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五十六章 狂奔马尼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的消息,顾淼还会继续在向南——用陆地方式。

    早上,刚刚在金华醒来的顾淼收到一个朋友的消息,第一句话:“有菲签或美签吗。”

    “有。”

    “今晚能飞一趟马尼拉吗,帮我取个东西,明天回来。”

    顾淼:“……”

    当真是地球村了,怎么从中国飞一趟菲律宾,跟从帝都跑一趟魔都似的随便。

    那边朋友着急上火:“包机票住宿,还有两千块的补助。能不能行?”

    顾淼半开玩笑半认真:“你这是取啥?别是把我送到菲律宾国家安全局里,或者是拿了之后,我就被意大利黑手党和国际刑警联手追杀,跟你说,我看过电影的!”

    “哎嘛,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们公司后天开会要用的东西,快递来不及,我能想到的无业游民且可能有美签的活人就只有你了,快说,去不去!”

    “去去去!”

    “去还是不去?”

    “当然是去啊!快给我订机票,我从魔都走。”

    正常游客去菲律宾是为了去海岛:长滩岛、薄荷岛、妈妈拍丝瓜岛、杜马盖地……

    对潜水和水上运动爱好者来说,菲律宾是个好地方。

    可以在栋索尔还有奥斯洛布,跟鲸鲨一起在海里泡澡。

    也可以去艾妮岛和科伦,看看海上喀斯特,

    库约岛和锡亚高可以玩风筝冲浪,

    墨宝的海中可以看到如纪录片一样的“沙丁鱼风暴”

    宿雾边上有水肺潜水,

    不过,顾淼对“大海啊,全是水”没有兴趣,完全就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与朋友的友情,才会去的。

    从金华回魔都不远,顾淼在火车上的两小时,陆续收机票预订成功通知、酒店预订成功通知,早上啃着默香酥饼,中午啃着生煎喝馄饨,然后就坐在飞机上,准备降落。

    原本从大陆进菲律宾,一定要有菲签的,虽然事实上,菲律宾那边只要有美国签证,也可以待七天,没有什么压力。

    唯一的压力是来自于大陆的出境边检,有的地方并不认可菲律宾的这条政策,于是会卡着不放。

    帝都与魔都的边检见多识广,已经习惯了,

    最重要的是,帝都与魔都已经不需要边检了,有自动机器代替了人工窗口,只要护照是合格的,人是没有被限制离境的、无罪的,就可以随便出去。

    相对于菲律宾的简单,

    隔壁的马来西亚,就很容易玩劈叉。

    马来西亚的入境许可分为普通旅游签证、电子签证、过境签证。

    前两种签证要钱,并且还很有可能因为拍照没有露出耳朵,而被拒签,也正是因为两年前同事被拒签的遭遇,让顾淼领悟到一个真理:

    苹果手机前置摄像头自拍,是无法同时拍到两只耳朵的。

    以及,这个神奇的过境签证,只限于马航、马印、亚航这三家航空公司,别家飞过去的是不可以办的。

    菲律宾的操作是这样的:

    因为新版的中国护照上画着地图,地图上有中菲对撕,好像现在是中国实质占领的某片海域。

    于是他们并不是很想在中国的护照上盖入境章。

    需要提前把护照首页与美签页复印在一章纸上,用以盖出入境章。

    反正都已经是实际占领了,复印就复印呗,大度一点也没什么。

    飞机在天上的时候,顾淼才想起来,前些天才有台风“山竹”过境,虽然说受灾地区离马尼拉有七百公里,不过不知道那个本来就出名乱的地方,会不会因此更乱。

    乱就乱吧,还能比哥伦比亚乱么。

    到马尼拉的时候已经天擦黑了,大家都是东八区,没有时差反应,感觉还是很好的。

    在飞机上填好入境单,

    下了飞机还要跟出租车斗智斗勇,马尼拉机场跟国内火车站的操作差不多,

    一楼就是热情无比的黑车司机,100菲律宾比索的路程,随便就能开到500比索。

    二楼是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的排队出租车队伍,感觉好像正规,赶上了不打表的司机,要么凭自己本事领悟是不是被宰,要么下车换一辆。

