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进入雨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断向上的过程,让顾淼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骑马上来是正确无比的选择,

    靠近南宗垭口的时候,连马休息的频率都越来越多,要真自己走上去……还是能走的,

    不过,那就不是现在这样除了屁股大腿有点痛,总体来说轻松自在,

    一定是双腿僵硬,一脚泥,生无可恋。

    终于到了垭口,有火塘,有酥油茶,

    记得当初在雪域高原,顾淼对酥油茶的态度是:“……如果快要渴死的话,我一定会喝的。”

    现在喝了一口之后:“嘿,还挺好喝的,再来一碗。”

    很难说味道的改变是因为连绵雨造成的阴冷需要酥油茶来驱除,还是真的两个省的酥油茶味道就是不一样,

    有一对外国夫妻也在垭口休息,他们是徒步上来的,只请了一个背夫,那个背夫叫阿杰,十九岁,高一在读。

    雨崩村里只有一个小学,初中要去西当,而高中则在德钦的县城里。

    他现在出来给游客背包,是为了给自己挣下个学期的学费,

    说到成绩,他特别骄傲,说中考全村第一,将来想上大学,最好能学医,学医钱多,可以养活家里人。

    顺便又推荐了一下他家开的客栈,说他家的客栈条件可好了,他阿妈做的菜也好吃。

    “哦,你们高一都学到什么了?有化学物理吗?”

    “有的,高考要学的东西,我们都学。”

    “哦……第一宇宙速度学了吗?”

    阿杰十分自信:“是航天器脱离地球引力所需要的最小速度。”

    “嗯,今天晚上就住你家了。”顾淼点点头。

    其实住哪里都一样,他只是很讨厌编令人同情故事来骗人的行为,之前看xx好声音那些凄惨的故事,看的头都痛。

    想当初,他曾经在某地,刚下火车,就有一个打扮成学生模样的人过来:“你好,我是南l京大学的学生,到这里来找朋友,但是朋友没找到,身上的钱也花完了,能不能借我三块钱,让我买个面包吃?”

    “南l京大学旁边的麦当劳在哪个门?”顾淼张口就问。

    那个人一脸懵逼。

    正确的选项可以是以下三条:

    “你问的是鼓楼校区还是仙林校区?”

    “南l京大学旁边没有麦当劳,只有肯德基,麦当劳在南师大旁边。”

    “从汉口路校门出去。”

    但是,那个人愣完神,就默默的走了……走了……

    于是,从此以后,顾淼对这些说故事的人,都会忍不住想要提个问题。

    阿杰与客人们先走了,旁边正在啃着烙饼的两个妹子忍不住笑出声。

    “咦,你们笑什么?”顾淼一本正经。

    “哈哈哈,想到了一个段子,本来以为那就是个段子,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简略版。”

    妹子一边笑,一边说段子:

    “有一个女的,说自己考研失败,要被家里逼着跟男人结婚,她不愿意,于是跪在大学城,求大家给她凑钱,再拼一次。

    一天收入起码有几千块吧,然后遇到了一个教授,

    教授问她要考的是什么专业的,她说是金融。教授问她,看不见的手是什么,她跑了。

    她换了一个大学城,不料,又遇到了那个教授,她昂首挺胸回答:上次一紧张没答出来,看不见的手就是市场经济体制,

    教授又当众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系统性风险。她假装晕倒。

    换了第三个大学城,还看见了那个教授,她又回答:系统风险又叫市场风险,也称不可分散风险。

    教授接着问:对市场经济体制中,国家干预行为怎么看。这一次,她侃侃而谈,然后被抓走了。”

    “为什么抓走了?”顾淼没懂。

    “哈哈哈,大概是右派的言论吧。”

    从垭口到雨崩是六公里路的下坡,于是,顾淼没有再要马,

    其实也是觉得,如果下坡的时候,马再去悬崖边张头探脑的,只怕自己稳不住,

    安全第一。

    山中的雨,已经彻底停了,被雨压下去的雾气却腾了起来,繁茂的森林被轻雾笼罩,路边很多或好看或普通的蘑菇。

    “听说雨崩的松茸特别好。”同路的妹子说,“可惜我不认识,你认识吗?”

