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冰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睡是不可能睡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睡的,

    阿洛对着顾淼的脖子轻轻掐了一下。

    “干嘛?”顾淼转头。

    阿洛一脸无辜的把手上的一点血色给他看:“虱子。”

    许多年不曾见过的生物,最后一次与它相会,是小学的时候从农村转学来的同学传染的。

    “你们这还没根除这种东西啊?”顾淼开始在包里寻摸,出发的时候似乎只带了一瓶风油精,但是没听说风油精对预防跳蚤虱子有用,最多是被咬完了涂一点缓解瘙痒症状。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算了……

    阿洛说他要去上村开发电机。

    顾淼脑补他掌握着全村的发电机,他一开,全村都亮了……咦,不对,为什么已经有的地方已经亮了。

    “哈哈哈,我是开我们家的发电机,我们这的电都是各家自己发的。”

    “柴油?”

    “不是,是水力,靠这个河水发。”

    还有这种操作?

    顾淼对水力发电的概念是三峡、葛州坝、小浪底,虽然也听说过自己拦水建的小水电站,不过也不会是这么小的水,起码也得是看起来“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阿洛家就在一片的青稞地旁边,等到秋收的时候,这里一片金黄,看起来相当的漂亮。

    天色还没有暗透,顾淼在下村里瞎转悠,家家户户飘出了食物的香气,

    啊,炖黑猪的香味,真香。

    啊,鸡,煮的,放的蘑菇不多,真香。

    啊,烤肉,还是烤的味道更浓烈,

    啊,青椒炒腊肉!经过岁月沉淀的腊肉啊,被烟熏火燎熏透了的味道,真好。

    谁家的大厨脱岗了,一股青椒粘锅底的糊味儿!今天晚上有人要吃糊青椒了~

    正当顾淼盘算着一会儿要吃点什么的时候,发现田边有一个很眼熟的东西——拖拉机。

    在不管哪个平原地区的农村,拖拉机分分钟就能出现,

    但是这里,是雨崩,这里是连自行车都骑不了的雨崩……

    而且,不止一辆。

    莫非是拖拉机成了精?自己走进来的?

    “回来吃饭啦~~~~”阿洛的声音远远响起,顾淼一转头,发现他家的小屋已亮起了灯光。

    菜端上来,刚才闻到的,那股浓浓的糊锅底味道,就是从这里飘出来的。

    端菜的小丫头一脸的紧张,搓着手:“那个,有点糊,呃,就青椒一点糊,能吃的,能吃的。”

    昏黄的灯光下,几块青椒上有黑斑。

    小丫头年纪真的很小,看起来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

    “这是你炒的?”顾淼问道。

    小丫头点点头,小手紧张的搓着衣角。

    “算了……”反正糊的也不是太过份,顾淼摇摇头,开玩笑:“阿洛,你们家还用童工?这是犯法的。”

    “哈哈哈,她是我妹妹。”

    “你怎么不让你妈妈来炒啊,小孩子碰水啊火的,多危险。”

    “我妈妈去镇上了。”

    “那你爸爸呢?”

    “也在镇上。”

    顾淼明明记得,之前阿洛说,他爸今天去中甸了。

    “你爸跑得真快。”顾淼随口说了一句。

    “是两个人。”

    卧槽?

    顾淼这才想起来沙蓓蓓委托他打听的事情,小心的问道:

    “你们家……两个爸爸?”

    “嗯。”

    “一个妈妈?”

    “嗯。”

    阿洛见多了像顾淼这样大惊小怪的游客:“我们这边,以前的习惯是每个家庭里只能有一个女主人,而且兄弟不能分家,分家会分走财产,干活也不方便,人手不够。”

    “所以,你们的两个爸爸,是亲兄弟?”

    “嗯。”

    “那你们叫谁爸爸,叫谁叔叔或是伯伯?”

    “都叫爸爸。”

    嗯……不知怎的,顾淼想起以前班上同学讨论的一个问题:

    “古代皇帝妃子这么多,万一记不住,叫错名字岂不尴尬?”

    “统一叫小美人不就行了?”

    嗯,好像也是有道理的。

    他又想起了刚才看见的拖拉机:“那几台拖拉机怎么进来的?”

    “嘿!抬进来的!”阿洛听到拖拉机,就好像骄傲的战士问他身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一样。

    “我们上雨崩村和下雨崩村的人一起抬,抬了两天才抬进来的,有六台呢!”

    厉害了!

    想想那个破路,空手走路都要死要死的,还抬,还抬了两天!

