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三百一十九章 亚美尼亚,神话与使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亚美尼亚, armenia

    美国, america

    直到踩在亚美尼亚的地盘上好多天,顾淼也还是没有做到正确的发音。

    不过这也不是很值得纠结的事情,反正澳大利亚与奥地利也有很多人念不清,为此,奥地利的旅游纪念品店里,都会卖一种像交通指示牌一样的图标,上面画着一只被打了叉的袋鼠,然后用英语写着“我们不是澳大利亚,我们没有袋鼠。”

    这么深的怨念,显然是受ci ji很深了。

    亚美尼亚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名为外高加索的地区,挤在阿塞拜疆中间,于是阿塞拜疆就有了一块飞地。

    与之接壤的还有格鲁吉亚、土耳其和伊朗。

    其实顾淼对亚美尼亚还是熟悉的,在伊朗的亚美尼亚街区曾经看见过教堂上挂的横幅,悼念百年前的大tu sha中死去的亚美尼亚人,还有热情好客的亚美尼亚老太太。

    真正踏上亚美尼亚是在伊朗之后的事了,在某一天,亚美尼亚忽然决定对中国落地签。

    落地签但是没有直飞的航班,不是要从e luo si走,就是要从乌克兰走。

    于是顾淼决定去一趟亚美尼亚,顺便去一趟乌克兰。

    乌克兰的妹子的确漂亮,但是这跟顾淼一点关系也没有,倒是见识了一回比公然索贿的越南、柬埔寨、老挝的边检还要令人呵呵的警察。

    以及,还有比呵呵的警察还要呵呵的一个中国妹子,

    她在咖啡厅里沉迷修照片,随手将装着现金、证件、银行卡、存储卡等等重要东西的背包就放在了靠街的椅子上,等她修完照片抬头,发现背包不见了。

    顾淼出于好心,借她手机与国内联系,也帮助她从支付宝里取了一些现金。

    那个妹子诉说着自己不幸的遭遇,顾淼听着听着,从同情变成了心情复杂,她住在青旅多人间,晚上出门的时候,把单反相机锁在柜子里,但是,柜子钥匙竟然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那个钥匙……很大还是很重?”顾淼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当年有同事在五星级酒店还丢了手机,她是哪来的勇气?

    那个妹子叹了口气:“哎,我也没想到啊,我以为,只有中国人是金钱至上,人心不古,谁知道连乌克兰也是这样呢?”

    那一瞬间,顾淼觉得自己亏了,脑中循环着晴雯的名言:“早知担个虚名,就打正经主意了。”

    都被人说成是金钱至上了,自己把现金给她的时候,就应该让她多转百分之百的手续费过来,这样挨骂的时候,心情也会好一点,毕竟给钱的都是大爷,随便骂,不要紧。

    离开了败兴小公主,顾淼来到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有一个奇怪的家族,名为马米科尼扬,人家真姓马,细数上去跟西凉锦马超是一个祖宗。

    马超兵败,

    马岱治好了“胃炎”,就在汉中呆着了。

    凉州一直在撕逼,于是马翼带领着马岱的弟弟马抗及亲族数十口,向西逃匿,到达里海。

    蜀汉在公元两百多年就结束了,

    马米科尼扬家族在公元前四世纪在亚美尼亚兴起,《亚美尼亚史略》称其始祖为两兄弟“马米克”和“科纳克”,《亚美尼亚人史》也写明这个家族的祖先来自中国。

    据说马米克就是马抗。

    从凉州走到里海,不知要用多久,还发达起来,两百年不算多。

    马抗家族在亚美尼亚扎下根,逐渐繁衍成当地的望族,并在反抗外敌入侵中立下汗马功劳。5世纪后半叶,为反抗波斯在亚美尼亚强制推行拜火教,马抗的后人瓦尔丹·马米科尼扬于公元450年率众起义,并在动员会上喊出战斗口号:

    “懵懂而死,与草木同朽;悟道而生,是为永生。”

    顾淼站在首都埃里温街头的瓦尔丹塑像,再看着搜索引擎上的这几个字,脑中莫名的跳出“焚我残躯,熊熊烈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唉,人家不想信明教就不要强迫嘛,如果传教的时候,凡入教的就发蜜汁烤鱿鱼、孜然烤肉、五香烤鱼,以及等等,顺便再宣传一下火的神圣,明尊的伟大,也不至于搞成这样。

