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三百章 花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火车到了花莲,火车上用tai wan普通话、闽南语、阿妹族语、英语、自以为是普通话的普通话轮流广播。阿妹族语跟闽南语相差还是挺大的。

    顾淼一路摸到了事先订好的旅店,其实一直不知道这家客栈叫什么名字,是看别人的游记,店主姓黎,很热情,被称之为黎爸。

    顾淼不太习惯叫亲爹之外的人爸,不管这个称呼前面是不是有别的词,于是称他为黎叔,觉得这个称呼很熟悉,收拾完东西,脑中才跳出四个大字——天下无贼里的台词,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是一个离火车站非常近的地方,很适合想赶紧把包扔下来就出去流蹿的人。

    不过电源插座设计的很奇葩,两个插座紧紧靠在一起,

    虽有两个插座,只能容得下一个插头进入……

    顾淼决定把这两个插座命名为“红玫瑰”“白玫瑰”,

    虽说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但是世事弄人,

    到底做不到雨露均沾。

    在台l北的客栈使用的是通用的多国插座,导致顾淼完全忽略湾娘家制式的插座是不一样的,笔记本的三相电源完全无法使用,跟黎叔说了,黎叔说去买。

    这个不幸的老板,先买了两个,结果住客忘记还了就跑了,然后又去买了一个,还买错了,买的是个八字型的,完全无法使用。于是他说让我等等,晚上他再买个回来。

    黎叔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对于顾淼居然没去清境农场瑞穗农场以及等等表示非常诧异……

    顾淼对一大片青青草地兴趣完全没有,已经看得太多了,期待感不足,相信也不会有惊喜。

    他到花莲来,完全是为了传说中的葱油饼,

    黎叔给了他一张手绘地图,标出了三家出名葱油饼的地址,原来花莲真的有一条街就叫葱油饼街,网红葱油饼位于葱油饼街的末尾。

    还有公正包子、戴氏扁食。

    对本地文化和自然风貌非常自豪的黎叔,强烈推荐了太鲁阁和七星潭,以及时光二手书店、花莲创意文化园区。

    顾淼随便研究了一下地图,奔向葱油饼街,

    葱油饼街106号是卖的比较规整形状的,里面包着馅,馅就是葱。

    102号就是网红葱油饼了,队伍排得挺长,还要发号。拉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

    现场工作人员叫到号码者,请大声回应,无回应视为过号,

    凡过号者耐心等候叫号,蛋熟点饼请一同告知。

    卖的是看不见葱的葱油饼,就是普通面饼的样子,用油炸了,然后打上个鸡蛋,颇有鸡蛋灌饼风范,当然它不是灌饼,是夹饼。

    鸡蛋是溏心的,蛋黄会流出来。

    顾淼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有一个悲剧的人类十分豪迈的咬一口,然后蛋黄biu~~~喷到衣服上去了。

    吃起来就像鸡蛋灌饼的味道,不过炸的程度更深一点,

    没有酱也没有夹生菜,就是一个单纯不做作的葱油饼。

    吃完两个饼,顾淼到了黎叔推荐的时光二手书店,很小的一个店,

    其实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与顾淼中学旁边的租书店有点像,

    也勾起了他曾经的回忆。

    店里全都是出租用的书,一本书租一天4毛钱,

    为了效益最大化,顾淼与同学租不同的书,轮换着看。

    在放羊的副课上,45分钟看完一本20万字的书是没有压力的。

    基本上四毛钱,可以看三四本书。

    看书快的人会结成同盟,资源互换。

    看书慢的人没有加入的资格。

    就是那个时候,顾淼练成了阅读速度极快的能力,

    为了占便宜,拼了!

    这间二手书店的布局,都很熟悉,好像书架后,会随时出现前来抓租“与学习无关书籍”的学生的教导主任。

    现在已经可以不用怕教导主任了,

    顾淼随手翻了几本书,全部都是竖版繁体字,虽然他能看得懂,但仍有些不适应,会看跳行。

    离开书店,沿着木森路向前走,

    看到一家有点手工范儿的店,里面卖的东西很杂,有精油、咖啡、无添加冰淇淋,还有卖手工布艺的,

    在各种平凡的手帕、拎袋旁边,顾淼看到了一件神物,

    市面上一般卖的是干爽网页或是棉柔网面,

    第一次看到有卖布的,

    非常好学的顾淼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是领悟错了,这其实是一种……新型眼罩?

