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逛鬼屋的非主流表现形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目暮警官,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因为这里也是东//京都的管辖范围啊。”

    这是哪一集,已经记不清了,在这个至今只过了“五个月”的柯南里,过了无数个"qing ren"节、无数个圣诞节,死了八百多个人……

    每一天,都有各种xie e势力在努力毁灭着东//京。

    宇宙来的有使徒、小怪兽,格德米司【现在还有人记得格德米司是什么了吗】

    自家生产的库洛牌、美少女战士里的各种反派、还有死亡小学生。

    不过在真实世界生活的人们,哪里有这些烦恼,无非是与同事争锋、去抢te jia品,最多也就是在民宿里发现人头什么的。

    昨天小喜建议他们最好不要住民宿,因为之前有新闻,一个美国人约妹子去民宿,不为啪啪啪,就为杀人玩,杀完之后,把人头就扔在民宿里了。

    “虽然我不害怕这些,但是腐烂的气味实在不怎么样。”沙蓓蓓露出厌恶的表情。

    顾淼不相信:“你不怕《午夜凶铃》,也不怕《咒怨》吗?”

    “不怕啊,看片子的时候,我就很困惑,完全不能理解剧情。”

    “什么?你看恐怖片还要理解剧情?”

    “既然有剧情,就要理解嘛,对不对,不像你们男人看动作片,直接快进到重点。像《咒怨》的开头,明明一家三口都是人,然后男人认为妻子出轨生出了孽种,所以把妻子和孩子都杀了,妻子含冤变成了女鬼,女鬼又杀了男人,男人变成了男鬼,从此那个屋子就变成了鬼屋,里面生活着一家三鬼,但是他们居然可以和乐融融的认真去弄死别人,互相之间就再也没有不和,为什么男鬼不想去折腾女鬼,为什么女鬼不想去折腾男鬼?”

    顾淼:“……”

    想了想,还是:“……”

    沙蓓蓓:“你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

    “所以,我们去富士急吧,那里的鬼屋戦栗迷宫很有名。”顾淼看了看时间,“吃点东西,我们出发。”

    高贵的吃喝的地方都还没有开门,早餐在便利店解决是正常操作,可选项比国内的同名连锁店要稍丰富一些。

    一个711的肉包,要200日元,合人民币12块。

    就是国内卖2块钱或3块钱的普通大肉包。

    所以,在这里花钱,直接把100日元当1块钱人民币看就好。

    富士急也是一个大型的游乐园,各种ci ji的项目也有,甚至还有eva的主题展。

    不过最出名的,还是鬼屋,以医院为主题的鬼屋。

    它的面积挺大,全程靠自己走,需要上楼和下楼,也有扮成鬼的工作人员会随机出现。

    网上所有介绍这家鬼屋的都极尽能事的将它描绘成世界第一的可怕。

    两个好事之徒就这么跑过去了,第一次去还跑错了方向,

    有一个同样以恐怖做为卖点的房间,他们以为那就是鬼屋,无视了工作人员好心举牌上写的:“不懂日语会影响您的体验。”

    高高兴兴跑进去,

    结果是人坐在椅子上,以语言和音效来吓人。

    身为两个不懂日语,且阅片无数的人,一脸激动的进去,一脸茫然的出来。

    然后发现转错弯了,对面那个排长队的地方才是目的地——慈急病院。

    排队的人还不少,快到的时候,可以看见鬼屋的出口,隔一会儿,就有人从里面惊恐的跑出来,还频频回头。

    “真有这么吓人吗?”沙蓓蓓好奇的向里张望,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有一个男人,尖叫着从门里向外跑,还摔在了地上,连站起来都不会了,奋力手脚并用向前爬。

    “哇哦,真的跟恐怖片里的炮灰一模一样哎。”沙蓓蓓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要进去了。

    进去之后,首先是一通日语说明,完全听不懂,沙蓓蓓自行理解:“应该是叫我们不要打工作人员吧。”

