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四十章 笑农大本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徒步者之家的位置相当的好,在这里可以看见卡瓦博格峰的老婆——缅茨姆峰,

    还有孙悟空肯定不想来的五方佛峰,

    以及今天就要去的笑农登山大本营的布炯松吉吾学峰。

    早饭是面条,顾淼坐在客栈门口的大树墩上,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看着下村的云雾飘飘,风吹云动。

    林中还源源不断的生出新的雾气。

    “晨雾不是应该早上就散了吗?怎么还这么多雾?”小兰感到奇怪。

    “因为气温在升高,但愿不要下雨。”顾淼抱着碗发愁,虽然下雨这种事在高原地区很常见,

    但是常见不代表着能习惯,全身淋漓烂湿,着实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

    “哎,今天天气不行啊,你们还要去大本营吗?”大叔问道。

    顾淼点点头。

    大叔又继续说:“他们都说去笑农大本营的路很难走,很陡峭。”

    顾淼问道:“老板说的?”

    他不太相信,按说本地人应该是走惯了,

    什么鬼地方在本地人嘴里都是:“很快就到了,挺好走的。”

    大叔说:“不是,是我在网上看见别人这么说的。”

    ……

    顾淼决定继续吸溜着面条,不说话。

    此时小兰也从里面端了一碗面条出来,她听见了大叔的话:“别管他们,我那个时候说要去羊肉水果大盘鸡省,我妈就问了一堆人,每个人都把那里说成人间地狱,把我妈给吓死了。”

    “然后,我就问我妈,你问的这些人,都去过吗?一个都没有!都是在网上看的消息,不是我吹牛,身为网瘾少女且翻墙达人,我要是不知道,那些中老年表情包使用者就更不会知道了。”

    顾淼回去收拾东西,本来想着只要衣服食物水壶就行,不会有很多东西的。

    没想到,收着收着,就收出了一堆东西来,衣服的选项就有薄壳冲锋衣、防水手套和抓绒衣,就这几样,包里就好像被占了二分之一,再加上吃的喝的还有相机,已经是塞得满满。

    今天晚上还要住在徒步者之家,环境的确是比住在村里要好很多,因吹斯挺的是雨崩村的住宿统一价,不管住在村里还是客栈里,一恍神还以为已经跑步进入了****社会,什么****初级阶段,不存在的。

    同样的价格,当然是要住好的。

    小兰也收拾好了东西,大叔犹豫再三,还是去了:“来都来了,这辈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一趟,只要天上不下刀子,当然就要去!”

    从徒步者之家前往笑农大本营有十二公里,单从距离数字来看,没什么特别不愉快,但是这一路都是上山路,

    海拔随着一路向上,笑农大本营的海拔有3900.

    顾淼决定先试试从心,

    不去刻意看海拔数,以免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就算没病,也犯病了。

    在上村的白塔,看见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外国人,他是个德国人,背了一个很小的包,很快就超了过去,消失在茫茫密林里。

    通向大本营的路并不清晰,顾淼站在开阔的草地上,确认了一下方位,再继续向上。

    身旁的风景,从辽阔秀美的大草甸,变成了奇诡幽深的参天古树,路也越来越难走了。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顾淼唱起来。

    不仅是十八弯,还泥泞的很,不仅泥泞的很,而且还夹杂着石头、朽木、树根,一不小心,就会给绊一跤。

    林间飘动着植物的清新气息,到底是高原,风大,对流强的地方,就不会有传说中的瘴气。走起来也很舒服。

    “林子里会不会有蛇啊?”小兰问道。

    大叔在一旁愉快的说:“放心,有蛇我保护你。”

    “我不是怕蛇,就是想了解一下,这边的人吃不吃蛇,什么三丝蛇羹之类的……”小兰的眼中闪着光。

    顾淼哈哈大笑:“我想到一个笑话,有个人爱吃炖牛头,冥府里的牛头怪很不开心,于是向阎王请示,说要出去吓吓他,然后,他就到了那个人的梦里,结果那个人见到牛头,愉悦的拍了拍牛头怪的头,说这么大一个牛头,能吃好几天呐!牛头怪就哭哭唧唧的回去了。”

