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七十八章 黑白沙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最终在前往黑白沙漠的陆地巡洋舰上,坐着顾淼和另外三个临时搭上的人。

    所谓的黑白沙漠,离开罗365公里,一天走一公里,一年也就走不对劲了。属于撒哈拉沙漠的东部。

    由于已经去了很多地方,顾淼十分托大,不就是埃及么,不就随便走走么,有什么攻略好做的,做的太详尽,等真正到看见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兴致。

    所以,在埃及,他选择了盲狙,基本上可以说什么攻略都没有做。

    于是,在没有到的时候,他以为黑白沙漠,就是肉眼可见的地方,如同黑白照片那样,或是像熊猫那样,黑白分明。

    从开罗到黑白沙漠,需要坐将近六个半小时的大巴,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看看路边的风景,然后,顾淼不知不觉睡着了,在时醒时睡的间隔中,感觉车子仿佛根本就没有动,随时睁开眼睛,身边的景物一成不变,只是黄色的沙子。

    “别是那个沙漠的名字就叫黑白沙漠。”顾淼开着玩笑,“就像咱们也有一个巴丹吉林沙漠,离吉林挺远的。”

    在昏昏欲睡的颠簸中,终于到了,来接他们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司机,开着陆地巡洋舰。

    传说中,撒哈拉沙漠常年缺水,虽不比卡拉玛沙漠是世界旱极,但它的降水量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倒数。

    可是现在眼前的黄沙上,却盛开着紫色的小花,一大片,真不知道这是沙漠,还是花海。

    “昨天刚下了一场大雨。”司机的英语很流利,向顾淼他们描绘着那雨是如何如何的惊天地泣鬼神。

    沙漠里的植物,就像原始社会时的人类一样,环境太过恶劣,本来活的就艰苦,还有各种天灾人祸,于是有一点机会,就要抓紧时间开花授粉生孩子。

    不像现代人,日子过的太过安逸,别说生孩子了,连恋爱都嫌麻烦。

    慢慢的,车子开进了沙漠腹地,周围又是一片黄沙,刚刚在长途车上已经看了好久,现在顾淼对它一点兴趣也没有,很快,又陷入了昏昏沉沉中。

    忽然,司机很兴奋的招呼他们下车,说:“waterfall。”

    沙漠里不仅有水,而且还有瀑布?

    顾淼顺着司机的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一道涓涓细流,在人工水槽里流动,最终注入水泥砌的大池子。

    有多涓涓,跟普通人家里把水龙头开到最大那么涓!

    那么身为waterfall,水位差有多呢?

    顾淼的手腕到胳膊肘!

    “估计,这得是撒哈拉第一大瀑布吧?”顾淼看着司机欢呼着蹦到了水池旁边,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下去了。

    在等司机玩水的时候,顾淼研究了一下周围,这里有一个破布搭的小棚子,里面有一个当地的贝都因族人摆小摊,除了卖水和一些面饼之外,还卖石头。

    黑色的石头,形状怪异,好像是熔化后的铁水,被随心所欲的浇在地上,形成的样子。

    问了司机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黑沙漠了。

    由于与他所想像的相去甚远,所以完全被忽视。

    在这里,手机还有信号,于是顾淼愉快的打开直播,娱乐一下。

    开罗时间比中国时间慢了六小时,正好下午两点的时候,正是国内人民群众晚上闲着无聊的时候。

    哟,主播,你诈尸了啊?

    还知道回来?

    顾淼把头发整理了一下:

    “不要挑三捡四的,这鬼地方就一格信号,能直播就将就看看吧,估计着一会儿卡成ppt,你们又全都弃我而去了。”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说中的黑白沙漠之黑沙漠,黑沙漠在洪荒时代是火山,当共工怒触不周山的时候,天塌地陷,女娲炼五彩石补天……但是,你们知道女娲是在哪儿把五彩石烧化的吗?”

    总不能是在这里吧?

    这也太远了。

    编点有谱的事行吗?

    顾淼拿起柜台上的一块如黑色莲花般的石头:“这个,就是女娲补天炼石头剩下的。”

    说好的五彩石呢?

