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秦时明月汉时关(5和6/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路西行,渐渐的便看不见城市的模样,荒芜的大地上满是黄色的蒿草,与顾淼之前想象的寸草不生的场景,大相径庭。

    “看不出来这里还能长出草来。”顾淼看着窗外在风中摇晃的荒草,十分好奇。

    魏子衿笑着说:“对,去年下了一场暴雨,桌子椅子都飘起来了,没几天沙漠里就开满了花,特别漂亮,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几次。”

    说着,她把自己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递给顾淼看,

    粉紫色的不知名花朵开得如锦似缎,厚厚的盖在漫漫黄沙地,的确是沙漠中罕见的景象。

    可惜无缘一见,不然也算得上是活久见了。

    “我们这是去哪儿?”顾淼看了一眼定位,发现并不是直接向玉门关的方向走。

    魏子衿回答:“去敦煌。”

    “你忘记带东西了?”顾淼觉得有些奇怪,刚出来,怎么又回去,方向还不太对的样子。

    “真正的古代敦煌城不在市区里,在一个叫“白马塔“的地方。虽然没有什么风景,不过我觉得你这么喜欢历史的人,应该想要去看看真正敦煌的所在。”

    顾淼不得不承认,她说对了。

    很快,就到了白马塔,敦煌古城年代久远,紧挨着沙漠边缘,已经无法再现当年的繁华了,遗迹只有一处一处早已被风化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土堆。

    “你知道你那天看见搓鱼子端上桌来的时候那表情像什么吗?”魏子衿忽然提到两人初识的那个时候。

    “像饿了几天没吃饭的人?”顾淼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不会美到哪里去,笑着说。

    “就好像一个快饿死的人扑到桌边,发现一桌的菜都是画上去的,哈哈哈哈哈。”魏子衿说着,又笑起来。

    顾淼叹息:“有这么惨吗?”

    “嗯,那就是狗熊钻烟囱——难过。”魏子衿还是笑的很开心。

    顾淼鼓掌:“厉害,会说歇后语了。”

    离开白马塔之后,又前往西千佛洞,敦煌除了闻名于世的莫高窟之外,还有东西千佛洞,只是规模不如莫高窟大,也是满天神佛,飞天乱蹿,很快就看完。

    北魏至唐代,敦煌真是全民信佛,也难怪那会儿唐僧能从玉门关一直走到白龙堆,以一个和尚的能力,竟然一口气躲过了七座烽火台的守卫士兵,大概也是有人放水。

    不过,也有可能这个和尚真的像聂远版唐僧那样,面对歹徒,一把将孙悟空挡在身后:“悟空,到为师后面来。”

    然后对歹徒说:“奉劝你放下行李与马匹!”

    毕竟武僧也是僧,谁敢说不佛系。

    离西千佛洞不远就是党河故道,如今已是一片干涸,再向西走,就能看见党河水库,正是因为这个水库,月牙泉的水位才会下降如此厉害。

    人工建了水库降了月牙泉的水位,再人工往月牙泉里注水,世界真是充满矛盾。

    往玉门关去的路上,魏子衿说还有一个敦煌影视城,《新龙门客栈》《神探狄仁杰第三部》就是在那里拍的,

    “可惜《逆水寒》不是在这拍的,不然的话,我那会儿肯定来这天天蹲钟汉良和张智霖,怎么着也得混个群众演员。”魏子衿脸上露出了谜之笑容。

    影视城就没什么意思,现在里面即没有风情万种的金镶玉,也没有英俊潇洒的戚少商顾惜朝。

    于是继续前行,顾淼快睡着的时候,隐隐觉得在天边有一块突起的方形,与大地浑然一色。

    “前面是玉门关。”魏子衿向突起的方形遥遥一指。

    大路在中间,荒漠在两边,地面上站着一块大石头,写着“玉门关遗址”五个字。

    石头后面那座顾淼之前看见的四四方方土色建筑物,就是“春风不度”的玉门关了。

    在玉门关的招牌旁边,还有一个石碑,写着“小方盘城”,当初斯坦因就是在这里挖挖挖,得到了不少汉简,因此确定小方盘城就是汉代玉门关的所在地。

    顾子衿放慢车速:“要不要下车看看,我的外地朋友一致评论这里是最无聊的地方。”

