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二十章 希腊的收尾以及飞机上的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到下车的时候,沙蓓蓓已经和这个妹子建立了极为强大的友情,

    那个妹子的父母也是八十年代初移民美国的,她自己在英国读书,

    她留下联系方式,说欢迎沙蓓蓓去英国来找她,如果去美国,也可以借住在她父母那里,

    这一通操作猛如虎,看她们最后分别时恋恋不舍的样子,真像多年老友重逢一样,

    本来沙蓓蓓还想去克里特岛,不过那个妹子给她看了很多照片之后,

    发现克里特岛只有一个挖出来的迷宫废墟,

    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而且就那个迷宫废墟来看,实在称不上是迷宫,最多是一个大一点的房子而已,

    不说比起《仙剑奇侠传三》的番外之问路篇,就连仙一的将军冢都比不了,

    两个很有出息的人决定先回到欧洲大陆,

    在雅典闲逛逛,就可以回国了。

    沙蓓蓓的计划很完美:

    飞机是晚上十一点落地,第二天早上九点上班!

    一点都不耽误。

    顾淼看见了一条新闻,说冰岛南部的艾雅法拉火山活动很频繁,

    已频频出现要爆发的迹象,

    他有些担心,虽然冰岛离雅典这边很远,但是火山灰什么的一飘,会影响飞机起降,

    到时候总不能沿着丝绸之路走回去。

    沙蓓蓓看见他有些担忧的样子,问清是怎么回事,

    她大大咧咧的还挺高兴的样子:

    “大不了我们去柏林,坐上横跨欧亚的火车,进莫斯科,再从莫斯科坐火车回国。”

    “大不了……”顾淼对她轻描淡写的口气表示震惊,

    “你知道要多长时间吗?”

    沙蓓蓓十分愉快的摇头:“不知道。”

    果然,无知者无畏啊。

    顾淼指着地图跟她说,首先从雅典到柏林,光是飞机就要三小时,差不多就是从帝都到羊城的时间,

    其次从柏林到莫斯科,中间要经过白俄罗斯,

    “不仅要办黑俄罗斯的签证,还要办白俄罗斯的签证。”

    然后从莫斯科到中国帝都,要整整七天七夜,

    “听说车上环境不好,不能洗澡,不能洗头。”

    沙蓓蓓沉默了,

    头可断,血可流,刘海不洗就会油!

    于是,她也加入了祈祷火山不要喷发的行列之中,

    担心也没用,

    即来之则安之,

    抓紧时间玩耍,就算真的火山爆发也不亏,

    沙蓓蓓同志,提出了以下几个梦想:

    第一个,米克诺斯岛!

    “有天体海滩哎,在海滩上,不管男的还是女的,身上一点遮挡都没有,多刺激。”

    “不行!”顾淼断然拒绝,

    沙蓓蓓搓着手,试图说服他:“海滩上的美女都什么都没穿,你就一点不想看吗?”

    “以地中海饮食的方式,应该有不少身材很好的妹子哒!”

    “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难道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淼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不去!有伤风化!”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看别的美女当然是好的,你被别的男人看,我可受不了。你看别的男人我更受不了。”

    第一个提议被否决了。

    沙蓓蓓又提议了一个号称只有男人没有女人的地方——希腊阿陀斯山,

    那是希腊唯一一个纯爷们儿的地方,

    号称“圣母玛利亚的伊甸园”,

    修道士们一出生就被送上了岛,

    没见过女人

    平时的生活各种禁欲,吃的是自制面包,没有任何娱乐,

    除了祈祷就是祈祷,

    据说制定这个规定是因为当初修道士们刚上岛的时候,跟牧羊女嘿嘿嘿,损了修行,

    还有一个据说是圣母玛丽亚说这里的男人只能拜她一个女人,禁止其他的女人上岛。

    总之,就形成了现在那里只有一个性别的情况,

    “修道院建在悬崖绝壁之上,都是高墙,入口只有一个,到了晚上,大门就关着,如果关闭之前没进门,就只能在墙根底下蹲着,叫门没人理!”

    越是禁止,越是好奇,沙蓓蓓很想试试混进去:

    “原来奥运会也是不让女人看的,后来有一个冠军的妈混进去了,看自己儿子获胜,她为儿子欢呼的时候才露馅。可见希腊人不分男女。”

    顾淼默默的翻出资料,指着其中一行给沙蓓蓓看

    到达之后,首先要接受各个路口和码头的警察脱内衣内裤进行性别检查,女性被抓后,会被鞭笞十六下之后驱逐。

    脑补了各种变装术的沙蓓蓓,听见了要脱光光检查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还有些不死心,想忽悠顾淼自己进去。

    顾淼大摇其头:

    “你说你一个腐女,怎么会放心让我一个人去只有男人的地方?

