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二十五章 自古神话一大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空旷是对知子罗最好的注解,

    此处并非倩女幽魂那样的古代建筑,也不是封门村那样一片废墟,更不像切尔诺贝利那样已经爬满了藤与草,

    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只是暂时的停止了,图书馆、新华书馆、政府大楼,还有电力铁塔,一样不缺,

    居民楼也都是平凡的砖墙楼房,就算是如今的帝都与魔都的很多地方,也能找到一样的楼,始建年份也差不多,

    现在知子罗只有一个飘移状的公交站,

    名字叫“知子罗村招呼站”……不打个招呼,司机就不搭理了。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有地质学家说,知子罗所在的位置,分分钟就会山体滑坡,因此县城的所有行政部门都搬走,只剩下了空城。

    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了1986年,

    新华书店和大楼里住的都是山民,军队的营房也变成了小学,里面只有十几个学生,还有两个老师,

    顾淼他们到的时候,两个老师正在洗衣服,

    伊言向他们打招呼,这两位老师都是当地人,

    在这里读书的孩子都是家在这里的,

    听顾淼问起,为什么这里还开了一个学校,而不是跟伊言那个学校合并在一起的时候,

    其中一位老师说:

    “上学放学能离家近一点是一点,他们平时还要帮着家里做事的,如果上学需要多走一点,做活的时间少了,说不定,这家人就不让孩子读书了。”

    然后,他又开玩笑说:“本来我们这边的条件最好,来支教的学生也都乐意选我们这,

    没想到,小伊把那边弄得那么豪华,第一波回去的在网上宣扬说条件怎么怎么好,空气怎么怎么好,

    又会拍照又会写的,把那村子写的跟世外桃源似的,后来的人都被勾到那边去了。”

    “本来我也是想把这里好好修整一下的呀,但是我爸爸说,上头不让,现在住进来的都算是自己偷偷进来的,要是弄成一个学校,万一后面那个坡真滑了,谁也担待不起。”

    他们在这里聊天,老爷子已经自己出去转悠了,

    顾淼也独自在小巷之间溜哒,

    整个县城里最显眼的莫过于位于制高点的八角楼,曾经是县图书馆,如今书香不再,只有墙上的毛爷爷头像,年代感十足,

    曾经的一个县城,里面只住着一千多号人,

    在街头隐隐传来运球的声音,

    现在是大白天,

    身旁就是伟人像,

    就算是看过《白老妇》的顾淼,也没在怕的!

    他循声向那里走去,

    周围一片暗黄色的楼房之间,有一小块空地,一个歪斜的篮球架,

    还有一个小孩子,一个人拍着篮球,

    看起来不满十岁,正在那里把篮球当小皮球拍,

    顾淼过去跟他打招呼,小孩子问他要不要一起玩,

    虽然这里没有妹子,

    不过偶尔能展示一下他出色的三步上栏技巧,让小孩子用崇拜的眼神看他一下,也是不错的。

    一二三,运球,向上托,进了,

    顾淼脑中自动播放灌篮高手片头的欢呼声。

    “带球走步了。”小孩子怯生生的说,

    呃?

    顾淼认真的想了一下,好像是,刚刚没算好,多走了一步。

    “啊,不要在意这些,来,球给你,我来防守。”顾淼把球丢给小孩子。

    一米八的顾淼防着一个一米三左右的小孩子,那样子就如同欺负弱小版的老鹰抓小鸡,

    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

    欺负小孩子什么的,

    小孩子抬手,从接近中场的地方,将篮球抛了出去,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稳稳入框……

    什么都没干的顾淼,直到篮球落地,才醒过神来,

    卧槽,这是奇材啊!!!神童!!!

    这么小就这么厉害,千万不能给埋没了。

    “你练了多久啊?”顾淼问道。

    小孩子抱着篮球,傻乎乎的笑了:“好多年。”

    正好伊言过来,顾淼兴冲冲的说自己发现了一个宝,

    却发现伊言早就认识他了,小孩子见到伊言一点也不陌生,笑嘻嘻的叫她“姐姐老师”,

    “他胆子小,平时别的小朋友都不和他一起玩玩,他就一个人抱着球,不停的投篮。”伊言说。

    “他随便一投,就是三分球,特别准,有没有可能送他上体校?”顾淼压低了声音问道,

    伊言摇摇头:“体校也是要看父母身高的,他父母的身高都没超过一米七,我问过体校的朋友,说像他这样基本是不可能收的。”

