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一十九章 骑士团的房地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前人之述差矣,明明耳旁时不时的传来哗哗的声音,

    顾淼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长椅上,这里似乎是某处的后院,院墙不高,

    风声、海浪声,声声入耳,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林多镇小镇的白色墙体覆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真能睡。”沙蓓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服务员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得急病了呢。”

    “她说没见过喝那么一点点乌佐酒就醉到人事不省的。”

    “这是哪里?”

    “餐馆的后院,不然还能是哪里,我这样一个弱女子,也没办法把你扛回酒店啊。”

    走回餐馆,人比刚刚要多了一些,

    有几个人看着顾淼,笑眯眯的互相说了一些什么,

    沙蓓蓓说:“刚刚就是那边的两个人把你架到后院去的。”

    “嘿,你还好吗?”其中一个人问道。

    顾淼向他们表示感谢,坐在桌边的胖子冲着他举起玻璃杯:“再来一点?哈哈哈。”

    不了不了,溜了溜了……

    离真正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睡了一个多小时的顾淼还是有些酒劲未消,

    也可能是借酒发疯,

    总之,他莫名的决定往山上卫城遗迹走,

    在进餐馆之前,明明还很嫌弃的说上面肯定都是无聊的碎石头。

    沙蓓蓓倒是无所谓要不要上去,去也好,不去也好,

    既然男人要发疯,走走也无妨,

    “刚刚他们跟我说,卫城的入口有一个石船的雕塑呢,不知道跟颐和园的石舫比如何。”

    沙蓓蓓脑补了一个巨型的大船在入口处摆着,

    直到进入遗址内,沙蓓蓓东张西望看了一圈,

    别说大船了,连小破舢板都没有一个。

    “他们说的石船,不会是这个吧。”还有些酒醉未醒的顾淼半眯着眼睛,指着一块石头上的浮雕。

    一个船头高高扬起的船型浮雕……

    “哈哈哈……”顾淼看着沙蓓蓓一脸见鬼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

    “我又想到一个故事。”

    沙蓓蓓鼓着腮:“是傻子上当的故事吗?”

    “别乱说,人家可是跟南侠展昭齐名的北侠欧阳春!他在信阳逛的时候,听人说有一个诛龙桥,诛龙桥有一把诛龙剑,特别厉害,于是他就要去看。

    坐船经过诛龙桥,毛也没看着。

    他问船家,诛龙剑在什么地方。船家说:诛龙桥诛龙剑,若要看须仰面。

    于是他又多给了一笔逆水行舟的回头费用,一共八两银子,经过诛龙桥的时候,抬头一看,就是在桥底下的石头面上,刻了一把剑的形状,刻了些蝌蚪文。”

    “然后呢?”

    “然后?他就去抓花蝴蝶花冲了。”

    顾淼笑着说:“不过里面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耳闻不如眼见,往往以讹传讹,说的奇特而又奇特,再遇个探奇好古的人,恨不得就要看看,及至身临其境,只落得原来如此四个大字,毫无一点的情趣。”

    沙蓓蓓点点头:“不是有句话吗,祖国山河有多美,全靠导游一张嘴。不到长城非好汉,上了长城一身汗。”

    林多斯卫城,又是一座毁于大火的城市,

    那一年,是公元前392年,东周的周安王健在,七国诸侯安好,离秦始皇出生还差着两百多年,中国的史书上难得的太平年,至少,没有出现值得载入史册的大型战争。

    地中海这里倒是乱的很,

    那一年,波斯人在打架,

    迦太基人在进行第二次远征,

    曾经在林多斯卫城站着的高大雅典娜雕像,也被君士坦丁大帝扛到了现在的伊斯坦布尔,最后也给玩坏了,

    神庙里的东西一件不剩,只剩下了一些罗马柱,还有一些看起来很新的石墙,

    不过有很多场景让两个二次元人士感到很熟悉,

    没错,就是《圣斗士星矢》黄金十二宫结尾,圣斗士们一个个站在废墟上的那个场景,跟这里特别像。

    “我同学跑到埃及cos《天是红河岸》了,我竟然没有带衣服来希腊!”