    酒店所在的地方,属于富人区,在马路隔壁,就贫民区,

    “贫富差距极大”这几个字,瞬间具现化在眼前。

    一边灯红酒绿,井然有序,酒店赌场里一把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输赢。

    一边地上睡满了衣衫褴褛的人,老老小小,随风飘来尿骚味。

    酒店要安检。

    如果不是因为刚从羊肉水果大盘鸡省回来,顾淼一时还真不适应这种操作。

    来之前,八月的新闻上说有两个中国人在菲律宾被枪杀。

    五月也打死了一个中国人。

    不过这个世界除了看脸,还看命。

    没赶上的人就会说:“我去过很多次了,什么都没发生啊,危言耸听。”

    赶上了就是百分之百。

    如同顾淼在智利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前后几拨去的人,全部被当街抢了手机。

    如同顾淼在西班牙,连乞丐都怕他抢自个儿碗里的硬币,绕着他走,但是路遇的不少人都被偷了东西:连护照都被偷了,车被砸开、放在地上的行李转头就不见了之类的……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天意,终究已注定。

    只能自己多小心一点,

    别以为天下无贼,也别把戒备都挂在脸上,对谁都恶狠狠。

    顾淼把东西扔下,随便搜了搜附近的食物,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名为dampa sea sde,据说是个海鲜市场,大概跟沈家门之类的差不多?

    溜哒过去,发现根本就是个菜市场一样的地方,一溜排的海鲜摊子,自己买好鱼虾到隔壁的餐厅加工。

    小贩们嘴里也能蹦几句:“要不要?”“好吃的!”“便宜!”

    市场里除了鱼腥味儿,还有一股柠檬的酸味儿,吃饭的桌上,都会放着一两个小小的小柠檬,假装自己是醋吧。

    皮皮虾都被养在塑料可乐瓶里,据说是怕它们咬人。

    被各种颜色的塑料绳扎起的梭子蟹一筐筐堆着。

    放眼望去,一堆不认识和远看认识近看不认识的海鱼。

    沉思片刻之后,顾淼选择了他认识的螃蟹和虾。

    以他的本性,是热爱挑战所有不认识的东西的。

    直到膝盖中了一箭,

    曾经,在沈家门,当地朋友热情的请他吃遍了舟山海域的特产鱼:虾孱、红娘子、烂船钉……以及等等。

    吃的一时爽,回去的车上就不行了,虚汗直流,全身无力,最后请假两天,用于和马桶构建深厚的社会主义情义。

    但是朋友没事。

    据说,这叫做特异蛋白不适应症,吃从来没有吃过的海鲜太多,身体的应激反应。

    从此,顾淼就老实了。

    点了一份蛋黄焗蟹、酱爆花蛤、蒜蓉皮皮虾,蛋黄焗蟹和蒜蓉皮皮虾的味道与国内差距不算太大,酱爆花蛤的酱汁的确很香,感觉就凭那盘子里的酱汁,就能吃掉一碗米饭,酱香味十足,青红小辣椒的辣味直白,有点冲。

    在海鲜市场靠外面的地方,还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小摊子,卖炸香蕉。

    炸好的香蕉外面裹着一层焦糖,整整齐齐的码在绿色的大芭蕉叶上。

    除了香蕉,还有番薯块,放眼望去,都是深褐色的物体。

    不得不说,香蕉就是为甜食而生的,虽然裹着焦糖的香蕉看起来形象很诡异,不过,的确很好吃。

    又糯又香又甜。

    在海鲜市场意外的没有看到全世界都有的中国人,可能是因为山竹,让游客锐减造成的后果。

    吃饱喝足,回去睡觉。

    睡觉前收到朋友的信息,建议他明天去公司取东西的时候,坐轨道交通,不要打车。

    理由只有一个字:堵。

    能让一个身在帝都西二旗的朋友说出这个字,想来,应该是真的堵得厉害。

    为了能抓紧时间玩耍一番,也不算白来一趟,顾淼约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去取东西,正好拿着东西直接回国。

    早起先去了位于马尼拉西北部的西班牙王城,这片区域的风格,完全就是跟西班牙一模一样,教堂、广场和住宅楼的建筑风格,与顾淼在西班牙南部看见的十分相似。

    1571年,大明王朝不来,西班牙王朝来,

    他们从马尼**陆,这里,就是当时控制整个菲律宾的行政中心,这一控制,就是三百多年。

    倒霉的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弄死之前,美国和西班牙先干了一架,美国人跑到这里来,轰走了西班牙人,美帝在这里混了三十多年,所以马尼拉人的英语普遍不错。

