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三十一章 翻越雪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喝鸡汤的时候,妹子们还都很客气内敛,

    等一锅汤喝干,她们就开始放飞自我,

    向导还蹲在地上刨土取鸡,旁边就围了一圈人,直勾勾的看着那只鸡出土的全过程,

    鸡被取出来了,

    弄干净了,撕成小块了,

    顾淼拿了一只鸡腿,嚼了几口,感觉到有无数钢针从背后扎过来,

    抬头一看,妹子们的眼睛里忽悠悠的闪着绿光,

    “咦,你们愣着干什么,吃啊。”顾淼招呼着,

    得到了主人的许可,一瞬间,盆子里光当当,什么都没有了。

    妹子们也从自己包里取出了各种零食:

    脆脆鲨、士力架,肉松饼,蒜香豆、泡椒凤爪……

    不像是要走几天山路,倒像是小学生出来春游,

    向导递给顾淼一只酒袋,

    里面传来了熟悉的青稞酒香气,

    顾淼连连摆手,

    向导力劝:“没事的,是我们自家酿的。”

    就是你们自家酿的才可怕好不好!

    从正经酒厂里出来的,人家度数是有控制的!

    顾淼坚定的相信,那天把自己放倒的玉米酒加青稞酒,加在一起的酒精度数肯定有75度,

    不然哪能把人放倒的这么彻底,

    向导见劝说无用,也不再理他,自顾自的喝着,

    夜深了,

    向导去给各个木屋里升火,

    晚上住的地方,是牧场常年存在的木屋,

    说是木屋,其实就是木板随便搭起来的,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缝隙够大!

    几根木条稍微垫高一点,就是床,四张床中间,是用石头随便围了一下的火塘,

    离床挺近,要是谁不小心半夜滚下去,很有希望变成大烤活人。

    等向导从屋里出来的时候,

    发现妹子们一个个都痴痴的抬头看着天空,

    为偶尔路过的一颗流星而尖叫,

    向导让她们进屋,现在外面的火堆熄了,还是挺冷的,

    妹子们应了一声,无人理睬他,

    “都在看什么呢?”向导十分困惑的也跟着抬头看着天空,“什么都没有。”

    “满天的星星呀,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一个妹子兴致勃的做所有城里人到这种地方都会干的一件事

    ——拍星空延时摄影。

    “天天都看着,有什么稀奇的。”向导摇摇头,嘱咐她们不要乱走,晚上小心摔着,就自己钻到一个木屋里睡觉去了。

    对着星空大惊小怪,大呼小叫的城里人,

    对着二十四小时亮着璀璨灯火的大惊小怪,大呼小叫的村里人,

    不同的刘姥姥,不同的大观园,

    同样的表现形式。

    半夜三更,山风嗖嗖的从木板的夹缝往屋里吹,

    与顾淼同一屋的妹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带0度睡袋,

    两个带的是10度夹棉的,

    还有一个更牛逼了,带的就是个绒内胆,只能起到隔脏作用的那种。

    半夜冷的嘤嘤哭泣,

    顾淼一直以来,都以为“冻哭了”是网上一种夸张的休辞手法,

    居然真的有人会被冻哭!

    哭个不停!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那个持续不断的哼哼唧唧的声音,让他无法入睡,

    相信如果现在他邀请妹子过来,钻一个睡袋,妹子一定义无反顾的愿意,

    但是,

    第一,他很讨厌这种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跑出来作死的人,

    第二,他有沙蓓蓓,听说女人都有特异功能,可以闻出自己喜欢的人跟别的女人亲密接触的味道。

    第三,一个睡袋钻不下两个人,只能打开当被子盖,保暖度会降低,他也不想半夜被冻死。

    因此,顾淼起来,把包里囤积的二十片暖宝宝都扔给了嘤嘤嘤个没完的女人,

    然后,倒头又睡下了。

    这是他能做到最多,再哭,就当白噪音处理了。

    不知不觉,他渐渐睡着,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哭声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的人推开门,一股寒气直往屋里蹿,

    再一看,外面的草地上已经结霜了,

    结!霜!了!

    “六月飞霜,必有冤情!”顾淼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向导叫大家吃早饭,有丰富户外腐败经验的顾淼,熟门熟路的翻出了红茶包、奶粉、糖,煮了几大锅奶茶,

    “哇,这个好喝的!比一点点都好喝!”

