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333章 美帝之美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你爱一个人,送他去纽约,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一个人,送他去纽约,那里是地狱。

    1942年,中美飞行员在滇西成为生死之交,9年之后,在北纬三八线,撕得你死我活。国家之间没有友谊,只有利益,是的,就算是某铁,也一样。憋想太多了,也别说谁是白眼狼,当年白眼狼手里是有票票的,当今起点的白金大神还得求票呢,你说票票重不重要。

    顾淼与沙蓓蓓在得到美帝签证之后,终于正经的来到了美帝本土,目的也不是为了转机。

    从魔都到美帝最西,经济舱机票能买到两千三往返的。

    便宜是便宜,但是笔管条直的坐十几小时,也是人生一大很令人不开心的事。

    当然选择公务舱了,

    飞向美帝的安检时严时松,有时候严到连在机场免税店买的超过100ml的液体都不能带上飞机,除了正经的安检之外,在登机口也要多一道安检。

    在飞机上,沙蓓蓓同志在看sci拉斯维加斯篇,还有各种bao zha、凶杀的美剧。

    顾淼看着血肉横飞的美帝街头,感受到沙蓓蓓的跃跃欲试:“你不能杀人,中美有引渡条约。”

    “咦,中美不是只会合拍两开花吗?”

    “哦……”

    从洛杉矶入境,顾淼抽到了直接通行,沙蓓蓓则抽到的必须人工边检。

    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她出来,沙蓓蓓兴奋的跟顾淼说刚才她是多么机智的识破了边检官的套路式问话。

    “他居然问我要不要在美国生孩子。”

    顾淼脑子一抽:“可能他是在暗示你胖。”

    顾淼卒。

    拖着顾淼的尸体,沙蓓蓓去租车行提车了。

    虽然只有两个人租车,不是特别划算,但也不是特别亏,因为美帝的公共交通实在是……垃圾。

    大城市还好,小城市的公交还没中国某些长途班次发的频率高。

    大概是默认人人有车。

    洛杉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

    那首老鹰乐队著名的《加州招待所》里所唱的地方,沙蓓蓓对整首歌进行了解读,说这是一个纯情少年误入黑帮的故事。

    到达的时候天还亮,沙蓓蓓要出去转转。

    她的目标不是好莱坞,不是星光大道,不是环球影城,而是塞西尔酒店,现在改名为美茵酒店。

    这个酒店出名的不是无微不至的服务,不是优雅的环境,也不是美味的食物,

    而是死人无数。

    酒店的历史相当悠久,美帝大萧条时代有许多破产的人从楼顶上往下跳,

    然后靠二战到处卖军火,美帝结束了大萧条。

    然后这家酒店,又成为许多有名的杀人犯临时住的地方,许多受害人都在客房里被杀。

    2013年的蓝可儿事件,让许多中国人知道了这家酒店的名字。

    相对于马航mh370事件之后,马航打折也没几个人坐的冷清景象。

    塞西尔酒店的房价不降反升,有的是跑到这里来住,期待“见鬼”的好事之徒。

    如果不是因为里面的各种邪性的故事,塞西尔酒店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老旧的酒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离开塞西尔酒店,沙蓓蓓终于到了一个正常游客会去的地方——星光大道。

    从非常有中国特征的中国剧院开始,它是好莱坞大片首映礼的首选地之一,门口有成龙的手印脚印。

    还有每年奥斯卡颁奖礼的举办地:杜比剧院。小李子终于得偿所愿,而另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万年陪跑村上春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领悟,然后写出《瑞典的森林》

    天还没有黑透,在街上的人群组成似乎就变了,从各色人种混杂,变成了比沙蓓蓓和顾淼肤色要深的有色人种。

    “回去吧。”顾淼觉得自己打不过这么多人。

    沙蓓蓓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再逛逛嘛。”

    “答应我你从此不在深夜里徘徊,不要轻易尝试放纵的滋味,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顾淼哼哼唧唧。

    沙蓓蓓举手投降:“好好好,自己人,别开腔。”

    当然她同意回去,并不是因为顾淼唱歌难听,她也发现周围人群组成的悄然变化。

    第二天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去逛了逛环球影城,不得不说,最好玩的是大黄蜂。

    除了……

    “玩个大黄蜂你也晕车!!!”沙蓓蓓无语了。

    陪兴致勃勃的沙蓓蓓玩了两趟之后,顾淼倒下了,虽然他也还想再玩一次,但是,就好像三千佳丽同时围在身旁,一天最多负距离接触三四个一样,再多……真的不行了……

    沙蓓蓓显然不知道他内心的类比,

    不然也不会温柔的让他躺在自己腿上,还给他揉着额角,

    顾淼看着蓝天白云,脑补了沙蓓蓓其实会读心术,发现他内心所想之后,手指忽然变成冰锥,直接从太阳穴“噗”

    噫,想什么呢,沙蓓蓓怎么可能会读心术,

    忽然,沙蓓蓓动了,好可怕

    “快看,那两个女人的胸!”

