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一百六十三章 狂欢节(双更合一,这是北湬的万赏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伊瓜苏,顾淼挑了一个民宿住,

    不是为了便宜,是图它有厨房,可以自己做饭,

    阿根廷以其烤肉而闻名,

    烤肉的确原材料不错,能吃出许多年前,在激素还没有流行使用的时候,那种长好久才能长出肉的那些动物味儿,

    但是!

    只有盐和黑胡椒做为调料,一顿两顿还行,

    日子久了实在扛不住。

    怀念泱泱华夏的厨房里乱七八糟一堆调料瓶,

    怀念鱼香肉丝,

    怀念湖南小炒肉,

    怀念西红柿炒鸡蛋,

    怀念不如相见!

    初级烹饪技能什么时候用!

    “祖国和人民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华仔拍拍他的肩膀。

    民宿旁边就是超市,从瀑布回来的时候,买了许多原材料回来,

    阿根廷的超市写的都是西班牙文,还跟房东太太借了油和盐,其他三人负责洗菜。

    顾淼连切菜都不让他们管:“大厨切菜的厚薄,大小,都是有自己的讲究的,与火候息息相关,那是一道菜好与不好的关键。”

    切完了,华仔溜达过来,瞄了一眼,

    随手拎起切成片,但是完全没有切开,连在一起的七片萝卜: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初级烹饪技能还能搞出这错误来?顾淼有点懵。

    不过仔细想想,最高等级也就是妈妈的味道,也不是每个妈都像小当家他妈那样牛x。

    毕竟有的妈只会叫外卖和下方便面。

    系统给的技能,可能是取的全球平均数。

    “都是这把刀的错。”顾淼把刀给华仔看,刀的中段部分的确使用过度,甚至还有微小的缺口。

    证据确凿!

    虽然刀工导致造型怪异,不过也得到了“还行,比没味道的烤肉好吃多了。”的标准评价。

    房东太太在窗口出现,热情的向他们介绍一个地方。

    综合了一下四个人听力考试的成绩,得出结论,在某一个地方,可以一眼看三国。

    哦,逼格很高么,必须去。

    在谷歌地图上,它直接显示的是“一眼望三国”,很好,很通俗易懂,

    从住处往前走两公里就到了,

    所有这种xx交界之类高逼格的地方,其实都挺无聊,包括国内的一脚踏三省,

    还有合恩角的左手太平洋右手大西洋,

    都根本看不出来什么东西,

    这里的三国,指的是阿根廷、巴西和巴拉圭,

    正好完美的被一条三汊河分开,三分天下,各占一边,

    除了在谷歌地图上能看出这个点正好是三个国家之外,肉眼根本无法分辨。

    不过手机在此时,表现出了“谁信号强就跟谁走”的特性。

    手机上的信号标志,时不时的就从“ar”飘去了“bz”,又从“bz”飘到无服务,

    从本质上来说,看三国的行为,完全就是旅游打卡,拍个照,截个gps定位图而已。

    不过在阿根廷端,有一个大喷泉,做成了水幕电影的效果,从远古到近现代,述说起阿根廷的历史起源,

    从开头的血腥厮杀,到最后的和谐舞蹈,

    三个国家的风格尽现,

    阿根廷高贵冷艳的探戈,

    巴西热情奔放的桑巴舞女郎,

    还有一种舞,顾淼不认识,查了许久,也不知其然,只能猜测,那是巴拉圭的传统舞蹈。

    水幕电影结束,人群散去,本来该回去了,

    忽然,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极富节奏的鼓点,

    有一辆大卡车,载着许多人,开到广场这里停下了,

    顾淼一眼看见大卡车上,放着一根旗杆,旗杆上卷着的分明是巴西国旗。

    扛着巴西国旗,还带着这么多人来,这是要砸场子吗?