    “不比coco差!”

    “五十岚都比不上!”

    “你回去都可以开店了,保准赚翻!”

    有一个姑娘更直白:“好体贴啊,你有没有女朋友?”

    “有,这是我女朋友教我带的。”顾淼赶紧回应。

    妹子们遗憾的发出叹息:“哎,好男人果然都是被女人调教出来的。”

    “就是,我说嘛,直男怎么会想到带这些东西。”

    顾淼默默的想:因为我想喝啊,直男就不能想喝奶茶了吗,性别歧视!

    “你为什么会抛下女朋友,自己跑出来玩?”有人质疑。

    顾淼决定不说自己的工作就是与旅行相关,不然好奇的她们一定问个没完,于是随口说了一句:

    “因为她要上班,我替她先趟趟路,熟了以后,再带她来,就不会出错了。”

    此言一出,妹子们又是一阵羡慕的惊叹:

    “哇,别人家的男朋友啊!”

    “看看,这素质!”

    “我家那位该扔了!”

    “人比人,气死人呐!”

    顾淼不敢再说话了,希望回去以后,她们不要真的对男朋友要求这么高,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世上哪有什么完美,

    你们又何须羡慕旁人。

    山谷地面上的霜雪,随着太阳光的增强,而渐渐融化,

    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翻过一个海拔4300米的垭口,

    在垭口顶端,居然有一格信号!

    而且,有2g!

    想当初,用2g的时候,觉得还是挺快的,上个qq什么的,毫无压力,

    现在,打开微信,发个朋友圈,半天都未发送成功,

    打开微博,没一会儿就进了草稿箱,说因为网络问题,暂时无法发送,

    唯有qq真绝色,哐哐哐的进来了一堆信息。

    沙蓓蓓问他玩的怎么样,顾淼回答:

    “再好的风景旁边少了一个你,山青水秀也不过寻常路边景。”

    “呵呵呵呵呵……你是又遇到极品旅伴了吧,回来记得跟我八卦一下。”

    沙蓓蓓完全没有被他的诗意冲昏头脑,一语道破天机,

    “哎,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假装被我的文采感动?”

    “哪种文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咦,怎么少了两个字?”沙蓓蓓调侃他。

    “走喽,走喽~~不要沉迷于网络啦!”向导招呼一众站在山崖上的低头族们。

    与沙蓓蓓说下线之后,顾淼抬起头来,好好的看着周围的风景,

    垭口四周的石头很有特色,如同刀劈斧砍,

    据说这是印度洋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对冲的结果,

    两侧的植被都有着明显的不同。

    站在山脊远眺,青黛之色的远山重重叠叠,

    白云如卡布其诺咖啡上的奶油泡沫一样盖在山顶,

    有一个妹子指着远方:“这风景,看起来跟斯里兰卡的一个景点很像,在霍顿平原有一个叫世界尽头的地方,看起来就这样。”

    “哎,斯里兰卡怎么样?”有人好奇的问,“听说那是印度洋的一颗泪珠。”

    “对!知道为什么是泪珠吗?因为太失望了,想起自己花的旅费,痛苦的流下眼泪。”

    “为什么失望啊,那个海上小火车,不是挺好的吗,跟《千与千寻》似的,我看网上别人拍的视频和照片,可浪漫了。”

    “呵呵呵呵呵呵……知道什么叫照骗么?”

    沿着山溪继续向下走去,清冽的溪水里,飘着斑斓的树叶,

    在半路上,还路过一间奇怪的房子,

    屋顶用木片搭成,墙体则完全用片岩垒,

    这让顾淼想到在南极曾经看过的前代探险家,留下的避难小屋,

    石屋的门上有一个匾额,写着“善房”,还画着一颗淡蓝色的爱心,爱心上立着十字架。

    向导说,这是牧师为来往的行者修的。

    哦哦,看来他们还是干了一些实事的嘛,

    过了垭口,就是一路愉快的下坡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今天的宿营地就到了。

    向导们正在做菜,西红柿炒鸡蛋,

    鸡蛋是从塑料瓶里倒出来的,从村子里出来的时候,就打进了瓶子,以免一路上不小心被摔碎。

    “还能这样!学到了。”妹子们好奇的凑过来。

    “但是离了蛋壳,保质期就很短了呀。我记得户外用品店有专门用来装鸡蛋的蛋格。”

    “我们这才呆几天,也不会坏的这么快。”

    妹子们叽叽喳喳的围着向导,看他炒完西红柿蛋,又接着炖土豆,

    “切点腊肉丢进去一起炖吧。”顾淼从背包里又拿出了之前在县城里买到的当地土制腊肉,

    “这也是你女朋友教的吗?”