    另一个亚美尼亚有名的人士就是米高扬了,顾淼认识他是因为朝鲜战争时的“米格走廊”,这人就是米格一溜串型号的直接设计者。

    传说中,米格又傻又笨,特别耐揍,给扫出一排洞,随便糊弄一下,继续上天。

    顾淼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专门要求绕了一圈,到《圣经》里记载的诺亚方舟靠岸的地方——亚拉腊山。

    它仍是亚美尼亚国徽正中央的图案,也是亚美尼亚的象征。经常是亚美尼亚人艺术创作的主题,包括绘画、黑曜石的雕刻及双陆棋的棋盘。亚美尼亚人把自己当作洪水氾滥后世界上出现的第一批人种,视该山为圣山。波斯神话中说它是人类的摇篮。

    尽管此山在亚美尼亚人的心里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但是在地理上却属于土耳其。

    1923年,苏联和土耳其签订“卡尔斯条约”,决定苏土的边界以阿拉斯河为界。距离埃里温不到60公里的亚拉腊山早已在土耳其境内。

    有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70年代,土耳其和苏联的亚美尼亚外交官在一次国际会晤中相遇。土耳其人提出:你们的国旗别再用亚拉腊山了,它不属于亚美尼亚领土。亚美尼亚的外交官回答说:星星和月亮也不在土耳其境内,请把它们从国旗上拿下来!

    对巴黎和会有深深怨念的顾淼在听过这个故事之后感慨:怼的挺好,可惜本质上还是弱国无外交。

    就是一座山,好看是好看,不过没找到跟诺亚方舟有一丁点关系的可能性。

    1949年,俄国飞行员罗斯科维斯基拍下了第一张诺亚方舟的照片,照片中显示,一个模糊的暗色斑点出现在山顶厚厚的冰层下,因而不少专家怀疑那就是《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

    1955年,有人在那里发现了5000年前的“歌斐木”,也就是传说中方舟的木料。

    1957年,土耳其几名空军飞行员驾驶飞机考察亚拉腊山顶,发现这个物体呈船型。

    后来还进去了一组考察队,也不知道研究出了个啥。

    想想老外在船上随波逐流等救赎的时候,中国人已经一边收拾大自然一边收拾政敌了。

    看看人家大禹,治水之功开创大夏家天下!

    而且没耽误娶妻生子,

    防风氏敢质疑他想把首领的位子传给儿子?还不巧开会迟到,那就杀掉。

    让后世快要上班迟到的陈胜吴广也小心肝一抖。

    同样是大洪水,诺亚放鸽子,大禹统一了一大片国土。

    顾淼一边在内心瞎bb,一边逛到亚美尼亚历史博物馆。

    hayastan亚美尼亚族,曾经建立过亚美尼亚帝国,国境从黑海到里海,非常广阔。

    亚美尼亚的文字笔画非常简单,每个字母都可以一笔写出来,所以全国没有一个文盲,并且留下大量的亚美尼亚图书和手稿。

    亚美尼亚被e luo si土耳其等帝国包着,所以几次大战经历坎坷,被奥斯曼土耳其进行种族tu sha,后来又被苏联占领,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直到苏联解体才获得独立。

    既没有阿塞拜疆的石油,也没有格鲁吉亚的港口,这个国家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就好像亚拉腊山是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但又很遗憾,亚美尼亚三分之一的领土都能看见它,而它却属于土耳其。

    做为一个凌波丽的忠实爱好者,哪里不去都可以,埃奇米阿津必须要去!

    埃奇米阿津主教座堂是亚美尼亚中世纪早期的建筑文物,又称永久灵验教堂,而埃奇米阿津则是指“耶稣降临之地”之意。

    什么建筑风格,什么在jijiao史上的地位不逊于梵蒂冈……

    这些都不重要!

    在主教堂内的博物馆里,供奉的传说中的神话级别的神物,有诺亚方舟的残片,钉耶稣的十字架的残片……

    谁管什么残片,重要的是,里面还有抑制eva的第二使徒莉莉丝生长的朗基奴斯枪!