    他叫住了已经准备回去的三个人,

    广场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有一处传来了激越的鼓点与金属打击乐器发出的声音,

    颇有豪鼓向苍天的意味,

    赶过去,发现四十多个美貌的桑巴女郎在那里激烈的舞动,

    还有一排穿着制服的敲鼓者,

    其中最小的那个,一头金发,看起来只有三四岁,教科书级的金发洋娃娃,

    他扛着一个有他身高一多半的鼓,一脸懵逼的敲,

    别人往前走,他不知道走,

    一旁他爸把他推到中间,他就糊里糊涂的站在中间敲,

    过了一会儿,别人又从中间撤回去,他还站在中间,

    手上的鼓槌敲得毫无节奏,

    偏偏这样显得非常可爱,

    比正经认真敲鼓的孩子吸引了更多的拍照者。

    站在桑巴舞女郎最中间的是一个腰细、腿长、气质出众的年轻女孩子,

    她手中握着星星状的指挥棒,在手中挥舞着。

    顾淼拍了她一段视频,发给沙蓓蓓。

    华仔得知他把这个发给女朋友,意外的问:“你不怕她吃醋?”

    “为什么要吃醋?我这不是大大方方发给她了吗,又不是偷瞄别的小姑娘。”

    顾淼不明白华仔为什么会这么说。

    很快,沙蓓蓓回复:“再多拍点,你去跟她合个影,这样我就可以说我把桑巴舞花魁的男人撬到手了。”

    华仔见此回复,默默无语:“她……你……你们……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还没进呢。”顾淼很老实的指出事实。

    广场上越来越热闹,除了桑巴舞之外,还有一队人,打扮的如同墨西哥亡灵节的化妆游行,

    时值《寻梦环游记》难得以真的有鬼之身,过审,在国内上映没几天,

    大家都挺激动,对着游行队伍一阵拍。

    华仔看中了一个长得最漂亮的桑巴舞小姐姐,想跟她一起合影,

    小新和jack都让他抓紧时间赶紧去,

    她们在闲暇的时候是可以合影的,已经有几拨人去过了,

    华仔每每鼓足了勇气,又被别人抢了先,

    再等小姐姐空下来,他又要酝酿半天,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顾淼背负着沙蓓蓓的期待,于是,他大大方方的上前,问漂亮小姐姐能不能合影,

    她不仅大方的答应了,还拉来另一个也很漂亮华丽的妹子,

    两个胸大腰细腿长的妖娆美女把顾淼夹在中间,华仔羡慕顾淼拥有不要脸冲上去的勇气之余,替他拍下了照片。

    “我,我也去!”华仔被顾淼所感染,脚下加快步伐,想赶过去与漂亮小姐姐合影。

    忽然队伍中一阵急促的鼓声,

    所有人站队集合,

    她们的舞姿狂放激烈,每一步却又井然有序,整整齐齐,一排一排,一边跳,一边向前行进。

    从就这么从阿根廷地界,扭进了巴西地界,

    小新扒在边界的铁栅栏上:“我要是穿着那样的衣服,也能直接进去了。”

    顾淼曾经想过要不要去赶巴西狂欢节,但是看看时间,怎么也来不及,于是放弃了,

    没想到,会在狂欢节的最后一夜,在阿根廷的国土上,看到一场巴西狂欢节的表演。

    虽不比得里约热内卢的大型花车巡游的规模,不过已经是意外之喜。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顾淼他们决定回去休息,离广场很远了,还能听见激烈的鼓点声传来。

    在路上,还有许多奇装异服打扮的人们往会场赶。

    顾淼只有一个心愿,签证官别在人群里面,不然,他们要是明天上班迟到可怎么好。

    是夜,顾淼等人在网上填好巴西签证申请资料,然后打印出来,jack早已在国内办理完毕。

    不过,那张打印出来的申请表已经被揉得好像刚从废物收购站里抢救出来的一样。

    jack抓抓头:“不行的话,那就只好重打一遍了。”

    再一次摸到巴西领事馆,今天开门了,里面只有两个无所事事的职员,完全没有人。

    jack那个如同狗啃的申请表被打回,看来已经破到连自由奔放的巴西人都无法接受了,然而,他已经忘记填申请表用的账号和密码。

    小新则是悲伤的发现,她的照片找不到了,平时不用的时候,随身带着一寸,两寸,红底蓝底白底,

    到用时,方恨少啊,方恨少。

    领事馆推荐她去旁边一家小店照相,

    那家店居然关门了。

    走了两条街,都没找到可以照相的地方。

    小新此时无比的怀念国内的大城市,随便哪个地铁站里都有拍照的地方,别提多方便了。

    “如果是在国内的话……”小新揉着狂奔了半个多小时的腿,摇头叹息。

    顾淼的资料也不合格,巴西签证需要银行流水单,

    他手里的银行流水单是很久以前打出来的,已经过了时效性,

    如果按在国内办理的要求,那么是需要银行在流水单上盖章确认的,

    在巴西,上哪儿找招商银行去。

    四人之中,唯有华仔资料齐全,能顺利办下来。

    “算了,不去了。”小新挂着脸,顶着大太阳跑了这么久,谁的心情也好不起来。

    顾淼觉得就这么铩羽而归,实在是太怂了,

    他不由想起过去一个对他帮助很大的上司,常常对他说:

    “你真的尽力了吗?你真的已经想尽所有办法,动用所有资源了吗?”