    人生不像动漫,可以随便逆袭,顾淼有些为他感到遗憾,不过伊言说,他对数字很敏感,数学很好,今年九月他就可以去城市里读书,费用由伊言父亲设立的基金会出。

    听起来也不错,数学学霸的人设加上打篮球的技能,在大学里足够拉风了。

    “今天晚上你住在什么地方?”伊言看了一眼时间。

    顾淼这才想起来,完全忘记这件事了……

    “现在不是旅游旺季,应该好找吧。”

    想法不错,但是原计划住的老姆登,不知哪儿来的一队人马,把新楼给占满了,

    老楼有些漏水,虽然想偏安一隅,但是操作起来很困难,不管躲到什么地方,

    很快就有那么一滴水,不紧不慢的砸下来,

    虽然量不大,不过一晚上也足够造成疑似尿床现象,

    村长跟顾淼说,在江边有一个疗养院,现在没有人住。六块钱可以让他睡一晚。

    这个价格听起来很是邪性,六块钱软妹币,住一晚,那是什么破烂环境啊?

    村长手里拿着钥匙,带着顾淼往下走,

    不一会儿,就到了怒江旁,

    刚下过雨,江水有些泛黄,湍急的水流被两山夹着,滚滚而下,

    下了一个土坎,疗养院出现在眼前,

    平平无奇的三层砖混结构建筑,

    每个房间里都朴素的不能再朴素,只有两张铁架床。

    房间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儿,不是霉味,也不是腐烂味,有点像医院里的消毒水味,但是比消毒水的味道要酸。

    村长问他要不要住在这里,

    价格当然是合适的,

    但是屋子里的摆设和味道,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此时,伊言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确定住宿了没有,老爷子找到了车,今天可以去福贡住。

    县城里的条件再怎么也会比这里好,顾淼当即便婉拒了。

    走出疗养院大楼,

    顾淼这才看见,

    在水泥楼侧面,

    从一楼到三楼画着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图,

    《鬼吹灯》之《云l南虫谷》,《盗墓笔记》里吴邪在格尔木疗养院的地上爬来爬去,

    这两个片段,一瞬间,冲进顾淼的脑海,

    云l南的疗养院,还有这么大的一个八卦,

    实在是太刺激了……

    要是今天晚上住在这里,会不会发生一些聊斋之类的事情?

    想到这里,顾淼加快脚步溜走了,

    不是怕鬼怕妖怕出现吃人怪物,

    万一出个美艳的狐狸精,或者是女鬼,

    一时把持不住,不是很对不起沙蓓蓓?

    再说了,这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世界,

    自个儿不是灵异文的男主,

    也不是寻宝文的男主,

    更不是升级玄幻文的男主,

    怎么能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就会触发剧情,

    太可怕了,有违愉快咸鱼的宗旨,快走快走,

    直到看不到疗养院,顾淼才松了一口气,按下身上起的鸡皮疙瘩和竖起的汗毛,

    旁边山道上下来一辆车,停在他的身旁,门开了,与他一起去小山村和知子罗的老爷子招呼他上车。

    “我们真是有缘。”老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顾淼,“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再见面。”

    顾淼扫了一眼名片,看不出,这位姓谢的老爷子竟然是一个上市公司的高管,之后他又去搜了一下,有个人的百度百科页面。

    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令顾淼颇有些意外,在他心中,这样大年纪的公司高管,应该是豪车接送,身旁助理不少于两个,酒店低于五星不住那种。

    不过顾淼也是走了不少地方,见过不少人,

    清楚的了解到,地球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与爱好,

    只有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大惊小怪,惊呼不合理,

    于是他收起了名片,跟谢老爷子聊着各自遇到的故事,

    开了不知多久,车缓缓停下了,司机指着前面,说了三个字:“石月亮。”

    谢老爷子便端着相机,匆匆的跳下车,

    顾淼紧随其后,看见了大名鼎鼎的石月亮,

    在陡峭的群山之间,有那么一块连绵高耸的石壁,中间好像被人为挖了一个圆圆的洞似的,

    那个洞洞,就是石月亮,

    来之前,顾淼查过石月亮的相关故事,

    从那个故事里,可以看出,这个世界上真的发生过大洪水,而且当时处于高原的这里,也被水给泡了。

    而且,天下神话一大抄。

    故事是这样的:

    神仙造了一对兄妹下凡,男的叫启沙,女的叫勒沙,神仙示意两人骨科一下,繁衍人类。

    这段是换了名字的女娲与伏羲。

    然后怒江龙王的女儿看中了启沙,想跟他啪啪,龙王不高兴,引来大水为祸人间。

    法海,你不懂爱!

