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五十八章 澳大利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讲述人:老张

    地点:澳大利亚

    我根本就不喜欢澳大利亚,对它唯一的印象就是“树袋熊,袋鼠,英文和奥地利很像,以及有个亲戚全家移民去了那里”。

    山山:“我喜欢我喜欢,《冲上云霄》第一部的开头就是在阿德莱德。”

    选择去那里,是因为半夜上网,无意中看到一个广告,说0元机票,那个时候,亚航刚刚到中国来打开市场,做的0元促销。

    不像现在,一看见亚航大促,都是定好闹铃等着下单的,那个时候,我买过的最便宜的机票,就是正月初一,帝都到魔都,那也得三百多块,哪里见过0元。

    而且时间特别好,国庆假斯,都不用请假的。

    但是我问了好几个人,要不要一起去,他们都用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这么明显的骗局,你也信啊?”

    我信了,也买到机票了。

    往返都是0元,但是要交税,交完税之后,总价是一千出头的人民币。

    买完机票,才想起来,世界上还有一件事,叫签证。

    那个时候的签证还是纸质的,现在澳大利亚变成电子签了。

    按大使馆的要求,一项一项的提交,还接到了领事馆的电话调查,问了好多问题,什么你为什么要去,去哪些地方之类的,反正,就正常回答。

    在等待签证的时候最难熬,不像美签,可以当场就知道过了没有,澳大利亚电调完了,还要等护照回到手中才可以。

    对了,如果你们的工作是军警相关的,可能会被拒签哦。

    当时在论坛上有一个小妹妹,跟我同时递签,同天接到领事馆的电话调查,但是她就被拒签了。

    因为她在119接警台工作,虽然她是临时工,劳务派遣的那种,但是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可能比较难理解。

    119这个消防吧,它属于武警编制,武警呢又是占的军队编制,在老外看来,她就等于是军人,而且还是现役军人那种。

    所以,有嘴说不清。

    当时我买的票是从萧山机场到珀斯,中间经停马亚西亚吉隆坡。

    就像你们刚才说的,从亚航的lccl可以获得过境签。

    有两种不同的东西,一种叫transt vsa,是要钱的。一种叫transt pass,不要钱,可以停留120小时。

    进澳大利亚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被抽查到询问随身携带的东西。

    他带了一些常用药,但是没有带说明书或是包装盒。

    入境官问他,这是什么,他回答:“drug。”

    就麻烦了,他被带去小屋子了。

    那个单词有毒品的意思,

    应该回答“medcne.”

    顾淼:“medcne是初中词汇,drug还是高级词汇。”

    我当时去是大清早到,排队的人还不多。

    现在要是走普通通道的话,能排队排的怀疑人生,但是如果是持有电子芯片新护照的话,就可以直接从电子e通道走。

    很方便。

    还有澳大利亚是农业国,所以很多东西,包括种子、木头制品之类的,都不能带,带了估计要罚款。

    我有亲戚移民去了那里,她的父母去探亲的时候,想着给带些国内的食物给他们家,带了木耳、瓜子、腊肉……

    而且还是鬼鬼祟祟藏在衣服卷里的。

    从无知者,瞬间就变成了知法犯法。

    第二次,他们又执着的带了干菜。

    又被发现了,

    移民的亲戚快气死了,跟他们说过,澳大利亚的亚洲商店基本上都能买到这些东西,不要带,已经被海关连抓两次,下次说不定就会被直接拒绝入境。

    反正,你们如果去的话,别带那些东西,真的不缺那一口。

    珀斯是澳大利亚的最西边,在印度洋海岸,澳大利亚的金融中心。

    我到那里的时候,是九月底,在中国还可以穿短袖,离境的时候,我觉得一个中秋,一个中春,应该差不多温度,没想到温差很大。

    在街上,也经常看见穿着羽绒服的男人和穿着吊带衫和超短裤的女人,女人都不怕冷的吗?