    西班牙人留下的痕迹还有市政厅,不过也只剩下了大门旁的基石,别的在二战的时候也给轰没了。

    就这么一块只有一平方公里的区域里,有马尼拉大教堂、圣奥古斯丁教堂博物馆、卡撒马尼拉博物馆、圣地亚哥城堡以及等等……塞了不少能看的东西。

    其中还有一个黎刹博物馆,以及一个黎刹公园。

    黎刹是菲律宾人的民族英雄,

    早年学医,然后从事反西班牙殖民的斗争,35岁被西班牙人杀了。

    心怀敬仰之情的顾淼,在看见了一个大牌坊之后,有点懵,

    大牌坊上写着四个中文篆字——天下为公!

    这……刚刚还是学医救不了菲律宾人,

    瞬间到“为了革命,给我打钱。”

    这个页面跳转的速度太快,大脑一时没有来得及调取数据。

    可惜现在来得太早,如果再晚一些,还能赶上音乐会,这个公园几乎每天都有,再加上各种花卉与假山喷泉,很是有那么一些意境。

    顾淼在一边坐着的时候,听见有个华人在跟电话那头的朋友吐槽菲律宾效率奇差:

    “买个船票,要跑两个窗口,一个窗口买票,一个窗口买税,船票二百七,税收三十,一共三百。哎,就不能一起收吗?

    还有个不要脸的当地人充好心,开始我没听懂嘛,卖票的窗口讲了半天,我不知道还要去干什么,那个人就跑出来说帮我去买,从我的一把零钱里抽了一张一百块。幸好我反应过来了,又把钱拿了回来,问清楚下一步要去哪个窗口。

    真是,套路太深了,不小心就给黑了七十比索。说起来也不多,就九块钱人民币,但是给他们这么搞,不烦吗?”

    打电话的人慢慢的远去了,顾淼想起自己在肯尼亚、埃及的遭遇,确实心有戚戚,钱不多,但是每次都会遇到几个自作聪明的小贩,的确很败心情。

    大概这是另一种暗爽吧,就好像有钱人中也会有“偷窥癖”“偷窃癖”一样,图的就是那种不走寻常路的爽。

    在马尼拉东南边的波尼法西堡有一片美军墓。

    里面埋着17206名在二战中殉难的美军和盟军官兵。

    二十五块巨大的马赛克地图上记录了美军在太平洋地区,包括中、印、缅都干了些什么。

    包括岛屿地图和行军路线。

    大理石墙上的阵亡烈士名字,基本上是尸骨无存。

    金色标记代表着曾得到荣誉勋章的士兵,灰色标记则代表着士兵的遗体已经找到。

    绿地上一片片白色的十字架下,埋着回不了故土的人。

    想到虽然只是来两天,不过也算是来了一趟,下次万一南海又起风波,不定就来不了了呢。

    不如去商业中心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买点特产,给沙蓓蓓。

    顾淼先自己找,在地图上看,走路显示十分钟。

    为了防止谷歌地图犯病,他又问了一个餐馆的服务员。

    服务员非常热情的说地图没错,然后又给他说应该怎么坐车,

    顾淼婉言谢绝,说走过去就行了,服务员当时就震惊了“by walk?so far!!!”

    看他那态度,仿佛隔着起码得有三四十公里的那种马拉松之far.

    顾淼又确认了一下距离和时间,没错,是走路十分钟。

    瞬间,顾淼就秒懂为什么马尼拉能堵得让西二旗的兄弟都无语。

    讲道理,堵成这鬼样子,走路不定还快一点呢。

    谢过服务员,顾淼继续往前走。

    马尼拉最大的购物中心,名为s·m,门口一个巨大的镂空地球仪,仿佛有种走到环球影城的错觉。

    商场的墙上立着巨大的蓝色字体s防河蟹m

    顾淼把它拍下,一会儿不管买到什么没出息的东西,说起来是在这个地方买的,也有其独特的、诡异的、意味。

    就跟国内的普通大型综合商业体没什么区别,比如王公子家的万达,有吃有喝有玩,国际大牌也差不多就那些lv,gu之类,lee和levs的衣服比国内的便宜,但是沙蓓蓓并不喜欢这两个牌子。