    正好有个妹子也在进来转悠,看到了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个,不会漏的吗?”

    老板娘柔声细气的说:“晚上人是平躺的,量没那么大,所以用这个布的就行了。”

    两人似乎此时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妹子不好意思的扫了顾淼一眼,

    顾淼的表情写着:“我瞎了,什么都看不见。我聋了,什么都听不见。刚刚发生了什么?”

    脸上淡定,脚上飞快的离开店家,

    不知不觉,面前已是一片开阔水域。

    拿出地图一看,这片水域名为——太平洋。

    折返回去,到著名的海埔蚵仔煎店,17:30,刚好开门。

    这是一间号称1973年创业的老店,很快又迎来了大股游客。

    所谓的蚵仔煎的本体,是使用海蛎与鸡蛋浆混在一起,用平底鏊子煎成的。

    据传是因为早先的人民穷的要死,在无法饱食下所发明的替代粮食,是一种贫苦生活的象征。

    现在却成了极具特色的小吃,讲闽南语的地方都有。

    这里的蚵仔煎里放了一些木薯粉,也就是用来做芋圆的粘合原料,所以,口感与厦l门的不太一样。

    来吃的当地人也不少,

    他们叫蚵仔煎的发音很怪,叫“e啊煎”,

    难怪刚刚顾淼字正腔圆的用标准普通话点单,老板娘愣了一下。

    如同到了帝都,要去“大栅栏”那一站,外地人才按字典上的发音念,帝都人都读作“大什辣”,

    有湾湾本地人评价:海埔蚵仔煎比起高雄的liu he夜市和台l北的士林夜市上的,味道要更好一点。

    还有客人是从东南大省过来的,他们的评价是:“没有比厦l门的好吃多少,优点是海蛎比较大。”

    对于从来没吃过的顾淼来说,完全吃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来,

    反正……就是生蚝和煎鸡蛋的味道,口感更加q弹绵软一些。

    旅行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对特色美食的心得就是:

    应该要找一家久负盛名的,再找一家路边很普通的,

    不然都不知道自己吃到的东西到底是本来就是那个味道,还是因为店不好,所以才会做的不够好吃。

    这一点在无数个地方,不断的证实。

    这家只卖两样东西,蚵仔煎和蛤蜊汤。

    清清淡淡一碗的蛤蜊汤,味道很鲜,

    不过还是有人不喜欢,隔壁桌有受不了海鲜腥气的,也有受不了汤里放的大量姜丝的,还有人对蚵仔煎这种操作手法本来就不欣赏,只喜欢吃潮汕的蚝烙和碳烤的。

    以前就听人说过,在海边生活常吃海鲜的人,讨厌河鱼河虾,觉得一股土腥气,

    在河边生活常吃河鲜的人,讨厌海鱼海虾,觉得一股海腥气,

    做为一个从来都不挑食的人士,顾淼的接受度非常高,高的近乎于味觉丧失,把一份蚵仔煎和一碗蛤蜊汤干掉,毫无压力。

    隔壁有一家店叫杨子萱,专卖柠檬爱玉水。

    顾淼第一次听说“爱玉”,是从阿雅的《挫冰进行曲》里听到的,

    不知道那是什么,以为是一种玉,

    如同他第一次点珍珠奶茶的时候,莫名的期待奶茶里真的有珍珠,来自珍珠贝的那种碳酸钙物质。

    看前人的点评上有说,就是白凉粉,这让他感到了一阵惊讶。

    凉粉,出自豌豆。

    金陵的吃法是咸的,放榨菜、辣油等物凉拌。

    虽然他知道有甜的吃法,不过一般那是用一种名为“冰粉籽”的东西搓出来的胶质,与白凉粉的形态有很大的差距。

    爱玉端上来,与凉粉和冰粉、凉糕、木莲豆腐,都有着本质的差别,在爱玉凝成的块状物上,缠着丝缕状的植物纤维。

    传说中,薛宝钗住的蘅芜馆里的薜荔,就是爱玉,

    其实不是,薜荔又名鬼馒头,做出来的,那就是木莲豆腐,

    爱玉是薜荔的变种,是近亲,却不是一个品种的两个名字。

    吃饱喝足,忽然天降大雨,顾淼没有带伞,只能在东净寺里暂避,

    站在大殿里,暴雨倾盆,天地一片白茫茫。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他发了条信息给沙蓓蓓:“如今我也听雨僧庐下了,忽然有些感怀。”