    山山:“对啊,零下两三度露腿是正常操作。”

    珀斯是西澳的首府,也是金融中心,城市中心就是标准的高楼大厦,玻璃幕墙,不过还是让人觉得很舒服,因为人少,公益项目做的很到位。

    从机场到市里,我就看到街上很多坐轮椅的残疾人,当时有一种感觉,怎么澳大利亚的残疾人这么多呢?

    后来才知道,不是残疾人多,以人口密度来说,中国大城市的残疾人只会是数倍于这里,而不是在街上几乎看不到。

    我们国内的人行道和盲道被停放的自行车,还有汽车占了,很多地方也只有台阶没有轮椅通道,残疾人出行的确十分不方便。

    澳大利亚有专门的残疾人停车位,如果健全人的车停在上面,要被重罚。

    公共汽车也有专门的让残疾人停轮椅的地方,到站,如果看到有残疾人,公共汽车会倾斜,还有一块搭板伸出去,司机会下来,把轮椅推上去。

    在珀斯的公共交通上,我也没有花钱。

    他们的车在一定的区域内,叫free zone,不要钱。

    然后还有四趟免费的公交车,当地人叫cat,有红猫、黄猫、蓝猫、绿猫。市内的主要景点都可以到达。

    珀斯的空气真的好,天空蓝得跟雪域高原似的,蓝得发紫。

    那里有一个造币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还在生产中的,可以自己做一个纪念币,我给我侄子买一个出生纪念银币。

    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从1863年开始建,到2009年才建完的圣玛利亚教堂,哥特建筑配大块的玻璃幕墙。

    在市区其实没什么景点,随便走走,随便看看,到处都是景点。

    比如到天鹅钟塔,听听钟声在城市里回荡,也可以俯瞰整个珀斯城市。

    我个人更喜欢弗里曼特尔港,那里有很多十九世纪的建筑,很多小店,还有许多很有设计感的小东西,女孩子应该很喜欢。

    就连那么一个小港口,都有一趟免费的灰猫,跑环城线,喜欢什么地方,就下车,随便走走。

    顾淼:“你在那里都去了哪些地方?”

    随便在街上走走,看见了很多有趣的小东西,街上时常有艺人的即兴表演,在周末,会有集市。

    衣服和首饰就不用买了,你们小姑娘可能会觉得不如淘宝。

    会有当地人卖他们自己做的食物,有勇气的人可以试试。

    我尝了一个老妇人自酿的辣椒酒,有点辣椒味,又有点威士忌的木桶味,当地人自制的奶酪味道还行,可以试试。

    其它的小零碎也不少,

    不过我那一趟,因为全程廉航,就没有买什么东西。

    最后坐在港口边的一家网红店坐了五个多小时。

    山山:“哇,和谁去的啊,有这么多话聊。”

    老张:“就我一个人。”

    山山的眼神表达了一切。

    老张:“你这个年纪的小丫头,不懂那种感觉。”

    虽然是港口,但是海水十分清澈,波光粼粼,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但是空气又很清凉,非常舒服。

    白色的海鸥在蓝天飞过,经常会落下来,啄食残留的食物。

    常见的食物还是标准的英式快餐,fsh and chps。

    澳大利亚人的薯条相当的豪爽,那不是薯条,是薯砖,一根薯条有我三根手指那么粗。

    坐在原木的桌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看着水光,就能坐到太阳落山。

    山山:“我做不到,要是静下来,我就会忍不住东想西想,越想越多,然后觉得坐在这里无所事事,是在浪费生命。”

    老张:“典型的现代人焦虑症。”

    山山:“没办法啊,别人都在进步,我停下了就是落后,能不焦虑吗?这不是别人劝几句不要绷得太紧,要适度放松,就可以解决的。”

    老张:“也许,会有这么一个地方,会在瞬间触动你的情绪,我有一个朋友在阴天的海德堡公园里,找到了属于她的宁静。”

    顾淼:“运气不好的话,宁静可能在很偏的地方。比如我这次去南极,有一个船员说他在一个正常去南极的游客都不会到的海湾找到了击中心灵之地。”

