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六十九章 龟兹?库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库车,古代的龟兹,读起来叫“秋辞”,

    当年西域三十六国之中,算得上是足够拉风够大的国家之一,只是现在却没剩下什么,在近代如果不是因为在附近发现了矿,基础建设水平只怕会落后许多年。

    整个库车市里的景点只有一个库车王府和库车大寺可以拎出来聊聊。

    王府里能看到很多八卦故事,

    比如第一代库车王是怎么上位,得到乾隆的封赐,

    因为他帮乾隆揍了大小和卓,

    那么他为什么要帮着满人揍自家人呢?

    因为内部撕逼,大小和卓中的一个,把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绑了做人质,从高台上扔下去摔死。

    最后一代库车王生于1927,解放后还进了政协,2014年才过世。

    顾淼看着他和王妃的照片,王妃是196x年出生的,若是以前,这年龄差还是挺能让他“哇哦”的,

    自从见过28岁的媳妇和82岁的郎,对于年龄差距的阈值顿时提高了许多,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第一位和最后一位中间,还有一位清朝年间的库车王,人生比较起伏。

    他认真抓生产,搞建设,管理铜矿业务特别棒,于是皇帝封他做王,

    结果农民起义了,他被弄下去了,

    过了几天,农民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想把他迎回来,让他继续做王,

    也许是工人阶级的骄傲让他无法融入农民兄弟之中,

    他——拒绝了!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想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然后,农民兄弟——把他杀了!

    “我们得不到你,别人也别想得到你!”

    回疆的农民兄弟们这也太耿直了……

    王府的规格是标准亲王档次,正厅左右两边,各是三进屋子,加在一起是七进。

    正厅中,挂着两副画像,

    一个是乾隆皇帝,

    一个是很年轻的慈禧画像,下面写的是慈禧皇后,

    如果说挂乾隆是因为这王府就是因为乾隆才有的话,那挂慈禧是图个啥?

    王府里并没有解说,相关史料也少得可怜,只能保持着困惑,自己随意走走。

    王府的花园,比王府本身有出息很多。

    放眼放去,地上种着辣椒、西红柿、豇豆,

    树上垂着的有核桃、梨子、桃子、苹果,

    荫架上垂着一串一串的葡萄,

    如同一个大型的蔬果种植园,

    王爷和王妃的日常是种菜?难怪能与中原地区同化,大家的品味很接近嘛。

    菜园子紧贴着王府的最旁边是一道毫不走心的土墙,目测三米高,

    杀手随便就能翻进来,

    不过这么多年来库车王都没有一个是死于暗杀的,如果不是侍卫的武艺高强,那就是翻墙进来的人只想偷菜。

    从王府出来,没多远就是库车大寺,

    对于已经在波斯浪了一圈的顾淼来说,已经看遍花哨的清真寺,朴实无华的库车大寺已经不能吸引他了。

    大寺什么的,完全不如路边的大馕坑更吸引人,

    一股香喷喷的烘烤面粉的香气,如同一双无形的手,引领着顾淼从王府一直走到它的面前,

    整个羊肉水果大盘鸡省都能找到卖馕的地方,不过唯有库车的馕特别与众不同,目测直径有五十厘米。

    里屋的人忙着和面,像扔飞饼一样把成型的面片飞出来。

    面片上洒着黑芝麻、洋葱末还有一点点胡萝卜泥,

    坐在外面馕坑上的小哥伸手接住,往一个长得像蒲团一样的垫子上铺,再抹上一圈盐水,勾着头缩着肩膀,把蒲团连着面片往馕坑里贴。

    这个操作,很熟悉,

    本质上就是常见的贴烧饼,就是这个烧饼略大了一点,以及没有馅。

    顾淼怀着激动的心情发了一张自己抱着大馕的照片在微博里。

    很快出现一溜排的评论:“看起来真好吃。”

    “现烤的一定特别香吧。”

    “吃得完吗?”

    “脆的还是软的?”

    然后,有一个破坏队形的人出现:“别人是胸下面全是腿,你这是脖子下面是个饼,饼下面是腿,哈哈哈。

    你试试,帮我实现一下多年的梦想:把饼套在脖子上,然后低头咬一口。”

    这么可恶的家伙,一定是沙蓓蓓没错了。

    饼套在脖子上什么的,多傻的行径!

