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草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喀拉峻在维语or哈萨克语里的意思是“黑色莽原”,山上到处长着甘草、党参,还有结着跟男人拳头一样大的蒲公英毛毛球,

    小孩子们吹的特别过瘾,根本舍不得走。

    据传猎鹰台是哈萨克人传统训鹰的地方,哈萨克猎鹰人被誉为世界上最后的猎鹰者。站在连绵的草原上,往下看是深不可测的喀拉峻大峡谷,周边是陡峭墨绿的云杉,远处是巍峨的雪山。

    猎鹰台是一种名为“夷平面“的地理景观,主要由剥蚀和夷平作用产生。

    眺望远方,山坡如同一个个台阶,形成草原连绵起伏,花草满坡,草原与森林交融的景观。

    猎鹰台下就是大峡谷,站在高处往下看,一只大鸟在山谷之间穿梭翱翔。

    “没想到猎鹰台还真有鹰?这是出来站街,算让我们收回门票钱的吗?”顾淼自言自语了一句。

    一旁的哈萨克小伙子用浓浓的孜然口音回答:“那不是鹰,是金雕。雕比鹰小。”

    在顾淼心中,雕应该比鹰大才对,不然《射雕英雄传》的逼格怎么显现?

    本来还想再放一次无人机,

    看着那只雕,顾淼决定认怂,万一雕把无人机当成是入侵的敌人给一翅膀扇下去,那算哪一出?

    人家的地盘,老实一点最好。

    从猎鹰台往大峡谷去,原本需要折回起始点,再过去,时间会浪费比较久。

    正巧有几个哈萨克人带着马匹过来,正在招揽生意。

    “哎,骑马骑马,要不要骑马?”

    顾淼问道:“可以骑到大峡谷吗?”

    “可以,一百二。”

    景区骑马价格是固定的,刚刚在起始点那里看的,到大峡谷的价格也是一百二。

    还算公道。

    在扫码微信的时候,顾淼继续悲伤的发现,没网络。

    只好掏现金。

    等钱付过了,顾淼才发现,那几个马夫,正在玩手机,刷微信。

    “你们为什么可以上网?”顾淼震惊了。

    “这里有wf啊。”哈萨克族小伙子遥指信号塔。

    果然,不仅有wf,而且信号很强,早知如此……付什么现金。

    “你骑过马吗?”牵马的哈萨克小伙子问道。

    顾淼点头。

    “哦,那你自己骑吧,我要带别的客人骑。”

    四川矮马的马夫,都是在马下行走,牵着马往前走。

    伊犁马健壮的足够驮两个成年男人,所以,正常情况下,马夫都是坐在游客的身后,控马向前。

    顾淼那一点可怜的骑马经验,是在过桥米线汽锅鸡菌子大省,被人牵着马走。还有在西班牙的诡异回忆。

    在这种野地里,从来就没有经验。

    不过,心中有一颗想要自己骑着试试的心,于是他先以一个流畅优雅的姿势上马,哈萨克小伙子见他上马的动作如此娴熟,就信了他的邪。

    然后……

    在拍马屁,夹马腹,抖缰绳等一系列折腾的动作完成之后,马终于动了。

    动是动了,但是它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顾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马莫名的就跟着一群马后面走,身后的哈萨克族小伙子大呼小叫,让他走右边的路。

    顾淼努力扯动右边的缰绳,那匹痴情的马终于恋恋不舍的转过头来,向着右边的道路奔去。

    大多数人并不会从猎鹰台直接往大峡谷走,于是,这条路上,只有顾淼和另一个游客。

    “哇,你骑马骑的真好。”翡翠鸟紧张的要死,紧紧抓住马鞍,全身僵硬。

    顾淼露出了装逼的淡定笑容:“哪里哪里,熟能生巧。”

    哈萨克小哥故意吓唬那位紧张的要死的翡翠鸟,催马跑了起来,前面是起伏极大的山坡地,马跑得很开心,吓得大哥大呼小叫。

    “你们哈萨克人与维人,语言之间相通的吗?”顾淼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这两个西域大族总是混在一起住着,要是不相通,那岂不是很麻烦?

    “我们互相都能听得懂,文字不一样。”哈萨克小哥回答,“汉语是上学以后学的,我还会说英语!one ,two three,four……”

    一气数到十,然后就停住了。

    顾淼好奇道:“你们这边也能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吗?”

    “嗯,我们北疆基本是百分之百读书的,我们学校还有考到首都民族大学的!”小哥特别骄傲。

    “那你呢?”

    “现在在放暑假,就出来赚点钱。”

    顾淼一愣:“你多大?”

    “十六岁。”

    风霜与过强的日晒把一个十六岁的人弄得好像有二十八九岁一样。

    “那你们平时怎么去上学?骑马?”