    “好可怜的牛头怪啊。”小兰脑补出一个卡通版的牛头,甩着眼泪跑回地府,在自己的房间里嘤嘤嘤。

    顾淼对小兰说,当地人说雨崩是没有蛇的,小兰于是蹿到草丛里去了,直接切直线,向上走。

    上坡走弯路的确是省力气的,不过对于只背了一个小包的小兰来说,看着要走好久才能走到刚刚路过的头顶,实在是有一种很暴躁的感觉。

    此时,体力好,就占了极大的便宜。

    大叔则是说年纪大了,膝盖不好,不能像小兰这样走。

    “你按自己的节奏走吧,不要走太远就可以,大叔实在是太慢了,我得等他一会儿。”

    地上的树根纵横交错,要是大叔急着追他们,可能会扭到脚,到时候就是真的很麻烦了。

    大叔的慢,让顾淼也多了一些休息的机会,他靠在树杆上喘息,包变得越来越重,海拔逐渐上升反应在身体上,就是这样的无奈,真不知道高原人民下山后,所谓的醉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

    以前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顾淼脑补的是一个脸上两坨高原红的人,傻乎乎,乐呵呵的转圈圈。

    后来听说,就是嗜睡,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大叔休息的次数更多,顾淼始终站在他能够看见自己的地方休息,不然在这样的原始森林里,前后不见人,又走不动,会生出一股非常绝望的感觉,那样的话,就真的走不下去了。

    何况现在大叔的水壶都在顾淼的手上帮忙拿着,就更得等了。

    走过一段如同溯溪般的路,小小的水流顺着骡马踏出来的泥巴路潺潺流淌,被水流冲刷着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踩在上面非常滑。

    幸好买的鞋不错,脚底是高耐磨性的,就是深深的底纹已经被泥巴和畜牲粪便填满了。

    回头看一眼大叔,啊,在那遥远的地方~~

    等顾淼借着那点小水流,把鞋底上的各种邪性的脏东西给剔干净之后,大叔终于喘着粗气上来了。

    再往前看,连小兰的影子都没了。

    大叔接过水壶,一升的水啊,只见他喉结不断的动,

    食管里还发出可怕的“吨吨吨吨吨”的声音,

    顾淼想起红楼梦里的妙玉说喝茶,一杯为品,两杯是解渴,三杯是饮马饮骡的蠢物。

    看起来挺可怕的样子。

    “夸父大叔,喝慢一点,小心水中毒。”顾淼擅自给他起了一个外号。

    大叔终于喝爽了,摇了摇杯子,里面涓滴不剩。

    他长长舒了一口气:“你们年轻人啊,体力真好,我看你休息的时候,背包都不放下来的。”

    “嗯,反复的卸包反而会累,休息的时候,就用登山杖支着包就行了。”

    “也对。”

    刚刚还不见的小兰,此时又突然出现,问顾淼有没有针或者剪刀,说自己的手掌给木制的登山杖给磨破了。

    “你们年轻的小姑娘,真是细皮嫩肉的,拿我的吧。”大叔说着就把自己的铝合金登山杖递给她。

    被顾淼拦住了:“你自己都快走断气了,木杖重,换我的。”

    大叔从包里拿出一副自己的手套:“你那个水泡,现在别挑,脏,会感染,先戴上我的手套吧,里面有海绵,能垫一垫,不然手上会起老茧,多痛啊。”

    小兰就像没事人似的嘻笑:“以前练单杠的时候早就起过好多层老茧啦,等它变得够厚了,再练的时候,一用力,手上的老茧就会与肉分离,两只手,八个,全都脱开,然后手就会控制不住的自己在抖。”

    “听起来好可怕。”顾淼觉得心底发毛。

    “不可怕的,好几天不用写作业呢。”看来小兰对写作业这件事是深恶痛绝,已经恨到一定的程度了。

    小兰又转过头,看着大叔,笑着说:“刚才我在前面,回头看你走路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首歌。”

    “什么歌?”大叔不解。

    “《国际歌》,就是以前的片子里那些革命烈士英雄就义的时候,从牢房里走出来的脚步沉重感,跟你刚才走的特别像。”

    大叔无奈的叹了口气:“哎,要是还走不到,我真的就要英勇就义了。”