    卖馕的少数民族大姐姐和小哥哥,一脸懵逼的看着顾淼努力的在馕中间掏出一个洞,然后试着把头伸进去。

    先掏小了,顶在头上好像墨西哥大草帽。

    再试了试,终于成功,

    他赶紧自拍了一张,把照片发给沙蓓蓓后,马上把馕从脖子上拿下来,幸好没有被别人看见,反正这些朴实的少数民族同胞就算议论他,他也听不懂。

    “妈妈!我也想跟这个叔叔一样玩!”刚刚那几个游客竟然没有走!那个身子还没有馕大的小屁孩还在。

    小屁孩的妈妈说:“不行,你戴在脖子上也会饿死的。你连转都懒得转一下。”

    顾淼飞快的钻进车里逃走,真是太丢脸了……

    在西域吃了这么几天之后,就算是不挑食的顾淼,也觉得这里的食物着实单调了些。

    “当年你们这里也是这么少的蔬菜吗?气候这么干,对人类太不友好了。”顾淼看着拌面盘子里的老三样:洋葱、青椒羊肉。

    虽说吐槽中医的人一直在鄙视“上火”这个词。

    但是,现在顾淼觉得自己的喉咙里,真的有一股火焰直往外蹿,

    人中部位泛红,隐隐起了一个燎泡。

    中医理论是:心火上沿,心脉延伸到舌头底部。

    西医理论是:“羊肉含脂肪多,以饱和脂肪酸为主,代谢过程中容易诱发炎症反应。”

    总之,就是非常不愉快的感觉。

    “以前我们这边的牧民,就早上吃的好一点,中午在外面放羊的时候,就带一块馕一壶奶茶,就是一顿了。”

    听起来还行,有主食有维生素,虽然含量不如直接啃菜来得高,聊胜于无,还有蛋白质和盐份,营养竟然还挺全面。

    再聊起天气问题,如同不能理解为什么走出非洲的人类,竟然会跑到空气稀薄的雪域高原一样,顾淼也不能理解,好好的人类,为什么会死守着如此干旱的地方不放,

    如果都是因为地下有丰富的资源,也能理解,比如中东地区,

    或者说是为了愉快的犯法,比如拉斯维加斯,

    虽然有水草丰茂的地方,但是戈壁附近也有人住,连处理过的自来水都是咸的,到底图个啥啊?

    司机:“以前罗布泊还有很多水的!一九七几年才干的,古代出了玉门关到哈密,是坐船!那里有大海道。”

    顾淼震惊了,不能吧,什么年代有这么大的水?都有海盗了?

    扬着小黑旗,旗上画着骷髅的那种?

    司机:“道,是道路的道。哪能有海盗啊,最多叫水匪。”

    顾淼还是继续沉思,汉代博望侯张骞也没提过他是坐船出去的啊?

    汉代时的罗布泊有码头这事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现在也有木头留下的遗址,

    可是玉门关到哈密,唐代《西洲图经》里说的是:

    “大海道。右道出柳中县,东南向沙州一千三百六十里。常流沙,人行迷误,有泉井咸苦,无草。行旅负水担粮,履践沙石,往来困弊。”

    顾淼认真的沉思了许久,忽然领悟到:“这司机,不会是把沙漠的代称瀚海给当成真的大海了吧?”

    再继续听他往下吹,果然,这个司机的知识储备量的确是有点问题的。

    他说当初唐僧西行求法,带了五百弟子出长安,最后到了高昌,就只剩下了十几人。

    顾淼:“等等,《西游记》里,唐僧是四个弟子,真实的唐僧取经是偷渡,只身一人溜出去的,这五百弟子……是什么版本的故事?”

    司机一脸的鄙视:“像他这样的高僧,怎么可能是偷渡出去的?他要是偷渡出去的,那还怎么回长安?”