    接着进行人员分组,

    一大帮人一起来的要被分开,

    首先坐在椅子上拍照,同样会先进行语言恐吓,然而,还是什么都没听懂,

    拍完照之后,先来了一个小型恐吓,椅子向下一沉,已经开始有人尖叫,

    不过也就只有一个人,而且她似乎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因为其他人一起大笑起来,她也跟着笑。

    进门的时候,是一个一个进的,沙蓓蓓与顾淼被分开了。

    每人发一个昏黄的小手电,那个手电筒的光说是用来照路,其实更多的是吓人吧,最多一两瓦的灯光,只能燃烧自己,不能照亮别人。

    前面的路很没有意思,都是器材,堆在地上的残肢,破盆,脏了吧唧的墙和血乎乎的墙,还有恐怖片的bgm。

    这些道具不知道能不能让人碰,

    顾淼莫名的很好奇,蹲在一大缸“血水”前面,努力闻了闻,什么味儿都没有,

    好想下手去捞两下啊……

    算了,万一有鬼跳出来说他违规触碰道具要罚款怎么办,

    继续向前走,也出现了张牙舞爪的工作人员忽然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事,

    不过这些对顾淼来说,实在是很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恐怖片定义么,

    凡是有门,有窗的地方,肯定都要出点妖娥子,

    如果有上坡下坡,地面不平的地方,为了游客不被吓得摔倒受伤,所以也不会安排工作人员来吓人的。

    一旦有了心理预期,就啥事也没有了。

    听说美国也有一个恐怖屋,是把血啊蛇啊什么的往游客身上泼,这种需要碰触,并且会弄脏衣服,还得洗头洗澡的操作,就很不可爱了。

    典型的恶心风美式恐怖。

    走着走着,在黑暗中,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应该是沙蓓蓓在前面。

    他很开心的加快脚步,往前赶,忽然,从侧面的门里跳出一个披头散发,张牙舞爪,一身血渍的扮鬼工作人员。

    被挡住去路的顾淼,就像走路时绕开一个普通行人那样匆匆绕过,还本能的说了句:“不好意思让一下。”

    又继续去追沙蓓蓓了……

    不知道那个工作人员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也许他会回去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方法。

    沙蓓蓓就在前方,看她的样子,也完全没有被吓到,脚步轻快,很愉快。

    顾淼存心想要吓她一下,放轻脚步,悄悄的跟上去,

    正当他要出手的时候,一个鬼忽然跳出来了,

    这里的设定应该是听见客人的脚步声过去了,再跳出来,从背后吓人,

    万万没想到,有一个浓眉大眼鬼鬼祟祟的顾淼还跟在后面,

    鬼刚发挥了一声,发现自己夹在顾淼和沙蓓蓓的中间,而顾淼的手还做出冤魂伸手张牙舞爪的姿势,正伸向沙蓓蓓的方向。

    鬼愣在当场,

    鬼不知所措。

    沙蓓蓓转身,迅速理解了现在的状态,发出了谜之爆笑,

    两人一起向前走,很快就到了一个楼梯口,光线大亮,要从这里上楼梯,

    二楼的门口,有三个人弯腰弓背往里看,听见楼下脚步响,吓得都是一哆嗦,

    想到进门时的规矩是不能组团走,

    顾淼想着要不要让他们先走,

    虽然语言不通,不过对方还是理解了顾淼的意思,并示意:哎嘛,太可怕了,你们先请吧,我们得缓一会儿。

    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昏暗的灯光,

    故意弄得血腥的地板与墙壁,

    在病床区,纱幔飞舞,床上坐着一个人,

    “你说这是真人还是假人啊?”沙蓓蓓问道。

    顾淼看了一眼:“应该是假的吧,看身材就知道了,为了省事,连衣服都没给穿。”

    兜兜转转,又到了地下室,

    一条长长的,黑暗的地下室,两边有门,随便哪一个门里都会跳出人来。

    沙蓓蓓忽然觉得挺亏的:“刚我都没有看清楚那些鬼脸上是什么样子的,好可惜啊。”

    “最多糊点红油彩呗,你还想看到什么?”

    “万一是面具呢,也可能是油彩,说不定是用真血画的呢?”