    摸摸你的良心!你就不怕我遇到危险吗?!”

    沙蓓蓓按了按胸口:“良心?不是给你吃了吗?”

    顾淼怔了怔,想说点什么,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沙蓓蓓一句话里,又开车又嘲他,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完美的接住这句话,

    不过,去男人国的梦想,最终还是被否了,主要也是不太方便,就算是顾淼,也未必能进得去,

    那里一天只放二十个外国男人进去参观。

    所以,最后选择去了一个地形相似的地方,迈泰奥拉修道院,

    那也是建在峭壁的石峰之上的,

    “这是希腊的华山吧……”站在山脚下的沙蓓蓓抬头仰望,这山跟华山有几分相似,看起来就是一整块花岗岩,

    完全像从平地长出来的石柱,

    石柱顶端就是修道院,

    当时修道士们为了躲土耳其人,纷纷蹿了上去,

    有的修道院甚至修了百余年,

    材料都是靠小篮子一点一点吊上去的,

    而现在修道院与修道院之间的联系,也不是靠盘山公路,而是靠缆绳小吊篮,

    “哎,你说到顶,会不会发现,这里不是什么修道院,而是日月神教,里面还坐着个东方不败?”

    沙蓓蓓记得《笑傲江湖》里,上下黑木崖,也是要坐吊篮。

    “东方不败还会说希腊语???”

    “东方不败能跟西班牙人沟通,学个希腊语也没什么吧,人聪明,学什么都快,不然林黛玉怎么能跟伏地魔搞cp?”

    ……

    “爬这么高,许愿应该能听见了吧?”沙蓓蓓虔诚的对着神像许愿,不要在他们还没起飞的时候火山爆发。

    如天空之城一般的修道院,里面的东西乏善可陈,看点都在于它的外观和所在地,

    不过,还是因为没有无人机,所以拍出来的东西,

    看起来莫名的像华山。

    次日,又前往德尔菲,

    那里被称为地球的肚脐,

    顾淼看着那块肚脐石,又没忍住吐槽:

    “宙斯从世界的两极放飞两只神鹰相向飞,然后在相遇的地方放石头,就把这给定为世界中心了。

    神鹰要是有一只中间歇一会儿,或者是飞行速度不一样,那不就偏了吗?”

    沙蓓蓓对其进行反吐槽:“都神鹰了,还要歇一会儿?都神鹰了,飞行速度还不能控制?宙斯工程师设定好了时速,只要不坠机,就不会出错。”

    她想起明天自己就要坐上回国的飞机,觉得说坠机好不吉利,于是呸呸呸:“有口无心,有口无心。”

    德尔菲最有名的神庙是阿波罗神庙,

    阿波罗的女祭司都是没文化的年轻处女,坐在一个会冒出烟的石头上,

    据说那个烟有麻醉作用,吸了以后,女祭司就开始瞎**,

    **完了,由大神官再把胡言乱语翻译成人类能听懂的语言,

    所以,最终什么阿波罗神谕,还不是大神官说了算,

    “这不就跳大神和扶乩上身吗?”此时,沙蓓蓓感受到了东西方文化的大融合,

    顾淼点头:

    “早期发展之路,都是一个样子的,

    只不过,华夏儿女志气高,只捡自己想听的听,

    比如著名的武王伐纣,

    纣王觉得自个儿是天选之子其实是有道理的,

    武王走到半路,下大暴雨,路走不了,于是他就憋在帐篷里算卦,

    连占三次,都是大凶,

    武王当时就怂了,跟姜子牙说,他想回家,

    姜子牙把他的占卜工具给扔地上,还给踩了两脚,跟他说:

    龟壳朽骨,蓍草枯叶,安能辨吉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gogo !

    然后,武王就接着去朝歌了,

    风把他的车给掀翻了,断成三截,

    姜子牙说,好啊好啊,这是暗示我们应该兵分三路,

    下车骑马,马给天雷震死了,

    姜子牙又说,好啊好啊,这是说大王注定要得到好马。

    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跟大神官一样。”

    沙蓓蓓也同意成大事者,都不会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搞封建迷信上,

    转头,她就跟阿波罗神许愿,想要中彩票头等奖,

    肚脐石的真货在德尔菲博物馆,

    “别人家的真货跟仿品好歹是差不多的,希腊也太随便了。”顾淼看过两块石头之后,忍不住的吐槽,

    真货是一块被削去顶的圆锥状物体,上面还刻着斜向交错的纹路,

    假货完全没有花纹,形状跟陕博里展出的唐代琉璃棋子一样,

    仿的毫不走心。

    与肚脐石一起的,还有女装大佬版的狮身人面像,

    “希腊的神和人各种不靠谱,妖怪倒是说什么是什么,说个谜语让一个恋母的男人猜中了,居然还会羞愧自尽。”顾淼对这个很有廉耻的怪兽颇为同情,说它很有春秋战国那些“士”的精神。