    顾淼对松茸的了解来自于《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集,

    “美味”“很贵”是对它的全部印象,

    至于松茸到底长啥样……也就记得镜头里被切成片,放在炭炉上烤的那个形状了。

    “端到桌上我都不一定能把它和杏鲍菇分出来。”顾淼自嘲的笑笑。

    同路者很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听说猪可以找到松茸,我还不如猪。”

    顾淼想了想:“猪能找到的那个东西叫松露,不是松茸。”

    “那我跟猪一样。咦,我为什么要因为跟猪一样而高兴。”妹子忍不住笑出声。

    顾淼扶额: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再往前走一段,路上就出现了不少村民,他们是出来捡松茸的,顾淼特别好奇,于是跟着一个小姑娘去看,那个小姑娘也不怕他,就由着他跟着自己,

    发现松茸之后,没见过世面的城里人,对着它疯狂拍照。

    同一颗松茸,同一个小姑娘,不同的朋友圈,到了阿杰家,还有“来来来,求ar drop,传给我。”

    下坡路走的就是轻松愉快,不仅是因为下坡、不下雨,还因为路也比西当到垭口的要结实一些。

    前方,云遮雾罩,雨崩村快到了。

    雨崩村被发现的故事也挺神的,说有个老人总是去西当借粮,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于是就跟着他,但是老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后来有人想了办法,

    就借给他小米,还在口袋上扎了一个洞,走一路漏一路,村民走到巨石下,发现小米没有了,掀开巨石,才发现下面有个村子,就是雨崩村。

    所有的民间传说,都不能仔细推敲逻辑,也不能强调代入感,

    比如顾淼听到这个传说的时候,心理代入的是那个老人,走那么远的路,背了那么重的粮食,

    走了18公里的山路,好不容易到家了,发现背回来的粮食都漏光了,那还不得急死。

    西当人故意给捅漏的,那到时候要不要还粮食了?还多少?

    为什么西当人就不能直接问老人住在哪里,债权人难道还不能问债务人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不然到时候不还,到时候上哪儿找人去。

    沙蓓蓓对他的评价是:“听个民间传说你哪来这么我问题,你可不能去飞卢和云起看,你会纠结而死,不得超生。”

    “哦……”

    “像你这么爱纠结逻辑的人,应该去晋江看看。”

    “不了不了……”顾淼觉得两人之中,有一个会发出“哎嘿嘿嘿”的声音就够了。

    当顾淼看到雨崩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拍了张照给沙蓓蓓发出去:“那个逻辑不通的故事发源地,到了。”

    过了一会儿,沙蓓蓓打了个电话过来:“听说他们全家兄弟几个共用一个妻子,打听打听,是不是真的。”

    “……我去,你的关注点怎么这么奇怪啊???”顾淼无语。

    “这是民俗!民俗!不要把你奇怪的思想附加在这么纯洁的事情上。”

    “我现在走的可是山路,车速太快要翻车。”

    “凭我污妖王之力,可以保你肋下生双翼……”

    “随风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

    “何处有香丘?!”

    路过的游客好奇的看着他:“要葬花?”

    顾淼尴尬的跑了,

    雨崩上村的人不少,几乎家家户户都可以提供食宿,路过的时候,他们都会招呼顾淼问要不要住。

    顾淼笑着摇摇头,阿杰家在雨崩下村,还得往前走。

    路上看见不少当地人,有些人还穿着传统的服饰,有些人则被汉化了,不过不管衣着是哪种风格,大多数人的腰间都别着一个小铜板板,

    “这是什么?”顾淼好奇的问道。

    “是我的出生牌。”大概因为游客来的多,村民的汉语说的不错,他把小铜板拿给顾淼看,“手工的!”