    “所以,你跟哪个ktv公主红烛昏罗帐了!!!”沙蓓蓓的回应非常的跳出气氛,却又很合理,

    伤春悲秋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你有没有觉得,刚才我们俩的对话,就像射雕里,黄蓉弄疯了欧阳峰之后,连带着郭靖也在想自己是谁的哲学问题,黄蓉直接打断说你就是靖哥哥。我是郭靖,你就是黄蓉。”

    沙蓓蓓:“哈哈哈哈哈,你这个文艺男青年还没完没了了啊?记得给我带有出息的手信,不然我就把你吃掉!”

    雨变小了,顾淼从寺里出去,路过一间很大的超市,可以刷银联卡。

    他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长得像二分之一块砖头那么大的赫色物体,上面写着“纯原汁冬瓜茶砖”,

    够沉、够硬、够结实,照着人脑袋呼下去,不死也伤。

    不如送给沙蓓蓓好了。

    次日早上,顾淼接受了黎叔的强烈推荐,跟另外四个路上相逢的姑娘一起包车去太鲁阁,

    出发之前,在客栈边上一个小吃店买了早饭:鲔鱼蛋饼和咖啡,

    蛋饼25块,大杯咖啡20。

    还丢了个人,这许多年来,这种鱼,顾淼一直称其为金枪鱼。虽然知道它的学名是鲔鱼。

    但是,只是认识字,始终不知道读音,于是问老板娘“郁鱼蛋饼好了吗?”老板娘很茫然,一会儿醒过神来“哦,我们这里叫它尾【音】鱼。”

    黎叔问顾淼中午怎么办,顾淼说他很喜欢台l湾饭团,所以一会儿去711超市的鲔鱼加蛋饭团,还有全家的鲔鱼饭团。决定一会儿去买几个带着。

    黎叔的鄙视之情溢于言表:“711的饭团哪有如此轻浮,如何吃得。”

    总之,他表示,来,让你见识见识,我大台l湾的饭团之真正奥义。然后……他就跑了。

    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袋五个饭团,说“这个饭团才好吃!中午你们就吃这个吧,不要在景区里面吃,又贵又难吃。”

    顾淼要给他钱,他死活不收。

    去太鲁阁会先路过七星潭,

    顾淼先以为是七个水坑,结果是一片大海。

    据说这里曾经是沼泽,七个,后来水没有了。

    虽然七星潭的七星和潭都已经没有了,不过地上留下来的石头,还是很美貌的,都是大理石的石质,有些是青石顶上一团雪,有些是青石中间夹着一片白色,好像三明治那样。

    太鲁阁,不是亭台楼阁,也不是太阁立志传,

    如果在大陆的话,它的名字应该叫太鲁大峡谷之类的,

    第一个徒步的地方,沙卡当。全程4.5公里,只能原路返回,也就是说,如果谁想把它走完,就是9公里。

    司机表示,一定要在12:00的时候,跑到第一个控制流量的地方去排队,不然就来不及进去了,所以,可以有一个半小时在这里晃荡,他说你们走到五间屋,时间就差不多了。

    顾淼认真的看了一下地图,五间屋离出发点才1.5公里,往返是3公里。

    一个半小时走3公里,那是在爬吧?