    山山:“本来南极都不是好去的,结果到了南极的游客都去不了的地方。这心灵也太难击中了。”

    澳大利亚有很多中国人,大陆人比较多的在墨尔本,在珀斯台湾人很多,遇到两个台湾小姑娘,没有带电吹风,去珀斯买,一个很小的折叠吹风机要二十八澳币,还不带变档,在国内也就卖三十人民币。

    刚开始在澳大利亚,我也不适应那个物价,人民币对澳元常年在一比六,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必和必拓商业间谍案,澳元忽然降到了四点四,马上换了。

    虽然已经是历史最低点,不过花起来,还是很紧张的,看到什么物价,都在脑中自动乘以六。

    在亚洲超市看到了一瓶100克的豆腐乳,没名气的牌子,也要五澳币,真是这辈子吃过的最贵的豆腐乳。

    也还好买了,第二天,整个珀斯的超市商店全部关门,不是周六日,也不知道是什么节。

    放假的理由,也是女王生日。

    可是来之前,我查过,说英国女王生日,他们是要放假的,攻略上写的,女王生日是六月,

    九月只有第一个周日,有一个叫家庭日的假期,

    九月二十八的确有一个名为afl grand fnal frday的假期,是澳式橄榄球每年季后赛的总决赛。

    但是,那是维多利亚州的节日,珀斯是西澳大利亚州,跟维多利亚州一点关系都没有。

    英国历史上一共有六个女王。

    玛丽一世是十二月八日,

    伊丽莎白一世是九月七日,

    玛丽二世是四月三十日,

    安妮女王是二月六日,

    维多利亚女王是五月二十四日,

    ******是四月二十一日,

    没有一个是九月二十八,旅店老板告诉我,他们放的就是******的生日,

    澳大利亚是分开为女皇陛下庆生的。

    昆士兰州在十月一日为女皇庆生,

    西澳一般是在九月二十四,高兴了就改到九月二十八,

    除了昆州和西澳之外的澳大利亚其它地方,以及别的英联邦国家,都会在六月十一日为女皇陛下庆生。

    顾淼:“大概分开庆,就可以多次***。”

    老张:“整个英联邦的人口加在一起,还是要比我国多的,就算他们不分拆,也比不过。”

