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百零七章 不正经的庞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早知道车票这么好买,就不那么折腾了。”这是顾淼拿到从那不勒斯到庞贝的火车票之后的第一句话。

    一共也就两块六毛钱欧元的票,在网上买或不在网上买区别并不大。

    昨天晚上,沙蓓蓓与顾淼先是肩并肩的坐在酒店的大床上,沙蓓蓓在玩手机,顾淼在研究第二天去庞贝的行程。

    意大利铁路局的网站在国内使用的时候很不稳定,就算翻墙也没有特别的提高。

    当时顾淼还以为是代理服务器的问题,

    后来才知道,完全都是意铁网站架设的问题,

    千万不要再鄙视12306了!

    不要看不起它!

    也不要再嘲笑它那模糊又诡异的二维码,

    比起南欧两国的铁路售票网站,12306简直是科学大发了,

    西班牙铁路的网站,在语言选择了英语之后,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在语言栏显示了英国的国旗,但是,除了国旗变了,别的什么都没有变,

    界面上所有的语言显示,还是西班牙语,

    逐词翻译之后,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

    接着,下面的拦路虎就是意大利铁路。

    在购买火车票的时候,鼠标滚轮无意中滚了一下,日期就变成了一个月之后,顾淼也没仔细看,顺手就点了付款。

    一路无比顺利的付完之后,顾淼才注意到买错了票,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这么白白的浪费了也是可惜,

    于是他想要试着退票。

    在12306上面想要退票,那可容易了,直接在订单里面选退票就行了,然后就会把扣掉手续费的部分给退回来。

    然而,意大利铁路却不是这样的,退票界面隐藏极深,好不容易给翻出来以后,还需要填自己是订的几月几日的票。

    原本填填信息也只是稍稍的麻烦了一点,

    不幸的是,那网站上着实充满着谜团。

    购买的时候填日期是日月年,

    退票的时候填个日期是年月日,

    但是按着正确的年月日顺序点完之后,再点确定,系统会自动按日月年的格式移数。

    四月二十九日,活生生的变成了二十九年四月。

    然后,系统再跳一个错误提示:你输入的日期有误。

    无论输入多少次正确的日期,都会变成这样,

    顾淼用了各种方式,进了各种渠道,切换语言,清空cooke,统统没有用。

    从晚上九点半,折腾到了十一点多,顾淼一点点的认真研读意大利语的退票细则,

    到最后票没退成,感觉了一百多个意大利语的单词,

    顾淼一边退票,一边想起二战之中那些关于逗逼意大利人的各种笑话,

    虽然他知道二战里关于意大利人的笑话,有一些纯属是在黑意大利人,他们没逗逼到那个程度,

    但是现在,他觉得那些编出来的黑段子,说不定意大利人真的能干得出来,

    一直折腾到了快十二点,

    沙蓓蓓洗好澡,穿着轻薄的睡裙出来,宽松的领口,令一些不安份的部分呼之欲出,

    吹得半干的头发上还带着微微的湿意,被热蒸汽浸润过的肌肤越发显得光滑有弹性,

    她坐在顾淼身旁:“别管它了,我们来做一些让人高兴的事吧。”

    “我还就不信了,今天我还不能把票给退了!”顾淼一双眼睛坚定的看着屏幕,

    沙蓓蓓又耐心的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上手就把顾淼手中的笔记本拿走扔在沙发上,她整个人压下来:“这么快就厌倦我了?”

    “不是,我……”

    “我什么我,我给你一百块!不许你再摸电脑!”沙蓓蓓将顾淼按倒在床,开始了惨绝人寰的灯下黑活动。

    得知票价之后,沙蓓蓓唾弃顾淼昨天折腾半天的行为:

    “你就为了三十多块钱,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顾淼嘿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还能说什么,蓓蓓说的都对!蓓蓓万万岁!

    很快,就到了这座被火山灰掩埋了两千多年的古城。

    在公元79年,维苏威大爆发,这座曾经与罗马齐名的城市,瞬间被厚达六米的火山灰完全盖住,直到十七世纪,有一个农民一铲子下去,才让这座古城重见天日。

    火山灰将古老的街道、建筑,包括人类的遗体,都完整的包裹了起来,让整个庞贝的时光,都凝结在了灾难来临之时的那个时光。

    沙蓓蓓说不想看死者的遗体,就算知道是石膏像也不想看,

    听说有一个石像是母亲努力将自己的孩子护在怀中,但是在大自然的灾难之下,再伟大的母爱,也无能为力,母子二人双双被火山灰盖住。

    沙蓓蓓不喜欢那种努力却没有得到结果的悲惨结局。

    “就随便走走吧。”沙蓓蓓觉得能走在公元79年的街道上,也是不错的。

    顾淼点点头,拉着沙蓓蓓的手,笔直的向前走去,

    不像逛街,而是像有一个即定目标,

    沙蓓蓓充满着期待。

    从庞贝城当初的cbd——庞贝广场出发,沿着石板路向前,一路都是古老的石屋,也幸好当初的人是用石头盖屋子,如果是木头的话,早就死在火山之下了。

    走了没一会儿,沙蓓蓓忽然发现地上的石块上刻着一个形状,嗯……

    “这个是什么东西?”沙蓓蓓虽然想到了是什么,但是不是太懂,为什么这东西会堂而皇之的刻在地上,难道庞贝人也有生殖崇拜?