    最终,顾淼买了几包7d芒果干,就是跟淘宝上的7d芒果干一样的芒果干。

    起码知道那东西是菲律宾特产,不然还能怎么办,在菲律宾买一堆法国的东西也很谜。

    菲律宾的街头,没看见正经的公交车,只有吉普车,

    不是平平无奇,军绿色的bejng吉普,而是打扮得跟吉普赛人大篷车似的花哨无比的长条形吉普,里面塞满了人,车费挺便宜,要是车厢里没地方坐了,悬挂在车尾更便宜,大概便宜一半吧。

    在尼泊尔坐过车顶的顾淼觉得这种体验有一次就够了,不想更多,何况现在马尼拉的道路,已经让人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拥堵,地图上随便一搜,就是堵塞警报。

    选择轨道交通是正确选择。

    一路上没遇到几个中国人,到机场到底还是看见了,他们应该是已经来了很久的,一问,果然是在这里已经待了一个多月,本来想早些回国,又刚好刮起了“山竹”。

    闲着无聊时,互相聊了聊,当他们知道顾淼就来了一趟马尼拉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是吧,海岛你一个都没去啊?”

    顾淼点头:“嗯,我是来出差的。”

    “出差的?”他们半信半疑的打量着顾淼。

    一个在旅途过程中被拉出来临时出国的人,能有什么好衣服,就连朋友分公司的保安都在登记时多看了他几眼。

    顾淼转移话题:“你们都去了什么地方?”

    各种令人头晕的海岛名称之外,他们还去了文莱,也是玩海岛。

    那个古称“渤泥”的国家,明朝的时候来过一个皇帝,麻那惹那加苏丹,

    从东南大省一路奔到金陵,忽然急病死了,就地埋在金陵,,谥恭顺王,顾淼还路过过一次。

    小时候觉得这个国家一定到处都是泥泞,走一路,泥埋膝的那种,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长大了,也还是没有欲望要去。

    另一个妹子则是从斯里兰卡浪过来的。

    顾淼对此倒是很有兴致,询问:“听说那是印度洋的一滴眼泪,我女朋友看着人家拍的文艺小清新的照片,可心动了,特别想去,那里到底怎么样?”

    “啊……眼泪……嗯……小清新……”

    妹子仰天长叹一声:“这要看,为什么而流的眼泪,以及滤镜有多厚了。”

    她看着顾淼:“小清新,也是分为见过世面的小清新和没见过世面的小清新。要看你女朋友是哪一种。如果她去过不少地方,大概,也清新不动。”

    “世界尽头和海边小火车你都体验过了吗?”顾淼仍是很有兴致的问道,这是网上对于斯里兰卡最推崇的卖点。

    吹的上天入地,

    世界尽头仿佛神仙住所,

    海边小火车更是如同《千与千寻》那样的如梦似幻。

    总之,美!

    名为山山的妹子,长叹一声:“小火车吧,其实去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很嘀咕,好歹我也是看过《千与千寻》的,那整段铁轨都是泡在水里的,就算地基天赋异禀,下面是万年不塌的花岗岩,那铁轨也撑不住海水的腐蚀啊。

    但是,我搜的每一篇游记都告诉我,就在海边,特别美,特别有意境,海水都能打到脸上……

    我去了,

    我去!

    火车铁轨离海边最近的距离,起码有三四十米,拍照的时候趴下来,的确是可以拍到火车好像在海上开着的样子,海风够大的时候,的确海水能拍到脸上。

    我在微博上发了我拍的视频,说离海还远着呢,结果跳出来一堆小清新跟我说,我坐的火车一定不对,是回科伦坡的那段。

    说的好像我事先不知道要搜小火车到底在哪里最能拍到文艺小清新照一样。

    非得有人跟我说,火车真的就在海边。

    我问他,他所定义的海边,指的是离正常时间的海水距离多远叫海边?

    他说不知道,反正就在海的边上。

    我问他,是不是指海水泡着铁轨了。

    他又说不知道,感觉是。

    我问他,知不知道含盐海水泡着铁轨,铁轨多久就完蛋?

    他还说不知道。

    反正就是在海边。”

    一众人听得哈哈大笑起来,这种“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一定是对的”人,在网上和身边都有,大家心照不宣。

    此时,飞机晚点起飞的广播响起,山山伸个懒腰:“又晚点,你想听么,我跟你说斯里兰卡,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去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