    直到回雅典,冰岛的火山警报已经频频拉响,

    好在,直到最后踏上了阿联酋的航班,

    也没真的喷出来。

    飞回魔都的航班,需要在迪拜中转,

    稍稍停留一阵之后,第二程飞机顺利起飞,

    飞机引擎嗡嗡的声音,让沙蓓蓓睡不着,

    她无聊的玩着机上的一个很蠢的游戏,

    但是,就是那个游戏,她也是撑不到三关就死,

    从迪拜飞魔都,需要九个小时,

    在屏幕显示离目的地还有四个半小时的时候,

    忽然,目的地从shangha跳成了duba,

    沙蓓蓓困惑了一下,怎么又回头了?

    她也没多想,只是觉得也许是显示器的程序坏掉了而已,

    但是紧接着,速度表从900公里小时,变成了450公里小时,

    瞬间减速一半这是什么情况?

    果然显示器坏掉了吧。

    就在她给自己找出各种解释的时候,忽然广播响了,

    一遍阿拉伯语,

    一遍英语,带着很重口音,所以没听懂。

    无非是遇到气流颠簸,请系好安全带,厕所停止使用之类的话吧?沙蓓蓓想着。

    顾淼睡得很香,完全没听见发生了什么,

    忽然,她听见坐在前排的一位乘客骂了一句fuck,伸过头,前面坐着的是一个中国人,

    “刚才广播说什么?”

    那位乘客说:“引擎坏了俩,现在要回迪拜。”

    “卧槽!”沙蓓蓓做出了同样反应,

    机舱里顿时议论纷纷,声音之大,终于把顾淼吵醒了:“嗯?什么事?”

    “引擎坏了两个,要回迪拜。”

    “哦。”顾淼又闭上眼睛,“反正有四个引擎。”

    周围的人,公务舱和经济舱里的人们,

    一点都没有慌张的样子,

    一个个反倒挺兴奋,

    大都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纷纷打开手机,

    不过现在的高度,手机完全无服务,什么信号也收不到,

    坐在前面的那位男乘客刷信用卡,给老婆打电话说明情况,一分钟5美元,

    “这么着急啊,落地再说不也一样吗?”沙蓓蓓好奇。

    男乘客说:“我已经在路上飘了四十多小时了,是从巴西圣保罗到这边来转机的,

    本来我不该坐这趟飞机,应该是下一趟,但是看着能提前五小时到家,我还花了一百美元改签!

    结果现在倒好,要迟这么多。”

    除了那位欲回家而不得的男乘客之外,

    郁闷的人似乎就只有沙蓓蓓了,

    原计划十一点能到魔都,

    结果变成了还不知道明天几点才能到,

    这就很尴尬了,第二天还要上班呢,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一分钟五美元的电话,而是选择了下飞机之后,发了一条消息给领导,

    跟他说明天要再请半天假,或是一天假,如果她后天没有再来上班的话,欢迎关注cctv4,她可能会在那上面出现。

    半夜十一点,飞机又落回了迪拜机场,飞机上的人们在候机楼里议论纷纷,

    有坐在机翼旁的人说看见了火光,也有人说听见了爆炸声的。

    但是说起来的时候……大家还是一脸的兴高采烈,就好像只是玩了游乐园的某个刺激项目一样。

    在吃了两块三明治以后,飞机又起飞了,

    沙蓓蓓继续玩那个很弱智的游戏,

    次日早上九点,飞机落在魔都浦东机场,

    沙蓓蓓还在第三关挣扎,

    最后该下飞机了,她还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

    顾淼叹了口气:“走吧,连着玩了十几个小时,都没超过第三关,还有什么好看的。”

    “我下次还要坐阿联酋的飞机!我就不信,玩不通!”

    沙蓓蓓气哼哼的离开了座位。

    下飞机之后等行李,等所有的行李都被取走了,沙蓓蓓也没有看见她的,

    到柜台一问,说因为临时换飞机,所以地勤出了错,

    有三件行李还在迪拜机场,其中有一件就是她的,

    地勤人员让她留下地址,等行李到了之后,直接从魔都给她直送到金陵,送货上门,

    “这倒是不错,省得我还要自己背了。”沙蓓蓓还挺高兴。

    在封建迷信的说法上,有一件事叫“言灵”,

    而当时的沙蓓蓓,还不明白自己在说啥!

    等她赶回公司,是中午十二点,正是午休时间,她向要好的同事打听领导有没有问起自己,

    同事说:“老肖啊,他也没来啊,昨天他带儿子去姑苏乐园玩火流星的时候,扭着脖子了。”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