丁堡出发的时候,正是淫雨霏霏,大巴照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天气。

    “终于像英国了。”沙蓓蓓对此看得很开。

    在路上,远远的看见一个纤细的人打着一把伞。

    走进了,发现那个人是一个巨型胖子,那把伞的大小也相当的惊悚,就好像夏天支在冰淇淋摊的那种七彩feng sao遮阳伞的大小。

    “只要衬托好,吃肉撑到饱。”沙蓓蓓喃喃的自语。

    高贵的苏格兰人是没有东南亚那种一家一家到酒店接客人的领悟的,自己去集合点,报名字,找到自己的司机,然后到点上车。

    旅行团对行李大小和重量有要求,顾淼的箱子比规定的长了一点点,司机说没有问题,只要不超重。

    上车之前,每一个行李箱都要称重,不能超过14公斤,顾淼与沙蓓蓓的行李箱一个是13.6公斤,一个是13.9公斤。

    “perfect{完美}!”负责签到的人伸出大拇指。

    顾淼与沙蓓蓓这一车的司机叫比利。

    就是搞比利和比利王的那个比利,这让沙蓓蓓对司机的身材有了非常大的期待。

    看见比利的肚子之后,沙蓓蓓默默的摸了摸顾淼的肚子,满意的拍了几下。

    比利是一个欢乐的苏格兰人,兼职司机和向导。

    先是车上的十四个人挨个介绍wherearefrom,结果发现,一车的人,除了顾淼和沙蓓蓓fromchina之外,其他都是美国人,密歇根、加利福尼亚、内华达之类的。

    车上还有两个亚裔面孔,结果也是从美帝来的,看面相有点像日本人。

    比利是一个非常尽职的向导,一路上开着车一路说个不停,以顾淼和沙蓓蓓有限的词汇量,领悟到他在说苏格兰和爱丁堡的历史,包括玛丽女王的八卦什么的,车开到郊外,他又谈起了房价,说市中心的房价非常贵,当时的jk罗琳,也只能住在市郊的小房子。由于房子又湿又冷,她才不得不跑到大象咖啡馆码字。

    “距离还真远。”沙蓓蓓轻声说,“多耽误时间啊?”

    “这你就不懂了,在码字的时候,除了码应该要码的字,干什么都不嫌累。”顾淼回答。

    眼前的房屋减少,开始大量的出现大片大片的高纬度植物,比利谈天说地,从这扯到那,从房价又扯到了苏格兰与苏格兰的区别,接着又说到交通状况。

    令中国大陆来的两位人士感到舒适的是,比利提到香港的时候,说的是chinahongkong,虽然是在吐槽香港见鬼的交通堵塞。

    车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到午饭时间,比利找了个地方停车,一车人各自找吃的。

    “为什么这个小镇好多地方都有蛇的画像?难道这边还有女娲崇拜不成?总不能是崇拜引诱夏娃吃苹果的那条堕落古蛇吧?”

    沙蓓蓓困惑的看着那些笑得傻里傻气的蛇。

    顾淼眼睛瞟着路边的餐厅,盘算着除了fish和chips还能吃点啥,随口说了一句:“这是尼斯湖啊,尼斯湖水怪听说过吗?”

    “什么!!!”沙蓓蓓的眼睛瞪大了。

    尼斯湖水怪啊,谁不知道这个故事。

    就算后面被人证实是恶作剧,也让人魂牵梦萦,总觉得能有这样神秘传说的地方,肯定气氛就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平平无奇,且狭又窄的小水塘吧?

    说它是小水塘有点夸张,但是尼斯湖的确是一个细长型的水域,比南京长江大桥还要短一半的感觉。

    “我宁可相信贝加尔湖里有水怪,也不相信这地方有。”沙蓓蓓非常失望的看着面前的细长水面。

    贝加尔湖好歹占一个全世界最深的淡水湖,说不定怪兽比较变态,喜欢深,不喜欢大。

    尼斯湖要啥没啥,即不够粗,也不够长,还不够深。

    “说不定是怪兽宝宝呢?”沙蓓蓓的朋友回复。

    沙蓓蓓不服了:“怪兽也得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上上下下六口子,再加上小怪兽就是七口子,这么小一个坑,谁受得了啊!”