    在顾淼与小兰左一个“还有五分钟”,右一个“还有两百米”的忽悠中,

    三人终于走到通向大本营的垭口,大叔决定再坐下来喘口气,忽然听见远处的山谷里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闷响。

    “什么声音?”小兰与大叔好奇的向那个方向看去。

    “是雪崩!”在南极听过两次雪崩声音的顾淼,对这个声音很熟悉,

    笑农大本营方向也是白雾升腾,那是被激起的雪末飞扬,

    此时,就体现出索尼黑科技的伟大之处了,

    虽然顾淼没有望远镜,但是他有长镜头啊。

    大叔更加愉快的搬出了大炮筒:“不枉我把它背到这里。”

    小兰拿出了自己的相机,对着那个方向看了半天:“哪呢?我怎么看不见?”

    “3.2倍光学变焦……哪能看见。”大叔对佳能不屑一顾。

    顾淼把自己的相机递给她,

    “你不看吗?”小兰很感动。

    顾淼无所谓:“雪崩而已么,又不是从来没见过,还见过不止一次。”

    “啧啧,老驴啊。在哪看的?世界第三极?”

    “不是,二极之一。”

    “这逼格,可以的!”

    三人对着那个方向看了三四分钟,

    直到山谷里又恢复了宁静。

    正好有两个后来人路过:“你们在看什么呢?”

    “雪崩。”

    “哪呢?”

    “刚崩完。”

    “卧槽!”那两个人哀怨:“哎,早知道就走快一点了,就差这么一点点。”

    小兰则是在她的购物清单上,又加上了长焦镜头项目。

    从垭口到大本营的路,基本下坡。

    大叔感慨道:“憋跟我说下坡费膝盖,下坡起码能顺着惯性往下走,走上坡真是要了亲的命了。”

    笑农大本营。

    位于一个很小的山谷里,左边的河流声湍急非常,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被暖流融化的冰川雪水源源不断的流入其中,再向东狂奔,最终成为澜沧江的一部分。

    有六七个看起来搭得很随意的木屋子在草地上戳着。

    羊、牦牛散落一地,愉快的在草地上吃吃喝喝,脖子上挂着的铃铛,随着它们吃喝嫖没有赌的行动,而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最靠近河边的一间木屋子里升着烟雾,

    顾淼迅速将有人类活动迹象与一定有好吃的联系在一起。

    说不定是这些羊和牦牛的主人,

    说不定他们正在烧羊肉吃!

    抱着这样美好的梦想,顾淼决定进屋,顺便转头看了一眼羊群,盘算着一会儿如果主人愿意卖羊的话,能不能吃完。

    羊群们毫不在意他打量的目光,依旧在淡定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你们好。”顾淼站在门口,看见了烟雾的来源,屋里有三个藏民在烧水,噫,满屋子的烟,应该是柴的原因,湿柴就是会这样。

    “你好呀,怎么一个人来了?”

    “后面还有两个。”

    其中一个藏民笑着说:“累了吧,进来坐吧。”

    顾淼进屋之后,看见靠墙有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有方便面卖,酥油茶也是卖的,正在火堆上吊着,

    酥油茶的香气与烟熏火燎气夹杂着,一股奇特的气息。

    “你们平时都是用树烧东西的吗?”

    刚刚路过大本营的时候,顾淼看见了许多被砍平的树墩子,很担心若是再过几年来,会不会这里只剩下了满目疮痍。

    “嗯,我们这边都是烧朽木的,好好的树都是不可以砍的呢。”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藏民一席话,让顾淼松了一口气,屋子旁边还有专门放垃圾的地方,看来本地的环保意识很强。

    大叔进来,就摊平在长长的椅子上,嘴里咕噜着:“得救了。”

    顾淼给他倒了一碗酥油茶,见小兰在外面不知道跟谁聊天,于是便走出去看看。

    “今天大本营,就我们五个游客。”小兰挺开心,这样的青山绿水,人要是太多,就坏了景致。

    “哈哈,她们俩还问,说我们怎么就这么走进来了,为什么不找个向导,尤一有坏人怎么办,万一有抢劫的怎么办。”

    里屋躺着的快要断气的大叔哀嚎:“只要别动我的相机,他们爱抢啥抢啥,拿走拿走,全部拿走,重死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