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科幻奇幻 -> 光灵行传

第2671章 斩黯之于瞬光 (五十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2671章 斩黯之于瞬光 五十三

    听见纳特报出海德拉这个名字,贝迪维尔还是颇为震惊。

    按道理说,身为兽人的他不应该知道这个人物的存在。

    然而贝迪维尔小时候就离开了幽暗地域在法兰西生活,他从小就对欧洲很多历史旧事有所耳闻。纳兹党的事情他自然也听他的爷爷奶奶说过。

    两百年前,弥漫在白色恐怖中的欧洲,以及当初极盛一时的日耳曼,都和那个政党有关,那个人物有关。是那个人以铁腕和血腥的手段,把当时从经济到民心都涣散如沙子的日耳曼,重新统合起来。没有那名伟人,日耳曼恐怕到如今还处于混乱的内战状态,民不聊生。但那名人物的统治手段也极为残暴,他以鲜血建立起自己的政权。从不同的立场去看,说那人是伟大的领袖也可以,说他是杀人如麻的暴君也可以。那曾为欧洲带来无形恐怖的人物和他背后的庞大军事组织,却如同昙花一现,莫名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海德拉最终到底是如何消失的,即使现在也说法不一,成了历史上最大的谜团之一。

    "你......认真的?你真的知道海德拉那样的大人物的,所在地?"贝迪维尔不禁追问。

    这样说来,纳特手上岂不是握着一个巨大历史谜团的答案?

    "并没有什么大人物不大人物的。人失势之后就什么都不是,哪怕他曾经是个大人物。"纳特轻蔑地说:"现在的他和他的数十名手下正躲藏在某个地下冷冻研究所里,就和我当年一样。能找到这个研究所的地址的人也只有我,因为两个研究所的终端网络是连线的,我当初离开我那个研究所的时候就调查过了。接下来要做的,只是从我醒来的那个旧研究所出发,沿着终端网络的信号找过去,把他们找到而已。"

    "不会有人阻挠你?"

    "纳兹党已经失势,现在的日耳曼政权不会干涉这事。他们把这一切当做是历史遗毒,充耳不闻闭目不视。没错,即使现在的日耳曼政府不管这事,纳兹的残党还是可能碍我的事。但要对付他们并不难。"纳特似乎很有自信:"我会找到这些家伙,并让他们偿还当初欠我的一切。"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总觉得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哪怕失势,两百年前纳兹党依然是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的大党派,是当初日耳曼的影子政权。那么重要的影子政权的首脑,躲在某个地下设施里沉睡着,却没有足够强力的守卫保护他,显然说不过去。

    他知道纳特的战斗力很强。给他足够强力的武器,这家伙能以一敌百。但纳特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那点匹夫之勇又能做什么。他真以为能够仅凭一己之力,撼动一个曾经极盛一时的政党?

    "话说回来,当年的纳兹党到底是怎么失势的?"贝迪维尔不禁好奇地问。

    虽然答案他已经大致能猜到。无非就是人民不满纳兹党的暴政,起来推翻了它。

    "不清楚。这件事在历史上也是个不解之谜。"答案却和贝迪维尔想的完全不一样。

    "啥?"

    "我只知道,大概在我沉睡之后的六十年,当时还稳坐日耳曼政权的纳兹党,突然被某个神秘人消灭了。"纳特答道:"而且那种 [消灭] 是十分彻底的,自下而上的清杀。当初曾经以暗杀和暴力,强迫整个欧洲惧怕他们的纳兹党,最终却落得个从最基层党羽到中高层骨干,全被消灭的下场。而且听说......它还是被区区一个人消灭的。"

    "这也太扯了吧?!"贝迪维尔惊讶得忘记了言辞该有的优雅。

    "就是有可能。至少史料真的如此记载。"纳特摇头道:"这是我动用一些内部关系,从现今的日耳曼的黑历史图书馆里查到的资料。它毕竟是机密材料,真实性应该有保证。

    总之,在那短短几年间纳兹党就被瓦解。

    自然,包括海德拉在内的那些核心成员,在被彻底消灭之前就躲藏起来了。他们也知道大势已去,那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所以这些家伙才用冷冻技术沉睡百年,继续等待下一次崛起的机会吗。"狼人青年哼道。

    "正是如此。"纳特哼笑道:"可惜时代是不断变化的。当初被纳兹党压迫的人早就不满这个试图以暴力和恐怖统治国家的政权。纳兹党的势力大幅削弱,反抗者自然揭竿而起,一口气夺取了政权------它就成了现今的日耳曼共和政府。历史上所有的阴霾和误点都被洗去、掩埋起来,现今的政府也绝口不提当初纳兹党的暴政。不知道我们的世界是否真有因此而变好了那么一丁点?"

    天知道。贝迪维尔心想。无非是改朝换代,一个权力机构倒下,被另一个权力机构取代罢了。

    但人的本质并不会那么简单地改变。当初被压榨者,推翻了压在他们头上的暴政并获得了权力,却难保不会沉迷到手的权力,最终变得和当初的压榨者们一样的嘴脸。这样的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轮回着,在欧洲每一个国度,每一个时代都重复发生过。

    "黎明之狮。"纳特突然说。

    "黎明......?"