    “我想认识她!一定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善良特别可爱的小姐姐!”

    “她有女朋友吗?”

    顾淼扶额无语,虽然说好女人是一个好学校,但是,不代表什么事都得在学校学啊!

    自己想吃是第一生产力好不好!

    温差大日照时间长的地区出产的土豆,就是比别处高贵一些,

    加了腊肉以后,那简直就是高贵到出锅即闪光的那种程度,

    锅光盆净之后,几个精神还好的人坐在火堆边聊天,

    不知不觉,话题就扯到了传说中的香格里拉,

    曾经那一本在西方很知名的《消失的地平线》,讲述着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时,

    有四个西方旅客因为飞机失事,而意外来到被群山环抱的神秘之地香格里拉,

    然后,在香格里拉发生了许多有趣而离奇的事情,

    这本书,忽悠了很多西方人跑到云l南旅行,寻找梦中的香格里拉,

    那才是一本正经的小说,引人入胜,

    让原本没有梦想的人产生了探究的欲望,

    于是在云l南各地,纷纷自称当初那本书的作者,来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地界,

    曾经被称为“中甸”的地方,直接抢注,改名叫香格里拉,

    还有人认为雨崩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

    而在火堆旁的向导则说:

    “香格里拉在傈僳语中的意思就是再会,当初那个人来到丙中洛与贡山,发现这里美如天堂,于是在临走之前,就用傈僳族的语言表达了自己能有机会再回到这里。”

    顾淼忍不住想笑:“我想起《还珠格格》里皇后的话:紫薇的身份着实可疑,怎么人人都来自大明湖?”

    “还有《红楼梦》里王熙凤说的:你也玉,我也玉,好像得了玉的益似的。”

    向导也笑起来:“中甸真的是得了改名的好处了,每年旅游收入比以前不知道翻了多少倍。知道普洱吗?”

    “知道啊,茶。”

    “现在是个市的名字啦。以前叫思茅,现在改成普洱市啦。”

    顾淼感叹道:“名字很重要啊。”

    之前借锅的姑娘说:“那当然,像我做新媒体的,太懂了,

    如果一篇文章,名字叫《一个晕船患者在海上的一年生活》,肯定不如《欲仙欲死狂浪三百天》点击率高。”

    “不是说已经在整治标题党了吗?”顾淼记得看过类似的新闻。

    “能整得了吗?人性如此,市场如此。虽然顺应市场,很容易会泯然众人,失了自己的个性,但是,

    个性得是大佬才能玩得起的,大佬制定规则,中小玩家,只能顺应规则。”

    接着她又笑着摆摆手:“嗨,别谈工作了,想着就心塞。我到这里来就是躲几天清静,不然稍微有点信号,我就会忍不住看手机,回不完的微信,写不完的内容。”

    “一样,一样……”旁边坐着的人也深有同感。

    顾淼从她们的对话中听出,她们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曾经都是一个论坛上的网友,熟了就约着出来玩,

    有人经验丰富,有人完全是个菜鸟,

    还有一位被几张风景照片忽悠来的大小姐,她说都不敢告诉她妈,自己这两天晚上睡的都是什么地方,

    在她妈的心目中,四百块钱以下的酒店不能睡,

    过夜火车不能坐,

    还给她准备了巨多的行李,光是厚外套就给准备了四件,说两天换一次外套不是正常的吗?

    “在机场称的时候就快20公斤,结果小洛跟我说,就算请背夫,也只能给背30斤的东西,我至少送了一半衣服给村里人。”

    “等我将来有了钱,也想开一间民宿,看着南来北往的客人,听听他们的故事。”大小姐看着火堆,一脸的神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