    沙蓓蓓痛心疾首,她站在高高的城垣上,白色的裙摆在风中飘扬,整个人陷入了yy:

    “如果我是穿越文的女主角,现在应该能在废墟上看见当时人类的幻影,神秘力量将我带回去,然后,我会遇到亚历山大大帝,他一定很英俊,挽着我的手……”

    顾淼继续说:“然后你趁机掏出一把匕首,杀掉他,取而代之,成就不世霸业,然后率兵穿过阿富汗,踏进西域,与秦始皇一决胜负,赶在成吉思汗之前,统一欧亚大陆。”

    “……好好的晋江女频,给你弄成了起点男频。”沙蓓蓓无语。

    顾淼看着她:“晋江女频的主流,明明应该是在yy亚历山大大帝和秦始皇。”

    沙蓓蓓眨眨眼睛,继而搓着手:“可以可以,不过还是秦始皇和亚历山大吧,那会儿还是秦比较强一点。”

    “有什么区别?”

    “你不懂,可拆不可逆,哎嘿嘿嘿!”

    沙蓓蓓忽然往下一指:“那个地方我们怎么没去?”

    “骑士城堡啊,本来要去的,后来就转弯去吃饭了。”

    “快快快,下去看看。”

    穿过被中世纪骑士马蹄踩得无比光滑的石子路,

    掠过挂满蓝色裙子的小巷,

    无视站在墙头一脸鄙视模样的花猫,

    终于在城堡快关门前进入,

    进入骑士城堡要经过好几次厚厚的城墙,单纯防御用的城墙,

    不像嘉峪关的关城,设计成瓮城模样,除了防御之外,还能设个埋伏什么的。

    骑士城堡的主入口,就非常的塔防游戏了,

    由两个很高的防御塔组成,防御塔跟《地球帝国》游戏里的很像,

    这里原本是拜占庭人的要塞,后来医院骑士团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废墟,

    骑士们就在这里建成了骑士城堡,后来骑士团的团长们都住在这里,

    “如果不是希腊把这块地皮给收了回去,梵帝冈那里还能给空出一幢楼来。”顾淼眯起眼睛,抬头看着高大的防御塔,脑中闪过“升级防御塔,石块800”。

    “就是你让我一眼望三国的地方吗?”沙蓓蓓也想起来了。

    梵帝冈只有帝都的天广场那么大,

    被罗马完全包围着,

    在罗马境的一个位置的小洞洞里,一眼望过去,可以透过马耳他骑士团的地皮,看见梵帝冈,

    不过他们去的那一天,天气实在太好了,于是,在马耳他骑士团所属地的尽头,

    只有炽烈的白色阳光。

    曾经拥有罗德岛的骑士团,现在是一个被称之为“准国家”的组织,是联合国观察员,

    也不知道他们都在暗中观察些什么,听说就是一个如支付宝一样的存在,盯着两边是不是真的按约定停火,

    或是发放救援物资的是不是真的发到了。

    不知道那些现在居于一隅的马耳他骑士团的骑士们,有没有来过这次,看看当初他们住的多宽敞,

    站在二楼的回廊上往下看中庭地面上一个一个的方格子图案,

    有一种感觉,也许当初的骑士们,就是按这个站的,

    类似小学门口接孩子的地方,用框子画出来等待区:

    一1班、一2班……

    现在的骑士城堡是一个博物馆,里面放着一些雕塑和当时的钱币,

    通向展厅的路,是一个挑高起码有五米的尖拱顶,颇有几分哥特的气息,

    “如果晚上在这里,有个白衣人挑着灯笼慢慢向前走,那就是古堡幽灵传说了。”沙蓓蓓想像力很丰富。

    顾淼面无表情:“《坎特维尔的幽灵》了解一下。”

    沙蓓蓓好奇的搜到了这个名字的故事,

    瞬间从恐怖灵异频道,掉进了爆笑恶搞标签,

    “幽灵也太惨了吧。”沙蓓蓓没想到十九世纪的人也有这么大脑洞。

    此时已是城堡停止入内的时间,大多数游客已经离开,

    整个连廊里空空荡荡,每下一层台阶,脚步声就会在四周的墙壁间形成回音轻响,

    “我要说一个特别恐怖的故事,你敢听吗?”顾淼压低了声音。

    都说这么说了,还能不听吗,沙蓓蓓睁大了眼睛。

    “这是一个在蜀中星辉西路6号发生过的真实事件,

    那里,是一个以晚上十一点下班为正常下班,凌晨一点下班不好意思跟同事打招呼的世界,

    有一天,他们接到一个很急的项目,已经连续加班了二十多天,

    是夜,凌晨三点还没完事,

    忽然,黑色的cad界面上,飘过了一团白影,

    加班的人类怕了吗!没在怕的!

