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二十八章 兰若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家村毋庸置疑是第一,旅游示范村的事,也十拿九稳。

    整个下午,全村都沉浸在欢天喜地的气氛里,

    顾淼却犯愁的看着地图,从yy县到原计划的五台山,不仅距离远,而且还需要多次换车,这么一倒腾,一天时间都没了。

    “嗨,这有什么难的!”满心欢喜的村长叫来了另一个年轻人:“他有车,现在就能送你们去。”

    “现在?三百多公里,现在送我们过去,天都黑了。”顾淼心里是很愿意的,但是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年轻人说:“没关系,我在台怀镇有亲戚,可以在那里住一晚。”

    那还说什么,收拾行李愉快的出发!

    五台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不是说山多险,景多美,许愿有多灵。

    而是许多八卦与野史都与它有关。

    “杨家将中的杨五郎杨延德在金沙滩一役后,在五台山出家为僧,创下五郎八卦棍,五台山上还有一个五郎庙呢。”辛月兴冲冲的科普。

    李墨一一如即往的捧场。

    顾淼忍不住想开口说出自己知道的资料:

    杨五郎是否确有其人,在史料中并无定论,就连杨六郎杨延昭都并非信史。

    《宋史杨业传》里写着杨业有七个儿子。

    《续资治通鉴长编》里则说杨业只有五个儿子。

    《东都事略》中,只提到了杨延昭一个儿子,而且杨延昭之所以叫杨六郎,未必因为他是杨业的第六个儿子,而是因为辽国人认为他是专克辽国,是主镇幽燕北方的北极星第六星化身,所以才叫杨六郎。

    只不过顾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受到了身旁沙蓓蓓在看他,转头看着她的眼睛,眼神里的意思显然不是鼓励他说话的意思。

    “你跟我说就好。”沙蓓蓓轻声在他耳旁说,“不要总当面打击人,女孩子更要面子。”

    顾淼强行转折:“我就是想说《水浒》里的鲁智深和野史里的顺治皇帝也是在五台山出家的。”

    “哦。”沙蓓蓓为自己误会顾淼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再跟我说说,那个电视剧《康熙遗妃五台山》是不是历史上真有其事?”

    “那个啊,跟《康熙微服私访记》一个意思,都是现编的。”顾淼顺势对沙蓓蓓说起五台山的一些典故与传说。

    五台山是佛教四大胜地之一,文殊菩萨的道场。

    虽然辛月对许愿算命抽签这些事很有兴趣,但是文殊菩萨主管的是智慧,而不是钱财,因此,就连她也并不是特别的有兴趣,只当是来打个卡。

    “你们今天住在台怀镇,还是住在繁峙?”司机忽然问了一句。

    顾淼知道台怀镇,从那里往五台山的五个台都很方便,不过出于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他问了一句:“繁峙有没有什么可以逛逛的?”

    “有啊,兰若寺。”司机特别淡定的说出了三个字。

    坐在车后面的四个人神色凝重,面面相觑。

    兰若寺、聂小倩、树妖姥姥……

    “别开玩笑了,兰若在梵语里就是指一般的佛寺,怎么会真有寺庙叫兰若寺,那不就是寺寺的意思?而且兰若寺应该在zj金华吧。”辛月笑着说。

    “没开玩笑,它就叫兰若寺。”司机认真的样子,不像作伪,“那个电影我也看过,我们这的兰若寺没那么恐怖,就是一个寺,有些破旧,最近在修。”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这个名字听着就好恐怖。”辛月做出了一个害怕的表情,“那我们今天就去繁峙住吧!你们说呢?”

    三人面面相觑,不过辛月这一路上经常神转折,他们也习惯了。

    做为一个着急凑够景点数量的人,顾淼第一个响应了辛月的号召。

    于是,车停在了fz县城。

    司机随便找了个招待所门口停下,然后帮忙往下搬行李,

    “谢谢谢谢,我们该给您多少钱?”顾淼问道。

    “你是我们村的大英雄,哪能收你们的钱,会被村长打死的。”

    “可是……”

    求生欲望很强的司机早已跳上车,

    一脚油门跑了……

    跑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跑这么快?”刚想跟司机打个招呼的沙蓓蓓听见引擎轰鸣,转头发现车子已经与茫茫夜色融为一体。

    “我就是问问他要多少钱。”顾淼背起自己的包,往门里走。

    听见背后传来辛月压低的声音:“啧啧,问另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要多少钱,李墨一,你被抛弃了。”

    “啊?”李墨一显然没听懂。

    辛月偷笑:“没事,没事。”

    沙蓓蓓摇摇头:“腐眼看人基,他一看就是个钢铁直男,别拿他开玩笑。”

    “哎嘿嘿嘿,你心痛了。”辛月继续笑,直到笑声被沙蓓蓓掐死在嘴里。

    姑娘们就算放行李,也不是真的放下行李就可以马上出门的,还要收拾打扮一下。

    趁这个空档,顾淼查看了一下直播平台的回放,高台上的一连串惊险动作,把他自己都惊住了:“原来我这么厉害。”