    阿洛眉飞色舞的说起当初怎么集资买的拖拉机,又是怎么抬进来的,男人们轮替着抬,路上滑,有个胳膊上没劲的人脚下一滑,差点把一条边的人都给扯到地上。

    光辉历史说完,饭也吃完了,虽然天气凉爽,不过还是想找个地方洗澡,顾淼问有没有浴室什么的。

    阿洛冲着外面黑咕隆咚的地方一指:“我们都在河里洗。”

    顾淼有些迟疑,

    从水温的角度来说,这里的水应该是从上面流下来的冰川水,

    虽然不至于像南极跳冰海那样冷,但是……它还是冷。

    从道德的角度来说,光天化日,呃,光天化月之下,在广阔天地里裸奔,嗯……

    “要是被小姑娘看见,会不会说我耍流氓。”

    “下面穿着短裤,耍什么流氓?”

    “哦……”对哦,为什么要脱的什么也不剩,就是想把身上的汗洗洗,留着点灰也没啥,说不定这里的跳蚤虱子特别爱干净,对身上有灰的人咬不下去嘴?

    早上醒来,胳膊上一溜排的红点,排布十分有规律,

    应该是一只小贱虫咬的,

    痒的要命……抓着抓着,皮肤上就起了一个透明的小水泡,

    风油精什么的根本就毫无意义,

    “别抓了,小心感染。”同屋的游客看着他抓起自己的胳膊下手之狠,好像刚刚练过九阴白骨爪。

    道理我都懂,就是压不住——痒啊……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从旁边的客栈里,有扛着相机的人,大踏步的出去拍照,听见顾淼被虫咬而烦恼,丢给他一罐薄荷膏,“越痒越搔越痒。”

    顾淼挖出一坨,把罐子还给他:“从来没觉得这歌词竟然如此的正确。”

    “找点事做,就不痒了。”扛相机的大妈脚步飞快消失了。

    在小道上,每一个遇见的村民,都会微笑着说早,

    阳光照在大地,气温让水变成蒸气,

    清风让它们变成自由的轻纱,在葱郁的大地上飘来荡去。

    木桥上挑着担子的农人,

    认真拍摄农人的老法师,

    还有认真拍着老法师的终极法师。

    你在看着风景,而你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云层好像很低,挂在山腰上,

    上面的风很大,吹得云层乱流,

    “要不是人间有风,谁知道浮云曾经流动……”顾淼哼着歌,往神瀑客栈前的河里走,

    仗着goretxe的鞋,去河里看看有没有鱼可以抓。

    烤鱼、炖鱼、鱼汤,

    白白的鱼汤,加点蘑菇,如果有的话,再放点虫草,哎嘿嘿嘿嘿……

    “嘶,我怎么也哎嘿嘿起来了,真是近沙者傻。”顾淼抓抓脑袋,一回头,看见一个大叔站在木桥上,默默的看着他。

    昨天在快到垭口的地方遇到过他,他问马夫还有多远,以及正常人要走多长时间,当时他的样子十分崩溃,没想到现在看到他,竟然如此的精神奕奕。

    “你去神瀑吗?”大叔问道。

    “嗯。”

    “一起走啊,去转神瀑。”

    顾淼回去拿相机,此时才注意到,阿洛家的门没有锁。

    是根本就没有锁头与插销的那种没有锁。

    “你们平时,都不上锁的吗?”顾淼的背包里有笔记本电脑,那有他吃饭的全部家当,

    “没有,放心吧,我们都这样,不会有人随便拿你东西的。”小姑娘见顾淼还是不放心,于是把包拿到了她的房间里去,那里还有其他人的背包。

    顾淼好的问:“那你们平时如果要出去,有动物进来怎么办?”

    她给顾淼比划了一下,就是拿根棍子,把门别住,

    就这么简单!

    只防动物不防人。

    穿过寺院旁的大树,就是通向神瀑的路。

    神瀑在加瓦仕安山脚下。

    在下雨崩村的草甸上,就可以看见加瓦仕安山,如同五个佛祖的手指头,因此,又叫五方佛峰。

    想来孙悟空一定很不喜欢这个地方。

    主峰高达五千四百米,山尖尖上有一点白色的雪迹。

    听当地人说,以前雪线没有这么高的,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

    山上的雪线跟年轻人的发际线一样,越来越高。

    对着加瓦仕安山的左边,是缅茨姆峰,据说是卡瓦博格山神的妃子,因此又叫神女峰,

    没记错的话,珠穆朗玛峰也叫神女峰,

    自从听说印度教的某些事之后,顾淼就无法直视“神女、圣女”这两个听起来逼格很高的名字了。

    这两个名字,统统等于“庙妓”,只要有人给钱就可以啪啪啪的那种,而且钱还不会落到她们自己的口袋,而是到了庙里。

    林间小道上一个人也没有,随手一拍,都是溢出画面的绿色与雾气,就好像走进了传说中的仙境。

    走了快一个小时,听见前面有人在说话,是向可怜弱小又无助的顾淼捐献出薄荷膏的好人大妈,听见脚步声,她回头,看见是顾淼:“你知不知道从这里到神瀑还要多远啊?”