    “哦,这个啊,就是阿姆斯特回旋加速式阿斯特朗火箭炮。”顾淼淡定的回答。

    沙蓓蓓笑着看了一眼那个雕刻,又看了一眼顾淼的某处,

    接着似乎是在认真的进行某种数据上的对比。

    顾淼给她看的有些发毛:“走吧,前面还有多着呢,盯裆猫。”

    前方不远就是庞贝当初最热闹的地方,

    当然不是什么市民广场啦!

    啊哈哈哈……

    在中国,它的开山祖师是管仲,

    古龙说,那是与杀手同样古老的行业,

    同样是窑子,中国古代像样的楼子里讲究的是妹子们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但是庞贝就低俗了……

    每间客房门口都画着不同内容,或者说是不同姿势的壁画,而室内的墙上,都是客人的即兴涂鸦,

    沙蓓蓓认为这应该是事后画的,事前都迫不及待的甩开膀子大干一场,谁有心思画这个。

    顾淼认为是事前画的,事后只想睡觉,谁有心思画这个。

    壁画上的内容,真是相当的丰富啊,比起尼泊尔那个庙上的雕刻,还要露骨,

    因为这里画上的人体更加接近真实情况。

    走过一间房,

    这里的画是:有一个跪趴着,在她,也可能是他的身后,有俩像串烧着连在一起的。

    又走过一间房,

    这里的画是:荆轲刺秦王,两条……肩上扛。

    再走过一间房,

    哦哟,sm现场,啧啧。

    顾淼忽然轻声对沙蓓蓓说:“这个挺像我们昨天晚上的……”

    “乱讲,我哪有这么野蛮!”沙蓓蓓对自己是个端庄淑女的人设很有信心,

    正说着,又看见了一幅画,顾淼看着沙蓓蓓:“下次也试试这个吧。”

    “不是太能理解这种姿势……”沙蓓蓓试了一下,“我怎么觉得这是瑜珈里的一个动作。”

    两个人正在进行认真严肃的科学研究时,忽然听到某个隐蔽的角落里发出了某种熟悉,但绝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声音。

    难道是谁在这里看一些不和谐的东西?

    两人都按捺不住好奇心,路过发出声音的房间时,往里飞快的扫了一眼。

    在古老的石床上,胡乱的搭着两件衣服,算是勉强做个遮掩,大部分的躯干露在外面,

    真人表演!

    沙蓓蓓虽然一向思想开放,不过突如其来的画面,还是让她一下子接受不了,飞快的跑了。

    “这两个人真恶心,怎么在这里就搞起来了。”沙蓓蓓惊魂未定。

    顾淼也不是很懂:“迫不及待的想体验一下?”

    被火山灰埋葬了千年的壁画,现在早已是斑斑驳驳,

    真!av画质。

    清晰度什么的,真的重要么?

    俗话说,心中无码,则天下无码,

    几乎所有来庞贝的游客都把这里当成最大的目的地,有的甚至进门就直接向这里冲来,至于其他地方?那都是附带的,并不重要。

    那些邪性的壁画,不仅仅出现在墙壁上,还出现在卖明信片和冰箱贴的小摊上,

    顾淼故意逗沙蓓蓓:“买几个回去送同事?”

    “算了,我可是乖乖女人设,不去吓人了。”沙蓓蓓大摇其头,“再说了,万一回国的时候,包被海关抽查,一打开箱子,哎嘛……”

    顾淼不以为意:“这有什么,我同事上次从泰国回来,带了很多丁丁形状的啤酒起子,还有欧派形状的肥皂,给我们当手信,真给海关截着了,让他打开来检查,

    他就把行李箱当众打开,拿出了二十几个丁丁啤酒起子,还有二十多个欧派肥皂。检查没问题就过了。”

    “噫……”沙蓓蓓大摇其头。

    小摊上还有一样东西吸引了沙蓓蓓,

    硬币大小,颜色也是硬币的颜色,只不过一面写着罗马数字,另一面是各种姿势啪啪啪的图案,

    “怎么,这是给恩客的纪念?”沙蓓蓓知道这一定是仿品,不过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顾淼摇头:“不,这是古罗马时代的正经硬币,世界硬币文化的四大体系之一,被称之为古典钱币。”

    “世界硬币文化还有这东西……”沙蓓蓓表示怀疑,她根本不相信上面的图案能让它混进那么高贵的文化圈子里。

    “真没骗你,罗马早期有个学者,叫苏埃托尼乌斯的记载,

    罗马帝国的皇帝觉得自己的头像出现在风月场所实在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于是他规定,在这种地方消费的时候使用印着皇帝头像的货币,将会被命名为叛国罪,然后处死。

    所以这种硬币就诞生了,专门用于支付啪啪啪,或者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费用。”

    顾淼翻找了几个不同姿势图案的硬币,又继续说道:

    “在古罗马时期,持有这种代币的客人,可以要求从业人员按照代币上刻的图案,提供服务。”

    沙蓓蓓扫了一眼:“那要换姿势,还得再给钱?”

    “不知道……不过,如果真的是一种姿势一个币,那想要多换几种姿势的客人,一定很有钱。一枚代币等于十四枚古罗马的硬币,基本兑换标准相当于当时的七条面包,或者是普通人的平均一天工资。”

    “那要是换三十种姿势,就是一次赚了一个月的社会平均工资?”

    沙蓓蓓忽然好像领悟到了什么:

    “难怪是叫意大利吊灯,不叫法国吊灯。”

    “……”顾淼听的一脸懵逼,他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似乎赶不上沙蓓蓓的储备量了。

    见顾淼一脸疑惑,沙蓓蓓提醒他:“百度一下就知道了,要不,今晚试试?”

    顾淼从善如流,搜完之后,又默默的关掉:“不了不了,我怕不小心就成了东方不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