    “要脸不?”李墨一今天没出着风头,还被狗追了一千多米,想到这里就悲愤不已。

    “要,帅能当饭吃。”顾淼看见有一个d说:“小哥哥真好看。”然后给刷了两个火箭。

    李墨一摇摇头:“你跟我这么贫有意思吗?在沙蓓蓓面前装得跟个性无能似的,人家妹子喜欢你,你怎么着也得给态度啊,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给个准信,别吊着人家。”

    “快拉倒吧,她能看上我?你知道她家什么背景吗,她可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大小姐。”顾淼想起她家那些英武的哥哥们,肩膀上最差的也是两杠两花。

    甚至还有一个一穗两花的,那意味着什么,那可是厅级干部。

    顾淼并不想玩弄感情,他坚持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但是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自家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最拉风的也就是那个在县级市里当一把手的姨父了。

    “得,这事各管各的,我也不劝你,不过先说好,你不准打辛月的主意啊。”

    两人正说着话,听见辛月敲门:“你们好了没啊,走吧,我都饿了。”

    吃完饭已是晚上七点多。

    “我们夜探兰若寺好不好!”灵异爱好者辛月提议。

    “天黑了,万一再有一口井怎么办。”沙蓓蓓想起铁山堡的事,还心有余悸。

    “这次我保证不乱走!我快撑死了,一定得消耗一下,不然晚上都睡不着。”

    沙蓓蓓皱着眉,看着辛月面前空荡荡的盘子,曾经这里放着五个繁峙疤饼:“干嘛吃这么多。”

    “嘿,好吃嘛,特别香,一时没忍住。”

    小饭馆的老板路过听见了:“当然好吃!这可是我们店的一绝!”

    “看起来真丑,吃起来真香。”辛月揉着肚子,“怎么做的啊?”

    老板特别自豪的让四人到厨房参观。

    只见灶头上放着一口铁锅,铁锅里铺着磁砂,老板拿起搁在案板上的面团:“这里面打的都是正宗的土鸡蛋,还有我们自家榨的胡麻油,用的好面粉还有白糖,简单,但是用料好,就是好吃!”

    说着,他从面团上切下一团,揉一揉,用擀面杖压在上面滚了几滚,把面团擀成了手指一乍长的面饼后,把面饼铺在磁砂上,又铲了些磁砂盖在面饼上。

    过一会儿,一股被烘焙过的小麦香气混合着芝麻油的香气,还有白糖的甜味儿在不大的厨房里弥漫开。

    老板把烤好的疤饼递给辛月:“这块送给你们,小心烫。”

    拿在手上,那股香甜的气息更加诱人了。

    “你不能再吃了。”沙蓓蓓提醒她。

    辛月纠结的看着那块饼,终于还是没有抵过诱惑,掰下来一小块塞进嘴里,嚼在嘴里酥脆有声,

    她把剩下的递给沙蓓蓓,含混不清的说:“哇,你们也尝尝,现烤的超级香,比刚才冷掉的要好吃一万倍!”

    吃撑之后,走向兰若寺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从地图上看,步行需要十公里,不过由于是山路,所以最终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

    兰若寺的确不像《倩女幽魂》的电影里那么恐怖,只是破损严重,山门上悬着一块木匾,端端正正的写着“兰若寺”三个大字。

    山门半掩着,顾淼轻轻推开。

    跨过门槛,院内有几盏昏黄的灯亮着,地上堆着一些瓦片和建材,果然是在重修。

    相比于灵隐与鸡鸣的大雄宝殿,这里的正殿着实小的可怜,歇山顶的屋顶之下挂着一块字迹斑驳的牌匾,借着灯光依稀可以看见“慈登彼岸”四个字。

    顾淼还没来得及看清正殿里有什么,就听见沙蓓蓓发出惊呼。

    他马上冲到沙蓓蓓身边,发现她正抬着头。

    顺着她的目光方向,只见阴影里隐约有人形,顾淼打开手电功能,对着那里一照,只见是两个木雕的小孩,笑嘻嘻的蹲在屋角,仿佛玩耍。

    “吓死我了,一晃眼,就看见两个人形的东西,以前从来没见过屋角上放人的。”沙蓓蓓觉得被木雕吓了一跳这种事很丢脸,努力的解释。

    “我以前也没见过屋角上放人偶的,要是我看见,也会害怕。”顾淼安慰了几句。

    忽然觉得有软软的啥啥紧贴在自己身上,转头一看是沙蓓蓓,不仅紧贴着,还拉着他的手。

    顾淼心脏猛然跳动,这这这,就算她喜欢自己,在寺庙里突然这样,也不合适吧……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沙蓓蓓压低的声音惊慌而无措:“前面,前面突然多了一道黑影,刚才没有的……”

    前面的确多了一道长长的影子,而李墨一正在他们身后,对着辛月高谈阔论。

    影子在动,慢慢的向他们靠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