    在珀斯的北线,能看到的东西就是兰斯林沙丘、尖峰石阵、龙虾工厂。

    兰斯林沙丘是白色的,跟别的碧海银沙不同的是,它是很高的沙丘,可以玩滑沙。

    蓝白相衬起伏的沙丘,还是很独特的。

    尖石阵的话,有点像沙漠化的土林,比雅丹地貌要矮,如果看过雅丹的话,会觉得一般。

    龙虾工厂就是一个去看看人家怎么抓正宗澳洲大龙虾的地方,还能吃到。那里只有两个方法去,一个是自驾,一个是报团一日游。

    像我这样的老人家,喜欢天鹅谷,你们年轻人会觉得无聊。

    整个山谷,都是一片绿油油的原野,还有满山的花,西澳的许多酒庄都在天鹅谷里,除了酒庄之外,还有蜂蜜农场、巧克力工厂、奶酪厂……

    巧克力工厂进门的地方,就摆着三大盆巧克力豆,黑巧克力、白巧克力,还有牛奶巧克力,都是免费品尝的,

    酒庄也有免费品尝的,本来我都没想买任何东西,但是路过了twn hll 酒庄,门口的葡萄架都有八十年历史了,那个酒庄特别小,差点就无视它路过了。

    老太太卖的葡萄酒也很好喝,1982年的酒,才四十澳元,实在没忍住,买了一瓶回去。

    普通的一种叫port 的酒,一大瓶,只要十五澳元。

    好多女孩子也买了,说红酒配奶酪,美容养颜还减肥。

    慢悠悠的走走停停,品酒赏花,对了,那里还有一个卡弗舍姆野生动物园,有树袋熊、白袋鼠,考拉远看可爱,近看就不那么可爱了,毛很硬,而且还有一股怪味。

    如果再去澳大利亚的话,我还是会去珀斯,去天鹅谷。

    波浪岩就是小年轻喜欢的了,一大片石头的形状和纹理都像掀起来的巨浪,跟美国黄石羚羊谷有点像,颜色不一样,纹理的方向不一样。不过成因是一样的。

    还有一些古代的手印和画画,是原住民的洞穴。

    网上之前有吹过的澳大利亚粉红湖,就是赫特泻湖,离珀斯六小时,最好住一晚上,那个粉红湖,一定要坐直升机看,不然在平地上看,光线不一样,效果不好。

    顾淼:“再美的风景,最后都会需要调高饱和度。”

    老张:“哈哈哈,是啊,拍摄下来的效果,还是跟肉眼看的有差距。”

    珀斯有出海观鲸的项目,在九月底是座头鲸往南极游的时候,看到的概率很高。

    顾淼想起在南极的船上的往事,最后那几天,听见广播里说座头鲸,大家都心如止水的继续玩杀人。

    印度洋上的风浪的确是十分大,出海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开了没多远,就看见海上翻的白浪,船身的晃动并不厉害,但是船上的人全都抱着呕吐袋。

    从珀斯,我又去了墨尔本,说起来,我身边不少人都认为墨尔本才是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的名头完全被盖住了。

    顾淼:“对啊,温哥华也不是加拿大首都。可怜小透明没有首都权。”

    不得不说,墨尔本中国人真是多,满大街的中国人,不是留学生,就是华人,或者是游客,感觉就像回到了国内。

    墨尔本的景点是大洋路,沿着海岸线转一圈,沿着海岸边有许多被水冲刷成许多形状的石头,比如十二门徒什么的,不过现在塌了几块,凑不成十二门徒了。

    那个地方,就是开一整天车的,看车窗外风景的地方,如果是自驾的话,最好一车得有四个人,换着开,不然开车的人什么都看不到。

    我去那里主要是为了去亲戚家过中秋,那年的月亮号称超级月亮,澳大利亚正好是近地点,显得特别大。

    我亲戚家他们是九十年代初就出国了,可以说是怀着一肚子怨气出去的,

    男的是个博士,在定课题的时候,就跟导师说,这个项目不行,会做不出结果的。

    导师驳回了他的反对,逼着他继续做这个课题,做了一年多,实在是没办法进展,无法拿到实验数据毕业,一怒之下,出去了,导师心怀有愧,给他写了推荐信。

    读完博士,从加拿大搬到了澳大利亚。

    女的是个护士,在国内累得半死还没多少钱,在澳大利亚钱多事少。

    我表弟,小学三年级出去,现在中文能力不太强,最大的弱项是亲戚的名称和蔬菜的名称。

    但是意外的很爱国,还被我亲戚训了一顿,他说他这一代的澳洲华人都很爱国,他爸说:“你爱什么国,你连汉语都说不齐全,你的mother land是澳大利亚,只有没有经历过的,才会说爱。你都不记得国内是什么样的了,爱什么?”