    顾淼喝了几口水,冷静下来。

    先打开手机上的银行 app,调出银行往来账,问签证官是否把这个截图打印出来,是否可以做为签证材料。签证官说可以。

    接着是jack的申请表过于破烂的问题,复印一下,不就不破烂了么?

    顾淼想起昨天报名冲瀑布行程的那个旅行社点,就在这附近,

    他平时有习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仔细观察那里有什么东西,

    记得那个办公桌上,是有一个打印复印一体机的。

    “好歹昨天咱们还是他们的客户,试试看,说不定能借。”顾淼站起身。

    jack不是很看好这件事:“我还是银行的金卡客户呢,临时急用,让他们多帮我复印一张身份证都不肯。”

    “那你坐着,我去试试。”顾淼伸手要jack的申请表。

    jack再无耻,也不能真的让顾淼顶着大太阳替自己跑这一趟,两人一同过去了。

    不幸的是,坐在门市里的胖老头,昨天没见过。

    而昨天收钱的小姐姐,今天不在。

    曾经开口求人帮忙之前,要来来回回衡量对方与自己关系的顾淼,在旅行了这么久之后,

    已经很熟练的跟陌生人打招呼,

    他先向胖老头套个近乎,说昨天在他们这里报过行程,向那位小姐姐问好,

    然后就说明来意,希望能帮忙打印和复印点东西。

    胖老头笑脸盈盈的一口答应。

    jack的申请表很快复印好,终于可以递给签证官崭新又纯洁的申请表了。

    顾淼的截图则是有些问题。

    他先是连门市部的wf连了半天,然后发送到胖老头的邮箱里,又等了好一阵才收到。

    最后打出来,是一张巨大的图,

    胖老头很有出息的打开ps,但是他并不会用ps,打了好多次,

    截图不是巨大,就是巨小,

    顾淼都觉得这么折腾人家,多不好意思,想要随便拿一张大的算了,

    胖老头不干,

    他要让电脑知道,他不认输!

    最后,顾淼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他不会用西班牙语的ps,但是他会用wndows自带的画笔啊。

    不需要识字,就可以调整,

    在中阿人民的联手携作下,终于把那张图调好了,

    看着打废的七八张纸,顾淼挺不好意思,给了胖老头一些钱,

    胖老头笑眯眯的收下了。

    小新的问题比较严重,没有照片,这是肯定申请不下来的。

    小新脑中闪过了所有她随身的,带有照片的,可以随便撕下来的证件。

    真的有一样!

    黄热病接种疫苗证书,

    那个上面是有照片的,阿根廷与巴西边境不查这个证书。

    大不了回国补办。

    主意是想到了,问题又来了,

    签证官说,照片上有钢印,不能用。

    小新彻底绝望了,其他三个人的资料都递进去了,

    她一脸哀怨的把脸放在柜台上,

    可怜巴巴的眼神好像海狗那样的无辜,

    又像海豹那样的天真。

    本来她打算哀怨一会儿就回去,大不了他们三个去巴西那边玩,她留在屋里看综艺,

    都是被冰困了七天的人,能屈能伸,容忍度很高。

    没想到,签证官,又拿起她的照片,陷入了深思,

    过了一会,竟然就把小新的材料收进去了,

    告诉他们,明天中午十一点来取护照。

    jack问:“beforeafter?”

    签证官仔细想想“before.”

    jack又问:“so ten oclockok?”

    签证官摇摇头:“no,eleven”

    他们八点上班,说十一点之前也行,问十点就不行了,这是闹哪样。

    见jack还想再跟签证官把思路理清楚,顾淼看不下去了,把他拉走:

    “别费这劲了,明天再说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