    何况,从入口的景色来分析,真没看出来这风景有什么特殊到值得一步一停的。

    嗯,事实上,走过这么多地方,唯一让人有一步一停愿望的地方唯有九寨沟,真正是绝色,每走一步,都觉得跟前一步的角度完全不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触发一步一停被动技的地方:五台山,顾淼当时徒步到第四个台西台的时候,感觉要断气了,走一步,就得歇上半分钟……

    惨痛的回忆。

    沙卡当是河边峡谷,这会儿还没到台风季,所以河里的水少的可怜。

    这条道有点像神农架的小道,有点像通向墨脱的老虎嘴,有点像黄山的西海大峡谷中的一小段,有点像……总之就是普通的常见的峡谷风光。

    曾经有一个妹子说过:”如果你去过同纬度的类似地区,就会觉得,就那样了,完全没有惊艳的感觉。“

    等顾淼回去之后,妹子问他感觉怎么样,顾淼言简意赅的回答:”我同意你的意见。“

    这条峡谷路很平缓,四十分钟,顾淼就已经已远远离开了五间屋的范围,

    走了很久也没有看到活的游客,

    前方一个上小坡的地方,有一大团蝴蝶伏在地上,

    被顾淼的脚步声惊动,忽扇着翅膀腾了起来,目测有四种花色的蝴蝶,普通的黄粉蝶,还有一种仿佛枯叶蝶一般的花色,以及两种墨色大蝴蝶,其一翅上有蓝纹,其一翅上有赤斑。

    这会儿山谷里一个人都没有,顾淼愣愣的看着蝴蝶如火焰一般的腾起,完全想不到宝钗扑蝶之类的风雅事,脑中闪过的是徐克导演的《蝶变》,故事的主题就是蝴蝶杀人。

    布洛湾其实挺无聊,唯一有趣的就是一个他们称之为简报,大陆称之为民俗介绍的xiao dian ying,用一个小故事讲了太鲁阁族的起源、婚嫁习俗等等。

    嗯,太鲁阁族人的传统服饰,跟云南怒族的挺像,也是窄门幅的布,估计这是纺织技术的xian zhi,也是条纹状的,不过怒族的条纹是鲜艳的颜色,花哨的很。太鲁阁族就是老老实实的黑白灰。

    太鲁阁里有一处名为长春祠的地方,是纪念为了修路而死去的工人,

    这些工人都是国l民l党老兵,

    名字放在第一个的人叫靳珩,为了纪念他,把白龙桥更名成了靳珩桥。

    这人发现台风对这段路有影响,冒着风雨跑去查看工段,被落石活活砸入水中。

    顾淼一向对忠于职守的人,都抱有无比的钦佩态度。

    还有一个只有包车游客才会到的地方,名字听起来让人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有点什么特别的美景,或是传奇的故事。

    名字叫“清水断崖”,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这个景点,就是名字的字面意思。

    一面是断崖,一边是大海。

    清水和断崖,

    就好像青椒炒肉丝、西红柿炒蛋那样,没有任何的花头。

    从太鲁阁回程,才下午五点左右,不过自强夜市已经开了,去探访了传说中的蒋氏棺材板。

    虽然早就知道就是厚面包片裹点鸡蛋液,油炸之后,往里扔馅料。

    味道平庸的令人失望,面包并没有完美的与内容物融合在一起,

    如同清水和断崖一样,

    而且还挺油的。真不如馒头夹菜,煎饼卷菜、烙馍包菜……

    意外之喜的是闽式春卷,内容物比韭黄肉丝、豆沙之类的金陵春卷要多出很多来,

    不过,这也并非湾湾家独有,东南大省也有一模一样的东西。

    自强夜市小的要命,本来不觉得士林大的,跟这些个比起来,的确是大。

    与民宿里住的人聊天,顾淼才发现自己竟然是硕果仅存的男人,

    其他人都是妹子,

    这个世界怎么了,男同胞都在家里打游戏不出来旅行了吗?

    一个口音带着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的姑娘其实是热干面三鲜豆皮家的,

    一个口音像帝都的姑娘其实才是真山海关外的,

    再加上一个口音仿佛有些南,似乎有些北,飘乎不定的顾淼,

    “什么?你有女朋友了?”山海关外的妹子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出来?”

    顾淼:“她要上班。”

    “那你为什么不要上班?”

    “我是 职业者,随时随地都在上班。”

    “你一个人跑出来,你女朋友不担心吗?”