    “还有一半吧,别着急啊,千里迢迢跑过来,要慢慢欣赏,不然多浪费。”顾淼笑着说。

    几个扛单反相机的人,开着自动p档,不是拍花,就是拍蘑菇。

    带够存储卡,就是这样的任性。

    离开了沉迷拍花拍蘑菇的人们,顾淼独自一人前行。

    脚下的路渐渐变得不那么平坦,但是风景却变得更加的壮美。

    是的,壮美,

    不是秀丽,也不是幽静。

    在加瓦仁安山下的草甸,无比开阔,处处生机盎然,阳光倒映着山上的冰川,反射下来耀眼夺目。

    那样灼人的白,将蓝天衬得越发妩媚,被水汽润泽的绿草更加的娇艳。

    几头闲着无聊的骡子和马站在一起,甩着尾巴吃草,悠闲非常,

    顾淼忽然想着,骡子跟马可以再发生一点什么吗?

    是不会发生呢?

    还是可以发生,但是不会有结果呢?

    这是个严肃的畜牧业问题。

    早上小姑娘跟他说,通向神瀑的路上有可以休息的驿站,不需要自己扛太多的东西。

    果然很快看到了一个用塑料布临时搭着的棚子。

    “那个冰川能去吗?”顾淼问道。

    摊主连连摇头:“可不能去啊,那很危险的,我们都不往那边去。”

    “哦……是会崩吗?”

    “可能吧,还隔着河呢。”

    “哦……河深吗?”

    总之,顾淼觉得,那个冰川说不定比明永冰川还要有出息。

    摊主则是像看二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你可千万不要去,真的很危险。”

    “哦,哈哈,火腿肠多少钱?”

    “送你啦,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过去,转完神瀑不要乱跑。”

    摊主的神情,就好像关爱作死二傻子协会的会长,对顾淼非常的不放心。

    “哎,我不过去。”吃了人家的东西,还是老实点吧。

    如果这是一个游戏的世界,npc不让人过去的地方,那一定是有重大宝藏埋着的,

    此时,一定要过去触发事件,

    比如发现藏灵上人与尼泊尔公主抢冰魄寒光剑,嗯……这个情节不好,这本书在梁羽生的作品里都不算出名。

    比如看见一个姑娘一边唱letgo,一边造出宫殿?也不好,迪斯尼是什么人,是在荒岛上画个白雪公主头像,都能被他们法务追杀的。

    胡乱想了一会儿,顾淼就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河谷里来了。

    什么时候下来的呢?用《东成西就》里周伯通的话说:“……感觉身轻如燕,走着走着就上了屋顶啦。”

    很快,山脊与山谷中巨大的温度差,就让顾淼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意味。

    山脊上有太阳,暖和的很,而河谷里却是寒气逼人,说不定挖一挖,就能挖到寒玉床。

    顾淼把手指伸到哗啦啦流动的水中,体感温度,跟南极的威德尔海的海水一样刺骨。

    瀑布飞泻而下的水雾随风扬起,顺着河谷飘来,接着全“啪”在了脸上。

    两者走,水声越来越大,冰川也时不时的出现。

    走在河谷里不算是一个很美好的选择,因为水流的冲击,石头很乱且很松,一脚踩下去,不小心就会扭伤,骨裂都有可能。

    要是在这个地方骨裂了,那就只好单脚跳回雨崩了吧,

    僵尸跳的途中说不定还会遇到那个摊主,丢不起这个人啊……

    想到那样严重的后果,顾淼落脚的时候无比谨慎,

    旋转、跳跃、我睁着眼~

    前方,就是摊主支付一根火腿肠的代价,也不想让顾淼靠近的五方佛峰冰川了。

    现实,到底不是游戏,

    没有宝藏、没有秘笈、没有美女,

    只用黑灰色的山谷冰川,上面的纯白,下面的根本就是煤渣,

    看着好像被什么东西切开的山体,顾淼领悟到刚才摊主不想让他过来的原因了。

    现在是冰川融化的季节,也会有山体滑坡。

    河水从冰盖下潺潺流淌,感觉可以踩在冰盖上,来一段雪山飞狐。

    理智告诉他:冰川现在是松的,充满了孔洞,

    一触即溃。

    算了,不爬了。

    不想拖着残腿被摊主嘲笑的顾淼决定从心。

    只不过,命中该有的一劫,总归会来,

    触发了冰川石刑的任务,总要清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