    他们继续加班到了凌晨三点半!

    有一个长发姑娘的头发被扯了一下!

    人类屈服了吗!那是不可能的!

    一位正在疯狂画图的工程师说:你们在这里也呆了好多年了,看了这么久,也该能画了吧,想让我们走就出来给我们画图啊!电脑都空着呢!

    然后……”

    顾淼停下不说了,沙蓓蓓追问:“然后怎么样啦,是不是电脑都疯狂的动了起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继续加班,也没什么白影了。”

    “……切……”

    博物馆的一楼主要说的是历史,八卦部分,顾淼知道的很多了,现代史部分,又不是很好玩,

    还不如看看铺在地板上的马塞克装饰,看似低调的颜色,实际上却是极为繁复的花样,圆形中套着四边形,四边形中又套着如藤蔓一样的圆形,

    装饰不多,吊灯、桌椅、烛台等等却都处处保持着欧洲中世纪宫殿里的那种古老韵味。

    还有一座拉奥孔的石像复制品,真货在罗德岛出土,如今在梵帝冈,

    他的故事并不算太出名,拉奥孔劝特洛伊人不要把希腊人留下的木马弄到城里来,

    雅典娜出手放蛇,把他和他的儿子们灭口,

    沙蓓蓓吐槽:“在希腊神话里,雅典娜就是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狠人大帝,车田正美怎么能想到把战争与智慧女神的工作职责抹了一半。”

    “在鬼子的心里,女人就是只能白莲花一样的等人救吧。不像中国妹子,臂上能跑马,拳头能站人!”

    “嗯嗯……嗯?”沙蓓蓓转头,

    顾淼一指地面:“快看,美杜莎!”

    红色与黑色的马塞克拼出一个太阳的形状,

    太阳的中间,不是天线宝宝中那个经常傻笑的小婴儿,

    而是如同儿童简笔画……不,像网上吐槽“卧槽,照着这种人像画也能抓到人”的那种画风,

    巨大的画面冲击,让沙蓓蓓完全忘记了顾淼之前说过了啥。

    回程的时候,在大巴上遇到了一个从中国来的妹子,

    她来欧洲只玩希腊,

    地点选择只有一个要求:圣斗士相关。

    她给沙蓓蓓看了很多照片:

    加隆被撒加关起来泡水的地方——斯尼旺海岬,离雅典七十公里。

    海皇庙,以及大诗人拜伦在柱子上刻的“到此一游”,

    雅典卫城,

    白羊宫的原型——火神庙

    漫画里波塞冬神殿的原型——雅典学院

    星矢和卡西欧决斗抢天马座圣衣的地方——德尔菲

    米罗修炼的地方——米洛斯岛

    米罗说过:“我在克里特岛等你。”——克里特岛

    阿波罗出生的地方——提洛岛

    来的时候做足了功课,随身带了小号的手办,

    在对应的地方,放了对应的手办,

    本来就为忘记带cos服而嚎啕打滚的沙蓓蓓,此时捂着心口,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痛!心!疾!首!

    妹子浑然不觉,又继续给沙蓓蓓看圣托里尼的照片,

    “圣托里尼岛虽然不是圣斗士相关,不过听说有亚特兰蒂斯的遗产。”

    亚特兰蒂斯的传说一直都是世界各国热爱神秘故事人士关注的对象,

    富野由悠季做的第一部动画《海王子》,主角就是亚特兰蒂斯遗族,

    不过对于沙蓓蓓来说,亚特兰蒂斯只有一个相关,

    “那圣托里尼岛上的人,有眼睛是紫色的吗?”

    “紫色?”妹子没有反应过来。

    “亚特兰蒂斯后人的眼睛啊,传说是紫水晶一样的颜色。”

    妹子笑笑:“那不就只有兰斯公爵一个人吗?”

    “啊!你也看!”沙蓓蓓激动起来,

    接下来的话题,就是顾淼知识储备之外的了,

    什么强攻强受,什么相爱相杀,什么鲜网,什么米国度,什么sbn拿不到,只能出繁体版,

    接着,沙蓓蓓还嫌跟妹子前后排说话不方便,

    把顾淼给赶走了,让妹子换过来坐,

    两个人在后排嘀嘀咕咕个没完,还时不时的发出音色不同的“唉嘿嘿嘿……”

    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