    “都说是剩下的了,五彩石都在天上堵着洞呢。咳,好了,不开玩笑,黑沙漠估计在地质层活跃的时候是火山,这块黑石头是火山爆发后,熔岩冷却凝固成的东西,有玄武岩,这个特别黑的应该是含铁石英沙。”

    “其实吧,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我挺失望的,还以为会看到煤老板家的矿那种档次,现在看起来,也就是煤老板送货的车没盖严实,往下漏了点渣渣。”

    黑沙漠着实是乏善可陈,上车之后,一车的人都表示出“盛名之下,其实难符”的态度。

    之前来的人大概是本着能骗一个是一个的态度,只写了这里如何的静谧如何的大漠苍凉,没说这里就是煤老板的运输路线。

    本以为就这样直接从黑沙漠杀进白沙漠,车开着开着,进入了一片小小的绿洲。

    “lunch!”

    原来是在这里吃午餐,顾淼对中东菜没有一丝好感,一早上,从大巴换到陆地巡洋舰,人也没有怎么走动,其实也不饿。

    进了那白色的两层小楼之后,顾淼忽然觉得屋里的装饰不太像埃及人的作风,而更接近于亲切而又熟悉的远东。

    不仅房屋里的装饰像,就连跪坐在桌前的女主人也像,那标准的蒙古人种脸……

    难道当真是红旗插遍全球了?

    那女人一开口,哦,是韩语。

    与顾淼同来的两个姑娘对大沙漠里掉下来一个活的东亚女人表现出无比的好奇。

    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女人,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

    顾淼倒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在鸟不拉屎的西部某小村开个东北饺子店都能年入三十万,在阿根廷最边角的地方开个超市,还能存下来一万美金。

    饭菜端了上来,味道不错,那个时候的顾淼,还不知道珍惜,还不知道能看清楚原材料的菜将要与他分别很久很久。

    此时,他只是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泡大蒜头。

    味道与国内的糖蒜差不多,但是,这个大蒜头的大小,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

    每一个蒜瓣,大概跟健康男子的~大拇指的~指甲盖上的~月牙那么大。

    “哎,活下来真是不容易啊。”顾淼同情的看着大蒜头,把它们吃掉了。

    吃饭的时候,女主人与那两个妹子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妹子里有一个因热爱韩国欧吧天团,而自学了韩语的。

    由她转述了女主人为什么到这里来的故事。

    没想到,这个韩国女人会嫁到这里,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爱情。

    她当初是来旅游的,找了一个新手司机,被困沙漠时,她们手足无措,司机也手足无措,

    然后,她的丈夫忽然从天而降,大概还开着陆地巡洋舰之类的四驱动力车,把她救了出来,

    互留联系方式,

    最后就是俗套的“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

    她在这里做沙漠旅游生意,做的很好,

    得益于她会上网会宣传,起码东亚游客们在食物上能暂时摆脱埃及糊糊们的烦恼,

    还有,就是她遵守商业规则,不会临时加价,也不会在车辆的质量上玩花样。在这个奸商满地蹿的埃及非常可贵……当然,顾淼后来去的地方多了才知道,贫穷的国度都一个德性,而蒙头盖脸的贫穷国度更加的变本加厉,毕竟他们当初的大当家就是生意人。

    总之,享受了在埃及第一顿也是最后一顿由商人提供的能吃好吃的食物后,稍做休息,陆地巡洋舰再次驶向了白沙漠。

    照黑沙漠的德性,顾淼对白沙漠也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

    同行的妹子倒是对人生充满希望:“说不定满地都是熔化的银子呢?”

    “火山里喷银子?”顾淼陷入了沉思,银子矿脉会在火山附近吗?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银子从火山里喷出来呢,不过听说过喷钻石,会不会白沙漠会是一地的钻石?

    两人的意见交换了一下,坐在一旁的妹子夫婿表示:“醒醒,天还亮着呢。”

    一车人哈哈大笑,司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们在笑什么,顾淼回答:“they beleve pzzathe sky。”

    被栽赃的妹子大叫:“no we,just he!”

    又是一阵狂笑。

    白沙漠的白,即不是银子,也不是钻石,而是白岩层,黄沙掩不住它们,突出于地表上的白色石头,经过了千百年的风化,变得奇形怪状,其中蘑菇石是最为常见。

    “小鸡炖蘑菇!”同行的妹子经司机指点后,看着两块距离十分近的白色石头,一个像蘑菇,只不过另一个则完全不像小鸡,更像是趴窝的母鸡。

    过了小鸡炖蘑菇,还有水晶山。

    下车之后,有一块大大的英文指示牌竖在那里,被风吹日晒的已有些斑驳,主要就是列了几条规矩,不准捡地上的石头,不准破坏地表,以及等等,洋洋洒洒不少字。

    顾淼又打开直播:“现在,我又到了白沙漠,据说不让捡石头,也不能破坏地表,看,那边就是不让捡的石头。”

    顾淼把镜头转向了不远处,有两人高的风化石:“想把它捡回去,估计我得开个卡车来。”

    有一条评论弹出来

    咦,我去的时候怎么没有这块牌子的?