    顾淼:“……你想得太多了。”

    “不行,一会儿我得仔细看看,要是看不到,我就退回去重走一遍,一定要看一眼。”

    说到就要做到,

    求知欲强大的沙蓓蓓,真的在一个鬼从门里跳出来之后,一直站在他身边,努力想要盯着他的脸看,

    可惜灯光太暗了,还是没看见脸上涂了什么东西,

    坚持不懈的盯了好一阵之后,那个鬼受不了了,结束了“哇哇哇”的发音,

    拿出了一个更亮一些的手电筒,对着沙蓓蓓晃了晃,十分温柔的说了一大串日语,又给她指了指向前的路。

    沙蓓蓓对顾淼说:“哇,看人家多体贴,一定是以为我迷路了,专门给我指路呢。”

    顾淼打破了她的幻想:“人家是让你赶紧走吧,别耽误他的正常工作,啊你这个女人好奇怪啊,干嘛贴在我身边不肯走啊,莫不是个hantai?真是鬼生不幸。”

    “哼。”

    在一个大门前,那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手电筒被收走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

    隔着一个空旷的,只摆了几个牙医椅的大厅,

    可以看到亮堂堂的出口大门,

    “唉???就没有了吗?”沙蓓蓓与顾淼都感到非常不解,到底是什么,让那个男人吓得在地上向前爬?

    当人类的注意力和目光都投向了大门,

    放松了精神时,

    忽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跳出来两个鬼,穿着血乎乎的白大褂,围着两人又叫又挥舞着鬼爪,

    不幸的是,这两人完全没有被吓到,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谜题终于解开了,原来是因为这个,才会让出来的人吓得摔在地上r爬。”

    鬼屋别处的鬼跳出来一下,马上就又回到自己藏身的地方了,

    这两只鬼贴在两人身边,从门边跟到了大厅中央,一直努力的“啊啊啊”,

    怎么办?

    现在表现出对他们工作的肯定,发出惊恐的尖叫,会不会显得太做作了?

    那……要像古代看街头卖艺那样给钱吗?应该不会吧,再说身上也没零钱。

    顾淼十分愁苦的认真想着,

    沙蓓蓓显然也为此而烦恼,然后她脑子一抽,干了一件很莫名的事,冲着那两鬼鼓掌,一边鼓掌还一边点头微笑:“丝国以,丝国以。”

    顾淼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沙蓓蓓也觉得自己挺傻,忍不住笑起来。

    正在排队的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两个从鬼屋里出来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完了完了,他们会不会告我们败坏鬼屋形象?”沙蓓蓓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顾淼:“今天晚上他们开总结会的时候,那几个鬼可能要吐槽我们,说今天遇到两个bian tai。”

    就这样,

    完全与各网络营销号上描述的体验不一样,

    传说中的世界第一恐怖鬼屋之旅,变成了逗比之旅。

    顾淼的文章发出后,许多人留言表示想要跟他或沙蓓蓓一起再去一次:“又害怕,又想去,跟你们去最合适了。”

    “把恐怖片变成搞笑片,你们可以的!”

    “工作人员要给你们搞得怀疑人生了。”

    顾淼对此表示: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晚上,沙蓓蓓就要离开,临行前,打算去吃一顿好的,但是那个以海鲜而闻名的筑地市场已经关门了,只好再去别处找找。