    根据jijiao的传说,当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一名叫做朗基努斯的罗马士兵曾用这把枪刺穿耶稣的身体,沾染了耶稣鲜血之后,这把枪就成了jijiao世界的究极大神器。

    传说中只要手持有该“圣枪”,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臣服,持有这枪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但失去的人会即时毙命,在古代罗马帝国中,这枪成为权力的象征,多位战绩彪炳的君主,手中持有这把枪打胜了无数的战役。

    在eva动画中,朗基努斯之枪平时被放在月亮上,关键时刻则用于抑制莉莉丝的苏醒,从而阻止人类灭完亡计划。而关于希特勒与“圣枪”的传说则更加玄乎,最后希特勒之死也与“圣枪”有关。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顾淼哼着可怕的《新世纪天鹰战士》主题曲,踏进了教堂。

    当初看《eva》的时候,顾淼一直认为被钉在最底下的那团白色的玩意儿是亚当,还被同学嘲笑了一番。

    亚当在2000年在南极冰层发现时,其xiong bu叉有朗基奴斯之枪,当枪被拔除后苏醒并暴走。

    然后被钉在最下层禁区中央教条的十字架上的白色无腿团团,身上也钉着朗基奴斯之枪,那时候,已经是莉莉丝了。

    朗基奴斯之枪被拔去后,开始长出足,而且腹部开始膨胀,有妊娠现象。当她再次觉醒时就会发生第三次浩劫,所有的生命都将回到她体内,变成一个。

    在看了三种不同的结局之后,顾淼就再也不看《eva》的任何消息了。

    庵野痞子搞咩啊!

    一个结局死绝了,

    一个结局只剩下了傲娇双马尾和不能逃小子。

    一个结局是凌波丽嘴里叼着面包片赶着去上学,还会对着碇真嗣笑,一片和乐融融的样子。

    真正的朗基奴斯之枪被供在玻璃柜里。

    用刻着花哨繁复花纹的黄金盒子装着。

    与动画片里,那把长的好像放大版生日蛋糕叉的东西不一样。

    它真的是一个正经的枪,动画片里完全可以叫朗基奴斯之叉。

    目测材质是黑铁,穿刺部分不像中国的长枪是立体的棱状,它是扁扁的,

    好像扑克牌里的方块,在方块的部分,还镂空刻着像**铁十字勋章那样的花纹。

    说实在的,顾淼很怀疑它到底是不是真货,

    一个捅死了耶一哥的凶器,为什么会有镂空的十字纹。

    以及,他也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弄成扁平的形状,明显立体的棱形捅人效果更佳,镂空会造成材料受力后变形的大概率。

    难以理解的兵器。

    看完枪,再顺便看一眼诺亚方舟的残片,

    看的就更令人困惑了,根本就是一个特花哨的黄金盒子里装着一个更加花哨,还镶着红宝石绿宝石的十字架,不会说这十字架就是残片吧?

    扒在玻璃上盯了一会儿,顾淼才领悟到,原来残片指的是十字架下面那个缺了一角的,不起眼的部分。

    所以……这个十字架是当年船的一部分?

    诺亚兄弟,你很有钱嘛?

    教堂里还有传说中,耶稣真的被钉死的那个十字架的残片,同样也看不出来是个啥,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铁十字。

    以及一个好像索伦大魔王眼睛的东西,里面装着圣彼得的骨头。

    整个首都的建筑风格也很有意思,与欧洲美洲的风格都不一样,有几个地方,很像《纪念碑谷》里的,值得走走看看。

    顾淼在来之前得知,亚美尼亚的打车软件叫,是e luo si的,所以从机场到住处全程无交流。

    等离开了首都,问题就来了……攻略上说,亚美尼亚人说俄语和亚美尼亚语。

    那个骗人的“和”,连抓了几个不同年龄层的人,只会说亚美尼亚语,

    估计得抓苏联解体之前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行,至少手机上的翻译软件能听懂俄语啊,亚美尼亚语根本都找不到有什么软件可以愉快的在线支持一下。

    顾淼的努力失败了,

    好不容易抓个会说俄语的老头子,结果耳朵还不太好,听不清也看不清顾淼手机里的翻译,

    顾淼望天长叹,又要做一个有钱的聋哑文盲了吗?