    我也能理解,那种怀着怨气出去的人,差不多就是这种态度吧。

    唉,不说这个,说说澳大利亚各种事吧。

    澳大利亚缺水,所以,用自来水浇花是违法的,一切都要看天意,他们家种了一花园的玫瑰,夏天的时候都被晒死了,后来偷着用洗衣服最后一轮漂洗的水浇,又活过来。

    也不能在晒衣服,偷偷晒衣服不能超过围栏的高度,不然邻居会bbbbb。

    在澳大利亚,经常会看到两面旗帜同时在政府机关之类的地方飘,土黄色的旗子,那是澳大利亚土著的标志,

    澳大利亚土著在澳大利亚是一种政l治正确,以前发生过,土著包围了学校,有几个没跑掉的学生,不管男女,都给强了。

    居民各种闹腾了半天,最后还是当无事发生。

    还发生过几次中国男留学生在海滩被黑人那啥了,也是当无事发生。

    所以,出门在外,别以为自己是男的就没关系了,一样要小心。

    老张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淼,顾淼背上一阵恶寒。

    还有,他们的假期真多,我亲戚问我这次到澳大利亚多少天,我说十七天。

    把年假,中秋,国庆,都凑在一起了。

    结果亲戚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说这么短的时间不够玩的啊。

    澳大利亚人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每年会有一个月的年假。

    除了带薪年假之外,还有各种奇怪的公共假期。

    加在一起,一年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休假。

    悉尼么,也是一个会被误当做澳大利亚首都的地方,其实除了悉尼歌剧院和fsh market,别的什么植物园、动物园,也都是熟悉的配方。

    歌剧院起码是一个可以带意外的地方,

    在照片上看的歌剧院,全部都是一个角度,像切开的洋葱,哦,人家说的是像盛开的莲花或是准备远航而扬起的风帆。

    实际上你过去看,会发现,那是三个不同的建筑,分离的,在那个角度,正好三个连在一起了。

    还有那种光影效果,不是正好捕捉到,而是外墙瓷砖,本身就是两种颜色,一种是白色,一种是浅灰色,看起来就像是阴影。

    fsh market里的摊子,也是各种会说中文,去的人也大多数是中国游客,到那里,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要早点去,不然会被旅行团包围。

    塔斯马尼亚岛,值得去看看,那是澳大利亚最南端的岛,dc漫画里有一个叫塔斯马尼亚魔鬼的人,会变成半人半兽的袋獾,这个人是故事里的,袋獾是真实存在的。

    本来整个澳大利亚就是英国人流放囚犯的地方,听说塔斯马尼亚是关囚犯中的囚犯。离哪里的陆地都很远,再往南就直接到南极洲的罗斯冰架了。

    现在那里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面积有魔都十倍大,人口不到魔都的十五分之一,其中还有三分之一都是森林。

    就算澳大利亚之行,只去塔斯马尼亚,也是值得的。

    在澳洲要特别注意,出发去另一个州之前,最好把生鲜都吃完,不仅他们不让外国的生鲜肉类进去,还有几个州禁止从其他州带,维多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都是。

    当地的新鲜水果、牛奶、海鲜,都非常不错,

    有一家叫rchmond bakery的面包房,千万不要点他们家的汉堡包,还不如汉堡王。

    扇贝派才是它们家的招牌,酥皮里面包着五颗带黄大扇贝,几乎人人都点,所以看到有,就要下手,不然很可能要再等二十分钟。

    在霍巴特的周六有萨拉曼卡集市,可以买到他们当地人做的工艺品。

    亚瑟港在塔斯曼半岛,女孩子可能会不喜欢,那里三面环水,水里全是鲨鱼。

    唯一通向岛的地峡,养了许多饥饿的恶犬。据说无人可以越狱。

    现在可以看见的建筑物都是犯人自己盖的,草地也是当初犯人自给自足的菜田和果园。

    除了袋鼠、袋熊、袋獾、鸭嘴兽,还有企鹅可以看到,

    是一种很小的品种,小蓝企鹅,在南极都看不到。

    山山:“那你觉得,哪里最有意思?”

    老张:“都很有意思,风景就是在路上,在宁静的小镇,走走,停停,坐在花园的树下吃饭,聊天。”

    山山:“我还是喜欢比较刺激的。”

    老张:“那你应该去大堡礁和黄金海岸,潜水和冲浪。”

    我的回程是从黄金海岸到哏都,

    于是就去了黄金海岸,那里的人是真的少啊,从机场出来以后,手机没信号,死活找不到酒店在哪里,在马路上走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连车都很少。

    那个时候忽然很怀念国内的人多。

    澳大利亚的水果和蔬菜挺贵,在黄金海岸的超市,买了一颗特价的包菜,也没有什么调料可以处理,就用白水煮了煮。

    然后再放盐和吃生鱼片给的寿司酱油,

    别说,能吃出羊肉味来。

    顾淼:“你没买点花生和豆腐干试试?”