    看了好几家都不是很满意,

    为什么在隔壁国的药妆店,有一种名为大麦若叶的青汁大罐大罐的卖,

    因为,隔壁国的蔬果都巨贵,

    而且,也并不是特别好吃,算下来十几二十块钱人民币一个的桔子,吃起来跟三五块钱一斤的应季桔子没有任何区别。

    中国的盖浇饭、面条之类的,至少都是有肉有菜的,很少是纯肉,

    但是隔壁国的鸡排饭,就真的只有鸡排和饭,如果在炸鸡排下面还给垫了点萝卜丝或是生菜叶子,那已经是很好的店了,

    吃完一个套餐,蔬菜类可能只有装饰用的紫苏叶子一片,

    在某一家吃的野菜面,里面的野菜,居然是大段大段的葱叶,那种被中国人民视为调料的东西。

    还有一家野菜面,是堆得如山高的豆芽……

    所以,他们需要用人工硬加的方式添加纤维素和维生素,

    想到鳗鱼饭可能又是纯鳗鱼配米饭,于是沙蓓蓓选了听起来好像有很多蔬菜的冢田农场,

    天真,

    太天真了,

    冢田农场主打菜是地头鸡,

    也就是国内所说的草鸡、土鸡、走地鸡、跑山鸡……之类的东西,

    明档就在一边,可以看到一个厨师用“网筐”装着鸡块在木材火上下左右翻着个“烧”。不是铁板烧,

    而是让熊熊火焰烧的很高,直接把鸡肉放在火里反复燎烧。

    这个操作就会导致鸡肉的卖相不怎么样,每个都黑乎乎的,

    “烧鸡”上来时还吱吱作响,蓝色轻烟缭绕,焦香裹着炭火的热气扑鼻而来。

    有一道菜是柚子胡椒肉卷,本质上是猪肉里卷着米饭,味道也很鲜香。

    最后赠送鸡油饭,

    鸡油饭不是重点,重点是服务员小姑娘在盘子上用美乃滋画出来的简笔画,以及一个单词“love”,

    除此之外,还赠送了一瓶味噌,

    “豆瓣酱嘛,没什么特别的,算了,拿回去下面条吧。”沙蓓蓓已经给味噌安排的明明白白。

    周一,当顾淼还在秋叶原的小书店里瞎转悠的时候,沙蓓蓓发来消息:“要是路过的话,你再买点那个味噌吧,超好吃的。”

    秋叶原是动漫与电玩相关的天下,

    宅男有地方去,

    腐女也有地方去,

    十八//禁的书不会堂而皇之的放在书架上,而是在一个小角落里,用帘子掩住,大大的画了一个十八//禁的标识。

    “女人十六就可以结婚,该干的都干了,还十八//禁,真够假的,二十岁才算成年才能喝酒,难以理解的世界。”顾淼好奇的进入了十八//禁的世界。

    说是十八//禁,其实还是圣光骑士与暗影牧师的世界,

    就算是a那个v,东京温度高也是要打码的,只有一本啥啥道的,才有***出来。

    书柜上立着各种买不起布料做衣服的塑料小人,某些器官夸张到变形,

    如同两个并排的篮球上长出了四根火柴。

    “毫无美感。”顾淼一脸嫌弃的离开了。

    女仆咖啡厅也很常见,只是被派出来发宣传纸巾的姑娘,一般长相也是justso,

    重点是,不懂日语,

    去那种以沟通为目的,而不是以吃喝为目的的店,着实亏得慌,顾淼并不想去。

    观赏完了常年在各种剧里被毁灭的铁塔、美少女战士里出现过的芝公园和元麻布、警视厅,是时候去关西了。

    那里还有服部平次、新撰组,以及……周相曾经去过的岚山。

    在火车上,顾淼忽然陷入了深思,

    刚才似乎给出的是一张大钞,

    但是只有拿到了找回的零钱,应该还要找回一张五千日元,

    没拿?

    没找?

    好困惑……

    一到大阪站,顾淼就去火车站问讯处问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处理,

    问讯处的人在鸡同鸭讲之后,居然挖出了一个会中文的工作人员,与顾淼沟通,

    接着再与东//京火车站的人沟通,

    折腾了半天,对面表示,已经调取了监控摄像头、收银机入账记录,

    证明:顾淼当时给的不是一万,而是五千,所以找回的就是零钱,而不会有五千。

    啊……哦……原来是这样吗……顾淼很不好意思的向问讯处工作人员道谢后离开。

    也许是因为沙蓓蓓不在了,有些失魂落魄,把手机忘在了商场厕所里,

    过了两个半小时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顾淼已经抱着“再买一个手机”的觉悟,赶回去确认了一下,

    此时厕所已经人来人往了,

    而爱疯x,还在洗手台上大大方方的躺着,

    没有人关心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