    简笔画加肢体语言,终于让一个小摊的主人领悟了他的意思,指了一条明路,路的尽头写着大大的casino,

    有英文招牌的赌场,至少说明这个地方附近还不错。

    说是hotel,其实就是一个富裕农村的农家乐,

    楼盖得挺高,有四层,旁边的小院子里就养着家畜,老板一脸严肃,两人的交流在老板的谷歌翻译上,不得不说,谷歌翻译真垃圾,基本上要靠悟性。

    曾有业内人士说,网上在线翻译准不准,全靠不断有人对其进行调/教,

    所以现在无论是度娘还是谷歌,中英之间的翻译是最正常的了,绝大多数时候是人话。

    亚美尼亚语与中文之间的翻译,想来也没几个人会去管它。

    顾淼在小镇上转悠,镇上人非常少,路上完全没有人,只有一辆停在路边的车表示这里是有人烟的。

    在广场的一边,他发现复古的小钟楼房子,好奇心驱决定进去一谈究竟。发现是镇上的活动室,也意外的看了一场高加索的舞蹈排练,年轻的亚美尼亚姑娘和自己的小伙舞伴,欢快的节奏,轻盈的脚步。

    大概镇上很少有中国人来,年轻人们像看见转校生的孩子,一窝蜂的凑上来搭讪,然后,顾淼光荣的成为了拍照背景板,每个人都要跟他拍个合影,这一点倒是跟在伊朗一样一样的。

    离首都两百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戈里斯的小城,号称全亚美尼亚最美,

    既然艳压全国,那一定要去看看的。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用在高加索地区也是可以的,这里的春天,从五月刚刚开始,道路在雪山之下盘旋,枝头满开的海棠花,一阵风吹过,落英缤纷。

    城市很小,但这里什么都有,有广场,有学校,有亚美尼亚独特的“铅笔尖”的类似哥特风的古教堂。

    说铅笔尖也不太确切,更像是往反复折的纸形成的痕迹。

    墙上有被炮轰过的痕迹,据说是从阿塞拜疆飞来的。

    位于老戈里斯的戈里斯窑洞,有点像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窑洞,

    卡帕多亚的是在山里,戈里斯的却是散落草甸上的,绿叶山林间的绿油油的岩石洞穴,即像《冰雪奇缘》里精灵住的地方,也像霍比特人住的洞穴。

    对于顾淼来说,这就是《暗黑破坏神》第一个场景,新手村萝格营地出门就是的鲜血荒原。

    关于老戈里斯的这些岩石洞穴,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跟格雷梅穴居形成原因相似,是古时的亚美尼亚人为了躲避宗教po hai,躲避战乱,而选择居住的地方。这些洞穴,如今还居住着人,或者牲畜们。

    顾淼随便顺着路瞎走,远远的就看见了与霍比特人主角房子一模一样的门,他十分激动,

    他一路狂奔,

    他站在门口,

    哦,原来是一个墓地。墓门就好像暗堡,用石块修成了半圆形,如果从后面看,就是一个普通隆起的小土堆。

    有许多墓都是中世纪的,十字架都入土了。

    站在墓地所在的山坡,可以俯视整个小城。

    饱和度极高的纯净蓝天,团团卷云掩映着远处的雪山,近处的城市里,一片红顶小房子嵌在绿色的植被之中,

    还有一座修道院,墙是用粗糙的石块砌起来,石墙里还有一棵扭曲的枯树。

    “这不就是修女埋骨之地吗?”顾淼自言自语,剧情居然还串起来了,鲜血荒原隔壁就是埋骨之地啊,弄死血鸟,就可以得到一个免费送的雇佣兵。

    可惜这毕竟不是游戏,没有回城卷轴,要回去,还得靠腿,走回城中心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此时的小城总算有了些人气,

    “未免也太有人气了。”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被放出来了!

    他们对来自时差四小时之外的中国人也同样抱有极大的兴趣,一群身高没有超过顾淼腰的小豆丁,毫不掩饰他们的好奇,挤在顾淼身边,叽叽喳喳,企图问点什么,不远处的幼儿园窗台上,还趴着一群小脸,兴奋的冲着顾淼奋力挥手。

    顾淼想说点什么,亚美尼亚语是妥妥没戏了,俄语的你好怎么说?