    “怪兽也想要住大房子啊,奈何怪兽没户口,又不交社保,就不能买房。”顾淼冒出来一句。

    沙蓓蓓陷入深思。

    在尼斯湖边,有许多餐厅,沙蓓蓓不由自主的点了一份fishandchips,在伦敦和爱丁堡都没有吃。

    端上来之后,沙蓓蓓露出了鄙视的表情。

    真的就只有fishandchips,一大块鱼被面粉皮包着,油炸,配着好多切的很粗的土豆条。

    沙蓓蓓吃了一根薯条就放下了,她的内心充满惆怅:“为什么,薯条也可以难吃成这个样子。”

    麦当劳和肯德基的薯条外酥里软,软的好像土豆泥。

    但是这家店的薯条吃起来就好像没有炸透似的,无论是外层的口感还是内层的口感,都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沙蓓蓓嫌弃:“还不如快餐店的薯条。”

    在麦当劳骗过几个月工资的顾淼告诉她:“因为快餐店里的薯条是冻过的。”

    “听说还要沾淀粉?”沙蓓蓓问道。

    顾淼摇头:“我摸过的薯条没有一千袋也有八百袋了,肯定没有。”

    “那他们怎么说……”

    “凭着自己对油炸食品的理解,进行的合理想像。听说过《梅开二度访杨沫》这篇文吗?作者假装自己访问过杨沫了,写了一篇稿子出来,被杨沫告上法庭,杨沫胜诉。现在网上这种人多呢。”

    “也是。”沙蓓蓓很快接受并理解了这个事。

    鱼的外壳很脆也很油,吃不了两块就吃不下了。

    顾淼替她把外面的面壳去掉,切成小块,放进沙蓓蓓的盘子里。

    “别都给我呀,你也吃。”沙蓓蓓叉起一块鱼肉,递到顾淼嘴边。

    周围群众非常冷静,没有看他们,都在自己吃自己的。墙上也没有像某某大学那样,贴“禁止喂饭”的告示。

    顾淼飞快的一口吃掉,就像怕被人抢走似的。

    沙蓓蓓笑眯眯的又喂给他一口,顾淼示意她也吃。

    “看你吃比自己吃还要有趣。”沙蓓蓓笑的十分开心。

    离开尼斯湖,路边变成了无尽的原野,碧绿的草地上覆满了一种蓝色的小花,整片大地就像蓝绿交织的地毯,绵绵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与翻滚的乌云连在一起。

    “五月看见二月兰,真稀奇。”沙蓓蓓认识这种在南京理工大学开得铺天盖地的野花。

    每年二月都成为南京赏花地图中的一景,想不认识都难。

    nestpoint,尼斯角,最出名的是一个白色的灯塔,这里号称苏格兰地盘的最西端,与欧洲大陆的最西端葡萄牙的罗卡角差不多一个意思。

    尼斯角更凄凉一点,从天空岛开车过去,到了停车场,还要再走好长一段坡度不小的山路才能到,比罗卡角麻烦多了,对身体素质要求高。

    过去的灯塔是远航人的归家信号,现在……

    “你说这个灯塔的守塔人,能捡到亚特兰蒂斯的女王吗?”

    “我看不能,女王看见一个穿裙子的人,还以为是同性呢。”

    “哎嘿嘿嘿,同性才有真爱。”

    “你什么时候不仅看bl,连gl也不放过了?”

    “我要是gl,你不是会很开心?”

    “女小三就不是小三了吗!”

    “要是我们俩一起哎嘿嘿嘿的时候,你参与呢?”

    “那叫什么gl,那叫3p,请保持gl的纯洁性!”

    顾淼对沙蓓蓓的想法表示无语,幸好周围没有会说中文的人,不然会连他一起被当成变态的吧。

    “wouldliketphoto?”一个看起来像美籍日裔的小伙子问道。

    顾淼本来带了三角架和蓝牙遥控拍照器的,然而……临时换了个行李箱,只记得带上三角架,云台、遥控器以及等等都没有带……所以,三角架成为了单纯的压舱货和防身武器。

    既然有人主动要帮忙拍照,如此甚好,顾淼搂着沙蓓蓓,来了一张双人照。

    拍完之后,那个小哥说:“你能帮我们俩照一张吗?”

    “哦,好,唉???你会说中文啊!”顾淼愣住了。

    那个小哥意味深长的一笑:“会呀。”

    帮他俩拍完照,与两位小哥攀谈了一下,这两人的父母是台湾人,移民到了美国,他们俩是在美国出生的,直接拿了美国的国籍。

    虽然从小就在美帝读书,但是家里一直没有放弃中文教育,中文说的很流利。

    只是他俩在交流的时候,还是用的英文。

    顾淼搂着沙蓓蓓:“以后说话别这么嚣张了。荤的素的,什么都说。”