    “说,是不是你们偷偷的干了什么坏事,人家才立的?!”顾淼开玩笑,看了看那块牌子的竖立日期已经很久了,“你大概没注意吧。”

    “我们今天晚上的宿营地不在这里,还要再向沙漠深处再开一点。”顾淼的直播没停。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沙漠里的风不再灼热的令人难受,顾淼将车窗开了一半,透透气。

    说时迟那时快,他只觉得脑袋上狠狠的挨了一下:“卧槽,谁打我!”

    他马上望向窗外,窗外只有呼呼风声,白白岩层,黄黄沙地,连鬼都没有。

    顾淼四下寻找是什么东西偷袭了他,

    是一块拳头大小的水晶石,

    质地不怎么样,与东海水晶没法比,透明度大概比杭l州博物馆里藏着的战国水晶杯还要差一点。

    “你们看见了啊,这可是它先动的手!”顾淼举着那块大大的水晶石,传给其他人看。

    司机很兴高采烈:“ are lucky!”

    被石头砸吗?

    再看直播里的评论,哎嘛,从来都不知道自家的粉丝竟是如此的精通人文历史啊。

    我知道对通奸男女砸石头。

    圣经里也有说对**砸石头的。

    如果砸不中说明没有罪,砸中了说明有罪。

    顾淼清清嗓子:“你们说的,都是与我泱泱华夏没啥关系的,我华夏讲究的,跟你们说的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是石头是从外面自己飞进来的,就是天意,要是不收着它,我会被阿蒙神、荷鲁斯大神处罚的。”顾淼笑嘻嘻。

    埃及的大神还看过史记勾践世家啊?

    “那不好说啊,大家都是在天上当神仙,总要时不时的过来进行文化交流的。不然你说一个信基督的人死在了中国的地面上,那这个灵魂到底咋引渡,那还不得每年开个会,修订个备忘录什么的?”

    如果不是脑袋被水晶石砸了,其实白沙漠也真没啥意思,特别是对于已经看惯了各种风化石、雅丹地貌的顾淼来说,完全就属于“哦,好熟悉啊。”

    本来对后续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了,没想到黑白沙漠最精彩的不是沙漠本身,而是在沙漠里露营。

    司机打开后备箱,从里面一样一样的掏出晚上要用的东西,有大小不一的毯子、垫子、还有烧烤工具,就是没有帐篷。

    “没帐篷,晚上要是下雨怎么办?”一个妹子说。

    大家默默看着她,她的相公对她说:“那回去你就买双色球,翻个三百倍。一定能中的。”

    下一次已经是生命的奇迹,要是紧接着还能再下一场,那真的是太看得起大西洋暖湿气流突破副热带高压带的决心了。

    司机很快的就铺好了晚上睡的东西:简单的地垫,一人一个床垫一条毯子,以车子做为一面墙,再用一块围毡搭了一个直角边。

    “这是……网开一面的操作手法?”顾淼抬头看天,觉得应该不会有飞鸟会跑进来。

    司机嘀嘀咕咕对他们说了一通,大意是注意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放在车上,不要放在身边,这边的沙漠里有狐狸。

    狐狸会拖走食物,但也会咬东西。

    而且!

    专挑贵的咬!

    10块钱的耳机线与森海塞尔放在一起,它咬森海塞尔。

    卡片机与单反机放在一起,它咬单反机。

    手捧无敌兔的妹子瑟瑟发抖。

    司机不慌不忙的开始做晚餐,在木炭上直接架上铁丝网,把腌制好的鸡肉一块一块的放在上面,很快,滋滋的香气就飘出来。

    还做了抓饭,这是顾淼第一次吃埃及人做的米饭,觉得比中午在韩国人家吃的米饭还要香。

    难道自己还有种族歧视?不能吧……

    后来他才知道,米饭里放了黄油,难怪那么香。

    “真香,真好吃。”这是大家一致的想法。

    只有妹子对饭里的卡路里表示担忧,没有多吃,男人们都吃了三碗。

    “性感主播,在线直播吃饭。”顾淼愉快的拍了沙漠中吃的东西。

    饭里还放黄油啊?小心吃成妙郎君花蜂。

    不腻吗?

    少放一点不会腻的,我可喜欢吃猪油捞饭了。

    真的好吃吗?

    我还是喜欢把香肠放在饭上面蒸。

    对对对,还要放腊肉!