    “我是男的,她担心什么?”顾淼没有t到重点。

    两个妹子捂着嘴笑起来:“担心你在外面乱来啊。”

    “哦,那不会,她知道我是老实人。”

    某个写刑侦文的男作者说:女人谈恋爱会变蠢。

    显然他没有真的出过轨。

    女人抓出轨证据时的力量,超过福尔摩斯,赛过金田一,

    开玩笑,沙蓓蓓,那是什么人,

    警察世家的大xiao jie,耳濡目染,除了女人的第六感,还有那么多专业人士在身边,

    他顾淼要是敢背着她爱别人,怕不是全身所有的腿都要被打折了。

    传说中,高雄有很好吃的盐酥杏鲍菇,沙蓓蓓嘱咐他一定要去尝尝,如果好吃的话,她下次就可以考虑也来宝岛一趟,

    所以,顾淼领旨去了,

    是的,

    盐酥杏鲍菇很好吃,

    也就盐酥杏鲍菇好吃了,

    本质上,还是在海边走走,看看海洋馆之类的东西,

    以及女孩子们很喜欢的各种文创小店,

    就景色而言,

    如果已经去过花莲和垦丁,那么高雄本身真没有什么好玩的,

    何况是对于顾淼这种大半个地球都已经跑遍的人。

    跑回台北,首先要做的就是去微热山丘买凤梨酥。每颗凤梨酥比普通的贵了两块多人民币,贵的有道理,人家号称里面不放冬瓜的,就算是佳德,也兑了冬瓜在里面。做为一个高级吃货,不远万里而来,不是为了吃冬瓜的。

    这里的服务相当到位,门口负责迎宾的姑娘,看到有人进来,就说“要不要进来坐下喝杯茶。”这里也装修的好像咖啡馆,而不是卖凤梨酥的地方,这托盘里的茶与凤梨酥都是免费的。

    顾淼的文章在店里就发出了,

    很快就有评论,

    评论政治的比评论景色的更多。

    有不少ren da夸宝岛就是比大陆强,惦记着当年常凯申怎么没fan gong成功的,

    顾淼也是觉得有趣,要是fan gong成功,就一定好么?

    就我国人民五千年来的传统,那是不到活不下去,是绝不会反的,当年秃子给人反,显然是做的太过份了。

    更何况,就算是当年,谁能保证自己一定就是拿高薪的胡适,而不是被拖欠工资n个月的那个现在躺在人民ying xiongnian bei南边的那个人?

    怀念常凯申的理由还有说他对文人好,至少不会出现196x-197x的事。

    呵呵,年轻人不知道tai wan长达38年的白色恐怖是怎么回事吧?

    这就叫光看着贼吃肉,没看着贼挨打。

    葡萄牙人现在多悠闲啊,悠闲的完全令人忘记了这货是鸡贼的占了澳门的。

    西班牙人多神经啊,工作时间已经很爽了,还因为不够爽要罢工。人家当年也是无敌舰队来的。

    法国人多没节操啊,二战的时候投降的那个麻溜,人家当年跟英国手拉手进圆明园的时候也是鸡中一霸。

    意大利人从头到尾就没正常过,人家也是有过把地中海当内湖的罗马帝国时期。

    顾淼看着评论,想起在匈牙利遇到的tai wan导游,已经是浓绿浓绿的绿了,绿的真当自己是个国,

    就连他也说:“都是要慢慢来的,中国已经做的很好了,tai wan当年也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谈的,才有现在的各种免签待遇。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走出国门,你们领导也在进步。”

    别看着别人家金碧辉煌的就一门心思跪舔,这算哪一出啊?都已经算是即得利益者了,还有什么不满啊?

    “至少叙利亚的天空是蓝的,空气是 的”那就去啊,千万别客气。

    看谁家强就往谁家钻,这不就是三姓家奴了么,节操掉光了,也差不多该到白门楼了吧。

    不与这些人一般见识,丁蟹的逻辑之强大,一般人是搞不定的。

    顾淼在tai wan机场,看到了霹雳授权的茶叶,275台币,剑子图案的是冻顶乌龙,佛剑图案的是乌龙茶,龙宿的是个啥来的,忘记了,还有一个完全不认识的新角色叫香独秀,是东方美人茶。

    没有沙蓓蓓叨叨着要买的蝴蝶君、白衣剑少、吞佛童子,谈无欲。

    算了,连大偶都给她带回来了两尊,想来,女帝陛下也应该满意了吧?

    顾淼在身旁旅客异样的目光中,一手拎着一尊有半人高的霹雳木偶,登上了飞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