    “这个世界好可怕。”沙蓓蓓吐吐舌头。

    离尼斯角不远,有一个邓韦根城堡,城堡里面现在还住着麦当劳家族的后人。

    “麦……当劳?肯德基不服!”沙蓓蓓对肯德基的新品好感高于麦当劳。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家应该叫麦克劳德,macleod,不是mcdonald。”顾淼是一个认真看讲解词的好同志。

    城堡本身中规中矩,不如新天鹅堡花哨,也不像意大利美帝奇家族内部的奢华,现在城堡里都还住着人,第一层和第二层是游客可以进的地方,第三层是主人所居之所。

    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城堡里有三神器。

    不是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

    而是仙女旗,邓韦根杯和摩尔饮酒角。

    摩尔饮酒角的故事比较无趣,

    它就是一个用牛的角做成的喝酒用的杯子,尖是银的。《笑傲江湖》里那个装逼犯祖千秋跟令狐冲瞎bb的时候说,关外白酒要用犀角杯,《红楼梦》里的妙玉请林黛玉喝茶的是点犀乔。

    虽然是牛,但那是犀牛啊,听着就高贵,这杯子用的是普通的牛角,角口周围的边缘很厚,上面刻有七枚奖章。奖章上有三个是兽,另外三个是图案。

    传说中这个角杯是十世纪时从挪威过来的产物。

    “不会是维京海盗把自己帽子上的角给拆下来做的吧?”沙蓓蓓脑中浮现出星矢一掌将金牛座的阿鲁迪巴头上的角给切了,然后拿走喝酒。

    “难说,万一呢。”顾淼也不知道。

    麦克劳德家族的每一位家主在成年之日,都要一口气把角杯里的酒喝干。

    早些年还在喝烈酒,到了1906年就开始怂怂的换成酒精度数较低的酒了,还被当时的家主嘲笑,要是先祖们知道后人如此渣渣,怕是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1956年******和菲利普亲王访问了邓维根城堡,出席了约翰,麦克劳德的族长弗洛拉·麦克劳德夫人的外孙成年礼,这位未来的家主被要求在1分57秒内,把装满红葡萄酒的号角喝干。

    “葡萄酒哦……葡萄酒是酒吗?不就是姑娘们用来美容养颜的饮料吗!一根牛角里才能装多少一点啊?”沙蓓蓓脸上的表情,大概就是麦克劳德先祖们此时的表情。

    鄙视,唾弃,总之,就是各种瞧不上。

    “我们家亲戚,有一个算一个,都是57度往上的白酒都能两三斤,还有个伯伯早年在苏联留学,伏特加当水喝。”

    旅行中喝过无数种酒,回回都被放倒的顾淼内心很愁,他希望沙蓓蓓家没有结婚的时候要把新郎往死里灌的恶劣风俗。

    角杯就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成人礼仪式用品。

    仙女旗就很牛逼了。

    灰姑娘的神仙教母送衣服,睡美人的神仙教母送救命,这位麦克劳德先生的神仙教母送的是一面旗子。

    不,不是神仙教母,是神仙"qing ren"。

    在很久很久以前,罗伯特麦克劳德长得特别帅,特别厉害,谁家的姑娘都看不上,他在打猎的时候,看见一只漂亮的母鹿,追着追着,就跑进了丛林深处,看见一个美女脱得光光在洗澡,罗伯特同学,如同牛郎与织女里的牛郎、仙剑奇侠传里的李逍遥、电视剧版白发魔女传里的卓一航一样,做了身为男主角应该做的事:偷看妹子洗澡,并且没有被打死。

    从此,罗伯特天天去,天天看,坚持偷看了一个月。

    【沙蓓蓓插嘴:“他的鸡儿不疼吗?”

    顾淼:“别忘了,有俩懂中文的。”】

    终于,有一天,罗伯特的鸡儿疼了,他走了出去。【沙蓓蓓:“我就说么。”】

    妹子激动的扑上去:“你这个胆小鬼,终于肯出来了。”

    罗伯特说:“我怕吓到你。”

    妹子告诉罗伯特,她是仙女国的公主,罗伯特立马愉快的愿意与她结婚了。

    仙女她爸说:“你在凡间也就只能待一年零一天,明年此时,你不回仙女国,你就要死。”

    仙女为了能与罗伯特在一起答应了,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然后想起来,哦,一年要到了。仙女把儿子扔给老公,自己跑路了。

    【沙蓓蓓:“我去,这是个渣女啊,明知就只能相处一年,她还非得结婚,还到最后才告诉老公这事,还多了个孩子要养,这谁受得了啊!她这是自己愿意的,又不是被人偷了羽衣,搞毛线!”】

    仙女临走的时候,把自己的裙子撕了一块下来,留给孩子,说如果有难,就在城堡顶上挥三下,仙人国的大军会来救他们,但是旗子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后,旗子就会消失。