    楼上握手,你放的是二八肠吗?

    啥是二八肠?我就放的是我们家做的辣香肠啊。

    辣香肠还能放在饭上?我们煲仔饭里放的都是广式香肠,还有腊肉,再窝个蛋,盐水煮两棵青菜放下去,又好看又好吃。

    广式香肠都太甜了。

    我们家的香肚好吃!

    话题很快就歪到咸香肠辣香肠广式香肠,应该怎么吃才最好吃上。

    顾淼这边已经吃完了饭,司机又拿出水烟,问他们要不要抽。

    妹子摇摇头:“我不会抽烟的。”

    顾淼接过新换上的烟嘴:“水烟一点都不呛,只有淡淡的香气。”接着,他抽了一口,这个水烟里装的是苹果香型。

    司机又拿出一个新的烟嘴,装上,递给妹子。

    妹子接过,她先观察了一下顾淼,没有出现什么吸食违禁品之后的疯癫症状,才大胆的吸了一口:“真的不呛呢,香香的。”

    不得了,在线吸烟,教坏年轻人。

    抽起来到底是什么味儿啊?

    “就是水果味,一点刺激的感觉都没有。”

    切,那多无聊啊。

    顾淼笑笑:“我本来也不会抽烟,想学别人抽,每次都以呛个半死结束挑战。”

    在国内的几处沙漠待过,顾淼记得在太阳下山之后,沙漠的温度会迅速下降,降到需要穿厚衣服的地步,但是撒哈拉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晚上十一点,风还是温热的,表层沙子的温度也是高于体温。

    大概与季节有关。

    火堆渐渐熄灭,头顶上的星空密密麻麻,没有熟悉的北斗星,也没有熟悉的猎户座,文盲顾淼除了那几个特好认的星座之外,连自己的星座都不认识。

    天空时不时的划过流星。

    抓紧时间封建迷信一下,虽然顾淼已经想好了心愿,但是从发现流星到流星陨落,也就只来得及说两个字。

    如果照《笑傲江湖》里的操作,还要给衣带打个结,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看来是与封建迷信注定无缘了。

    晚上睡在沙上,睁开眼睛一片星光灿烂。

    寂静无声,

    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死寂一般,

    没有风声,没有虫鸣,没有动物叫,

    太过于安静的环境,让顾淼反而睡不着,时不时的会醒。

    不知道时间,只是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会睁一次眼睛,看见头顶的星星越来越少,直到东方出现变青、变白、变成一片玫瑰红。

    “你们晚上睡的好吗?”司机醒来后,向众人问好。

    大家都说睡的很好,只有顾淼说实在太安静了,睡不着,被同行者嘲笑为劳碌命,注定歇不下来。

    在床垫旁,有许多圆圆的脚印,司机说,那是狐狸的脚印,昨天晚上来了起码五只狐狸。

    妹子拍着胸口,说幸好东西都放车上了。

    然后,她看见了她的鞋,挺贵挺有范儿的那种,绊带被咬断了。

    本来觉得司机是在胡扯吹牛的顾淼,现在也不得不赞同:“狐狸真的挺有眼光。”

    在顾淼的原计划里,还有锡瓦绿洲。

    所以,他没有直接回开罗,而是从黑白沙漠所属的巴哈里亚绿洲直接找车前往。

    他向临时搭伴的旅伴告别,当他说将要前往锡瓦绿洲的时候。

    妹子让他注意安全。

    “嗯,放心,我好歹是个一米八的男人。”顾淼很自信。

    妹子看着他:“就是因为是男人,才要注意安全。在锡瓦,像我这性别才安全。”

    正说着,两人的大巴要开了,话说到一半,匆匆离开。

    顾淼对沙蓓蓓提起这件事,沙蓓蓓再次发出“哎嘿嘿嘿嘿”的声音:“千万不要为了十五埃镑出卖你的贞操。”

    “我才不会看上埃及女人。”

    沙蓓蓓发来一句话:“不,是锡瓦的男人。锡瓦的男人会为了争男孩子打个你死我活,但他们绝不会为女人这样。”

    “你又在什么不健康小黄文里看见的吧?”

    “那可是正经的核心期刊《心理历史学杂志》里的。总之,不要回来让我闻见他的香水味,否则哼哼。”

    顾淼调侃:“你会擦掉一切陪我睡?”

    电话断了,信号栏显示无服务。

    热辣辣的日头下,顾淼又感觉到了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背后冷嗖嗖的,连埃及的太阳神ra都不能抵御沙蓓蓓的怨念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