    靠,明明还记过,这会儿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还是微笑配挥手就行……

    虽然很想摸一摸眼前一个小姑娘头上翘起的呆毛,

    但是不知道这个国家对于性骚扰的定义是什么,顾淼牢牢的管住了自己的手,让它保持着招财猫的摆动幅度。

    这里的小孩子都好好看,金发、大眼睛、长睫毛、萌萌哒,

    现在顾淼相信了一个传闻:当年土耳其苏丹的后宫佳丽,多出于亚美尼亚。

    犹大在jijiao里是一个背叛者的角色,不过有一位来亚美尼亚传教的,也叫犹大,一般被称之为“圣犹大”或是“加略人犹大”,有时候还好会被译成“圣达太”,此人最后死在了拜火教的地盘上。

    于是,有一个被建在整个山体悬崖上的中世纪修道院,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不过,这个修道院所在的地方在公元前便有作为一个原始宗教场所使用,jijiao在公元301年被定为亚美尼亚国教后不久,教会便接管了这里兴建jijiao堂及修道院。

    大家都挺省事的,顾淼想起,在伊朗看见的由拜火教祭坛改的清真寺。

    还有在西班牙被两大宗教改来改去的那些风格很谜的建筑们,比如名为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的教堂。

    犹大修大院的命也不太好,先后遭遇突厥人和蒙古人的洗劫,一度陷落。再后来经历了数次重修和重建,1931年被地震严重摧毁。

    它已经被顾淼列在了“点儿特背宗教遗迹”名单中。

    这个悬崖教堂不算什么特别,但是中学时代,顾淼用过的晨光牌笔记本的封面是它。

    人总是对这些东西会抱有特别的向往,哪怕那个笔记本上写的全是龙飞凤舞的课堂笔记,还有跟同桌在纸上玩的几局五子棋。

    从戈里斯到悬崖教堂所在的tatev镇,只能坐车,每周只有两趟,错过周一的,就要等周五了。

    开车的还是个疑似酒驾的老头子,车速相当的慢,估计不会比踩自行车快的。

    好在一路的风景不错,山中的雾气笼在湖泊上,还有一路翠色迷人的高山草甸。

    如果去过云贵川的话,倒也不会觉得太稀奇,就那个样子。

    在车上,还有几个外国人,他们告诉顾淼,他们打算在中途下车,再坐缆车上去。

    前往tatev的缆车被称为“tatev之翼”,单程票价3000德拉姆,往返4000德拉姆。

    据说是世界最长高空缆车,全长5.7公里。

    这条缆车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使游客全年都可以进出tatev修道院,而不必受到大雪封山的困扰。

    如果觉得它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景点缆车,没啥特别,那就错了,它在开通当天,亚美尼亚总统亲自出席了活动。

    中国这么多名山大川,几时见过当今圣上跑去参加哪家新修缆车的活动么。

    顾淼坐在透明的车厢里,往下看,公路将森林分开两边。

    深浅不同的绿色,让群山也显得不那么单调,甚至还有两小块开垦好的田地,看起来里面还没有长出什么,luo lu出砖红色的土壤。

    不小心路过山间一座废弃的修道院,就更有《暗黑破坏神》的感觉了。

    tatev镇上居然也有可以在booking上订到的房子,

    嗯,熟悉的味道,一楼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二楼住人,是不是全世界农村都差不多意思?

    逛完了修道院,回去之后,发现又来了几个人,顾淼颇有兴致的与他们搭讪,这才知道,他们不是普通游客,而是来自e luo si的电影公司团队,还有他们邀请的亚美尼亚人向导。

    不仅游客牛逼,连向导也很牛逼,顾淼本以为向导就是个很平凡的旅游工作者,没想到却是亚美尼亚的有名摄影师,长期跟《国家地理》za zhi合作。他们计划在这里呆7天,徒步拍摄。

    想到za zhi,顾淼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日本,他接了《中国国家旅游》写枫叶的约稿,形容列车进入红叶隧道时,如火云一般的枫叶扑面而来。

    却被主编打回修改,说枫叶不会动,怎么会扑面而来。

    顾淼当时被一口气噎住,人坐在车上不动,处于相对静止状态,当然就是做为参照物的枫叶过来了啊!