    卧槽????

    顾淼心中一惊,这是套路【陷阱、天坑、死亡前奏】

    “快看呀!!!”沙蓓蓓激动的把他的头扳过去看。

    哦哟,两个黑人,侧面感觉比顾淼的正面还要宽。

    那个胸,得有z吧?

    那个臀,感觉炊事班的大锅都装不下,

    哦哟,

    “为什么脸还这么小!!!”沙蓓蓓妒忌的搓着手,

    “轻点轻点,我的脸……”沙蓓蓓搓手的对象不是她的另一只手,是顾淼的脸,早知道应该养上五天的胡子,给她的手去去死皮。

    环球影城里的星巴克一如所有非中文国家的星巴克,

    执着的要知道沙蓓蓓和顾淼的名字,

    然后在杯子上写的两个名字,没有一个对的。

    天气好,再加上是周末,环球影城里的人来人往,鬼屋里的鬼都变成了笑话一样的存在,

    游人挤的鬼都跳不出来,跳出来也来不及回去了,被小朋友们围着嘻嘻哈哈,

    尊严尽丧啊……

    很像英叔的一部电影《人吓鬼》。

    在洛杉矶,还有一个重点项目!

    长滩!

    不是为了看比基尼美女,或是八块腹肌帅哥!

    是为了战列舰~

    在长滩,还保存着一艘退役并不长时间的oa衣阿华级战列舰。

    有许多中国人跑到美帝来看航母,

    航母吧,在没有飞机在上面的时候,就是一个平台。

    而战列舰者~~~~

    当当当~~~~~

    被誉为十大战舰之首,国家巨大武力的体现,比如衣阿华级一共也只建造了4艘,

    衣阿华不是船的名字,是一种档次,鬼子投降签字的密苏里号,就是在衣阿华级,

    这船,在1981年花了7年时间,3-4亿美金改装后,排水量达到5.7万吨,仅前装甲就有40多厘米厚,一个炮台就重达1730吨,它的榴弹装药70kg,,甚至超过了大和号高爆弹61.7千克的装药。射程能达到40公里,一次侧向齐射,后作力可以将船瞬间横推十多米。

    而它的同伙——德国的俾斯麦号和日本的大和号,都已经沉在海底了。

    坚甲巨炮是男人的浪漫,

    沙蓓蓓哼了一声:海军马鹿。

    然后兴致比顾淼还高,激动的各种拍照、发朋友圈。

    离开洛杉矶的下一站是拉斯维加斯,

    从洛杉矶开过去,会路过一个叫巴斯托的小镇,镇上有一家叫黄家村的中餐馆。

    看到中国人高兴不?

    店员只会说粤语和英语。

    全靠tvb学粤语的两人就是哑巴,勉强能听懂,却不能说,

    最终还是落得个说英语沟通的下场。

    拉斯维加斯!是个好地方!——by沙蓓蓓

    如果坐飞机从洛杉矶飞拉斯维加斯,会在漫天的黄沙里,忽然看见一片孤城没有山。

    四四方方的拉斯维加斯。

    当年建城的人显然不是因为脑子进水,才会在没有水的地方建出一座城市来,

    这座城市的建设者是黑帮,

    这里的大部分生意都有黑帮背景,甚至还有一个黑帮博物馆。

    sci拉斯维加斯,就是在这里实地取景。

    机场里就有laoji,左边的墙上贴着**的兔女郎,右边的墙上贴着**的壮汉,仿佛是在昭告游客,不管你是男是女,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快乐。

    机场外停着的车里,随便就能看见几辆加长林肯。

    拉斯维加斯只有一条主干道,想要走迷路是很困难的事情。

    酒店就是赌场,赌场就是酒店,

    这么多花花绿绿的糖果风格的酒店、城堡风格的酒店,还有sci开头那个一圈喷泉的百丽宫酒店,以及米拉奇的火山喷泉……都没有入沙蓓蓓的眼。

    她看中的是卢克索酒店,

    酒店的样子是一个金字塔,

    “这边的人还真是不忌讳,住坟堆里。”顾淼不是个迷信的人,就是觉得全球对死亡都持有恐惧的态度,哪有这么积极主动把自己往坟里装的。

    “为了坟头蹦迪吧!我也觉得挺好玩的!我们就住这里!”沙蓓蓓充分的诠释了什么叫猎奇。

    房间里没有什么特别的,

    外面的街道上,有许多奇怪的东西,比如缩小的艾菲尔铁塔,缩小的自由女神像,

    围着酒店的云霄飞车,

    马路上有装扮成各种人物的街头艺人,有玛丽莲梦露、美队、蜘蛛侠,

    还有专门面向女士的服务:一美元给打一拳,不准打**的人肉沙包,有几个身材壮硕的女人正在照顾他的生意,沙蓓蓓看了一眼:“都是为了生活,真可怜……”