    "当初屠杀并直接导致纳兹党毁灭的那名神秘人,任何史料之中都没有明确记载过。我也只是在日耳曼的黑历史图书管理找到涉及他的片言只语。"纳特说:"有人说他如同雄狮般威武,又力大无穷,即使枪林弹雨都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他怒吼,千军万马为之惊惧。他只用空手就能把成千上万的铁骑战车撕成碎片。当时的纳兹党在他的攻势之下简直就像婴儿般无力,一国一党之力竟是那么的渺小可笑。传说中的黎明之狮,相当于以一己之力,消灭了一国的暴政。"

    "世上真有这样强大的人吗......"贝迪维尔不禁吐槽道。

    然而尽管他完全不相信,甚至无法想象这种荒唐的事情,他的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某个人物的景象。

    那名雄伟的狮人。被称为萨尔拉丁的传奇人物。

    斯芬克斯老爹。

    "黎明之狮到底是真有其人,还是一种隐喻,谁都不知道。也许当初描述这段历史的人,只是把受压迫的日耳曼人民的愤怒,具化为一个人物形象而已。"纳特却说:"但不管如何,我还是挺感激这位传奇人物的。姑且把他认定为一名隐藏在黑历史中的,无名英雄吧。"

    贝迪维尔默默地听着。

    "被那位无名英雄打得落花流水,纳兹党的重要成员只能躲藏起来,等待东山再起之日。但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纳兹党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他们的残党也所剩无几。"纳特继续道:"总之,不用担心我,我会找到他们的地下冷冻研究所,并把海德拉和他的手下们带回来的。我也会让他们就范。你只要把神器和映奇宝珠借给我用就好了。"

    "话说回来......"贝迪维尔不禁疑惑:"你既然有办法找到躲藏起来的海德拉和其手下们,就不能让那家伙们直接供出你妻儿的下落吗?那样做说不定会更简单快捷?"

    "前提是他真的知道我妻儿的下落。"纳特却说:"要是我妻儿在那之后就被送去犹泰人集中营,最终不知在世上哪个角落里消亡呢?这些[大人物]们虽然见过我的妻儿,但你觉得他们会在乎我的妻儿最终流落何方?不,他们不会。他们只关心自己的性命和手上的权力,除此之外他们谁都不在乎。"

    说的好有道理,贝迪维尔无力反驳。

    结果纳特从一开始就全计划好了。他追求的,是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一个必然能够找到他的妻儿------或者至少是她们的遗骨------的手段。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家庭做到这种地步,也算是操碎了心。

    但就这样让纳特一个人去找海德拉,还是让人十分不安。天知道纳兹党的残党到底还剩下多少实力,留着多强的底牌。纳特也是按照当时纳兹党的技术改造出来的人造人,这家伙真的有办法反咬自己的主子一口?

    "要帮忙吗?"贝迪维尔不禁问道。话是他下意识说出口的,话才刚说出口,他已经开始诅咒自己多管闲事。

    "实际上------"仿佛早已知道贝迪维尔的本性,知道狼人青年必然会说出这种话,纳特从一开始就在这里等着贝迪维尔:"虽然我认为我一个人也能应付得来,但......确实是有人跟我一起去,会比较安心。"

    "那么------"说这话时贝迪维尔的心里其实是拒绝的,他根本不想去淌这种浑水。然而就像患了强迫症似的,他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等你准备好之后,我们就去吧。但愿此行真的值得。"

    "它会值得的。"纳特于是哼笑道,然后用他那发着微光的眼睛看着贝迪维尔:"听着,贝迪维尔船长。如果这件事真能成功的话,你算是帮了我一生之中最大的一个忙。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你帮了我这一生之中最大的个忙,我也会用我一生来回报你。这种交易应该不亏吧?"

    "啊哈哈哈......说得也太夸张了吧......"贝迪维尔尴尬地笑道。

    "并不夸张。只是常理而已。"纳特却轻描淡写地说,转身准备离去:"那么,我回去准备一下。等都准备好了,我会联络你的。"

    "不用叫上其他帮手?"

    "不。这事就我们两个去办吧。我不想消息泄漏,而且其他人估计也只会碍手碍脚。"

    "好吧......"感到自己已经卷进一个巨大的麻烦之中,贝迪维尔感到后悔和懵然。但既然已经答应过要帮忙了,他总不能返回,只好暗骂自己嘴巴不争气。

    以前他就听谁说过,被人为制造出来的兽人,并不拥有[自由意志]。

    兽人很怪的。只要满足某种条件,就会在某个特定的场合里,不由自主地做出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一如命运的牵线木偶。

    狼人青年以前听某人这样说的时候,还不以为然。他以为自己不可能是被程序设定好的工具人。但他逐渐地明白了------

    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