    顾淼忽然想到了网上那个关于对各地人民的误解的笑话,比如羊肉水果大盘鸡省的自我辩解是“我们上学的时候真的不骑马。”

    哈萨克小哥:“六七八三个月我们在喀拉峻,平时我们是住在特克斯城里的。”

    看来,真的不用骑马上学,不然从喀拉峻到城里去,就算是骑马,单程起码也得两个小时,相当的折腾。

    草原与峡谷相结合的壮美欣赏完,在回程的时候,顾淼听见邻座的一个导游小姑娘在打电话跟人吐槽:“我也没办法,这是规定,七座以上的车,不能走隧道,必须盘山,这是规定,两道卡子呢,怎么可能冲过去?”

    对面也没办法,暂时达成了共识。

    顾淼问道:“哪条路不能走隧道?”

    “从伊宁到特克斯,要是七座以上的车,就只能走盘山路,要多绕六十多公里。”

    这种规定真新鲜,难道修的隧道,竟然小的只能让小车走,七座商务车就开不了?

    “不是车大车小的问题,是人数。交通事故,死了七个人,就叫特大交通事故,呵,形式主义。”导游妹子吐槽。

    还有这种操作?顾淼:“……”

    “哈,那也没办法嘛,你们这里除了喀拉峻,还有好玩的地方吗?”顾淼好奇的问道。

    “有啊,琼什库台,哈萨克语里是大平台的意思,那里是乌孙古道的入口,都是哈萨克族人的小木屋,游客去也可以住的,特别漂亮,现在还不要收门票,再等两三年,可能就要了,现在也都在开发。

    那里有一个援疆的赤脚医生,十几岁来的,本来说呆几年就要走,在那里一待就待了三十四年,整个村子里就那一个医生,他家有好几间小木屋,可以住在他家。”

    顾淼看着车窗外的草原,好奇:“琼什库台跟喀拉峻比怎么样?”

    “喀拉峻没琼什库台好看,琼什库台那才真的是脚下鲜花盛开,山上白雪皑皑,不像这里比较单调,连绵起伏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羊和马,我们本地人平时不会来喀拉峻的,都是去琼什库台。”

    顾淼是一个很容易被安利的人,一下子就产生了兴趣,询问怎么去。

    “现在啊,那里在修路,从8:30到21:00禁止通行,只能在之前或是之后去。”

    时间紧,任务重的跟团游客是不可能去那里了,

    也正是因为交通如此的不便,才能保留着它原始的风貌,等道路修好,可以一口气坐着公交车到达的时候,也许一切就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顾淼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导游小姑娘给他看了一张手机里的照片,那是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形成了太极图的模样。

    “这个地方怎么走?”顾淼顿时充满了好奇。

    “在去琼什库台的路上就能看见,位置不是太好找,旁边有一个大村子,叫阿克奇,能找到那个村子,差不多就能找到这片花海了。”

    顾淼回到特克斯城之后,找到的司机十分自信:“我知道那个地方,前几天刚送了一拨客人去。”

    翡翠鸟在犹豫:“我本来想去那拉提的……”

    司机一脸鄙视:“那里有什么好玩的!看完喀拉骏,那拉提就没什么好看的了!”

    人在意志不坚定的时候,就是经不住别人的各种吹。

    司机十分朴实的描述了一通琼什库台的风景,翡翠鸟一拍大腿:“行,我也去!”

    顾淼本来没打算在特克斯多住,于是临时找了个酒店。

    只见牌子上写着硕大的“大有酒店”。

    “哟,这老板还挺讲究。”顾淼笑着说。

    翡翠鸟不明所以:“这有什么讲究?”听起来跟“大勇”“小花”也没什么区别。

    顾淼:“大有是八卦里的卦象,上乾下离,是六十四卦里的第十四卦。大概意思是伟大的事业。”

    翡翠鸟似懂非懂点点头:“你还会算命?”

    “不是因为算命学的,这是以前玩的一个游戏里的,走迷宫的时候,需要根据地板上的提示,进不同的门,不然就找不到女主角。”

    翡翠鸟:“哦,还有这种寓教于乐的游戏?我还以为都是杀来杀去的。我儿子想玩游戏,我都坚决不让他玩的。”

    “咦,你有儿子?为什么不带出来?”

    “本来我问他要不要跟我来,他说已经跟同学约好了,一起去夏令营。”

    顾淼笑起来:“女同学?”