    老张:“金圣叹是骗子,根本就没吃出火腿味。”

    顾淼:“可能是豆腐干品种不对。”

    黄金海岸有一个dream world游乐园,里面有过山车,跳楼机等等所有大型游乐园的设备。

    我正排着队等跳楼机,忽然接到同事通知,让我在五小时之内,交出第三季度工作总结来,说老板急等着要。

    唉,当时,座椅慢慢向上,我的心如死灰,

    当它掉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人全都在尖叫,我的内心一片空灵。

    还好随身带着笔记本,季度数据也都在电脑里,蹲在游乐园里把ppt做完,发出去了。

    那些说能把工作交接完,就可以放心出去玩的人,还有说地球离了谁都转,别把自己看太高的人,真是太年轻了。

    地球的确是离了谁都转,

    要是我岗位上的事情出了事,领导肯定还是第一个找我啊,就算是替岗的人出了差错,难道我能跑得掉吗。

    还真以为领导明察秋毫,认真的分清谁是谁啊?

    他们只关心事怎么办砸了,该谁担责任。

    发完ppt,整个人又轻松起来,所以,我又坐了一次跳楼机,终于感受到了心跳加速的感觉,也算没白来。

    惊惧塔比跳楼机更刺激,完全90度冲上塔,再90度,加速度,原路返回。

    路上有很多穿比基尼的姑娘,扛着冲浪板,可惜我不会,不然一定也跟着去海滩上玩玩。

    晚上回去,正好是那家青旅的bbq之夜,五澳元就可以随便吃随便喝。

    国外的bbq,除了吃肉喝酒之外,本质上还有一定的社交性质,

    在露天餐台那里,有很多漂亮姑娘,都穿着吊带……

    老张发现了山山的眼神,补充:“还有身材很好的年轻男孩子,光着上身,露出六块腹肌。”

    我的英语不太好,不过也坐在那里聊,

    有一个中国人,看起来有四十多,穿着短裤和t恤,身上搭着一块白毛巾,手里端着盘子,忽悠悠的飘到花园门口,张望了一下,发现肉没熟,又忽悠悠的飘走了。

    等肉熟了,他又飘进来,盛了一盘子,接着又飘到里屋去了,这位就是专程来吃肉的。

    最后还是从吉隆坡转机回程。

    在澳大利亚买了三双羊毛拖鞋,还被天l津海关拦下来,问我,是不是我自己穿。

    他们也真是有够闲的,一家三口这种配置在中国很稀奇吗?

    一共就三双拖鞋,而且是用塑料袋装着的,最最简陋的包装,怎么都不会超过6000块的应税金额,也不知道拦我图个什么?

    我这一路都是廉航,连托运的行李都没有,就拎在手上的一个塑料袋,身上背着的一个包,也拦。

    ····

    老张的故事说完了,顾淼顺便问了一下关于廉价航空的问题。

    在澳大利亚,有很多廉航可以选择,廉航大多座位狭窄,对于胖子和长腿来说,很不友好,而且没有托运行李额度。

    可以选择的有easyjet、vrgn blue,维珍蓝还是很大方的,说的是随身可携带7公斤,当时我的包称了,有9公斤,还是让我过去了。

    如果带行李多,或者是拖家带口,最好还是选择普通航空公司。

    澳大利亚本土,从西到东,是有时差的,要自己算好。

    澳大利亚是有夏令时这种东西的,如果是春秋天去,要看好哪一天调时,否则可能会误飞机。

    如果不是我住的青旅柜台贴了一张纸,提醒第二天改夏令时,时间要往前调一小时,我第二天早上八点的飞机,就一定赶不上了。

    在澳大利亚最好住在可以自己做饭的地方,不然天天fsh and chps,真受不了。

    当然也有中餐厅。

    但是大娘水饺的菜肉馅,算下来人民币九块钱一个,你舍得吃吗?那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想着走进去。

    坐在山山旁边的一个卷发姑娘接话说:“人家一年有一个月的年假,我们是只要胆子大,全年在休假。我就是,辞职了,两份工作之间,去了一趟越南、柬埔寨、泰国,玩了一个多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