    顾淼:“……”

    谁知道唐太宗抽抽啥,

    偷渡说是因为当时想要跟突厥干架,所以禁了边防,“有诏不许”,谁都不让走,

    唐僧一个人兜了个圈圈,

    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循私放人的守边州官,于是就蹿到天竺去了。

    等唐僧在天竺打出了名声,决定回家,在洛阳得到了李世民的亲切接见,李世民还亲切的问:“你当初西去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唐僧回答:“打了n份报告,老大你不报,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然后两人就愉快的假装禁令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是公文流转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纰漏。

    该安排译经安排译经,

    该腰斩辩机就腰斩辩机,啥也没耽误。

    李世民给自己找台阶下,这事,谁能说什么。

    离库车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苏巴什的地方,

    它有很多的名字:

    苏巴什古城、昭怙厘大寺、女儿国,

    兴建于魏晋,盛极于隋唐,

    传说唐僧到的女儿国,就是这里。

    当然,凡是史料上没有写明白到底是哪儿的地方,往往都会有一大拨人在撕,力证自己的观点才是最正确的。

    有一拨学者认为,楼兰隔壁的米兰古国才是正经的女儿国。

    这一切都是唐僧的错,如果他在大唐西域记里写清楚女儿国的周围到底是什么国,以及距离长安多少公里,不就啥事都没有了么。

    如同随便一个过桥米线汽锅鸡省的山旮旯,稍微景色像点样子,都自称自己是香格里拉。

    活生生的让一个固定地点,变得跟曹阿瞒的七十二疑冢一样扑朔迷离。

    古城维护费二十五元,

    价格不算贵,但是也真没什么看的了,

    只有一处还算完整,有个四合的城墙,

    别的地方,能看出啥来,全凭自己的努力,

    比如一个较高的尖顶土堆,就是当年无比拉风酷炫的大佛塔,

    在1978年的时候,曾经在佛寺的西北部,发现了一个孕妇的尸骨,身材高大,从其被人为压扁平的额骨看,还是个贵族女子。

    龟兹人的发型和头型很讲究,

    所有人都是短发,除了国王,

    国王这辈子都不剪头发,让它自由生长。

    贵族全都是扁额头,象征着高贵,

    顾淼记得除了龟兹之外,还有一个中亚地区古国也有这种爱好,

    当地人抬重物,是用头顶,

    扁头代表着“我有好多佣人可以顶重物,我不用。”

    过去的繁华已经全部消失,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苏巴什在维语里是“龙口”或是“水的源头”之意,当年波涛滚滚的库车河,现在只剩下了干枯的河床,还有一小股浑浊如黄河一般的水流在人工渠里奔涌。

    一旁还写了一个牌子“禁止游泳”。

    “脏成这样,谁要去游泳。”顾淼嫌弃的扫了一眼牌子。

    送他来的司机呵呵笑:“万一呢?”

    从古城的位置与古河床的位置对比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离水实在太近了,

    在水源还相当充足的时候,只要随便发一次洪水,这个还没有现代几个住宅区大的国家,就会玩完。

    苏巴什里的女人们曾经不输瓦坎达的朵拉护卫队、奥丁的女武神、亚马逊的霸道女王,

    传说中,是地震引起的山洪暴发,一夜之间将城池彻底毁来,从此苏巴什就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但是在史料记载中,却是公元九世纪时,龟兹已经不喜欢佛教了,十三世纪后苏巴什被逐渐废弃,

    有一种土砖砌成的高台,传说中,这里就是唐僧曾经讲经两个月的寺院,耶利巴哥拉塞遗址。但是对比它与其他墙的损毁程度来看,嗯……相关修复部门很努力,就是修得太新了点,

    这个崭新的建筑,也许每天都会因为自己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而感到自卑。

    顾淼穿过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窄小门,走进古寺的后室,

    整个房间里一片安静,什么都没有剩下,唯有墙面上一点点红色的蜡烛泪,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的,

    可惜苏巴什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此,不允许放飞无人机,违者罚款一千到两万元。

    虽然顾淼很想看看整个古城的全貌,不过在高额罚款之下,还是默默从心,

    只是在城墙附近的荫凉地方坐了一会儿,通过寺门的大小来判断,唐代鼎盛时期,这里到底能塞得下多少人。

    比伊朗的万国门要稍大一些,不过还是有限。

    一直到顾淼走出去,也没有人再进来,

    荒凉的古城,不在旅行社的计划范围之内,

    又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寻古探幽的人在这里,也只能靠自己能扇出台风的想像力翅膀,幻想当年多么的热闹繁华。

    临出门前,顾淼又转头看了一眼,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将沙土吹打在古城的土墙上,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土墙都很难保持造型,

    只能靠人工干预,或者是根本就不再让游客进入了。

    去哪儿,都得趁早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