    “哎,对,你怎么知道的?还不止一个。”

    “……啧啧啧……”顾淼只能感叹,这年头的小孩子,不得了。

    琼什库台的风景果然与喀拉峻又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喀拉峻因为有着纵深的峡谷,看起来更为大气雄浑,感觉着就是走马飞鹰,铁血男儿的气质。

    而琼什库台则完全是一座被隐在天山山脉深处的一座幽静小村庄,很像万花谷之类的地方,非常适合武侠小说里的男主角从悬崖上跳下来。

    被这里的美貌姑娘捡回家,送金银财宝、武功秘笈什么的,

    然后男主角虽然心中无比不舍美丽的姑娘,但是他还有大仇未报,于是忍痛离开了姑娘,回到了纷纷扰扰的红尘之中。

    蜿蜒的河水清澈透亮,只可惜水里没有鱼,也没有虾蟹螺蛳,

    河滩里有许多被水流冲得圆圆的小石子,其中还有一些颇有玉的质感。

    虽然说“玉出昆仑”,跟天山没啥关系,不过两个人还是充满热情的脱了鞋袜走在河滩上,寻摸着有趣的石头。

    “不要泡久了。”路过的老大爷好心提醒道。

    事实上,不用他提醒,顾淼也觉得不能再泡着了,虽然是正午,太阳当头,但是脚下却升出一股阴寒之气,要是再在这个水里泡着,只怕就要练成寒冰真气。

    “我们这里的水,都是山上化下来的雪水,冷,会得关节炎。”老大爷对这两个外地傻子认真的教诲。

    今晚住的小木屋老板,很大方的免费给顾淼骑他的马,

    他说以前哈萨克族人,都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的,他们常见的就是以物易物,会用牛羊肉换取汉人的蔬菜,骑马这种不会让牲畜有什么实质损失的事情,就更不可能有收钱这么回事。

    也许是因为在山谷之中,琼什库台的花儿们还开得非常精神,真的如五颜六色的花毯一样,点缀在绿色的大地之上。

    紫色、粉红、红、白、橙黄、金黄,各种色泽交汇在一起,看起来却十分的和谐,一点都不觉得这个配色土。

    关于天山的文章,顾淼除了看过武侠小说和《天山景物记》之外,

    还有一个俄罗斯人谢苗诺夫写的《天山游记》,书里描写了天山西端的山川深处。

    信马游缰在花海之中的顾淼,一下子想到了这本书,不过这本书,成书于中国最动荡,最不安生的1856年到1857年。

    因此,那本书的内容,对于中国人来说,看得实在是很不开心。

    也正是因为看过这本书,顾淼才知道,原来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的争议地区,是因为这本书的作者。

    布古人首领阿拉木拜,为了感谢谢苗诺夫和哥萨克,为他夺回伊塞克湖东部地区,请求将伊塞克湖东岸和整个天山北麓,连地带人,一起并入了沙俄。

    从此天山主峰汗腾格里峰,就不再属于0086,

    到后来国力强盛,也不曾收回,依旧属于边境争议地区,

    在发现汗腾格里附近有个大金矿之后,这就更收不回来了。

    当初那个俄国人,也许就是这样游走在草原之上,记录着地质形态、矿石与植被,想着俄罗斯人在这里移民的可能性。

    他当初不满三十岁,说不想在国家机关任职,只想对整个亚洲进行内部考察,

    这种隐藏在理智面具下的强烈进攻性,比起嘴炮来,实在是要太可怕太多。

    走了没多远,有人骑着马从他身边路过,还好奇的打量着顾淼:“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来者是汉族人,但又不像游客,顾淼与他打了招呼之后,问他是不是当地人。

    “不是,我们这是在结对子。”那人笑着说,“我们这边的单位员工,都要跟少数民族结对子,帮助他们,了解他们,也让他们了解我们。”

    这操作挺熟悉,记得军队里有这种手法,名为“一帮一”,没想到在这也有。

    “严防死守。”顾淼笑着说,“周六日出来一帮一,有加班费吗?”

    “多发一千块。”

    “哎,还不错啊!”

    那人摇摇头:“累死了,我们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加上高寒补助一千块,这个钱再给一千,一共才四千多,在城里吃份拌面都要20块了。”

    “这边不算严防死守,城里才是,到处都是摄像头,那些不是普通的摄像头,对着你一扫啊,你身上拿着什么东西,全都知道,有没有拿手机,手机号码是多少,带了几张银行卡,都是哪家银行的,全都能调出来。只有不想查的,没有查不到的”

    顾淼震惊:“……”现在的技术这么厉害了吗?

    “那当然了,国家投了几十个亿呢!”

    本来以为国家投的啥稳经费只是用于雇人和装安检门和x光机,没想到,还有这么有格调的东西。

    不过查得再严,对于守法好公民顾淼来说,也不算有太大的问题。

    他很快就被地上的蘑菇圈吸引。

    碧绿的草地上,一圈白白的蘑菇,看起来十分美味。

    来都来了,不如撸一串走,晚上加个菜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