    “有两句话最能纾解旅途中的各种不高兴,一个叫来都来了,一个叫闲着也是闲着,”顾淼笑笑,“门票都买了,当然要去。”

    走近玉门关,的确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土墙,这里天气干燥,用粘土筑城也不怕被雨冲塌了。

    源自新疆曾经水草丰盛的疏勒河,大概是玉门关最重要的水源,

    如今已然没了往日的生机。

    同样是因为饮水紧张的问题,疏勒河上游截水建坝,使得流经玉门关的疏勒河如今变成了一片沼泽地。

    门也开得随心所欲,与正经的横平竖直的四方形城门不一样,这个城门头顶尖尖,再顺着一路下来,

    远看像土墙自己裂开的口子,

    近看像山洞,

    现在又有专家考据,说玉门关并不在小方盘城,这个遗址是玉门都尉府所在地,专家关注的问题与普通游客着实不一样。

    游客们只在意,

    能看的各种花哨东西多不多,

    拍照好不好看这个最重要!

    玉门关的历史沧桑与时尚的游人对比强烈,在这里摆pose拍照的人很多,

    顾淼注意到许多女人都穿着红衣服,年纪大些的阿姨们不约而同的在手里拿着纱巾举过头顶,让各种颜色的丝巾营造出一种“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气氛。

    “红衣服配着这样的背景就是好看。”魏子衿的目光也被拍照的人们所吸引。

    “那天你穿的那身飞天的衣服更好看。”

    顾淼单纯从审美的角度说了一句,并非刻意夸奖,魏子衿笑得很开心。

    沿着四周走了一圈,顾淼时不时踢踢脚下的石头:“挖了一百年,有价值的都挖光了吧。”

    “不一定哟,时不时的都会挖出一些东西出来的呢。”

    此时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跑过来问道:“不好意思,你们的车还能搭一个人吗?我包的车坏了,说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换新车来。”

    他指着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和一脸哀怨的司机说。

    顾淼看着魏子衿,魏子衿点点头:“我们要去雅丹的,你呢?”

    “我也是我也是,求带,我会给钱的。”小伙子眼巴巴的看着他们。

    “什么钱不钱的,不用不用,反正车上也有空位。”魏子衿大大方方的说。

    小伙子挺能聊,顾淼知道他叫鲁飞,是个在帝都的上班族,请了五天年假加上前后四天的双休,出来玩一趟。

    “那会儿看了好多部纪录片,突然就忍不住,觉得一定要来看看。”

    魏子衿做为本地人,又关切的进行调查:“觉得怎么样?”

    鲁飞想了想:“莫高窟还不错,比莫高窟早的西千佛洞也挺好,就是太远了,下次我还是得多找几个人一起出来,一个人包车实在太奢侈。”

    “那你为什么不找旅行社?”

    “旅行社在每个景点呆的时间要么过长,要么过短,实在不方便。”

    顾淼笑着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想要自由,就得有实力。”

    车窗外数次掠过一段一段的矮墙,那就是汉长城

    门票里包括了汉长城,在这一段随处可见,

    与雄伟的明长城不同,汉长城大概只有一米多高,

    用红柳枝、芦苇搭成框架,中间用砾石填充,再糊上芦苇粘土的搅拌物在一起建起来的。

    “我还以为长城都应该像八达岭、箭扣那样的,这种土墙能挡得住什么啊?”鲁飞完全想不通。

    顾淼做了个奔马的手势:“汉长城是挡匈奴骑兵的,看着不高,但是马过不来。”

    “土墙这么矮,砸几下就塌了。”

    “长城的主要目的应该是预警,点起烽火台,消息一路进京,比人腿要快,这样等匈奴靠近重要城市的时候,该组织起来的守卫队伍也该到位了。

    还有,长城也不止是一道墙,后面还有许多负责后勤补给的据点,比如雁门关那里就有广武城,欲取雁门关,先夺广武城,等把据点拔了,匈奴已经消耗了不少,

    所以匈奴一直都是扰边,懒得大举南下,就算是汉高祖白登被围,也是被围在边境,不然就是终南被围了。”

    顾淼想了想又说:“不过我觉得更多的时候还是起控制经济贸易的作用,进来多少东西,出去多少东西,都要在关隘登记。”

    提到经济,鲁飞振奋起来了:“这个我同意,那个时候都是贸易顺差,中原王朝掌握着各种经济物品,控制着匈奴的发展。”

    “贸易顺差……好专业的用词,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金融行业的,期货,有没有兴趣玩?”