    向他约稿的编辑对于自家上司的不靠谱感到羞愧,然后让顾淼把这句给改了。

    几个人边吃饭边聊天,顾淼还看了他们拍的作品,十分羞愧,然后表示彻底放飞自我了,救不了啦。

    看完悬崖修道院,还有深坑修道院——khor virap monastery

    传说引导亚美尼亚皈依jijiao的“启蒙者”圣格里高利在获得合法身份以前,被亚美尼亚国王tiridates三世投入这里的的深坑。

    深坑内遍布毒虫,圣格里高利在这里被囚13年,仰仗神的力量和一位妇女暗中接济活了下来。

    一直等到国王冒犯神灵受天谴昏迷不醒之后,国王的妹妹才想起这位圣人,向他求援。

    后来圣人祈祷,国王恢复清醒,痛改前非,带领全国人民皈依ji du。

    凡世间这种显圣的故事,都是槽点满满,

    顾淼内心小声bb:都有神庇护了,还靠啥妇女啊?隔壁天竺的那位,虽说也是靠牧羊女接济吧,好歹人家是在成佛之前受的接济,成佛之后就马上报答牧羊女了。

    周文王被囚羑里七年,那是因为他除了会算命,也没别的本事,儿子的肉该吃还是要吃。

    既然这位圣人靠祈祷就能让人醒,他早干嘛去了,

    再说,十三年的天谴是不是来的迟了一点?想想索多玛,那可是抬现的,分分钟就结束,等了十三年才动手,这风格不像那位的正常操作啊。

    把内心发出的弹幕清除掉之后,顾淼走进修道院,

    当初囚禁圣格里高利的地牢还在,要顺着爬下去。很压抑。修道院的最佳拍摄点并不在教堂景区里,而是在外面,一边是墓地一边是葡萄园,后面还有深坑跟亚拉腊山。

    葡萄园跟墓地上的小山丘都是不错的拍摄点,可以让圣山与修道院同框。

    拍完之后,顾淼得瑟的发给正在上班的沙蓓蓓:“怎么样!我拍的怎么样!”

    沙蓓蓓看了一眼:“天太多了,景太小了,旁边有树枝露出来,显得没重点,建议把画面裁剪成16:9,把雪山放在正中,让修道院在黄金分割点……”

    “你最近在做甲方?”顾淼问道。

    “哼,你见过世上有这么靠谱的甲方吗?我在做公司内部的乙方,要是给我提意见的大爷们,都能像我这样说的这么清楚就好了。你还发照片来气我!”

    顾淼哄了好一会儿,沙蓓蓓才顺过气。

    看完深坑修道院,还有“圣矛”修道院,ghard monastery ,也叫艾里凡克,在亚美尼亚语中意为“岩洞教堂”,因其大部分建筑物在岩石中凿成而得名。

    屋顶像一把油纸伞……

    这是顾淼的第一感觉。

    ghard意为“圣矛”,指的是传说中耶稣上十字架以前,罗马士兵用来刺过耶稣身体的矛。这座修道院创建很早,修建目的就是为了收藏“圣矛”的一部分。

    始建于4世纪,不过现存的岩中修道院建筑年代是公元13世纪。

    修道院全部建筑都是从山岩中开凿出来的,空间利用非常巧妙。修道院包括1座中心教堂,2座岩洞教堂和1座王公寝陵。中心教堂建于1215年,迄今保存完整。

    好了……问题来了,扎耶稣的那个玩意儿,难道不就是朗基奴斯枪吗?

    圣矛又是什么东西?

    而且这个修道院里并没有展出圣矛,或是疑似圣矛残片的东西。

    所以……是两家修道院抢正宗,还是说,耶一哥被圣矛和朗基奴斯枪分别扎过?

    无人可以回答,文盲就是这样的悲伤。

    在亚美尼亚境内,还有一座希腊神庙,最早的是公元前8世纪左右乌拉尔图时代的,但仅仅保存了一方楔形文字铭文。神庙西南角远处有一座罗马浴室遗址,里面还保存有海洋女神图案马赛克。

    由于已经去过希腊,顾淼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就稀里糊涂的跟了一辆一日游的车,去了塞凡湖。

    湖名系由亚美尼亚语“黑色寺院”转化而来,因湖西北角小岛上有座4世纪用黑色材料修建的古寺院,又称戈克恰伊湖,系突厥语名称,意为蓝水。

    修道院最早是埃奇米阿津主教座堂里,被认为有罪过的修士居住的。

    有罪过的修士……顾淼脑中浮现了大量来自《十日谈》的huang se废料。

    至于湖水本身,整体气质跟新/疆的赛里木湖差不多,一圈小矮山,还有远远的雪山。

    修道院用的石头也是颜色各异,主建筑用的石头发黑,塔楼用的则是铁锈红,搭房屋用的粘合剂,颜色发白,白到扎眼,整个墙面看起来就像是塌了之后,用白色宽胶带给随便粘上的。

    随便在亚美尼亚转了大半个月之后,本想再去格鲁吉亚,不料沙蓓蓓同志说,姑苏的三虾面上市了,如果他不回来,她就带别人去吃了。

    哥伦布,麦哲伦,以及等等,一定没老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