    赋予仙女旗的各种权力包括:

    增加部族军队的能力、拯救某些人生命的能力、能够治愈牛的瘟疫、增加生育机会的能力、以及将鲱鱼带到麦克劳德名下的湖泊的能力。

    【沙蓓蓓:“看不起羊哦?还是羊不得瘟疫?为什么是鲱鱼?”】

    只有家族之中最年长的人才有资格展开,之后的岁月中,仙女旗被展开过两次:

    1490年的格伦代尔战役期间,当时麦克劳德氏族即将被麦当劳氏族击溃,族长的母亲,大概算太后了,展开仙女旗,麦克劳德家族绝地反击,在基本上没戏的情况下赢了战争,只是握着仙女旗的那位旗手也战死沙场。

    黑死病爆发的时候,旗子护住了麦克劳德家族上上下下的人。

    二战的时候,英国与对德国对撕,当时的麦克劳德的家主弗洛拉夫人下令展开仙女旗,还没挂上旗子,**就gg了。

    所以,旗子现在还在城堡里放着。

    普通的游客也可以看到实物。

    怎么看都是一块平凡又普通的布。

    说材料是来自远东的丝织品,可能来自叙利亚或者罗德岛。

    “他们有资格叫远东?罗德岛不就是希腊的那个吗?叙利亚叫中东吧。”沙蓓蓓对丝绸居然不是来自中国感到不满。

    “对苏格兰人来说,罗德岛和叙利亚已经是唐僧骑马咚那个咚了。”顾淼觉得沙蓓蓓不应该抛弃原生地理位置而谈东南西北。

    偷看女人洗澡一个月的男主角和被男人偷看一个月洗澡而不生气也不主动的女主角,都让沙蓓蓓感到不适。

    “喜欢她就说啊,怂怂的蹲在草丛里,猥琐发育算什么?她都仙女了,就不能告诉那个帅哥,她喜欢他吗?搞得跟两个变态一样。”沙蓓蓓无语。

    “含蓄吧……”顾淼也不是很懂这波操作。

    “含蓄还偷看洗澡?或者是被人偷看洗澡?”

    “也许在苏格兰文化里,这就是含蓄了,不含蓄的话,就跟希腊神话里的宙斯一样直接上了。”

    相比仙女送布料的故事,沙蓓蓓更喜欢另一个听起来相对科学许多的。

    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的土耳其伊兹坦布尔。

    那里有一个禁卫军指挥官,叫哈拉尔德西居尔松,后来他当了挪威的国王,他回去当国王的时候,就带了一件号称有神力的仙女旗,但是当时这个旗子的名字叫“土地掠夺者”,而不是仙女旗。

    只要手握这面旗帜,撕谁谁完蛋,瞪谁谁怀孕!

    于是这位挪威国王手握神器,去撕英格兰了。

    结果还没来得及把仙女旗打开来,就遇到了英国人的埋伏,他本人直接gg。

    一位士兵把这个旗子带走,交给了国王的亲戚,就这么一直传下去了。

    沙蓓蓓听着,还是觉得耳熟:

    “一个禁卫军官,拿了个旗子,当皇帝?这不是黄袍加身吗?愿策都点检为天子。然后北宋成立了。偷袭别人,反被埋伏的给灭了,这不是遇上弦高了吧?还射中咽喉?他是不是石矶娘娘的碧云童子转世,射他的人叫哪吒?”

    顾淼递给她一瓶水:“别问,问了就是抄袭。”

    “为什么离中国几万里的国家,干的事都差不多?”

    “因为都是直立行走的人类,只有微操的流程不一样,具体的指导思想还是很一致的。”

    除了槽点满满的仙女旗,还有一个酒杯,传说中是仙女顺手送的,具体也没啥用,礼器而已。

    看看瀑布看看石头,不知不觉就到了天空岛的首府波特里,总人口1917人!

    还没有沙蓓蓓家一个小区的人多。

    第一天的行程比较简单,明天才是转主要景点。

    沙蓓蓓搓着手决定去吃顿好的。

    “不要鱼和薯条!”

    “aswish~”顾淼学着游戏里骑士对女王的回应,开始满街瞎转,无意间看见一家中餐馆。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来英国,咱们还要吃中餐吗?”

    想到前几天,自己还说过又不是不回国了,干嘛着急吃中餐,沙蓓蓓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当岛上唯一的一家中餐馆里,已经坐了二十几个亚裔脸之后,顾淼只觉眼前一花,沙蓓蓓已经不见了,只听她的声音从店里传来:“twoperson.”...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