    魏子衿表示不懂的事情她不碰,顾淼说自己对期货全部的知识都来自《大时代》最后丁蟹赔得全家跳楼,

    鲁飞哈哈大笑:“这么说也是有的,听说几年前我们公司有个女交易员,把交易方向做错了,害得客户亏了两百多万。”

    魏子衿惊呼:“这么多钱,那可怎么办?”

    “后来,她嫁给客户了。”

    “还有这种事!客户真是很有想法。”顾淼也很震惊,“男交易员有成功的吗?”

    鲁飞哈哈大笑:“我们当时也都是这么问的,不过投资的女性本来就不多,而且一般都是年纪挺大,儿女都不用操心,她们才会想做风险较高的投资,女性还是求稳的多。”

    “男交易员未必要女客户啊,”魏子衿忽然冒出来一句话。

    顾淼一愣,难道,她是传说中的腐女?

    他正在犹豫着是开个玩笑,还是假装不懂,鲁飞接话了:

    “那不行,虽然从功能上没有问题,但是从法律上问题就比较多了,首先我国不承认同性婚姻,也就是无法确定财产分配问题,无法按婚后投资收益……”

    魏子衿忍不住笑出声:“我就随便一说,你怎么这么认真。”

    “没办法,职业本能,我们有个客户,身家上亿,女儿才四岁,就惦记着到我们公司来开个信托基金,还找顾问咨询,

    万一女儿跟女婿离婚了,怎么样才能保住财产不外流。”

    “想得真是长远,不过现在不都是婚前财产永远都是个人,离婚也不分配吗?”顾淼问道。

    “只要存心想弄走,还是有办法的,知道马蓉么,她妈跟宋爸结婚,她把家里的钱都给了她妈,她妈再给宋爸,这么一圈倒手下来,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宝宝强现在还只能憋着。”

    魏子衿叹了口气:“世上还有真爱吗?”

    “有,毕竟几亿的彩票都有人中。”

    真爱这种事情太过悬乎,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推移,真爱也可以变成虛情假意,

    就像曾经人来人往的玉门关,如今也只剩下那一点断壁残垣。

    顾淼没有参与这种永远都说不清楚的话题,他看着窗外的荒漠,眼前的绿色又渐渐多了起来。

    忽然几只骆驼出现在他的眼前,接着,还有一些肥肥的小动物在地上扭动,看起来很是可爱。

    “那是什么,好可爱,是野的吗,能抱吗?”鲁飞显然也看见了它们。

    魏子衿应了一声:“哦,旱獭,别去招惹它,说不定身上有鼠疫。”

    在稍微有些水草的地方,动物都会聚集在此,

    在骆驼刺与芨芨草之中站着的,除了双峰骆驼,还有马群、牦牛,身上打着卷的小羊,以及……

    外星人?

    在草地上站着好几个人,全身穿着白色的衣服,从头到脚罩得严严实实,好像是刚刚从宇宙飞船里走出来的。

    “他们是什么人?”顾淼问道。

    魏子衿瞄了一眼:“防疫站的,在打药。”

    正说着,其中一个“外星人”还向顾淼他们的车挥了挥手。

    在路边闪过了一个破牌子,上面写着:

    罗布泊90公里

    雅丹国家地质公园60公里

    西湖湿地公园500米

    原来罗布泊竟然这么近,离雅丹只有30公里?

    罗布泊这三个字,与余纯顺、彭加木、双鱼玉佩、原子弹试爆点等等传奇连在一起。

    顾淼和鲁飞都很想去看看,但是魏子衿拒绝了他们:

    “我的车不行,那边的路上都是很锋利的土片,车胎会被割坏的,还有地表下面会有空洞,说塌就塌,整辆车直接下去,要进去得好几台车一起,还得是越野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