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桃花传

六十 埋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崇氏的反应,慕容家和秦家其实也并不太意外——北地本来就是靠实力打天下的地方。慕容氏的血脉能够延续到今天,靠的可不是规矩道理,更不是崇氏的怜悯,而是自家的武力。

    崇氏想要剿灭他们,自身必然要付出相当代价。之前便是如此,慕容英回来之后这“代价”只会更大。而黄昶等几人加入后,崇氏还能不能付得起这个代价,就很难说了。

    “……无所谓,他们想打,我们陪他们打到底就是。”

    不过在听到慕容天征说出这句话时,黄昶的眉毛仍然不禁跳了跳。作为一个战士,慕容天征这样的心态自然是没问题。但作为一族之长,却似乎有些莽撞了。

    当然这里是燕山北地,也许正是这样的人才能当得上族长。族中武士也只会服气这样的首领,黄昶现在倒是有些明白慕容英那种骄傲性子是从何而来的了——在一个以武力作为个人最高评判标准的地方,慕容英既然拥有最强大的武力,自然也会养出相应的高傲秉性。

    第一天的见面并没有谈太多,毕竟黄昶等人才刚来,哪怕是慕容英的师兄弟,人家也不太可能直接与他讨论太深入的内容,包括慕容天征的那句话,也可能只是说给下面人听的豪言壮语而已——黄昶还是觉得作为一族之长,不太可能那么没成算。

    “打到底”?说得简单,怎样才算打到底呢,自家族人全部死光光?还是把对手彻底消灭?

    当然以他的身份,还不可能去跟慕容家的族长说这些,有什么话,跟慕容英谈就可以。作为慕容家族的第一高手,当之无愧的顶梁柱,慕容英如今在家族中的话语权甚至比他那位堂兄,慕容家的少主继承人慕容光还要高上几分。而黄昶和金荣的到来,又更加强了这种状况。

    当天夜里,在出席了慕容氏专程为金黄二人准备的欢迎筵席后,黄昶,金荣,以及慕容英等三位师兄弟终于有空闲坐到一起,仔细讨论一番当前的状况。

    几人都是高手,不受地形限制,随意蹿跃几下,便跳到了龙城的制高点,一处坐落于巨大土墩台上的废弃宫殿的顶层。

    这里以前曾是慕容王朝皇宫的一部分,眺望全城,视野极佳。不过也正是由于太过出挑,在龙城遭遇劫难时第一轮就被摧毁了,后来也一直没能修复。

    慕容家之前在这里设立过一处瞭望哨,但是随着与崇氏的争斗展开,崇氏专门派遣了修道之人前来拔除,连续暗杀了慕容家不少好手。慕容氏在高端战力方面终究吃亏,慕容英也不可能光盯着这一处,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这处岗哨。

    不过现在,黄昶等三人想要上去坐一坐,那自然是百无禁忌。事实上慕容英之前也时常来这里巡视,一方面可以观测到周边局势,一方面也想诱杀那个总来找麻烦的崇氏刺客。只是那对手甚是狡猾,慕容英几次设伏,对方皆不上当,一时间倒也奈何不得他。

    坐在残破不堪的屋顶上,听慕容英说起这桩麻烦,黄昶当即哈哈一笑:

    “小事情,回头我就设法把他搞掉。”

    慕容英对于黄昶的能力极为信任,听他这么说了,便也不多罗嗦,随即便将话题转移到了当前的大势上。

    “令伯父对于这场争斗,打算如何收场?”

    黄昶首先还是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就好像他前世里接项目一样,你首先要搞清楚业主的需求才好做计划啊。以慕容家的实力,就算加上他们几个相助,也不太可能灭掉崇氏独霸北地。以黄昶的看法,这一战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打个平手。让崇氏知难而退,逼迫其放弃灭亡慕容家的想法,便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过这终归还是要取决于慕容氏本身的打算,假如他们另有想法,那黄昶也只能尽量配合。

    慕容英在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

    “据我所知,伯父之前也派出过使者,想要同对方交涉的。然而非但没有回音,连使者都被杀了,此后双方再无转圜余地。”

    “这么激烈的?……那崇虎就如此决绝,笃定能灭了你家,还不怕你的报复?”

    黄昶有些意外,按理说有慕容英在,崇氏就算有本事灭掉慕容家,却未必能除去慕容英本人。而只要慕容英不死,将来没了牵挂,肆无忌惮杀戮起崇氏族人来,他崇氏难道能扛得住?

    更不用说慕容英作为西昆仑真传弟子,前途远大。就算不立刻报复,闷头缩回昆仑山修炼个三五十载,达到法元仙师境界再下山报仇,那他崇氏可就有覆亡之危了——作为雄踞北地数千年,经历过好几次起落的崇氏之主,堂堂燕北侯会想不到这些?

    黄昶对此很难理解,但他才初来乍到,各方面情况都不了解。且又不是燕北侯肚里蛔虫,不可能知道对方内心怎么想,只能先按当前所知的作判断。

    “……既是如此,那就只有先打上几场再说了。崇氏如此骄狂,定然是有所倚仗,不打上几场,逼出他们的后手来,下面也不好作谋算。”

    黄昶一边敲击着屋顶瓦片,一边沉吟道。慕容英在旁边亦是点头:

    “不错,我估计伯父也是这个打算,所以现在并不谈及策略,只是鼓舞士气,尽量坚持而已。”

    ——就连慕容英,在这场征战中的角色暂时也只是个强力斗将。黄昶和金荣作为外援更是如此,目前局势,还轮不到他们来出谋划策。

    于是几人只是简短商量了几句,却也没作出什么结论。不过在临走之前,黄昶从乾坤空间中取出几样东西,在屋顶哨位上做了点布置。

    慕容英和金荣颇为好奇的旁观了全程,但哪怕他们是黄昶的同门师兄弟,理论上学过的东西都一样,此时却也看不出黄昶的意图了。他们唯一看出来的,就是黄昶用一张近乎于真人大小的纸人斜倚在半截残墙上,似乎是用来冒充真人诱人上钩的。

    此外就是贴了一张符咒在纸人背后,那符咒看起来甚是普通,但散发出的灵气威压却让慕容英和金荣这样的高手都感觉有些战栗。

    灯笔7...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