    拉斯维加斯的食物乏善可陈,基本是各个酒店的自助餐。

    自助餐的内容也并不能令人愉快,虽然也有高贵的雪蟹腿、小龙虾,但是不管是味道还是口感,都很难令人满意。

    难吃的一p!!!!

    美国小龙虾跟中国小龙虾感觉完全不是一个种的感觉,肉少、壳巨硬、烹调手法就更不用说了,真垃圾。

    顾淼很善于自我安慰:“往好处想,起码还是可以吃的,之前泛滥的亚洲鲤鱼,就是网上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吃货激动的说让中国人去,就可以消灭了。那些亚洲鲤鱼是有重金属污染的,而且味道极其之难吃。”

    来赌城,不赌一把吗,少年?

    顾淼行走在一堆laoji中,听着别人赚到钱哗啦啦的声响,心如止水,非常冷静。

    沙蓓蓓出来的时候,家里人都告诫她千万不要赌,说一赌就会沉迷。

    有声有色的形容谁谁谁,输了几千万, sha。谁谁谁,借了gaodai,杀了妻儿。谁谁谁,成了抢劫犯。

    “开始都会给你一点甜头,然后就越陷越深!”沙爸爸语重心长。

    顾淼抽动嘴角:“来,给我十美元,我给你表演一下,什么叫绝对不可能沉迷于赌的男人!”

    “用你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沙蓓蓓觉得十美元也无伤大雅,也同意了。

    做为一个屁都不懂的人,当然是玩laoji和21点。

    顾淼用实际行动告诉沙蓓蓓,并不是哪里都会在开始给一点甜头的,

    从第一次开始玩,他就没有赢过,一直到输掉了四美元,

    顾淼觉得展示效果已经达到,不想再毫无意义的往下输,就收手了。

    “看,我根本不需要担心赌瘾的问题。”

    “非酋!”

    沙蓓蓓言简意赅。

    各个酒店里是有表演的,比如百乐宫的水秀,又叫0秀,不是一堆gay里的小受表演节目,主要表演内容是杂技,

    舞台设计华丽,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大概就是市级的杂技团水平吧。

    最终,沙蓓蓓还是选择在他们住的卢克索酒店里看秀,

    “近,方便,不用跑,做人简单点。”这是沙蓓蓓的理由。

    ……

    fantasysho,中文名上空秀,

    有一个条件:18岁以下不得入内。

    上空秀,就是上面是空的,topless,

    脱脱脱

    佩奇镇是美西部分的重头戏,

    不是为了看小猪,而是为了看羚羊谷。

    上羚羊谷参观的人比较多,因而必须提前预定。

    如果预定抢手的日子且正午的时间,提前三个月是正常操作,

    从本质上这两者地貌没有太大的区别,

    上羚羊是在地面上的,行走比较方便,景观上来说会有著名的“光柱”。

    下羚羊谷是地下的,进谷的路不好走,所以不太适合老人和孩子。

    如果遇到暴雨,下羚羊时常会被淹掉,当天就可能会停止参观。

    从拉斯维加斯开车到羚羊谷,需要五小时……然后,嘎嘣,还会产生一个小时的时差,你说气人不气人。

    沙蓓蓓并不打算开车去:“我一个人开五小时,要累死的。你也是个有驾照的人了,为什么不开?”

    顾淼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我敢开,你敢坐吗?”

    “emmm……也不是不行啊。”

    是夜,

    沙蓓蓓带着顾淼在鬼都没有的路上开了三百米,

    “打左!左边!!!打死!就打一圈你想去哪儿啊!”

    “开灯!开灯!开灯!都到路口了,你还不打转向灯?那是雨刷!!!”

    “油门不要一下子踩到底,呀~~~~!”