    接下来的故事开始分岔,出现了两个不同的版本

    一个版本是天神给了一个葫芦,三人在葫芦上躲大水,启沙一箭射穿了石头,让水漏出去,葫芦停在了峭壁上,妹妹跳下悬崖化身彩虹桥,启沙跟龙女在一起。

    还有一个版本前半部分一样,但是葫芦上只有兄妹两人,射穿石壁以后,兄妹两人继续抄袭女娲与伏羲,最终骨科达成。

    不管到底是跟龙女生的后代,还是跟妹妹生的后代,总之,石月亮被傈僳族人当做本族的发源地,

    也是众游客必须到此一游的地方,据说石月亮不是很容易看见,因为山间经常会起大雾,时常的白茫茫一片,

    到了这里,车子不再向前,而是调头回去,县城在刚刚来的路上已经过了,谢老爷子只是为了赶着看石月亮,才会让司机向前开。

    “早上都有雾气,明天再路过就看不见了。”谢老爷子满意的看着相机里的照片,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看见的顾淼心如止水,

    不就是一个有洞洞的石头吗。

    到了福贡,旅馆挺多,顾淼和老爷子不约而同挑了一个最大最像样的,各自要了个单间休息,

    谢老爷子要在福贡再多留一天,顾淼随便找了个往丙中洛方向的大巴车跳上去,

    车上有不少当地人,走道里放着各种山货,

    时不时还有宁死不屈的鸡发出对不公命运的控诉,

    开了没一会儿,车就停下了,

    紧靠着路边有一辆车,车上刷着polce

    武警?特警?缉毒警?

    看不出来,不管了,反正他们肯定不是来找我的。

    顾淼很淡定,他这辈子,没干过民法和刑法上的任何一件事,

    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上来了,挨个检查身份证,

    顾淼没干过违法乱纪的事,不代表别人没干过,

    后排传来骚动,最后一排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个小伙子,忽然推开身旁的大妈,飞快的钻窗跑了,

    大妈没稳住身子,摔在地上,脑袋重重的与地面相撞,挺响亮的一声,

    穿制服的年轻人马上跳下车,大声喊着抓住他,

    在一旁停着的警车里,很快涌出许多人,七手八脚的把那个人抓住了。

    本来只是稍微查一下的事情,

    变得复杂了起来,

    警察要检查所有车上的行李,

    开包检查,

    大妈的头哗哗的流血,

    顾淼从包里找出急救用的东西,给她做紧急处理,

    但是血还是没止住,刚刚不仅是与地面相撞,还被一根锋利的竹片深深的划了一道,皮肉都翻了起来,这样深的伤口,唯有缝针了。

    警察叔叔开车要把大妈送医院,大妈紧张万分,

    抓着顾淼不肯松手,说要他跟着,路上万一有什么事,他还能帮个忙。

    顾淼也很无奈,他手上只有最基础的急救用纱布和消毒用的碘酒,

    路上有什么事,又能怎么样,

    不过大妈一直抓着他不放,

    车上的人和行李都在接受详细检查,反正也走不掉,

    据说最近的医院就在前面的乡里,也不算远,

    顾淼最终还是同意跟车一起去了。

    xx乡人民医院就在主路上,

    进门之后,又有问题了,大妈没带多少钱,虽然她说有新农合的保险,但那是事后报销,

    现在她身上就带了一百块不到,

    开车来的小警察是出来执行任务的,钱包都没带,

    顾淼挺爽快的掏出了钱包,

    算了算价格,比他预想的要低很多,

    收费的小护士说今天有从大城市医院来的对口支援医生过来义诊,

    只收材料成本费,

    支教这事一直都有听说,还有医院来对口支援?

    顾淼挺好奇,跟着凑过去,

    是个年轻的男人,脸圆圆的,一脸憨厚,

    大妈看见是个年轻人,更加紧张了,一会问他从医多久了,一会儿问他以前缝过几个人,

    年轻人知道她紧张,笑着说:

    “俗话说的好,有理不在声高,缝针不靠年老。放心,我一定给你缝得美美的。”

    顾淼在一边看着大夫飞针走线,一边沉思……这个缝针不靠年老是哪里的俗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