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旅行体验师

第十四章 雁门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不容易查到资料,难道要因为上不了网而功亏一篑?!

    无论刷新多少次,还是那条冷冰冰的提示:“对不起,网络繁忙,请稍后再试。”

    顾淼急得差点把手机给砸了,他无力的坐在床头,双眼无神,虽然这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小小的赌,但是他也不想输,何况,输的原因也太憋屈了,不是因为找不到,而是因为网络忙!

    还差57秒,顾淼的整个心都像被揪出了一样,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都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泛白。

    忽然,门开了,李墨一进门,抬头看见他:“还没睡啊?”

    顾淼看着他,脑中灵光一闪:“能开热点吗?”

    “能啊,怎么了?”李墨一说着拿出了手机。

    “快快快。”顾淼眼睛里冒着绿光。

    设置,个人热点,靠?看着热点的名字,顾淼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算了,这不重要。

    打开wf,连接“连我手机的都是我儿子”,输入密码。

    登陆直播平台,顾淼微笑:“嗨,大家好。”

    就那么一瞬间,多出了六百多个在线观众。

    全都是两人约架时候的围观群众吧,坚持守到十二点也是执着。

    “非常感谢刚才的驿路羁旅提出的质疑,也让我有了学习提高的机会,现在我就把刚刚查阅的结果与大家分享。”顾淼清了清嗓子。

    “驿路羁旅朋友说d县的塔建于齐代是出自于《法苑珠林》,但是也请注意,《法苑珠林》说的是齐代古塔,古也可能指的是这座塔的年代相对于北齐来说,也算的上是古塔。学术界一般认为佛教是由汉代传入我国,但是也有典籍记载塔兴周世,因此也有可能这座塔最早建于孔雀阿育王朝,对应我国西周的周敬王时期。只不过由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导致这部分资料消亡,驿路羁旅朋友提出的塔建于齐代,虽然也有史料提及,却也是孤证,并不确切。”

    一番话说完,评论区安静无比。

    过了几十秒,围观群众开始骚动起来:“驿路羁旅呢,在线的话出来走几步啊。”

    “人家回应了,要么开怼,要么给火箭啊。”

    “不敢上线了吧?”

    顾淼把该说的说完,就打算把直播给关了,反正他也没指望“驿路羁旅”真的会刷一百个火箭,用李墨一的手机流量去等一个虚无飘渺的承诺,有点傻。

    忽然,手机屏幕上开始绽放,一道道火箭,从屏幕的左边飞向右边,金光灿烂,看着就喜庆。

    “驿路羁旅打赏火箭x100”

    围观群众沸腾了:“哇,哇,哇,真的打赏了哎。”

    “一百个火箭,五万块!”

    等火箭特效散尽,驿路羁旅私信了他:“之前是我说话不严谨了,向你道歉。”

    此人虽然在怼人的时候气焰嚣张,但是认赌服输的精神也算得上是性情中人,顾淼回应:

    “没事,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想到这小小一座塔背后的历史如此深厚。”

    又聊了几句,驿路羁旅就下线了。

    顾淼对李墨一提供的热点表示感谢,接着认真研究自己的手机到底发了什么疯。

    这才发现,原来是手机欠费了,所以才会没有4g信号。

    差点就因为欠费四块五毛钱,失去了几万块。

    第二天一早,四人便向雁门关而去。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车上,沙蓓蓓和辛月两人很兴奋,说个不停,也难怪,雁门关三个字,在许多小说和民间故事里多次出现,当即将身临其境的时候,很难不激动。

    《天龙八部》中,萧峰在此拦下辽国皇帝,自尽于此。他所盼望与阿朱在一起牧马放羊的生活,始终是“塞上牛马空许约”。

    杨家将的传说更是在此地流传千年,甚至雁门关西门之上就有一座杨六郎庙。

    冬季的风雪,在边塞之地,停留的比江南要更久些。

    从车上下来,顾淼整个人都往下陷了寸许,地面积雪很深,一脚踩下去就是深深雪坑。

    没有一个脚印的雪面上被风吹出一道道的波纹,如同沙漠瀚海上的风纹一般。

    “你们干嘛挑这个时候来,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再来多好,有花有草的,现在全是雪,走路都不好走,这几天,你们是第一批上关的。”卖票的老妇人一边收钱,一边嘀咕。

    胡天八月即飞雪,暖意在边塞之地总是匆匆而过,因此这里的人们都期盼着大地回春,春风再绿边塞城垣。

    不过对于顾淼来说,只有风雪雁门关才有古战场萧瑟的意境,如果处处红红翠翠,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顾淼又打开了直播,结果因为天气太冷,直接自动关机了,沙蓓蓓捐赠了一块暖宝宝,让他贴在手机上,这才得以解决。

    现在时间还很早,直播完全没有人看,顾淼的解说,其实是说给李墨一、沙蓓蓓和辛月听。

    “这上面好像有字。”沙蓓蓓指着关城的门额,那里嵌着一块石匾,上面依稀有字,只能看出第一个字是“地”,第二个字看起来很大的一团,风化的很严重,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