    就这三百米,沙蓓蓓决定了,这辈子都不会当驾校的教练了,她已经把网上看到的所有驾校教练能说的段子都说完了。

    虽然开车不行,但是顾淼找人拼车的能力相当强大,三小时之内,就拼了另一对情侣,一起去羚羊谷。

    车开入亚利桑那州开始,地貌开始有些许变化,绵延的山体,针叶植物,印着蓝天白云,就这些已经是不一样的风景了。

    马蹄湾上真是人头攒动,最好的拍摄点还是右侧的大石头上。

    不过到的时间点不太好,阳光的角度把整个马蹄湾分成了阴阳两面,真正好看的马蹄湾是日落。

    顾淼并不是很在意,说是马蹄湾,看起来跟金沙江第一湾、长江第一湾、怒江第一湾没有任何差别。

    讲道理,怒江第一湾还比这个好看一点,中间有桃花林和油菜花田。

    马蹄湾有挺多地方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老人们都望而却步,

    但是身形不怎么灵活的国内大姐们,依然坚持爬上爬下,飘扬起她们手中的纱巾。

    从马蹄湾离开,到上羚羊谷换票,换完票需要做他们特有的小卡车去谷口。

    小卡车的司机就是一组的印第安导游,全程你都跟着她,一些著名的拍摄点,她会给大家拍照。

    整个上羚羊谷的景色是很不错的,照片拍出来也很好看,

    肉眼看跟网上那种鲜艳的红色完全不一样!

    首先,要调饱和度,其次,调整亮度。

    与澳大利亚的波浪谷有点像。

    国内目前没有看到相似的地质环境,天山大峡谷有些相似,但也不完全相同,对地质有兴趣的人,去看看还是有意义的。

    羚羊谷是狭缝型峡谷,在美国西部其实很常见,是柔软的砂岩经过百万年的各种侵蚀力所形成,主要是暴洪。

    在季风季节里,常出现暴洪流入峡谷中,

    由于突然暴增的雨量,造成暴洪的流速相当快,加上狭窄通道将河道缩小,因此垂直侵蚀力也相对变大,形成了峡谷底部的走廊,以及谷壁上坚硬光滑、如同流水般的边缘。

    为了安全,当地雨季的时候羚羊谷是关闭谢绝参观的。上游雨季的时候,甚至是一小会儿阵雨,都有可能引起暴洪,峡谷中能听见隆隆的响动。

    在1997年8月,有12个游客自己进入羚羊谷。当天这边仅有零星小雨,但几英里远的高原上下了暴雨。半小时后形成洪水冲进羚羊谷,12位游客被洪水冲走。仅一位游客卡在岩石缝里,被搜救队发现生还。所以这个洞中峡谷有着潜在的危险,必须由当地熟悉水文天气的印弟安人带你入洞。这就是为什么羚羊谷不允许游客自己进入的“官方借口”,当然,他们一定不会说是为了赚钱。

    “我就说,胖也没什么关系的。”顾淼摸摸沙蓓蓓胳膊上的肉,被打死了。

    在上羚羊谷的某处,导游会停下来让大家拍照,他给大家扬沙。

    最早这么干的,是一位澳大利亚墨尔本摄影师彼得·里克

    他在这里拍摄的一幅黑白照片被以780万澳大利亚元{约合人民币3997万元}的高价卖出,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照片。

    羚羊谷扭曲的岩石之中,射下一道光柱,光柱中腾起的烟云,正好形成了一个人形。

    从严肃摄影的角度来说,这是一张标准的“假”照片,因为光柱和光柱中的人形,正是靠人工扬沙造成的,

    在中国的国庆时间,羚羊谷里超过半数的都是中国人,要是一觉睡迷糊过去的人,醒来被人搁在这里,还以为又回国了。

    在加州,有著名的一号公路和六十六号公路。

    沙蓓蓓他们从一号公路往旧金山去。

    开了没多久,两人对这段“著名的海边公路”的好感度降为负值,主要可能是正赶上美国的国庆和周五,俗称“国庆前的黑色星期五”。

    美国人都到海边度假,到处人满为患,到处堵车,天气又不太好,又找不到住处,450美金一晚的破店,还没有国内快捷酒店干净。

    再加上网上的评论言过其实,很多景点只能说很一般,比如蒙特雷的水族管、卡梅尔小镇之类的地方,连当地人都看不到,除了小破旧的旅馆就是纪念品商店,纯旅游点,

    不少人还狂赞“好美好美”“如童话一般的小镇”。

    随便从欧洲拉出个不知名的小镇都比它们好太多了,

    “写评论的沙雕是不是从来没有离开过美帝?”沙蓓蓓已经被堵车快要逼出怒路症了,此时在广阔的停车场上看着评论里一片溢美之词,她想杀人。

    已经提前进入尸体状态的顾淼,为了避免被鞭尸,不得已诈尸出来回应:“就是就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