    铜板上刻的是藏文,文盲顾淼好奇的问上面都是什么意思,

    转头也就忘了个干净。

    无意间一转头,风吹云雾,在云雾散开的地方,是一片村庄。

    “那是雨崩下村吗?”顾淼问道。

    路人点点头:“嗯,那片黄色的就是。”

    有游客兴高采烈的拍照,顾淼只能打开手机,用悲惨的3g做个直播,

    只有2g的时代,感觉已经是飞一般的享受,

    只有3g的时代,感觉已经是赶英超美,

    习惯了4g之后,再返回用3g,时不时还会跳成2g,本次直播获得一致评论:

    卡得好像ppt

    哎,ppt就ppt吧。

    顾淼一面拍着全景,一边说:

    “相机是充好电出门的,但是在马背上颠的时候,不知怎么,开关自动打开,

    一直处在开机状态,电量飞快的消失,然后断气。

    说起来,都是那匹马的错,马的!”

    是不是索尼给你钱了,求你别再用它家的设备拍摄,丢不起这个人?

    哈哈哈,反正我不在,你用相机和手机都没有什么区别。

    顾淼定晴一看,卧槽?沙蓓蓓?

    顾淼悲愤的说:“你是我亲女朋友吗?!难道不应该是我拍成什么样,你都要喊666吗?”

    你是我亲男朋友吗?难道不应该是我说你什么,你都要说亲爱的,你说的对吗?

    吃瓜群众兴高采烈

    哦哦哦,打架咯!

    人家这叫情趣!

    上啊,用你的舌头狂甩她的嘴巴!

    “阿玛拉说牛羊满山坡,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

    雄鹰从这里展翅飞过,留下那段动人的歌。”顾淼哼唱着很多年前的一首歌。

    主播你到底多少岁?!

    “九千九百九十九呀!”这句也是唱出来的

    沙蓓蓓接话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呀头!

    评论里的人民群众无限惋惜:

    你说,你们俩怎么不一起去的呢?

    一个是中华小曲库,一个是人形点唱机,绝配!

    你们要是走一路唱一路,一定能红。

    后来,信号实在是太悲剧,人民群众对ppt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顾淼只得关掉。

    路旁有一个叫徒步者之家的客栈,楼上有游客模样的人坐在那里,看见顾淼一个人往下走,挥着手大声问:“喂,你是不是迷路了啊?那边是雨崩下村了。”

    “对啊,我就是要去那里,今天我住在那儿。”顾淼笑眯眯的回应着。

    “慢点走,路滑。”

    “谢谢啦!”

    意外的一段对话,陌生人的善意,让独立蒙蒙细雨中的顾淼心情大好,

    在旅行中,环境会在心理层面放大陌生人给予的善意,

    也因此,平时熟悉的人做同样的事,不及陌生人带来的感动多,

    已经去了这么多地方,顾淼接受到许多人的善意,也愿意在自己能力之内,将这份善意传递出去,

    除了风景人文和美食之外,这一点也许这正是许多人喜欢旅行的原因。

    从上村到下村大概要走半小时,

    如果是在城里,半个小时还是挺远的,不过对于动辙两三小时的山路,半小时简直就是“走两步就到了。”

    到了谷底,就听见水声“哗啦啦”的流淌,在一处木屋旁,他看见了阿杰。

    “咦?你家住这?”

    阿杰摇摇头:“不,这是我哥家,来拿点东西。”

    说着,他进去了,接着又端出一碗酒给顾淼:“尝尝我们这的特色,虫草药酒,对身体特别好,”

    “……酒啊……”

    顾淼想起自己在藏区几次喝酒的惨痛经历,体验过那么多种不同的醉酒方式,以及被那么多种不同的酒、“水”、“饮料”放倒,放眼全国,可能绝无仅有。

    沉痛的思考,过了三秒,

    那可是虫草药酒,没喝过!

    喝齐七种不常见的酒,就算不能去那美克星,也能去七武海,找到one pece!

    酒量也许真的是可以练出来的,喝完一碗,顾淼居然还能用正常的姿势往前走,觉得自己棒棒的,

    他发了一条消息给沙蓓蓓:我现在喝完一碗都没有醉哎,再练练,说不定就可以像当初的林虎将军一样,能把老毛子给喝倒,为国争光!

    你已经醉到产生幻觉了,洗洗睡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