    “势?”辛月猜测。

    顾淼摇头:“这上面写的是地利。”

    辛月又仔细看了半天:“我读过书,你别骗我,利的繁体字也不是这么写的。”

    “这个利字,是武则天发明的生造字。”顾淼当初为了做游戏设定,生怕被人骂胡编乱造,认认真真的查过资料,如今站在城门前,恍然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北门上嵌着的石匾,上面的“雁门关”三个大字则清晰可见,相比于西门那几乎认不出的“地利”,简直就像是这几年才刻的。

    “怎么只重刻了北门的字,不管西门,西门难道是后妈生的?”辛月不解。

    顾淼笑起来:“不是,是因为这里的地势原因,风只吹到关外,北门是关内,没什么风。”

    “真神奇,就这么几步,差距这么大。”辛月好奇的来回走动,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你说刚才那个地利门是关外?”

    “嗯。”

    “也就是辽兵攻打北宋的路线咯?”

    “对。”

    “唉?我们居然是走的辽兵路线,可是辽兵路线怎么这么平整啊,这是方便辽兵进攻吗?”辛月吐槽。

    沙蓓蓓站在李牧祠前看他的生平事迹:“原来这里战国时候就在打仗了啊,果然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是啊,李牧守雁门郡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秦国的反间计,说不定赵国还能再多撑几年。战国时的两位武安君,一个白起一个李牧,都没有好下场。”顾淼有些感慨。

    辛月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扫了一眼碑文:“我倒觉得,像秦始皇这种轰轰烈烈统一六国,又哗啦一下二世而亡的,就是身负天命,专门下来捣乱的,你看啊,历史上那些闹腾的特别热闹的,都是立马玩完,王莽那金手指开的跟穿越似的,结果遇上了一个会放陨石的大魔导士刘秀,隋朝热闹吧,也是二世而亡,蒙古都打到欧洲了,结果人家张三丰看着南宋玩完,又看着明朝发家,硬是活着见证了元朝短暂的一生。”

    “你说的是《倚天屠龙记》吧?”沙蓓蓓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

    “差不多,差不多。”辛月显然也不觉得用小说当正经史实是什么光荣的事,嘻皮笑脸。

    关内的青石地面上没有被雪覆盖,岁月在石面上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

    雁门关一带的长城相比bj八达岭的长城,可以说是残破的很,并且也不够高大雄伟,有几处烽火台甚至已经坍塌,顾淼走到唯一一处完好的烽火台下,顺着烽火台望向远方,长城上古老的青灰砖色在白雪的映衬下分外显眼,沿着山势起起伏伏。

    数千年来,这座烽燧不知燃起过多少次狼烟烽火,这段长城不知挡住过多少次游牧民族的南下打草谷,多少人埋骨于此……

    如今已卸下护卫之职的长城静静的卧在山脊之上,只留下了满目的沧桑。

    “这还有电线杆。”辛月向两根柱子跑过去,然后又“咦”了一声,“就是石柱嘛,看起来好像电线杆哦。”

    “这是靖边寺的石旗杆。”顾淼说,“不过,如果是电线杆也挺有意思,辽兵一路南侵,到了雁门关,被杨家将拦住,杨家将的七狼八虎坐在关城之上,亮出手机,宋辽两边联机打上一局《王者荣耀》,用游戏里的输赢代替死伤无数的真正战争。”

    正说着,顾淼又收到了系统的提示:“脑洞大开”成就达成,获得信任度10。

    顾淼困惑的眨眨眼睛,脑洞大开,不就是胡说八道吗,还能获得信任度?

    系统好随便啊。

    忽然顾淼听见一声怪响,才想起来,手机的直播一直都没关,挂在胸口的防水袋里,这会儿电量已经掉到10%以下,刚刚听见的声音就是电池电量低的提醒。

    刚打开直播的时候连个鬼都没有,现在竟然有了一千多个人在线,观众们的评论也是五花八门:

    “萧峰跳下去的悬崖在哪?”

    “关楼好小啊,杨家将这么多人,坐得下吗?”

    “主播为什么要从辽国路线上去,莫非也想抢劫?”

    “好深的雪啊,南方人表示好激动。”

    “主播注意人身安全,小心流矢!”

    顾淼觉得“脑洞大开”的成就应该颁给这些观众,真是太能想了……

    此时,城楼里响起了别人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五六个游客。

    顾淼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太阳当空照,肚子咕咕叫。

    “走了走了,下去吃饭。”顾淼招呼道。

    辛月兴高采烈的指着不远处:“我要去那边看看,你看,那两个男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好玩的东西。”

    顾淼转头望过去,只见两个男人神色高深莫测的望着远方,下半身被一扇用树枝随便编成的扇门挡着。

    他一把抓住准备跑过去的辛月:“那是厕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